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浮雲人家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浮雲人家(十一)霓雲
 瀏覽445|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浮雲人家(十一)霓雲

「瀟瀟一個不高興殺了兄弟霓雲,因為他是佾雲的兄弟,你下不了手。」

「仲雲命喪暴風君之手,你們卻為要為兇手找理由,無所作為。」

「臥雲救過命危的佾雲,所以這個人情來抵遊雲的命。」

「真是夠了。」抑制不住怒火,曲雲的語氣轉為嚴厲。韶雲吃驚地看著情緒失控的兄弟,曲雲從來不會這樣說話的。

「既然有這麼多難言之隱,這麼多真相要查,那你就去查吧,我有我自己的作法。」緩下了上心頭的怒火,曲雲憤恨不平說著。

「曲雲,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單純。」只是針對殺人者,仍然無法把主謀者找出還是沒有用。主謀者在意的是佾雲,尋找出佾雲,自然能將主謀者引出來。

「那就簡化問題吧,南風闕已滅。」誰動手?主事者在乎什麼?就引燃那把火,造成兇手的損失。風、電實力都是上選,若能讓他們兩敗俱傷,說不定更能引出幕後策動一切之人。

「牽連無辜,不是雲門的行事風格。」以牙還牙,逝去的生命並無法挽回。韶雲心痛不已曲雲這樣的做法。

「無妨,光明正大留給你們,黑臉我來做。」無辜?他當然知道南風闕的族人無辜,但這一切是誰造成?他不過給了瀟瀟一個訊息,如何作?是瀟瀟的問題也是暴風君自己的抉擇。

「曲雲,我不准你這樣說,雲門人是同進退的。」又怒又急,他決不許曲雲這樣將自己遠遠隔在外頭。

「雲門」環顧四周殘破的家園,「這是雲門嗎?簡直是一場笑話啊。」極少笑出聲的曲雲,這回笑到眼淚都流出來。

韶雲臉色愀然大變,曲雲嘲諷的話就像是利刃般割刨他的心。「這麼多年了,你的性子、態度還是一樣的不變,甚至更偏激了。」這樣的曲雲更較多年前,令他招架不住。

「變?變成如你的光明正大、如佾雲的善良天真、如眾兄弟們的溫良淳厚,那最後雲門剩下什麼?」直視韶雲的雙眼,曲雲厲聲道「去把佾雲找出來,他是雲門最有力量的人,也是眾人最在意的人,他沒有資格不聞不問。」

制止韶雲欲幫佾雲辯駁,曲雲繼續要求著「還有鐘雲的下落,也要勞煩韶雲你。至於,雲門的仇就由我來報吧。」不想同他再辯下去,轉身,頭也不回離去,留下了莫可奈何的韶雲。

***

『雲門並聚一朝,榮辱生死與共;八采黃酒一盅,從此不離不棄。』誓言猶言在耳,奈何人事已非、天人永隔。失去的笑顏、狂語,如今只能留在每個午夜夢迴時懷念。

迴盪的笛音,是思念、是內疚更是心中數不盡的疼痛。

隨風翻頁的手札,述說著過往點點滴滴;樂音下的歡樂的記憶竟是如此諷刺著說不出的哀傷。

***

雲月雲日 天氣陰 
韶雲從外面又牽了個孩子回來,深黑色的頭髮,真讓人吃驚,我以為韶雲喜歡彩虹,所以才撿了我們回來的。不過那孩子,後來居然跑了。為什麼?
韶雲批:雲門之人,做事向來光明磊落,我不是牽他回來,而是他硬要跟過來的。後來他發現爬山真的是件苦差事,才走的。
仲雲批:不過是叫他到後山做體能訓練就哇哇叫,是不是男人啊。
鐘雲批:我不喜歡人家學我的髮色。上面的仲雲,後山那個叫做馴獸園,只有你才有辦法把它他玩具看待。

雲月雲日 天氣晴
遊雲做了一道「翡翠餃子」,果然是色、香、味俱全,遊雲真是個『入得廚房,出得廳堂』的好男人。萬一那天有人把他『娶』走了,我們要怎麼辦?我們會餓死的。
遊雲批:霓雲喜歡我做的飯菜就好。
鍾雲批:『把他搶走』。杞人憂天,這種事不會有機會發生的。

雲月雲日 天氣雨
今日雲門好安靜,只剩下我跟曲雲在家。曲雲還泡了茶給我喝呢!曲雲對我真好。
曲雲批:我口渴。
仲雲批:曲雲你偏心。
佾雲批:霓雲啊!茶……好喝嗎?明天,我也為你泡茶吧!

雲月雲日 天氣刮風下雨打雷
瑟雲說傾天紅很漂亮,我說曲雲比她更漂亮。瑟雲說傾天紅好溫柔,可是,我覺得佾雲比她更溫柔。結果,瑟雲哭了、曲雲怒了、佾雲笑了。奇怪,誠實不對嗎?
瑟雲批:傾天紅美麗溫柔,只有我懂。
曲雲批:霓雲,你很想死吧!
佾雲批:霓雲,我明天再泡茶給你喝。

雲月雲日 天氣陰晴不定
遊雲準備著晚飯的時候唸著佾雲、曲雲、鐘雲好久不見人影。確實是好多年了,三個任性的傢伙,出去玩也不帶大家,枉顧兄弟之情,真氣人。
韶雲批:佾雲他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要諒解他。
瑟雲批:因為他是曲雲。
遊雲批:準備八份餐具時,是常常會想念他們。

***

曲畢輕笑出聲,「真是的,連這種沒營養的事也能記下來。」寒風刺骨的墓前,按著手札的雙手只覺滿心暖意。

「曲雲。」在一旁靜默許久之人,出聲問著。「你打算怎麼做?」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負責好你的工作便行。」

「嗯,小心行事。」

***

好像是結為兄弟時那個雨過天晴的午後吧。

天邊多出了一道『霓』為虹畫出一個大圓。『霓』有虹的多彩,卻沒有虹的飽滿,淡淡掛在天際,稍不留意就散了。為此初結拜的兄弟們還酸了霓雲一頓,說他怎麼可以很囂張的自己跑到外圍涼快去。

「『民望之,若大旱之望雲霓也。』,我這是吉祥之兆,保護你們啊。」洋洋得意的經據典,說不出對自己姓名的自戀,這可讓一旁仲雲忍不住氣了。

「明明就是『飄風屯其相離兮,帥雲霓而來御。』你是以為只有你有讀過書啊。」昨天被韶雲抓去背『離騷』時,看到這字就特別敏感了。韶雲真不愧四維八德的推崇者,連背的書都是要教忠教孝,真是苦了他仲雲。

「仲雲啊,下個月你的教育問題輪到我負責了,我會好好傳授你『孟子七篇』。」霓雲橫了他一眼,預言著下個月仲雲的災難。

「我不要。上回我們說好是『論語』的,不要『孟子』。你堅持是吉兆就吉兆吧!」大丈夫能屈能伸。開玩笑,孟子一段話講得落落長,真要學下去,他哪還有時間睡覺。

算你上道,哼,敢再污辱我的名字試試看。

守在外圍的『霓』啊,你在天上可要幫助我守護好剩下的兄弟們哪。抬頭凝望著天際,那是四道不同的人影,在不同的天地裡,相同的心情。

***

哭影走廊上,曲雲、瑟雲與傾天紅聯手對付暴風君。笛音擾人心志,掌、劍配合無雙。為情、為仇,三人之力讓暴風君只能作困獸之鬥。暴風君逃至哭影走廊深處,受不了曲雲的笛聲,憤怒襲向曲雲,危急之際幸得韶雲出現搭救。

傾天紅見時機成熟,使出『北風舞晴天』,操動哭影走廊風扇。暴風君心驚中計,欲跳出重圍卻讓韶雲、瑟雲發出掌氣擊中。受傷的暴風君不敵哭影走廊風扇吸力,右臂慘遭剝肉,令人吃驚的是傷口深可見骨,卻不見任何血紅。

眾人準備要趁勝追擊時,此時佾雲劍出現,擋下了風扇,暴風君伺機逃跑。傾天紅緊追在後,韶雲去追使出佾雲劍之人,曲雲、瑟雲只得無功先回雲門。

韶雲追至一處古洞仍舊追丟了,韶雲埋怨為何佾雲不肯現身。洞裡的壁上突然浮現『疑點,殺未時,終會一見』

回至雲門後,與曲雲、瑟雲間相同的爭執再起,三人仍是不歡而散收場。

***

『邪神已出,雲門有難,兄弟快避,佾雲。』曲雲冷冷的看著短籤,在瑟雲錯愕下,將信紙撕成碎片。「江湖中真真假假,冒充這種事情我也做過,有什麼好在意的?」

「可是,雲氣是仿不了。」瑟雲提出他的想法。

「那又如何?誰闖禍誰就去收拾,邪神不歸我們負責。」想要做大俠,就要夠本事。

不久,韶雲找上兩人,希望兩人能夠回雲門避風頭。他與佾雲、素還真等會聯手除去邪神,以求雲門安全。曲雲不耐煩的打斷韶雲的說法「佾雲、佾雲,全是佾雲。滅邪神比報仇重要?想雲門不被受牽連,就要想辦法滅了邪神,那就叫佾雲去滅啊!我是不會放掉任何可以報仇機會的。」

「曲雲,這個時候不要跟我賭氣。」過了這麼多年還是一樣,只要扯上佾雲、曲雲,韶雲就覺得自己頭髮白得更多、更快了。

「賭氣?瑟雲我們有在賭氣嗎?」曲雲負氣的要瑟雲與他同站相同立場,更讓韶雲難為。

「韶雲,隨你怎麼想,該做的事我一定會去完成,你沒有理由阻止我。」

「曲雲。」

***

天下沒有永遠的秘密,邪神將暴風君遺體曝屍於公開亭上,揭露了一連串的謎底,半花容的陰謀終為世人所知。

一方面是雲門兄弟的安危,一方面是結拜兄弟的風雨,另外一方面是戰役同志的恩仇。千藏萬躲的佾雲終於現身公開亭,邪神忌憚兩人之力,抽身而退。

數年來的恩怨情仇,是該走到終點,只是誰也無法去預料故事的最後,能夠微笑的有幾人。

待續 ~~

光:劇情,真是又累又悶。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58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