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浮雲人家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浮雲人家 (五) 遊雲 (上)
 瀏覽379|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夏日午後一場雷陣雨,水氣尚未蒸發的晴空,出現美麗霓虹。天空是美麗的淡藍色,讓雨水洗滌過後的的山巒更顯翠綠可愛,路旁不知名的野花、小草吐著芬芳。站在長廊,遊雲只覺得神清氣爽,暑氣全消。

難得偷閒時光,空氣中還遺留著清香的雨水味、草香、花甜。乾脆待會兒就到後山野餐吧,心隨意動,立即到廚房去準備。順便抓了過路的瑟雲和仲雲,交代他們轉告其他眾雲,每人都要貢獻熟食一份,否則今天晚餐就準備餓肚子吧。

真是傷透了大家的腦筋,過慣了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這種要求真正是在考驗眾家兄弟的生存能力啊!

於是乎,一陣兵荒馬亂,手忙腳亂之後,雲門後山,準備完畢的眾雲,終於集合起來,打算讓遊雲驗收成果。

「佾雲,你準備是什麼?」味道挺香的。

「十全大補湯。」這可是最近他用心研究藥草的成果,改善虛弱患者常有的體力衰退、食慾不振、頭暈及四肢冰冷。

「佾雲,現在是炎炎夏日,這太躁熱了吧!」你是嫌嘔血不夠,現在要用鼻血來加強嗎?

「曲雲,你呢?」其實也不用準備,光看你那張冷臉,就很消暑了。

二話不說,曲雲拿起冰塊(別問我怎麼來的,一切都是謎),只說了一句「大俠,萬事拜託了!」,輕快地走至一旁涼亭裡。拿佾雲劍法來刨冰,真虧你們想的出來,大補湯完吃冰,你們還要命嗎?遊雲直覺得滿臉黑線。

「韶雲那是?」你當你是出來賣菜嗎?扛了這麼一大袋。

「南瓜、苦瓜、青木瓜;西瓜、甜瓜、哈密瓜。」多準備一點,才不會餓著了。

「這邊的兩位是準備、、、?」望著瑟雲和霓雲,不明白,不是叫他們準備熟食嗎?這些是要做什麼?

「焢窯地瓜。」

「才剛下過雨!」土壤還那麼濕,不怕被燻成兩朵『烏雲』嗎?

「相信我們,我們一定辦得到。」就算把霓雲書櫃上的書全燒了,我們也要讓成功。能化不可能為可能,才是男兒本色。

「鐘雲,魚竿不是食物。」

「當然,待會兒我們就有魚吃了。」任何有危機意識的生物,都會離你遠遠的不是嗎?既然沒動物緣,你又何必自討沒趣。

不過是野餐,為什麼會搞得這麼複雜,你們只要去廚房幫我把準備好的食物搬出來,矇混過去一下就可以了啊!

為何還不見仲雲?平時最愛往後山跑的人,怎麼這回跑最慢?才嘀咕著,就看到一抹藍色身影奔往這兒來。

「我來了,我來了!」來人氣喘吁吁,隨即把自己精釀的好酒貢獻了出來。看得出來,他真的忍很久了,能夠有個獻寶機會,竟如此得迫不及待。

「仲雲,酒要溫熱才好喝吧!」鐘雲提醒他。

「這不用啦,相信我!」仲雲信心十足拍胸腑保證。

這麼多種東西擺在一起吃,安全嗎?就算佾雲和鐘雲的醫術不錯,但這種吃法,會不會太恐怖了,遊雲真的是憂心忡忡。

***

藍天、白雲;青山、綠水。或坐於樹下、或三三兩兩談心閒聊,或是溪邊垂釣,只留遊雲一人靜靜的坐在涼亭裡,無聊發呆。

不知什麼原因,曲雲突然坐到他身旁;曲雲來了,某個最近黏他很緊的跟屁雲也就挨近了;老是擔心兄弟們的老大,理所當然也跟了下來;注意有人到他的領域撒野的某人,心中立時警鈴大作,連忙快速地飆過來;其他雲朵,也很有默契擠到這一團來了。

「怎麼全都靠過來了?」各玩各的不是比較開心嗎?

「要不要告訴我們,你在煩惱什麼?」一臉若有所思苦惱的樣子,有什麼困難嗎?佾雲微笑猜測。

咦,他的表情有這麼明顯嗎?可是要說嗎?總覺得有點兒難為情呢。

「我正在想『儀式』的意義。為什麼人一定要這個過程才會心安?『諾言』與『儀式』之間,意義其實是不同的,如果想要理所當然,光明正大的宣告所有,還是得有個象徵的『儀式』才行,畢竟我們也在一起這麼久了。」

兩雙帶笑的眼,若有所示、意有所指地同時飄向某位此刻小鹿亂撞、手足無措的當事人,『人家跟你要名份了,你怎麼辦?』

「遊雲想跟誰建立『儀式』?」韶雲關心的問著,怎麼覺得四周的氣氛變得有點兒詭異,好像看到桃紅色小花亂飄。

「跟你們啊!」一臉誠意的看著韶雲,遊雲充滿期待的口吻讓人不忍拒絕。

「咦?!」其他三個人錯愕望向他,不會吧!「跟我們?」這種事不是應該跟相關人一對一比較好!某人此刻正用不可信的眼神瞪著他。

「嗯!我想……我們八個人結拜吧,韶雲。喂!你們三個到底怎麼了?」怎麼表情那麼奇怪,佾雲和曲雲好像忍笑忍地很辛苦,鐘雲則嘴角抽蓄得很厲害,他有說了什麼讓他們開心的事嗎?

「沒事、沒事。」總有一天,我一定要回整死你們這兩個混蛋,惱羞成怒的某人恨恨用眼神殺著那兩隻小狐狸,一隻金的,一隻紫的。

「他們大概吃壞肚子了啦。結拜,很好啊,好像很好玩的樣子。」仲雲覺得這提議不錯,有七個兄弟,以後到外面也比較有氣勢。

「怎麼突然想到這種事?」瑟雲好奇問著。

「不想讓你們飛走啊!」遊雲笑得開懷,輕輕拍了拍瑟雲頭顱。

『就叫你不能讓遊雲在廚房裡待太久,這下腦袋被蒸昏了吧?』曲雲回瞪了鐘雲一眼。敢威脅我,我還真是佩服你的勇氣。

「『更著十年試看,煙消雲散,一杯誰共歌歡?』」遊雲突然有些感慨輕吟著。

「遊雲!我們會共進退、同進出的。」韶雲擰著眉看著這平時總是笑容滿面的兄弟,從來沒想過遊雲是這樣悲觀的人。

「聽我說完。離散是雲的命運,但是各位要知道,最終『雲』在天空中漂泊累了,會聚回他的故鄉『山』裡,我希望『雲門』就像那讓雲停留的千山萬壑般,聚集你們的思念、你們的牽掛。在外漂泊時,記得在這裡,有等著你們的家人,是你們的歸處。這樣不好嗎?是否我太一廂情願了?」

眾人一片沉默。

「怎麼不說話!」大家一臉尷尬害羞是怎樣,又不是跟你們求婚,害我也跟著很不好意思起來。

原來,比起自己悲觀站在原地感嘆將來的離別,遊雲已經想到更積極的做法了。曲雲輕輕笑著,遊雲真是好神奇的男子。

「咳!遊雲這個提議實在是太好了。如果眾人不嫌棄,霓雲很願意跟大家義結金蘭,同甘共苦。」一緊張,講話就會開始文謅謅的霓雲,首先打破沉默附和。

「是啊,這樣很好,大家也能夠相互有個照應。」眾人連連點頭應著,平日打鬧慣了,一時之間還真是難以適應這太感性氣氛。

『歸處』嗎?佾雲從沒想過這個問題。但是,心頭卻多了一些踏實感,原來被人思念是這樣甜暖的心情。

為何會有人這樣自然而然的將人的心拉在一塊?笑望著眼前眾雲,再望向他身側難得勾起笑花的曲雲,兩雙眼神交換、分享著感動及欣喜。

若能這樣情牽一世,該是多幸福。遊雲,你真是我之救星。佾雲在心裡用力感謝著。

「既然要結拜,總該想個好名號吧!取什麼好呢?當初『雲門』這個名字可是我想的喔。」仲雲一臉得意。

最好不要再是你,實在不想要想起這個名字的背景。什麼『我們名字裡都有個雲,一定要有個雲才行!現在又坐在大門下,乾脆叫雲門好了』,要是當時站在海邊,那我們不就成了雲海了。

「我們的髮色像天空的彩虹一樣五顏六色,色彩、色彩,就叫八采吧!」真不愧是最聰明的仲雲,能出這樣棒的名號。

「其實,不去細想這個靈感來源,『雲門八采』還蠻好聽的啦!」曲雲難得好心出聲安慰眾人。總比叫個什麼『雲海八采』還是『雲門八仙』好多了。

沒有歃血為盟熱血滔滔,也無需焚香祝禱慎重其事。在心與心交會時刻,一切就這樣自然而然發生了。遊雲端起桌上水酒,舉杯邀著他正式的家人們,吟唱著:

「雲門並聚一朝,」

「榮辱生死與共;」

「八采黃酒一盅,」

「從此不離不棄。」

待續~


※『更著十年試看,煙消雲散,一杯誰共歌歡。』取自元 張養浩 天淨沙(昨朝楊柳依依曲)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41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