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第三號倉庫
市長:fayguan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第三號倉庫】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浮雲人家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浮雲人家(一)曲雲
 瀏覽994|回應1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浮雲人家(一)曲雲

雲門山下熱鬧的城鎮,向來不是曲雲喜愛出沒的地方。因為讓太多熱情眼光注視著,每每令他極欲抓狂。為何今天他會出現在此?因為他敗了,到現在他還是不相信他竟然輸了,沒道理啊,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

「曲雲,你……還在想剛剛那局啊。」戰戰兢兢口吻帶著更多小心翼翼關心。

「哼,只是想不到遊雲的棋藝居然變得這麼好。」真是想不透,家庭主夫的對弈能力能這麼強嗎?

該不該告訴曲雲,其實他對付的是兩個人,不是一個遊雲而已。可是,鐘雲剛剛微笑著說,如果這次不讓曲雲去採買,多賺點兒回來貼補家用的話,今晚大家期待已久的桂花糕就吃不成了。

對不起了,曲雲。瑟雲在心裡這樣充滿歉疚默默想著。

「分開行動吧!這樣可以早些回去。」俐落地將那一長串菜單撕下一半,給了瑟雲後,頭也不回離開。

「嗯!曲雲好像還是很生氣。他帶走的那一半好像是肉類部分,今晚吃不到好吃的糖醋排骨了。」瑟雲在心中默默為自己的糖醋排骨哀悼著,旋即轉身向市集另一方尋去。

***

現在是什麼狀況?曲雲瞇起眼看著眼前這堆擋在他前面的障礙物們。被人竊竊私語地品頭論足,已經讓他很不開心了,現下居然有人白目到直接堵在他面前來調戲他。今天出門前真該讓鍾雲卜上一卦,不過那傢伙總是報憂不報喜,算了。

「哎呀!長得可真標稚啊!」敲開靠近頰上的鹹豬手,曲雲美眸肅然變冷。

「這種鄉間小鎮上還有這樣的美娘子,今天咱們可真是賺到了。」

「小美人,天氣這麼熱,跟大爺到旁去喝杯涼茶吧。當然,喝酒是更好啦!」

「唉呦!還帶著笛子出門呢。讓大爺鑑賞、鑑賞小美人的笛藝吧!」

可惡,看慣自家兄弟那斯文俊逸的臉孔,一時之間真讓這些傢伙該躲到地下見不得光的老鼠嚇到,惹得他心情更是糟糕。

『小美人』是嗎?很好。擒起一抹冷笑,既然人家送上人門來了,不玩白不玩,順便驗收上回新習得的『奪命催魂曲』效能如何吧。

「那在下就獻醜了。」露出一個頗有深意的微笑,攔路的惡霸們被電得傻傻呆呆。曲雲愉快地期待結果。

曲雲的笛藝到底如何?其實一直都是個謎。雲門的兄弟們從來沒人敢要求他獻藝過,試想當曲雲面帶微笑的說著「我也想知道會有什麼效果。」這種話時,誰還有勇氣繼續要求下去。上回只有『仲雲』那不知死活的笨蛋繼續拍手叫好,最後落得噩夢連連三日,夜夜喊著「停下來、停下來」。從此之後雲門裡,曲雲的笛聲成了絕響。真不知該高興還是惋惜啊,眾兄弟們總是這樣笑嘆著。

眼前這堆『祭品』實在是幸運得叫人羨慕不已呢。

執笛,落下第一個音。

***

瑟雲暫時忘記他憂慮的桂花糕和糖醋排骨,開心地在熱鬧小鎮上閒晃。此起彼落的叫賣聲,買賣雙方間有趣的較勁互動,市集裡處處充滿著活力。雲門兄弟雖然人也不少,但是和鎮上這種氣氛又大不相同,總是多了一些可愛、新鮮的感覺。

「動作快,別拖拖拉拉的。」無情鞭子抽打的聲響和小鎮上合諧成了強烈對比,瑟雲蹙起眉頭。

「小心點,可別打到他那張臉,上頭可是有交代。」

循向聲音來源,看到的是令人觸目驚心的景象,金色的散髮,沾染著深淺不一的血跡,那人身上無一不是傷口,讓鍊子鏈住的雙腳,也是腫脹得慘不忍睹。

「太過分了。」向來正義感十足的瑟雲,二話不說的往前要和這班『歹看面』的惡徒理論。

衝突一觸即發之際,突地,一陣笛音破空而來。

立時,舉凡天上飛的、地上走的無不摀住雙耳(?),鳥獸散。連那些惡徒也因受不了這樣的音律,而蹲下身。瑟雲急忙抱元守氣,穩住翻騰的氣血,「一定要撐住啊,要是被人知道,我瑟雲,因自家兄弟笛音而走火入魔,一定會被笑掉大牙的。」

受不了了!!!向前一步,提氣震掉縛住眼前人的繩索,二話不說將人抱起,提氣循向樂音來源。「天上天下,只有我家曲雲有這種傷人於無形的能力了,明明是悅人的器樂,最後搞得像在殺豬似的,不去阻止他,待會兒必定死傷慘重了。可是要怎麼阻止呢,唉~~~」碎碎念了好一陣子,人已來到曲雲眼前。

***

清亮的笛聲仍舊奏著『優雅』(?)的樂章,吹笛手全心投入在他快樂的實驗裡,絲毫不為那哀鴻遍野的景象所影響。

「好強!」瑟雲對自家兄弟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了,「果然毒蛇再怎麼毒,也不會毒死自己,太厲害了。」

「姑娘,得饒人處且饒人吧。」還來不及阻止曲雲,另一個好聽的聲音便響起。一隻略為消瘦的手在兩朵雲的錯愕下,按住執苖柔荑。

三人,沉默,對望著。

「你、你、你…..這個笨蛋!我會被你害死的」,曲雲最討厭人家碰他了,瑟雲止不住大聲尖叫起來,還有,剛剛他聽到了什麼!『姑娘』,這下真的是完蛋了。

曲雲瞇起眼,「碰!碰!」兩聲,手中的笛子已經招呼上那無禮之人的手,還有那顆看起來很欠揍的腦袋。

故事就是要這樣熱鬧給它開始才行啊!

***

潺潺溪水在陽光照耀下,如同夜晚銀河般閃閃發亮;岸邊柳樹隨風搖曳,像舞孃曼妙舞姿般美麗。秋日午後,微涼空氣叫人舒服放鬆不已。

可惜啊,有人注定是要辜負這美麗秋日好時光了。

「你要帶這傢伙回雲門。」曲雲眼神不善望著在他面前楚楚可憐的兩隻動物。睨了眼剛救回的那隻,在稍事清理、包紮過後,眼前人倒也變得人模人樣了。

「是啊,曲雲,他好可憐。被人用鍊子綁住了,又遭毒打,我想他一定有著我們想像不到的悲慘際遇。韶雲不是常常告誡我們要行俠仗義嗎?」

「瑟雲,上次你撿那隻被綁住的小貓時,這個理由說過了。」冷冷地打斷瑟雲接下來的話。

「咦!那相逢就是有緣,大家同是天涯淪落人。」今天和他在一起的不是韶雲,看來要多努力一點了。

「天涯淪落人??」曲雲覺得很頭痛,是哪個傢伙這樣教瑟雲成語的,大概是霓雲吧,回去要和他好好溝通一下瑟雲的教育問題了。

「曲雲,我們不能這樣放著他不管嘛!你的良心怎麼能安呢?今天晚上你會做惡夢的。」

狠瞪了瑟雲一眼,轉頭面向那位很可憐的受害人。「當事人,你不說說話行嗎?」識相一點就快滾吧你,真以為我看不出來你這傢伙是有底子的嗎?能夠這樣無聲無息的接近自己,甚至阻擋掉自己的攻勢,沒有些修為是做不到的。至於你為何會落難,曲雲我沒興趣知道,想也知道大概是來自那個叫做『江湖』的麻煩地方吧,你這傢伙一看也知道會是個麻煩。

「兩位兄台,感謝相救之情,在下『佾雲』可否告知尊姓大名,日後必定報答。」適才那位藍髮男子緊張兮兮的告訴他,那位紫髮『姑娘』可是個『公子』呢。自己錯認,也難怪人家的臉色不善了。

「大恩不言謝,我們不過是遠離江湖、不喜愛麻煩的普通人家罷了。既然閣下無事,我們也該告辭了。請。」不讓瑟雲有機會開口,曲雲立即拉了人就要走。

「既是如此,佾雲也不強人所難,有緣再會了!請。」凝望著紫髮人的雙眼,臉上浮起理解的淺笑。轉身,俊逸身影緩緩離開兩人視線。

好有趣的兩個人,一個古道熱腸,另一個冷言冷語,但都是好溫柔的人哪。那名冷情的人,聽藍髮少年好像叫他『曲雲』吧!用這種方式在保護著家人,那樣細膩的心思可真是不多見啊。像自己這樣麻煩的江湖人確實是不該拖累人的。

「曲雲!」立在原地的人,語氣有點兒火。

「別再說了,我要先回去了。」那雙帶著了悟深邃眼神,好似穿透自己似的。從來沒有人敢對自己這樣別有深意微笑,讓他困窘又不知所措,惹得他情緒有些浮躁了起來,討厭的人。

「可是,我們還有東西沒買完耶!」說到底吃是很重要的。

「那就呼喊鐘雲來幫你啊!幫遊雲不幫你可不行喔。」真以為他想不到嗎?哈!

「啊!!原來你……」

「一堆呆子。」瀟灑揮揮笛,紫髮人施展輕功離開熱鬧小鎮。

~待續。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閒。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38531
 回應文章
所謂雄風?!
推薦0


fayguan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佾:我不是大俠嗎?

光:大俠也有落難的時候嘛!

佾:那我何時重振雄風?

曲:你有那種東西嗎?

佾:小曲你居然懷疑我?! QQ 躲在牆角畫圈圈

光:(又是一個妻奴)小曲,喝茶、喝茶,辛苦你打第一棒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527&aid=1238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