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浮雲人家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浮雲人家(四)韶雲(下)
 瀏覽723|回應0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浮雲人家(四)韶雲(下)

野生蘭、酢漿草、瓜葉菊、三色堇,雲門後院裡,處處透露著春天的氣息。佾雲靜靜盤坐藥圃前,小心翼翼辨別著每種植物的特色和藥性。

在雲門的日子裡,時間就像是靜止。如避風港灣,將外面風風雨雨世界隔了開來。

佾雲是喜歡著這樣的生活。但,偶爾心頭上還是覺得好像少了一些什麼,他知道,那是他自己必須去親自去經歷才能得到的答案。或許,有一天,他必須離開這個可愛的地方吧!嘆息著,至少能賴多久,就賴多久吧!

「不過是叫你認認藥草罷了,唉聲歎氣什麼?」真是浪費時間,早知道就叫他用吃的,身體力行應該會比紙上談兵更有效率點吧。

「曲雲!你什麼時候來的?」好些天沒看到他了。曲雲好像很喜歡獨自到處亂晃,有時在外頭兩三天,更多時候是十天半個月,不知在外頭他想要尋找的是什麼。

「我不能來?」語帶挑釁,睥睨著身下人。

「怎會?有你在旁督促,我會記得更快,你要不要坐下來?」真是剛好,在這胡思亂想時刻有人相陪,既不寂寞更可以想想是什麼牽絆著佾雲,讓他想要停下腳步。

「最好是。」有時候看起來像個小孩子似的怪人。曲雲在心裡嘀咕著,還是在他的身旁草地上靜靜坐了下來。

幾日春雨綿綿,難得今天太陽賞臉。微風伴著花香,息息吹來,今年又是個暖春吧!

看著佾雲專注的神情,曲雲在旁發著呆,當初為什麼會放棄掉自己的堅持呢?一點都不覺得這人身上有什麼會讓他退讓的特點,可是,就是無法丟下他不管。

「這叫物以類聚,很多事情就是這麼沒道理。因為美貌、因為性情,也可能是一種莫名的相知引起的反應,相信一瞬間的直覺吧。」遊雲笑著說。

真是白問,乾脆說一見鍾情算了。他會對這一臉麻煩相的傢伙一見鍾情!想起來就覺得好像身上有毛毛蟲爬來爬去的感覺,太恐怖了。

「大俠,待在這裡不悶嗎?外面的花花世界比較有趣吧!」打破沉默,曲雲好奇問著。

「兩種不同的樂趣。」有點兒刺探意味喔,佾雲猜測著曲雲話意。

「你倒坦白。」真是個貪心的人,竟想兩種日子都不放掉!

「江湖華麗惑人,不需要真心,跟著自己要的那一條信念,揮動長劍、舞動大刀,為名利、為理想、為正義去戰。是好還是不好,其實我仍然沒有答案。」不想隱瞞內心的感受,即使知道對方聽了,可能會不開心。

「那大俠是要去爭個一席之地,還是要救苦救難?」千萬別說什麼為了天下蒼生之類的,很俗。

「我只是想盡一己之力。」用著有用之身為身邊的人做些事。

「真是好善良、好偉大。就怕到時沾了一身塵埃,連累其他眾人。」果然喜歡自討苦吃。

曲雲發現自己心情究竟是歡喜也是擔憂,喜的是能結交這樣一個純善的人,憂的是那不去面對人心險惡的心性,有一天會為他自己帶來什樣的災難。

「我會避免。」佾雲允諾,若有一天我必須面臨抉擇,為護你們周全,我願意永遠離開你們,既使那時我會心如刀割。

「天真。」不知佾雲心頭百轉千回想法,曲雲譏誚著。

「算了,反正雲本來就是聚散無常。『雲門』,終究也不過是分離的起點。」每個人終究有他自己的道路,人生道路如何走去終究綁不住。江湖也好,尋常百姓人家也罷,孰好、孰壞,未來誰又說的準。

「曲雲希望大家永不分離嗎?」他觀察到的曲雲似乎不是這樣的人呢。

「我是很實際的人。」望著遠方撕裂的雲朵,曲雲笑著回答。

佾雲的掌心輕壓在曲雲手背上,兩人共看天光雲影徘徊。

***

揮動手中長劍,反覆練習著尚不甚熟悉的招式,劍譜是韶雲贈與他的。「反正雲門也無用劍之人,能夠讓師父的心血傳承下去,這樣很好。」

「那種東西,擺在那也不能吃,書櫃上少幾本書,多幾個空間更好。」霓雲已經開始計畫,空出來的地方要擺哪些新書本上去了。

「佾雲收下吧,最好你能超越書上的招式,殺殺那個臭屁老頭的銳氣。」想到師父總是一臉陶醉讚美自己的劍術,就很不爽的鐘雲如是說。

「你那三腳貓的功夫,在外面也是丟臉,不努力,行嗎?」闖江湖,也得要看看自己幾斤幾兩重吧!曲雲想起上次差點叫人給破相的經驗。

「『浮雲掠空』、『漫天雲海』名字聽起來響亮吧!使起來也很漂亮喔。」只要有個雲字,你都覺得不錯!眾雲無言望著瑟雲。

心知推辭無用,佾雲接下了眾人的好意。

他想,能回報他們最好的方式就是成果,他必須強到可以保護眼前這些美麗雲朵,少了誰都不行。

***

月夜、樹影搖曳。

立於庭前,舞劍之人的身影,如月下仙人婆娑起舞;劍鳴聲,似樂音,聲聲催人心腸。

「大俠,可真是好認真、好興致啊。廢寢忘食的練劍,難道真要模仿古人聞雞起舞的高尚嗜好。」曲雲面露微笑的望著眼前人,月色襯著他那唇笑眼不笑的神情,佾雲為那清麗容顏失神。

「這麼晚了,曲雲怎麼還不歇息?」曲雲向來早早就寢,怎地這麼晚了還沒睡去呢。

「舞劍舞到我房間前面來,你說呢?」我看你是故意整我的吧!死豬頭!

「對不起,是我粗心,忘了我們是鄰居。」在月色下的曲雲,有著和白日更多的不同風情呢,盯著那眉、那眼不禁心跳加速。

「我倒數到一,立刻、馬上給我滾回房去睡覺。」曲雲口氣不善,舉起銀笛威脅著。

「可是還有一小節,沒有練完。」無辜。

「三!」

「半途而廢不好!」裝可憐。

「二!」

「曲雲……。」撒嬌。

「一!」

「曲雲晚安。」快速逃逸肇事現場,躲過破空而來的銀笛。

「敢再出來吵我,你就知死了。」上次撿回來的小貓都比你可愛,哼。

***

「最近,曲雲好像變得很有精神,常常可以聽到他那充滿朝氣的聲音。」遊雲在飯廳上為眾人添飯時微笑說著。

「唉,為什麼他老是要針對佾雲呢?」上回佾雲不過提議要幫助山下了那幫誤入歧途的孩子,他卻把他噱了一頓,真搞不懂曲雲的想法。

「可我覺得曲雲說得沒錯啊,『給他魚吃不如叫他釣魚』,總不可能做一輩子的善人吧?」瑟雲為曲雲解釋著。

「如果他能改變態度就好了。」至少說話不要那麼帶刺,上回佾雲真的是被修理得金光閃閃。

「那太恐怖了。」改變態度的曲雲,光想它就覺得有點兒害怕,仲雲用力搖搖頭。

「你這個豬頭!」最近常聽到的早安進行曲又準時出現了。

「現在又怎麼了?」韶雲覺得他的白髮要是繼續爆增下去,這兩個人絕對是兇手。

「發生什麼事了?」飛快地奔至曲雲房裡,韶雲問著。

「問他!」為什麼七早八早他就想要動手扁人了。

「是佾雲的錯,我進錯房門了。」避重就輕說著。

「這點小事需要這麼生氣嗎?」無奈嘆氣。

「還有呢!」敢做不敢當的混蛋。

「喝了一杯曲雲房裡的茶。」繼續避重就輕。

「就這樣?有必要為這種小事發火嗎?」你們這兩個是小孩子啊!

「對,我就是看他討厭,尤其是一起床的時候,看到那張臉更生氣。」懶得跟韶雲解釋了,真是沒神經。這笨蛋身體差成那樣,居然到他房裡來空腹喝隔夜茶。要是橫著出去了,那他豈不是要倒大楣。

有兩個人,端著飯菜,坐在屋外長廊上,看著屋內的鬧劇。

「佾雲他,為什麼會常常會惹到曲雲?」以前七個人的時候都沒像現在這樣熱鬧。

「你也這樣覺得。」一旁的鐘雲心有戚戚焉應和,但可不打算進去平息戰火。

「老是讓韶雲和曲雲為他起衝突,一個白臉、一個黑臉的。到底是笨還是故意?」遊雲還在觀察中。

「他好像比較喜歡黑臉喔!」真是被虐狂,不過,很識貨嘛!

「要幫他嗎?」好想去攪和個兩下。

「先看戲吧!我喜歡有氣勢的黑臉。」我倒想知道,這兩隻要玩到什麼時候。

「你們在說什麼?『有氣勢的黑臉』,包公嗎?」

「仲雲……。」

今天雲門又是充滿朝氣的一天。

***

「曲雲,為何要事事針對佾雲?」

「韶雲特別關心他喔。」身為父兄,真是辛苦,連人家處不好這種事都要排解。

「兄弟的事我全部都關心。」又要諷我了,哎,早知道就拜託遊雲來。

「怎麼說我針對他,不說他防礙到我?」給你出難題。

「佾雲是不會傷害人的。」就知道你要修理人,渾身都是刺。

「真是偏心,佾雲好善良,難道我曲雲就會傷害人嗎?」早就猜到你會這樣說了。

「不要曲解我的話,對我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的,我也在意你。」

「喔!韶雲該知道五根手指頭是長短不一吧。每根都重要,但你也不會全部都喜歡或討厭。我是這樣想,你也可以這樣想,當然佾雲也可以這樣想。順心而為,你會比較輕鬆些!」勉強自己全部討好,太辛苦了吧,真是正直過了頭。

「曲雲,你明明知道我不可能這樣想的。」

「哈!真是抱歉,可能我喜歡跟韶雲唱反調吧!現在是,以後……應該也會是吧!」比起當個溫柔的好人,我倒覺得當個壞人比較有趣呢,韶雲。

~待續。

***

果然,小曲還是比較對我的胃。(熱鬧多了!)

對不起有點兒亂,請大家見諒。 (拜)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41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