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浮雲人家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浮雲人家(九)鐘雲(下)
 瀏覽432|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浮雲人家(九)鐘雲(下)

鐘雲並不急著去看戲,兩人好不容易有些進入狀況了,總要順其發展較好。

基於禮貌,他還是和佾雲這些新兄弟們說了些話。不過這些人名字還真是怪,風、雲、雨、電,聽說現在又多了個霜,全部湊在一起根本就是一場災難,在心裡悄悄挖苦。

「佾雲雲門的兄弟之ㄧ,幸會。」為人爽朗的暴風君,出言打破沉默。身為一闕之主自有其氣勢與豪情。

「鐘雲才是有幸與各位相識。」不甚在意彼此頗有深意的打量臆度,鐘雲虛應一切狀況。

身穿著粉紅錦服的半花容接下去說,「佾雲不常提起你們。」說什麼家裡的人不喜歡江湖紛爭,不想多談。上回和眾人能到雲門去,還是卯起來死壓活拖才達成的。嘖!真不知道在擔心什麼。

提起我們做啥?「東西多了,就變不值錢了。佾雲的兄弟不少,不差我們啦。」我可不會自我貼金,覺得佾雲只該在乎我雲門兄弟而已。拜託把你們那種打量眼神收回去好嗎?我會害羞的。

「在下比較好奇的是,四位怎會和佾雲結拜呢。」不知為何,四人給人的感覺極其強烈,一種強而有力的情感磐固著,有一種危險又奇妙的平衡,不似雲門兄弟們隨性豁達,讓他很拘謹。

佾雲真是厲害,像彈簧似的,居然都能在這鬆緊之間收放自如。那是他們不熟悉的樣子,想到此,真是有點兒吃味。

「不打不相識啊。」半花容打趣回著話。

『不打不相識。』真有趣,在雲門只有他被打的趣事,怎地在外面他也打人啊!

「因為佾雲哥是個好人。」甜甜的聲音說著。

「好人?!」算是吧,「既然這樣,能否請教,我們家這個好人,最近是不是惹上什麼麻煩了?這小子,最近翹家翹得真不像話。」

「唉呀,既然佾雲沒說,我們也不能僭越了。您何不自個兒問他呢。」就算是兄弟,也會有差別待遇的,我倒要看你們到底有多不值錢呢。

「既是如此,在下得趕緊去抓到那個小子嚴刑拷打了,告辭。」給我軟釘子吃,我不會自己另外想辦法嗎?反正地點已經知道了,守株待兔也會找到我要知道的答案。

***

雲氣釋出,追尋的人追尋。

雲氣釋出,等待的人等待。

獨坐鏡湖旁,那人、那影,獨特於一片秋色裡,那是他移不開視線的眷戀。

獨立鏡湖旁,那人、那影,淹沒在一片秋色裡,那是他放不下氣惱的牽掛。

歡心,你眼裡、心頭的在意。

憂愁,你眼裡、心頭的決意。


聽著佾雲的解釋、聽著佾雲的計畫。他可以試著瞭解,但實在很難支持。所以,他既不贊成也不反對,只是靜靜聆聽著他的決定。

這麻煩,老是這麼天真,以為用自己的方式去解決問題,才會將傷害降到最低。自以為是極了,氣惱,但也沒辦法。算了,任性的人,果然還是比較幸福。

「佾雲,我們常常背對著背靠著,目光望向相反的方向。」

「曲雲!」

「嗯?」

「我們都愛雨天。」

「不同的是你愛滂沱大雨,我愛細雨紛飛。」

「愛花愛草。」

「秋楓紅葉,春桃青芽,兩個永遠不會相遇的季節。」

「夜色美麗。」

「星夜活力,月夜柔情。燦爛與平淡,兩條背向而馳的線。」

「也有非要努力保護不可的對象。」

「而我知道,我們保護他們的方式將會有多大的不同,但願有朝一日……」

「但願有朝一日,望向同一個方向。」

「曲雲。」

「嗯?」

「謝謝你!」

「我還是很討厭你,大麻煩。」

「我知道。」

「曲雲。」

「嗯?」

「我,好喜歡、好喜歡你。」

「……。」

平靜的心湖,泛起的漣漪一圈一圈的往外擴去,原來認定是這樣的感覺。說永遠太遙遠,未來尚不可知。此刻,緊握在手裡的溫暖、微溼的掌心,或許已成永恆。


繞到心繫之人的眼前,平了平急促的呼吸。「曲雲,我要離開雲門一段時間了。」

「告白完後,就要分手了?」垂眸,微低的眼瞼蓋住雙眼的情緒,微彎的唇,看不出伊人的情緒究竟為何。

不安的緊擁住眼前柔紫。「曲雲,不要拋棄我。」耍賴、裝可憐。都還沒有交往,就要被甩了,這樣好慘。

「少來!」提笛重敲了這任性的傢伙,「等你回來的時候,我會帶我的小曲雲們給你認識。」

「嗚~。」用力的捏了大腿一下,想借痛擠出幾滴眼淚。哪有人這樣的,人家都還不知道你的答案,就要被拋棄了。

「把你的善良、可憐相留給其他人看。」起身,推開這個牛皮糖。「離開前,記得通知韶雲他們,別讓他為你擔心。」

「我會的。」唉!這次曲雲會氣上好久吧,對不起。

緊緊擁著那微抗拒的馨香身驅,低聲安撫說著平安的保證,鏡湖旁立下早歸的誓言。

***

佾雲的別書,果然引起喧然大波,看來韶雲可有得忙一陣子了。

不想加入『呼佾喚雲』同好會,曲雲決定放逐自己,遠離家園討個清靜去。

清晨天尚微暗,等在外頭的瑟雲見房門開了,急忙奔向前。「曲雲,別走,別離開。」

「嗯!誰跟你說我要離開雲門了?你不睡覺,七早八早跑來這站崗嗎?」

「你的笛聲。」不讓他偏離重點,憨直的人直指自己多日觀察後的重點。

「笛聲?」瑟雲講話越來越難懂了。

「你這幾天常常在吹笛。」記得很久以前不知道是哪個兄弟隨口說了句『笛聲,真是令人傷感的樂音。』後,曲雲就不再雲門吹笛了。

這算是動(寵)物的本能嗎?竟然連這樣小地方都瞞不過。「是呀!我是要走了,你知道我向來不喜歡麻煩的,我……。」很乾脆地坦白,卻在瞬間止了口,因為那突然襲上的擁抱。

「為什麼要這樣說,我們不是發過誓『不離不棄』的嗎?」

「我只是想出門走走,不是要拋棄你們。如果真有要事,放出追雲,我就會回來了。」有點兒頭
痛的輕拍他的肩頭。這個笨蛋,到底在門口站多久了,衣服都讓露水沾溼了。

「可是你剛剛說我們是麻煩!」好委屈、好委屈的控訴。

「呃!我不是那個意思。」該死的,這種時候又特別的纖細脆弱。「總之,我答應你,只要收到追雲,我一定會回來好嗎?」無奈許下諾言,實在怕透了兄弟們的纏功。

輕笑出聲,曲雲平時根本不會安撫人的,總是揮揮衣袖地就去遠行了,不能再逼他了。「在外一切要小心,三餐要定時吃,天冷了要多加件衣服,不要隨便和陌生人講話……。」

這會兒又從寵物變成老媽子了,輕笑著,內心卻為他的貼心感動不已。「放心吧,我會注意的!」

瀟灑一笑,大廳裡的呼天嗆地的聲音漸遠,遠方的藍天、雲朵,是他想要去探尋的新故事。

***

「佾雲,敢與本座作對的人,下場就是這樣。」狂傲的身影,踏過遍地死屍,步向那一個喪失心神,另一個傷重之人。

黑矇矇的天空,漫佈著恐懼的氣息,豁盡全力,集合十人之力也只能重創邪神,而無法將他正法,邪神之能,實在恐怖。

「佾雲,能傷我至此,你的實力也算不錯。聽說你是來自個叫『雲門』的地方。若是能夠……。」語未竟,佾雲劍凌空而至,邪神旋身閃過凌厲攻擊,執仗正面擊上佾雲心口,正得意,忽感胸口一陣刺痛。

「怎麼可能?!」他竟讓另一把佾雲劍刺中,隨著強大的衝力撞上後方岩壁上,暫時無法動彈。隨著劍式運行,只聞邪神一聲慘叫。「佾雲,我不會放過你的、我不會放過你的。」

殺不死你這怪姥姥,至少要把你封印住。竟敢動壞腦筋到我兄弟的身上,你真是該死。施盡全力的一擊後,劍客已氣空力盡,跌坐在地。

生命力不斷流失,無力望著天空,藍藍的天、白白的雲,幸好有你們陪著我。

想起你,曲雲。

闔上眼前,浮上心口的只有一句決然。『我要大曲雲,我不要小曲雲。』

***

印心洞、南柯夢地、伏魔井,這半花容的朋友們真是了得,不動產這樣多,各個像是來頭不小的土財主。武林,有這幾個進去攪和,一定會更熱鬧。

胸口疼痛難當,瞪著眼前這些沒愛心的傢伙。這麼帥的鐘雲,這麼矬的死法,現下居然還要把他英俊的臉用繩子纏起來,實在是缺德斃了。以後人家把繩子解開,以為那是他長出來的皺紋,豈不是叫他丟臉丟到黃泉去,這些死沒良心的傢伙。我要詛咒你們、我要控告你們虐待美少男。

「沒人告訴過你,知道秘密的人,都是活不久的嗎?雲門的人啊,就是喜歡強出頭。」想起另一個也愛扛責任的傻子。

「反正你們終究會找上雲門的,不是嗎?」牽拖一大堆做啥,誰叫我自己要送上門來,嘆氣。

「認命就好。」下輩子別這麼笨了。不可一世的身影,轉身離去。

***

「鐘雲種什麼花?」特意在廚房外灑上種子,這次挑的地點真特別!

「朝顏。」聽說東瀛人是這樣叫它的。

「好美的名字。」

「對啊,開出來的花朵也像你一樣。」是淡藍色的,東瀛才有的品種。第一次看到時,就覺印象深刻,向人討來種子試種。

「說什麼肉麻兮兮的話。」

「不久之後就會開花了,你一定會喜歡的。」

不知雲門的『朝顏』開否?

靜靜望著淡淡藍色天空,像那人的衣,像那人的髮,陪在身旁。原來死亡,不若想像中冰冷寂寞。

失去意識前,他突然想到『忘了告訴遊雲,朝顏花另一個名字叫做『牽牛花』。遊雲啊,千萬不要再誤會我的心意,我會死不瞑目的。』

待續~

***

光:冒著生命危險把他貼出來。雲爸爸,我對不起你,晚上別來找我。(拜)

光:伏魔井關了步雙極、瀟瀟、傾天紅……等。步雙極是千年以前的上古人,瀟瀟是被化星附身的現代武林人,邪神(魔劍道)好像也是上古人,那雲門八采到底是幾歲了?我很錯亂。@@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56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