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浮雲人家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浮雲人家(三)韶雲(上)
 瀏覽639|回應1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浮雲人家(三)韶雲(上)

塵霜凍土,風涼水澈,冰瀑如玉,冬盡春至美景,引不起那心心念念、歸鄉似箭的趕路人停留注視。也不管山路泥濘難行,寒風徹骨難耐,髮色紅白相間男子只想早日抵達目的地。

忽聞一陣豪邁爽朗笑聲,這荒山野嶺、人跡罕至的地方,居然有這樣不協調的熱鬧聲響,不免讓人好奇,韶雲遂尋聲往前探去。

「佾雲啊,是男人就跟他打一場!」意氣風發少年,帶著點霸道口吻強迫著。

「抱歉,我不喜歡無意義的打鬥。」溫文的聲音,柔聲拒絕。

「囉唆!」不耐煩的口吻。

「難道是看不起我的劍嗎?喔呵呵……要試試看才知道喔!」語未竟,身著白衣羅裙之人,以電光火石之速,襲向立於屋前金黃身影。

劍與劍交會處,瞬間產生美麗星火;金屬碰撞聲,叮叮噹噹美麗聲響;持劍兩人如舞般美麗身影,在銀白色舞台,完美演出著。

兩造雙方沒有人使出全力,只是用招式交談著、試探著對方的底細,步步為營、小心翼翼。
一個旋身,兩劍同時入鞘,比試告一段落。

「好劍法!」韶雲不自覺出聲讚嘆著。

在場四人,目光移至不請自來的韶雲身上。韶雲驚覺到自己無禮,連忙作揖表示歉意。「真是抱歉,在下並非有意窺伺,只是一時好奇。」

「唉呀,都叫你看光了,以後人家怎麼做人啊?」韶雲尷尬望著眼前濃妝艷抹的『姑娘』,一時語塞。

「別逗人了。戲也看了,天色不早,我得先回風闕了。」未表示任何評論,華衣少年化作一陣強風,逕行離去。

「真是見色忘友。算了,瀟瀟呢?」看著那始終不發一語的好友探問著。

「三十六雨。沒事別來煩我。」看不出結論的比武真無聊,還不如回家抱棉被睡覺。不再逗留,化作紫影點點飛向天際。

「喂,等我啊。佾雲,我們有緣再相會了。你的劍,你的人真是令很我期待喔。」拋下一抹曖昧暖笑,『姑娘』追著那紫影而去。

***

「你叫佾雲!」不會吧!這麼巧。韶雲吃驚想著。

「正是在下。」眼神好……激動。最近他應該沒闖什麼禍吧!最多是拒絕山下某大嬸的女兒示愛而已,應該不至於要派人殺上山來砍他吧!

『金髮,憂鬱的眼神(瑟雲說的);劍客,一臉麻煩相(曲雲說的)。』韶雲仔仔細細確認。

「果然是你沒錯,我家瑟雲、曲雲的朋友(這句我沒說過),那也就是我的朋友。在下『韶雲』,和瑟雲、曲雲同樣來自雲門。」韶雲高興的自我介紹。韶雲的邏輯裡:他的就是兄弟的,兄弟的就是他的。(曲:我從來沒說他是我的朋友!(怒))

「曲雲?!」這世界上,真有這麼巧合的事情?佾雲有些不可思議。

「嗯!對了,你的傷沒事了吧?上回聽曲雲說你受傷了。」韶雲關心問著。

「佾雲無事,多謝你。」笑了笑,在江湖上混來晃去,傷總是難免。倒是想起兩三個月前初次見面情景還是讓他很發笑。他和雲門的人,似乎特別有緣,尤其是在遇上麻煩的時候。

「剛剛看你出招,似乎多所保留。」這樣太危險,刀劍無情,很容易被傷到。

「傷害不是我所想看的結果。」何況對方也沒使出全力,總不好玩過火吧。

幾日前,在客棧裡,莫名給那白衣人撘訕了,對方對他的『興趣』讓他挺吃不消的,索性退了房,住到這山間來。無奈,原以為已經擺脫掉的人,不料今日卻親自帶了兩個同伴上門來了。

「只有你一個人待在這裡?」左右環視一週,附近並無人煙。

「是啊。」佾雲不甚在意的點點頭。

「要不要與我一同回雲門?年關將至,這樣的節日,一人孤身在外,總是不好受。」不忍心見他孤單,韶雲邀請著。

「這……。」

「我說過了,你是曲雲的朋友(曲:我都說不是了。(爆走)),就是雲門的朋友。」

「既是如此,佾雲恭敬不如從命了。」不知為何,想到可以再見到那特別的人,佾雲總覺得心裡不斷地冒出快樂的泡泡來,不自覺溫柔笑著。

「你好像很開心。」男子感興趣地問。

「是啊,我很期待呢。」韶雲,真是謝謝你。

***

和韶雲一路走來,閒聊了不少關於他的家人。

遠離塵世的『雲門』,住在那裡的人都以雲為名,韶雲目前有六個兄弟。

當初韶雲的師父只扶養『韶雲』和『遊雲』,想說兩個孩子有個伴也好。

某日,他和遊雲結伴到山下市集打算購些生活必需品時,在賣書小攤前,遊雲撿回了『霓雲』;而他則是在算命攤附近遇到『鐘雲』。

『瑟雲』是由霓雲帶回的。

『仲雲』和『曲雲』最後同時入門,他們是在路上打架時,讓過路的瑟雲綁上山來。

當初,雲遊的師父回雲門時,看到這一大串粽子,那瞠目結舌的樣子,現在想來還是好笑。

看著韶雲神采奕奕說著家人,那是一種佾雲很難理解的情感,無私、付出、疼愛。漂泊時間久了,看過太多冷眼、淡漠,於是,他並不靠近『普通人家』。

待在『江湖』裏,至少可以獲得友情、關心。江湖人的生生死死、恩怨是非,用一句『不得已』就能輕描淡寫跳過,掀開來看了,才知道其實一切都是虛假。不是真誠又何妨,寂寞的時候,有人一起把酒言歡,言不及義有什麼不好。

然而,韶雲、曲雲和瑟雲雙眼中少見的溫暖誠摯,此刻卻更吸引著他往前走去。

驀然,曲雲的話,自腦海中想起『因為你是個麻煩!你來自的江湖是個大麻煩,你的『善良』也會替你找來麻煩。而我,最討厭沾惹麻煩,也不想你連累我家人。』佾雲停下腳步。

『連累』嗎?之前做過的夢,瞬間襲上心頭,困擾著他。只是想像那感覺都讓他覺得要心痛死去,於是乎他想要離人遠遠的,不建立太深入的關係。那,他現在是在做什麼?

「啊!」熟悉的痛感再度襲來,佾雲只覺全身冷顫。不會又要嘔血了吧!佾雲苦笑著。

「你沒事吧!臉色很差。」韶雲關心的問著

「很抱歉,以我現在這樣的狀況,恐怕不適合登門拜訪,再過些日子吧!」不想要拖累人,佾雲決定改變原先期望。

「說什麼傻話,我家有個醫術不錯的兄弟,我盡快送你回去,讓他看看吧!」

「不,不用麻煩了。我自行稍事調息就好了。」

「這樣嗎?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沒關係,我可以自行處理的。」

「佾雲」韶雲嚴肅的問著。「為何你要拒絕人幫助你?」

「我只是不想連累。」

「人跟人的相處,沒有什麼連不連累的,我們都會有需要援手的時候。難道,我有困難時候,你不會幫我嗎?『逞強』無法解決問題。」韶雲堅持為他療傷的心意令他感動幾欲落淚,多久沒受過這樣溫暖的關懷了。

佾雲靜默望著眼前人一會兒。「麻煩你了,韶雲。」

是否雲門眾人總是帶著『溫柔的心和堅定的行動』在四處感動人呢?佾雲臆測著。

***

雲門地處高地,韶雲在前,佾雲在後緩緩跟隨著。

「這裡真是個美麗的地方。」

「遺世而獨立,平靜無爭,我想當初先師選擇這裡應該是這原因吧。」

「一路上聽你說了這麼多『雲門』的事,可以請你說說曲雲、瑟雲嗎?因為他們是救我的人,我對他們更是好奇。」

「瑟雲啊,好相處,死心眼的孩子。」

「至於曲雲嘛!」韶雲的臉色有點傷腦筋呢!佾雲想起曲雲那清明的雙眸,還有他直言不諱的話語,對於韶雲來說,應該會覺得有些煩惱、擔心吧!

「聰明冷靜,做事不留情面,可是……」

「可是,卻總是能切中要害。」佾雲微笑的說。韶雲有些吃驚的望了他一眼,好像……是這樣吧。

不知道再見到他時,曲雲會是怎樣的表情?佾雲既緊張又期待著。

***

兩人才剛踏進大門,一陣急驚風吹來,「韶雲,你可終於回來啦!我正在思念你呢。」仲雲的大嗓門,誇張地在靜謐大宅裡響起。

「等我?除夕還沒到吧?」現在要紅包也太早了!

「關除夕什麼事?這一兩天是大掃除,曲雲把所有的工作都分配好了。他還說,要是你趕不回來,我就得把你的份量一起做完。」仲雲一臉大獲特赦表情,逗笑了佾雲,卻讓韶雲皺起眉頭。

「這怎麼行,我去同曲雲說去!」

「韶雲,別!」仲雲哀求著,他不想再讓曲雲修理啊。

「無妨的。」 大非常有氣魄當家模樣,真是讓人依賴的好漢子。

「韶雲,一切都是我自願的啦!」你千萬別去,我會怕!

兩人沉默良久。「不會吧!你又……?」

「韶雲,你知我知就好,別再打擊我了。」仲雲旋然欲泣要求著。

「唉!你啊,真是學不乖。」我也不好再說些什麼了。

「人回來啦!看來你還真是燒了好香啊,仲雲。」涼涼聲音響起,勾起現場三種不同心情,一個不甘,一個無奈,另一個緊張。(大俠,又不是醜媳婦見公婆。)

「曲雲,你們這回又玩了什麼?」實在很好奇,仲雲這次又是輸在什麼好玩的遊戲下。

「剪刀、石頭、布。」有仲雲這種單細胞的兄弟真是好有趣,每次跟他說我要出剪刀喔,他就會秀石頭。我不喜歡布,他還是會出石頭。鐘雲猜測,莫非是前陣子老是被韶雲逼著練拳頭,一時之間改不過來;遊雲還懷疑是不是他肚子餓了,腦袋裡只想著饅頭呢。

「我了解了!啊,曲雲、仲雲,這位是……。」韶雲欲為兩人引薦。

「你是佾雲吧!」仲雲興奮說著,剛剛經歷的不幸,立時拋在腦後。「金髮,憂鬱的眼神;劍客,一臉麻煩相」

「呃!正是在下。」一臉麻煩相?!要長成怎樣,才叫一臉麻煩相,待會兒私下來找這位仲雲老兄研究研究。

「大俠,不是喜歡在路上伸張正義嗎?怎麼跑到我們這種窮鄉僻壤的地方來了。」莫非真是擋不住的緣分?!雖然吃驚,但他向來既來之則安之,許是命中注定,至於可能的『麻煩』,他多的是方法可以把它處理掉。

「曲雲!」怎麼這樣說話!

「拿著。」有空再煩惱這件事,現在有更重要的問題待解決。

「咦?」三張臉,不知所措地看著手上工具,掃帚、大剪、雞毛撢。

「離晚飯還有一個時辰,去把後院清乾淨。」曲雲俐落下達命令。

「曲雲,佾雲是客人,而且他人不太舒服。」誰來告訴他,為什麼曲雲老是這麼不按牌理出牌?

「進了這裡就不是。不願意,你也可以選擇在外面露營,雲門不歡迎不願意付出心力的人。」曲雲口氣強硬堅持著。

「我願意,韶雲請你快帶路吧!」打斷韶雲欲反駁的話,佾雲語氣堅定說著。

「那曲雲你呢?你不會打算在哪裡翹二郎腿吧?」仲雲不甘心叫囂著。

「我,我要去收拾你剛剛做下的好事啊。」斜睨了他一眼,不說他還不火,這仲雲可真是惹他發火的高手。

「好事?」韶雲心中響起了不祥警聲。

「是啊,你最鍾愛的那只花瓶,稍早在仲雲老兄的貴手下,極樂升天了。而他剛剛正準備要『擦拭』你早先年買回來的那幅寶貝字畫呢。」曲雲冷笑算著仲雲的戰果。

「仲雲!!!」韶雲覺得自己真是燒好香、好幸運,幸虧他及時趕回家了。(淚)

~ 待續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40602
 回應文章
我願意U///U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光:這下大家都知道,小佾頭上的羽毛是怎麼來了吧!

 

光:小佾,『我願意』是不可以亂講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4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