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浮雲人家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浮雲人家(六)遊雲(下)
 瀏覽459|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浮雲人家(六)遊雲(下)

所謂兄弟,該是怎麼回事?除了平日說些言不及義的話,談著理想,聊著抱負。在必要的時候,踹對方二腳,整對方一下,就這樣嗎?那跟走到外頭去,認識其他的兄弟,會有什麼不同?曲雲在心裡這樣懷疑著。又或許,外面的陌生人應該會比雲門裡的兄弟更有趣吧!才需要到外面,另外尋求慰藉。實在不該這樣想, 但不自覺地想比較。因為在意,所以才會有了計較嗎?可是,其他的兄弟們,似乎沒有這樣的質疑,連最在意佾雲的韶雲也沒有,想來,自己真是個小家子氣的人吧。

這不是一種矛盾嗎?當初何以他輕易接受了那個麻煩?當時,他也是另外一個陌生人!現在不過是又多了一些陌生人而已,將來說不定大家也會成為朋友,就像韶雲或者是莫名奇妙就暗戀上人家未婚妻的瑟雲一樣,那他在不開心什麼?曲雲覺得此刻自己真像顆陀螺,轉來轉去地把所有的思路全都纏繞在一起了。真正是煩死人了,啊,崖邊那朵蒲公英開得可真美呢。

一下皺眉、一下深思、一下嘆氣的,刻意避開客廳裡的客人們,躲到這兒來,曲雲在煩惱什麼啊?坐得離崖邊那麼近,實在是太危險了。咦!他要做什麼?

「曲雲千萬不可啊,就算你最近讓佾雲氣到吐血了,也不可以想不開。了不起,我幫你在他飯裡加點兒調味料出氣,幫你整回來就好了,沒什麼事情不能解決的。」嚇死他、嚇死他了,緊緊從後面把人抱住,遊雲陷入歇斯底里的幻想中。

「遊雲,如果你想要體驗風的速度,就再繼續說下去。」心情已經很糟糕了,還來玩我,手中銀笛就這麼招呼上那光潔額際。

「要不然你剛剛那個動作是什麼意思?」別用笛子敲我啊,那是某人專享的樂趣。

「打瞌睡啦。」煩。

曲雲心情好像真的很糟糕。遊雲戰戰兢兢、小心翼翼地把曲雲拉向安全的地方席地而坐。

「你很在意,所以躲在這兒生悶氣?」不想拐彎抹角,直接抓住重點就問。

「沒有!關我啥事。」明明在意著,還是不願承認。

***

佾雲這次出門遊玩時,巧遇了多年前結識的舊友,或許真是有緣!也或許是推辭不了對方的一片熱情,總之他又多了三位兄弟了。

三個很有趣的人,一個豪氣萬千,一個冷漠孤僻,另一個嘛!「陰陽怪氣。」曲雲如是說。「果真是物以類聚。」

「你說這話是在諷刺什麼啊?曲雲。」和曲雲對談,真是要把心臟練強一點,簡潔的話語、卻是殺傷力十足,遊雲在心裡嘀咕著。

看著陷入碎碎念的遊雲,曲雲緊抿著唇,不再多做解釋,執起笛,人便往雲門後山來了。擔心他的遊雲也跟了上來。

***

「遊雲當初為什麼想要跟大家結拜?」和大家在一起很有趣嗎?還是,照顧人習慣了。

「我不是說過了?想要永遠綁住你們啊!」遊雲微笑望著曲雲,這種問題根本是無解,他只是在當時覺得這樣很幸福、很快樂而已嘛。

「人跟人的關係,不會有所謂的永遠。今日信誓旦旦、明日風風雨雨,其實,到最後人只會剩下自己一個人。」這樣的情感,常常讓他覺得很不安。一開始無跟從有變無,那是完全不同的痛啊。

「曲雲,獨奏和合奏的笛聲,你喜歡哪一種?」

「都喜歡吧!畢竟是不同的感覺。」

「所以,八個人的快樂或是獨自一個人的寂寞,其實也是各有不同的樂趣。用一種享受的心情去看待它們,不是更好?我真不喜歡你這種老是勉強自己的個性,還有刻意的顧左右而言他。因為在意,所以患得患失,這是很珍貴的感覺喔。」

「我覺得你在看好戲。」賊笑地那麼像隻狐貍,雲門裡最恐怖的一定是遊雲。

「哎呀,我還想得到你接下來會更苦惱呢。你這傢伙去喜歡的,必定是個不俗的人。你要認清,你喜歡的,別人也會喜歡,到時候你的心理可要更加辛苦了。」其實曲雲的條件也是極好的,應該不用太擔心。不過,為了多一些效果,還是再搧點風,加點火。

「喂!你到底在暗示什麼?」實在受不了這傢伙,最近老是對他說些奇奇怪怪的話。

「我是關心啊,到現在我還真不敢相信,你和佾雲就這樣磨了好幾年了,完全沒有危機感,真令人不可思議。幸好刺激出現了。」遊雲越想越開心。
「我們只是兄弟。」不必再裝傻下去,直接表明立場。

「是啊,你們還真是『好兄弟』。」也不想想看兩個人老是在我們面前『情話綿綿』、『打情罵俏』,你一搭、我一唱的。修理我們,曲雲只要出口就死成一片了;修理佾雲,還得要手腳並用才行,明明你就偏心嘛。

「我們家的曲雲,可不是個只會站在原地的姑娘家喔!該行動的時候,他還是會出手的。想清楚了,就要去做!」集中火力用力拐人,無非希望早點看到兩人開花結果。

「遊雲啊,你現在的表情真是讓我想扁人。」敢戴我帽子、挖坑給我跳,你好樣的。

「你自己知道煩惱本來就沒有用,打破僵局才有辦法得到你想知道的答案啦。此處風大,別待太久,著涼了可划不來。」將身上披風掛在那單薄肩上。不想再增加他的壓力,遊雲瀟灑離去,還他一個清靜思索空間。

***

送走了來訪的三人,佾雲尋找著今天一整天沒有見到人的身影,總覺得曲雲今日神色不佳,他在意,非常地在意。(兇手就是你啦!)

「鐘雲,有見到曲雲嗎?」在雲門的東邊,遇上鐘雲,佾雲笑問著。
「有啊,剛剛看到他人在遊雲那裡。」人在花圃忙著的鐘雲,頭也不回地指著西邊的方向。

「遊雲?!」帶點吃驚,佾雲走到廚房附近,曲雲跑到廚房做什麼?
「遊雲,曲雲在這裡嗎?」應該沒有吧!感覺不到曲雲的氣息。
「唉呀!真是不巧,他剛剛說要到瑟雲那裡,你動作快些說不定會遇上他。」指著南邊的小屋,遊雲笑著說。

不會吧!早知道剛剛就順道繞過去找人。佾雲提足狂奔,深怕曲雲會早一步離開。

「瑟雲,曲雲他……。」
「咦,他才剛走,他說要去仲雲那找他喝酒。」剛剛接到遊雲的飛雲傳書,照著他寫的照本宣科的唸了一次。
「喝酒?」東、西、南都晃了一次了,現在還要晃到北方,曲雲行走的方向也太奇怪了吧。
喝酒,曲雲不愛喝酒的,想到仲雲可能有機會看到曲雲喝完酒臉紅的模樣,佾雲妒得加快速度,絕不讓仲雲得逞。

雲門,為什麼要蓋這麼大?佾雲恨恨地想著。

「仲雲,曲雲人呢?」在雲門觀光了一大圈之後,佾雲口氣真的是有點兒衝。
「人在後山啊!」佾雲的表情好恐怖。
「後山!」尖叫出聲,又要從頭開始了,佾雲好想哭。
「反正,去不去隨你啦!」唉,想要整人的遊雲,其實比曲雲還恐怖的。就算要幫佾雲練身子也別用這一招嘛。

***

費盡千辛萬苦,終於在一處隱秘的溪谷裡感受到曲雲的雲氣。

『總算找到你了』,佾雲微笑的想著。還來不及慰勞自己的辛苦,佾雲的雙眼讓眼前所見震攝住。

水光雲影,綠波搖盪,舞影婆娑的曼妙紫白,輕快俐落地在河上小石間點觸著。手中銀笛輕旋,在空中畫出無數個美麗圓圈。每一個身段,每一個模樣,更如畫中名伶一般,風情萬種。佾雲目不轉睛望著,不想錯過曲雲任何一個細微動作。(小佾,注意一下你的口水。)

就在曲雲忘情於律動的世界時,突地,腳下一個踩空,眼看就要落入水中了。

「曲雲!」佾雲緊張地失聲尖叫,身影飛快飆至紫色人影身旁,環住曲雲下墜的身軀。唉呀,顧此失彼,照顧了上面,就會忘了下面,人還沒來的及站穩,一腳便踩上石上青苔,只聞「嘩啦」一聲巨響,濺起的水花見證大俠失敗的英雄救美演出。

沒有預期中的溫香軟玉,沒有想像中的浪漫情景。因為水淺,佾雲沒有滅頂的危機;因為做了曲雲的墊背,所以他現在很痛;最痛的是,當他睜開眼時,那雙含怒的美眸正在殺著他。

「曲雲……你沒事吧!」千萬不能受傷,全身上下來來回回檢視著,就是要確定人是否安好。

「我看你真的是找死。」驚魂未定,全身溼透的人,只想要直接了結眼前這個該死的傢伙。

「真是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慌張地想將眼前人扶起,但卻更加手忙腳亂。環著他纖細腰際的手臂滾燙著。相貼的胸膛,佾雲只覺得心鼓動得厲害。

「誰叫你偷看的。」曲雲氣得掐著對方的脖子,也不管兩人現在的姿勢有多曖昧。

「我真的是無意。」曲雲的表情好恐怖,不會要殺我滅口吧。

「你們兩個家裡有溫水不用,跑來這裡洗澡,有這麼熱嗎?」遊雲在岸邊愉快地望著兩人,談得這麼高興啊,太好了,這下可以放心了。

「喔!佾雲,我一定要殺了你。」用力搖晃著佾雲,曲雲終於失去了理智。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曲雲。」別搖、別搖,他又要吐了。

***

光:你們兩隻是要鬧到什麼時候,不過是要你們談個戀愛嘛!
(作者很想哭,各位雲門的紅娘們,你們要多加油啊~~~。)

光:曲雲是美好的。但光還是希望他是個人,會苦惱,偶爾會鑽牛角尖。如果跟各位的想像中有太大落差,對不起,是我的無能啊。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42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