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浮雲人家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浮雲人家(八)鐘雲(中)
 瀏覽479|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浮雲人家(八)鐘雲(中)

村子旁圍繞著許多綠色的樹木,城郭外面青色山巒起伏著。向在樹下乘涼的村人們討來兩杯水,順便話家常談談今年的收成,享受一下農家難得閒適時光。

昨日之前的緊張情緒,似乎已成過往雲煙;鐘雲覺得今日他的心情,好得不得了啊!

佾雲是吃了趁鉈鐵了心,打死也不肯說出他的麻煩,這一點讓他很不滿。但更可惡的是,他居然特別請求韶雲這幾天緊盯著他,說他武藝需要再精進,害他早也被操,晚也被練。這死小子,他是雲門最善良的?那他鐘雲絕對是雲門最英俊的。

好不容易擺脫了韶雲的緊迫盯人,正要從後門落跑時,居然讓遊雲堵到。

手中捧著紅色書本,擋在鐘雲身前。「鐘雲,要出門嗎?為什麼要走後門?」鬼鬼祟祟的樣子,真相個闖空門的小賊?

「怎會?我只是要到後山晃晃。」急忙解釋著,第二次闖關,敗。

「那就好,我手上這本『不幸與人生』說,你最近這幾天不宜遠行喔。我已經很忙了,拜託你別再給我惹麻煩了。」遊雲眨眨他大大雙眼哀求著。

「『不幸與人生』?」那是什麼鬼?誰會取這麼『聳』的書名?

「幾天前佾雲送我的,他交代我要仔細研讀、遵守,說可永保安康。」一聽也知道是在誆人,最近這些不安於室的兄弟們,個個蠢蠢欲動,他可看得出來。只是不了解,為什麼佾雲要費盡心思,不讓鐘雲成行。

好、好、好,你這個壞小子,連這一招都給我用上了,算你狠。

如此欲蓋彌彰,你不讓我出門,我偏要。

於是乎,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鐘雲鎖住雲氣,像隻小老鼠一樣,東竄西閃逃出雲門。

「哈!這樣就想困住我,佾雲也太小看我了!」行至雲門山腰間,鐘雲便得意笑著。

「你要去那裡?」一顆圓形物體突然從鐘雲眼前垂下,一雙眼睛不善正對著他的,那柔軟髮絲在暗夜風中,狂亂地打在鐘雲臉上。

「哇!鬼啊!」鐘雲嚇得跌坐在地,連滾帶爬的退開,懺斗指著那顆迎風飄逸的紫色頭顱。

「發什麼神經啊你。」俐落翻身。來人,原來是曲雲。

驚魂未定,氣急敗壞的開罵,「你這死小孩,作啥這樣嚇人啦!欠揍!」嚇死我了,明日得到山下找人收驚了。

曲雲看著鐘雲。「人家說平日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你打算做什麼虧心事啊,鐘雲。」

「虧心事?!」鐘雲幾乎要驚聲尖叫了。他是鐘雲耶,在雲門雖然沒有韶雲熱心公益,也沒有瑟雲悲天憫人,但好歹也是個好人好事代表,居然說他要做虧心事。

「不說,你今天就別想出門了,韶雲他們快下來了。」做勢旋轉手中銀笛,語帶恐嚇的威脅。

「千萬不要。」他可不想前功盡棄。「我只是要去查查佾雲到底是惹上麼麻煩啦。」

「佾雲?」瞇起眼看著鐘雲,想想也是在雲門裡向來四人敏感、四人遲鈍,他察覺道佾雲不對勁,鐘雲自然也感覺的到才是。

那一臉懷疑是怎樣?「你也看得出來佾雲應該是惹了什麼困難了吧,我必須去幫他!」他真是好有兄弟愛的帥哥鐘雲。

「他是個大人了,自己的問題不會自己處理?」我看你是想去湊熱鬧。

「喔……,既然是這樣,那曲雲為什麼也跑出來了?我記得最近瑟雲和仲雲纏你也纏得緊了。」想也知道那又是誰的傑作,世界上就是有這種做事欲蓋彌彰的笨蛋,這樣做只會惹曲雲更生氣、更擔心而已。

那壺不開提那壺,「你以為他們管得住我?」想起這幾天,曲雲的臉色更加灰暗,大有找人洩憤的衝動。

「咳!別氣、別氣。」害怕吞了吞口水。說的也是,這兩個不要被修理就感謝天了,忍了這麼多天才落荒而逃,曲雲也真是不簡單。

「曲雲,我們打個商量,既然目標相同,就一起走吧。再耽擱下去,天就要亮了,到時候,誰也走不了了。」鐘雲示好提議著,畢竟多一人也較好辦事。

「隨你,但是絕對不可以妨礙我。」放他一個路癡,誰知道會晃到哪裡去?

「放心,放心。」能夠和曲雲一起出門可是難得的機會,順便了解一下這老喜歡往外跑的兄弟出門在外到底是如何照顧自己也不錯。

跟在曲雲身後,鐘雲思索著為什麼曲雲會算準他今天會離開雲門。莫非,……。

真是個既嘴硬又害羞的曲雲啊。

***

曲雲預料,自己一定可以翹家成功;沒預料,跟了個拖油瓶,而且還是個方向感極差的拖油瓶。

奇怪,剛剛老伯說,轉了個彎就能看到一座樓,怎麼他只看到一個大窟窿,鐘雲百思不得其解。

「請問,『無夢樓』在哪裡?」曲雲試著讓自己的語氣聽來溫和一點。沒辦法,鐘雲都抖成這樣了,他能說什麼。早知道直接把他綁在雲門山下的樹下,讓其他人領他回去還省事些。

尷尬搔了搔頭,「我想,我們應該是……。」

「走錯路了。」看了眼前荒蕪景象一眼,不做任何評論轉身離去。「回頭再問人吧。」

瞧瞧,這不就又挖到曲雲一個可愛的地方了嗎?曲雲從沒為兄弟們常有的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生氣過,他只是冷著一張臉轉過身去,尋找其他的解決之道。唉呀,不懂他的人可會被嚇壞呢。

***

漫無目的任著鐘雲東帶西往,其實他並不著急一定要找到佾雲的。

焦躁、賭氣、逃避、面對,心上許許多多的情緒、矛盾不斷襲來,讓他想往前卻又怯步。走出了雲門,他看到的是一個怎樣的佾雲?會不會同上次一樣讓他悵然若失,那感覺真叫人難受。

感謝鐘雲沒方向感,省去他立即面對佾雲和他的朋友們。『以後你會更煩惱、、、。』遊雲那烏鴉嘴說的話簡直是詛咒,他現在就很煩惱了。他並不在意煩惱,他在意的是「自己有沒有決心勇氣面對?」

『我們家的曲雲,可不是個只會站在原地的姑娘家喔!該行動的時候,他還是會出手的。想清楚了,就要去做!』他懷疑,自己有想清楚的時候嗎?

「曲雲啊,我們總算到了!」望著刻在樹幹上三個大字『無夢樓』,鐘雲手足舞蹈開心說著。
怪怪,那是什麼地方,還得拉長脖子才瞄得到,沒事住那麼高,佾雲的朋友還真是了得。只是想到還要飛上去,鐘雲就笑不出來。

「嗯!」心不在焉應了聲,也無特別情緒情寫在臉上。

好冷淡的口吻。「別這樣!煩惱這麼多天,沒讓你多培養一些信心嗎?」

「在說什麼!」遊雲那大嘴巴對這大路痴說了什麼?大嘴巴對大路痴?!曲雲對自己此刻帶點緊張情緒下還能注意到這兩人感到好笑。

「想見又不敢見,又歡喜又憂愁的。曲雲,你現在的神情是這樣說著。」外人看不出來,但他可以感覺得到。「在雲門裡那個佾雲,和在雲門外的那個佾雲,到底有什麼不同呢?我是抱持著好奇,那你呢?」

「你認為呢?」不答反問,很討厭遊雲和鐘雲老是有所指的問話方式,好像他們了解了許多,然後對他曲雲說教。

「確認,確認你或是他的心意。不知道前方著等你的是什麼,可能是讓你前進,也可能會讓你後退的結果。」真不愧是兄弟,連煩惱的樣子都有點兒像,揚起一抹柔笑,望著和那恨遊雲髮色相似的天空。

「然後?」知道了又如何?接下來他們會變成什麼模樣,那不是他現下想去面對的。

「然後,就是你該跟他說清楚了。」指指前方示意著。太好了,不用辛苦爬上去了。

***

怒火,曲雲感覺到體內的怒火中燒。

原來,不論心裡如何想像可能的畫面,都不及親眼看到時,來得更有感受。

心頭苦澀、忌妒、怒氣,不受控制的被放大,擴散。

這些感覺既陌生又沉重,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曲雲啊,想踹人也要找個好地方喔!」再逞強嘛!眼睛都結冰了。

也不過就是一個漂亮小姐站在他身旁,含情默默望著他罷了。看出佾雲有意閃躲,不過旁邊的好事者,似乎是蠻熱絡就是。

「我要走了。」這就是所謂的麻煩、所謂的不利。握緊手中銀笛,曲雲離去腳步沉重。他知道自己在生氣,對,他就是在生氣。

「就說你們兩個是小鬼。」心,要如何偽裝?懂得在意、生氣才有可能開始嘛。

緩步悠閒走到眾人野餐(?)小亭前。抱拳做了個揖,有禮問候,「打擾各位了。」

「鐘雲?!你怎麼來了?」佾雲吃驚望著鐘雲,韶雲應該看得住他才是。

「重點是我來了,他也來了,不過人也走了。」對著佾雲眨眨眼,手向後指著曲雲離去的方向,幸災樂禍望著他。

「什麼?!」曲雲和鐘雲一起來了,「你這傢伙!」二話不說,驚慌失措急忙往漸消失紫色身影那個方向飛奔而去。

「佾雲哥……?!」吃驚望著那金髮劍客慌張的背影,平日總是溫文形象的佾雲哥居然也有這樣驚慌失措時刻。

「不好意思,一點兒家務事要處理,他很少那麼失控的。」對著眾人道歉,佾雲的兄弟雖然不是雲門的兄弟,不過見面三分情,鐘雲還是以禮待之。

「喔……。」這聲出自無夢樓主人口中,有著些許懷疑、更多的是暗藏的心機。

鐘雲輕笑開心對上望著他的許多雙眼睛,有好奇、有冷漠、有惱意。

挺有意思的嘛,鐘雲心裡想著。

待續~。

***

雲爸爸,我是要你當紅娘,不是破壞狂。(泣)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55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