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浮雲人家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浮雲人家(補遺五)遊雲(中)
 瀏覽461|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浮雲人家(補遺五)遊雲(中)

春天的腳步走近,雲門內外一片綠意盎然。

美好時光總是如箭矢凌空,算算自己停留在雲門裡也年有餘了。

這段日子以來同韶雲切磋武藝、向鐘雲學習花草知識,偶爾到廚房和遊雲比賽廚藝技巧,許多時候讓瑟雲、仲雲、霓雲拖出去瞎鬧闖禍。更多的時候他會在後山某個角落裡,隨著笛音清亮節奏或舞劍或只是微笑靜看遠方山巔雲霞共舞顏色。

「佾雲,別忘了今天輪到你和我一起去採買喔。」一早遊雲便抓住正要往後山的金色人影,不讓他落跑。

「可是……」欲言又止望向遊雲,好不容易這幾天能夠聽到那笛聲,誰知道下一次要多久才能聽到那美麗天籟。

「放心吧,曲雲入秋之前不會離開雲門的。」遊雲笑望著佾雲那微微紅暈的雙頰,真可愛,還會不好意思呢。「曲雲向來怕熱也討厭冷,雲門地處高地夏日較平地涼爽許多,暑夏是他最愛待在雲門的季節。佾雲,這一點你要好好記住喔。」意有所指明示暗示著,攪得佾雲更是坐立難安。

「遊雲,那我們快些出發吧,也好早去早回。」真是的,他只是捨不得曲雲的笛音而已,遊雲做啥叮嚀一些奇怪的事情。

原來曲雲怕熱啊,那待會到山下尋些薄荷、青草或冬瓜茶之類讓他消消火。是否找把絹扇為他搧搧風較涼快還是替他在做件舒適的夏衣。

向在後院正和韶雲過招的仲雲、瑟雲交代了聲,兩人相偕離去。

***

春草沿著羊腸小徑一片欣欣向榮吐著鮮綠,偶爾吻上臉頰伴著花香的春風,讓人心曠神怡連心情都不自覺輕鬆起來。

兩人就這麼隨意走著,偶爾停下腳步研究著路旁野花小草,間或閒聊著家中瑣事,諸如:仲雲最近學習不夠認真、霓雲的武功沒進步、瑟雲又被山下暗戀他的小姑娘纏上。

突然,遊雲停了下來望著路旁紫色小小酢漿草發呆。

「怎麼了?」好奇問著淺藍色身影,何時他也開始自得其樂看花看草了。

「回程的時候摘些回家醃漬。」指了指岩縫邊開滿粉紫色的小小倩影。

「讓它這樣開著紫色花朵不是很美嗎?應該還有其他可替代的食材吧,待會到市集我們再找找。」不知為何就是喜歡看它在陽光下生命旺盛可愛模樣。

遊雲笑說著,「佾雲對紫色花朵似乎特別照顧呢。」

「只是捨不得罷了,你知道的我喜歡悲傷春秋嘛。」自嘲笑了笑,人家不是說紫色代表神秘,在神秘裡悲傷春秋別有一番樂趣呢。

「這樣啊,待會兒我們可得買上一把桔梗,你就有機會對那美麗的花朵一訴情衷了。」

「遊雲,我發現你今天一整說話都帶著嘲笑,我有做了什麼讓你開懷的事嗎?」

「只是在提醒著你,遇上世上獨一無二的花時,要好好珍惜。」

望著遊雲一臉了然神情,佾雲思索了又思索。啊,是這樣的嗎?恍然大悟的表情讓遊雲非常的滿意。「既然發現了最想珍惜的花朵,就要把它細細呵護,我只是想告訴你這樣而已。」

「可是,……」猶豫了會,佾雲終究說出心頭最難受之事,「我怕自己做不好,擔心有一天無法為他擋去風雨時,他的心會碎了。」江湖路上多風霜,他明白自己的,終究有一天他會再步上那條路,這樣的自己憑什麼給人幸福?

「想不到佾雲是為完美主義者呢,可是完美其實也等於是不完美。花開花謝不是很自然的現象嗎?不論是枯萎在艷陽高照下或是摧折在風吹雨淋裡,這一切都是命定,誰又能真為誰擋去這宿命。」把自己繃得這樣緊,不累嗎?「活在當下,在你還能為對方做些什麼的時候,盡心力寵著他、疼著他這樣才無遺憾。」

「就像遊雲寵著眾人一樣。」佾雲取笑著平日總是無時無刻照顧眾人的遊雲。

「對,因為我覺得這樣很幸福。」愛或是被愛在當下才是最有意義,他希望佾雲不要站在原地,然後造成曲雲的困擾。

「我懂了。」全心全力去呵護心中的花朵嗎?

***

風吹、草動、影飄。

「哇,救人啊,救人啊。」孩童尖叫聲劃破寂靜叢林而來,頓住劍客欲往前行腳步。

陰沉、闇黑氣氛瞬間籠罩本是蒼翠林間,佾雲提劍謹慎以待。

來了。

忽然小童身影出現眼前,身後緊追著的是一團墨影。佾雲急忙將真氣注入劍中,使盡全力疾射出長劍。立時施展輕功急速奔往小童身前,將那小小身子抱起,欲利用劍氣攻擊那黑影之時將人帶離。

「想走,哪有這麼容易。」黑影瞬間吞沒長劍,瞬間就要追上兩人。正危急時,忽聞身後一聲慘叫,黑影不知何時隨著慘叫聲散去。

「何人出手相助?」見危機解除佾雲連忙詢問著。

「半花容。久違囉,佾雲。」巧笑倩兮,手中絲帕輕掩唇瓣,來人竟是多年不見友人。

「是你?!」緣分真是很奇妙,不敢相信在這麼久的日子後,竟能再見。

「我也很驚訝是你呢,想來你又再做好事了。」挑眉笑望著那驚魂未定的男孩,想起出見面時他也是十分好心情景。

「你不也是。」若非他的相助,一場惡戰是難免了。

「誰教這孩子哭喊得淒厲,擾我午休呢。」撅嘴埋怨,也看不出他是否真的動氣。

「你還是一樣讓人難測。」笑望他假意生氣模樣,明白他只是玩笑。

「佾雲不也是依舊這樣善良。」停了下,立即邀請著「今日無論如何都要到『無夢樓』讓我招待,我們好好續敘舊。」熱情勾上佾雲肩膀,半花容不容拒絕熱情邀約。

對方緊握自己手臂好像怕自己逃跑模樣,實在是很有意思。「那佾雲恭敬不如從命了。」抱持著四處看看增長見識也好,佾雲對於情向來心軟。

此番相遇,在佾雲人生裡畫下另一個圓,除雲門八采外,他又結義三名兄弟。

八采是屬於等同家人的親密情誼。和風、雲、雨、電那又該是屬於什麼,過了多年他仍究思索著。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4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