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每事報*
市長:SCFtw2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每事報*】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政治+社會(兩岸)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012-9-8聯合報社論〈釣魚台的中國結 — 釣魚台側記三之一〉
 瀏覽4,873|回應10推薦5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albert8888
tina2008
GolfNut — 無心的邂逅
雇貓
SCFtw2

.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7349305.shtml
釣魚台的中國結《釣魚台側記/三之一》
【2012/09/08 聯合報】【聯合報╱社論】 2012.09.08 02:38 am

野田內閣宣布日本政府將買下釣魚台之際,馬總統登彭佳嶼,並與太平島、東沙島視訊連線,宣示中華民國主權立場,且進一步演繹《東海和平倡議》。

野田內閣的動作,可從國內及國際兩個面向解讀。就日本國內看,由中央政府購島,讓東京都知事石原的購島炒作熄火,可使釣島的變數較易控制。但就國際看,則趁勢又以釣島「國有化」進行了一次法理操作,可謂又切下一段香腸。因而,台北與北京雖知釣島的「去石原化」對當下情勢有利;卻仍應對日本政府的購島動作表達嚴正的抗議立場,拒絕承認。

最可玩味的是,此次釣島風潮對台灣內部政治及兩岸關係的牽動。一、八月十五日,香港「啟豐二號」保釣船登島,擎持一幅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與一幅五星紅旗;反映了在兩岸四地民間的認知中,釣魚台問題是屬於兩岸一體的共同事件。二、馬總統昨日所站立處的「海疆屏障」石碑,是在七年前由陳水扁總統主持揭碑儀式。此次釣島風潮初起,民進黨籍宜蘭縣長林聰賢高喊「釣魚台自古就是中國領土」(他沒有說「釣魚台自古是台灣國的領土」),開了第一砲;接著,黨主席蘇貞昌又宣示:「釣魚台是我們的,我們從不放棄。」至此,民進黨的釣島論述,顯然已從「台灣國」,移向了「中國」或「中華民國」。三、馬政府在此次東海、南海風潮中,雖再三宣示「不與中國大陸合作」,但台北的每一個動作皆自然且必然地牽動了北京的籌碼,日美兩國亦不會無視兩岸的連動關係。四、在此時際,李登輝的「中華民國已不存在」及「釣魚台是日本的」之言論,居然已聽不到任何聲息,完全消音。可見,當歷史的巨輪滾過,沒有倖存的螳螂。

於是,釣魚台在二○一二年八、九月的此時此際,儼然成了台灣藍綠的新交集,亦成兩岸關係的新臍帶。

在這次釣島風潮中,由於香港「啟豐二號」登島,使北京站上了兩岸的第一線。在北京眼中,釣島問題不只是一般的主權與領土事件,而是視釣島問題等同台灣問題;這也正是美日不能輕估釣島情勢的主因。在台灣方面,則馬政府在八月五日率先宣示《東海和平倡議》,又在昨日登上彭佳嶼,皆是在宣達中華民國的主權立場,更是要表現與北京政府有所區隔的主體性。但是,如前所述,馬政府的每一個動作,在國際上及兩岸間皆會自然且必然地牽動北京的籌碼,因此在國際上遂有愈切割愈牽動的效應;而八月十五日「啟豐二號」的事件,更將台海兩岸的「兩幅國旗的故事」,搬到了「自古即是中國領土」的釣魚台上演。

這次釣島風潮,形同對兩岸關係的一場考驗。現行的兩岸關係架構是「一中各表/求同存異」,馬政府在此次釣島事件所持的立場亦是「釣魚台是中國的固有領土」、「一個中國即是中華民國」;但是,「啟豐二號」擎持兩面國旗登島,及北京政府與中國大陸人民皆因釣島問題而強烈動員,並在國際間更具籌碼分量,卻是有目共睹的事實。在此種情勢下,台灣事實上是牽動了大陸及港澳的籌碼,而在釣島事件中建立了角色,卻又疑懼在此一事件中被強勢的北京邊緣化;因為,為何中華民國的主權領土,要容北京出面主張?而所謂邊緣化的風險,不僅是在美日中台的四邊角力中邊緣化,也可能是在兩岸人民心目中作為「中國固有領土之主張者」的地位邊緣化。

此次釣島事件的啟示是:必須慎思在「一中框架」中,如何建立中華民國的地位。也就是應當思考如何從「一中各表」的階段,走向「大屋頂中國」的層次;在「大屋頂中國」的概念之下,「中華民國是民主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社會主義中國」。如今,啟豐二號「兩幅國旗/同登釣島」的畫面已可證明,在兩岸人民的理念之中,確實有一「大屋頂中國」存在;如何使這個概念在思想層次上更加發展,並逐漸導向法制層次的建構,應是兩岸朝野可以共同努力的目標。

倘能如此,在下一次釣島風潮爆發之際,「大屋頂中國」的思維及體制,將會給兩岸及世人帶來耳目一新的認知。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4867967
 回應文章
2017-10-28 23:41聯合報 黃年/評論工作者〈想一想「大屋頂中國兩制」〉
推薦4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tina2008
雇貓
albert8888
SCFtw2

.

https://udn.com/news/story/7339/2784835
想一想「大屋頂中國兩制」
2017-10-28 23:41聯合報 黃年/評論工作者

編按:本文是作者昨日在上海「兩岸關係三十周年」座談會的發言稿本。

本次座談會的主題是紀念兩岸關係三十周年。但我希望我們大家能藉此機會,來共同紀念汪道涵先生發表「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二十周年。

二十年前,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六日,在接見許歷農時,汪道涵敘述了他個人對兩岸關係的兩大主張:

一、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他說:一個中國不是「現在式」,因為目前很困難;也不是「未來式」,因為可望不可即,夜長夢多。因此,為何不用「現在進行式」?也就是「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

二、共同締造論。他說:「一個中國不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等於中華民國,而是兩岸共同締造統一的中國。」他並說:「所謂一個中國,應是一個尚未統一的中國,共同邁向統一的中國。」

以下,對此一架構試作解讀:

一、這個架構於一九九七年提出,時在九二年兩岸香港會談之後,所以顯然可見其中反映了九二會談的主要經緯,如今甚至可以直接將之視為是對「九二共識」的闡釋與發展,雖然當年尚無「九二共識」這個詞彙。

二、此說發表於一九九七年十一月,香港在「一國兩制」下回歸則在七月。由此可知,這個架構不同於一國兩制,不是一國兩制。

三、無論在「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或「共同締造論」中,中華民國均為存在的事實,受到接納,沒有滅亡。因此,這不是「中華民國已經滅亡論」。

四、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顯然是指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二者並立分治的「一個中國」之現狀。可以說,這也就是一種「一中各表」。「一中」是連結點,「各表」是主體性,從而維持了「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

五、共同締造論稱,一個中國不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等於中華民國。也就是說,在統一前,及進入統一本身,皆維持了中華民國的地位與角色。因此,在「共同締造論」中,「統一」應當不是「你吃掉我,我吃掉你」的統一,不是「被統一」,而可能是一種「互統一」,或「不消滅中華民國的統一」,或「大屋頂中國」。

六、一九九五年,汪道涵見邵玉銘時曾說:「解決香港問題用聯邦,解決兩岸問題用邦聯。」汪道涵提「邦聯論」,比「共同締造論」還早兩年;兩年後,他迴避了「邦聯」的禁忌語,改說「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及「共同締造論」,這能不能看成他仍是在主張一種「有中國特色的邦聯論」?

綜上所論,「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顯然和台灣方面所主張的「一中各表」有大幅度的交集;「共同締造論」則與台灣方面有人主張的「大屋頂中國」、「互統一」或「一中三憲」等有大面積的交疊。

二十年來,北京當局在兩岸關係的現實操作上,汪道涵的主張其實從未消失,且占重要分量,一直存在。

例如,二○○○年八月,錢其琛提出「新三句」。二○○八年三月,胡錦濤在布胡熱線說:「九二共識就是指雙方都認知只有一個中國,但同意對其有不同的定義。」王毅曾說:「儘管雙方對一個中國的認知有所不同,但可以求同存異,求同存異正是九二共識的精髓。」二○一二年,胡錦濤見吳伯雄,提到「符合兩岸現行規定」。二○一四年,國台辦及陸委會首長互稱官銜。二○一六年,王毅用了「他們自己的憲法」一語。類此種種,包括二○一五年十一月,馬習會中的一切規儀,甚至餐會分別買單,處處皆在顯示「一中各表」是維繫兩岸互動的重要機制。

我認為,這就是汪道涵思維的核心元素:中華民國是存在的,不能否定。如果接納了「中華民國是一部分的中國」,就可以是「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用今天的話來說,這就是一中各表。

回顧九二共識二十五年來的演化,在此不妨將兩岸之間消長浮沉的幾組概念重新思考一次:

一、兩岸關係漸由「內戰決定論」,轉為「民主決定論」。二、中華民國若不背棄「中國」,「中國」即不可否棄中華民國。三、要藉中華民國實現統一,統一即不可丟棄中華民國。四、現在就接受中華民國是一部分的中國,即是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五、若要議簽和平協議,首須確立兩岸對等的簽約主體。如果能在「以一中同表為指向的一中各表」之下簽約,即能實現一種「輕統一」。六、「統一」與「消滅中華民國」不是同一個概念,因為可以有「共同締造論」、「互統一」,也可以有「不消滅中華民國的統一」或「大屋頂中國」。七、論及一國兩制,既然兩岸不可能放棄「兩制」,即應思考提升「一國」的意涵。也就是從「一國兩制」提升至「大屋頂中國兩制」。八、大屋頂中國,就是從「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轉換成「中華民國是一部分的中國」。九、大屋頂中國,也是「一個中國」,也是「一中原則」,也是「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十、「任何形式」的台獨,皆是「借殼台獨」。如果不讓兩岸都先回到真真實實的中華民國與中華民國憲法來,則等台獨一步一步掏空了中華民國,而它就是偏偏不肯正名制憲,偏偏不給你動武的藉口,那麼兩岸關係就如汪道涵所說,真的將是夜長夢多了。

兩岸關係發展的路徑圖應當是:從「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或「一中各表」,朝向「共同締造論」或「大屋頂中國兩制」移動。

「大屋頂中國兩制」是相對於「一國兩制」。香港實施「一國兩制」,馬照跑,舞照跳。但中華民國和香港不一樣,因為還有「總統要不要照選」的問題,所以必須朝「大屋頂中國兩制」的方向思考。汪道涵說:「解決香港問題用聯邦,解決兩岸問題用邦聯。」現在,我們何妨三復斯言。

以色列的一位國安局首長,在談到解決以色列與巴勒斯坦衝突的前提時曾說:

「我們要認知,他們不吃玻璃;他們要認知,我們不喝汽油。」

兩岸關係,台灣要認知北京不吃玻璃(不能接受台獨);北京要認知台灣不喝汽油(不能接受把中華民國一筆勾銷)。

台灣不能要北京吃玻璃,北京不能要台灣喝汽油。

所以,想一想「大屋頂中國兩制」。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曹操曾對楊修說:「乃覺三十里。」今天,我們願不願對汪先生說「乃覺二十年」?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5718720
2015-6-2 黃年〈中華民國是繞不過去的〉
推薦4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公孫刀湯㊣
albert8888
SCFtw2
tina2008

.

http://udn.com/news/story/7339/1035833
中華民國是繞不過去的
2015-07-05 02:58:36 聯合報 黃年

本文作者黃年為聯合晚報發行人。

「兩岸和平論壇」由台灣方面的「二十一世紀基金會」與大陸方面的「全國台灣研究會」共同主辦,甚受兩岸重視。第二屆大會原訂在六月二十七日於青島舉行,正當籌備及邀約工作大致就緒之際,突然宣布延期。

黃年原應邀以個人身分與會,在論文截稿日前夕被通知會議流會。本文是黃年為此會所準備之口頭報告,主旨在探討兩岸和平發展合情合理之路徑。

本文定稿在六月二日,未及此後之情勢發展。(編按)


首先我要說明,我是以個人身分參加這次會議,我在會中的發言與我的報社無關。大會把我的書面報告(編按,已刊六月二十八、二十九日聯合報)已經分送給大家了,敬請大家指教。

在書面報告裡面,我想談的一個問題,就是中華民國的定位問題。我的感覺是,無論從「心靈契合」來說,或從「制度框架」來說,中華民國都是繞不過去的。

我先提兩句話。第一句,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序文說:「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增修本憲法條文如左……。」第二句話,中共十八大政治報告說:「探討國家尚未統一特殊情況下兩岸的政治關係,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

這兩句話都是指出,兩岸有一個「國家尚未統一的特殊情況下的政治關係」,必須要大家來面對,也就是不能空論「統一」。

我覺得,這一條「尚未統一」的道路,也就是我們現在正在走的「和平發展」的道路。「和平發展」把兩岸關係從「統一論」帶到了「連結論」,也把兩岸關係從「目的論」,帶到了「過程論」。

我們也許必須想像,這個「尚未統一/和平發展」的過程,應當是一個很長的過程,要有很大的耐心去累積「心靈契合」,和營造「制度框架」,正如習近平主席說的「我們有耐心等待」,所以我們必須有一個架構來處理所謂的「尚未統一的兩岸關係」。

在這個「和平發展」的過程中,也就是在這個「尚未統一」的過程中,無論從「心靈契合」來說,或是從「制度框架」來說,都至少必須做到兩件事(我說至少)。第一,要支撐台灣人民的中國認同於不墜。第二,不能讓中華民國的內涵被淘空。

這就是我說的杯子理論:台灣是水,中華民國是杯;杯在水在,杯破水覆。這也就是我在書面報告中所說的:從「制度框架」看,中華民國有「物理作用」;從「心靈契合」看,中華民國有「化學作用」。

大家知道,台灣有主張台獨的,也有反對台獨的。主張台獨的人已經靠向中華民國,雖然是借殼上市,但主張「中華民國是底線」。而反對台獨的,其中大多數人心裡想的第一件事,不是要統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下,他們心裡想的第一件事,是如何能維護一個自一九一二年創立的真正的中華民國。所以,不能把中華民國看成台獨,連台獨都要撐住中華民國;更不能把中華民國看成像台獨一樣都是要消滅的對象。所以我說,中華民國是繞不過去的。

我的淺見是:能不能在「杯子理論」上面,建立一個「大屋頂中國」。

第一:不要空論「統一」,要先面對並處理「尚未統一的兩岸關係」。

第二:如果要統一,也要想像能不能有一種「維持中華民國的統一」,這才可能是「和平統一」;而不是「消滅中華民國的統一」,那就不可能是「和平統一」。

有些人認為,二○一六年的局勢也許有變,就覺得現在做什麼改善兩岸關係的事情都沒有意義了,都沒有用了。但也許正因為過去做得不夠好,不能穩定兩岸大氣候,才使得局部的小氣候打亂了大氣候。小氣候變成今天這個樣子,我們必須承認,根本的原因是大氣候沒做好,大氣候出了問題。

我覺得,局勢愈緊縮,但大家的思考卻應該愈要提高、愈要放遠、愈要放大。大氣候的根本問題是在「一個中國」的定義問題,如果能從「大屋頂中國」的方向,建立一個聚同化異的「一個中國」,大氣候就能穩定,小氣候也就難成氣候了。

有些朋友問我,「大屋頂中國」怎麼能做到?我的想法是,我們不妨想一想「歐盟模式」是怎麼做到的?歐洲二十幾個許多是異文異種的國家,許多是幾千年幾百年世仇的國家,但今天有了歐盟模式。我們同文同種,我們難道要把一九四九年的內戰永遠打下去?

怎麼做到「大屋頂中國」呢?我認為,只要把「大屋頂中國」看成「一中原則」、看成「一中框架」,看成「一個中國」就行了。我想反問:難道「大屋頂中國」不是「一中原則」、「一中框架」,不是「一個中國」嗎?否則,怎麼說「雖然尚未統一,仍是一個中國」?

我覺得,一個政治工程,或一個社會工程,有兩種工法,也就是有兩種施工的方法。一種可稱為仙女棒法,就是吹一口氣,整套「大屋頂中國」就出現了。另一種可稱作堆積木法,一塊一塊零組件往上壘,慢慢壘出「大屋頂中國」的整個模樣。當然,仙女棒和堆積木也是一種往覆來回相輔相成的過程,也就是心裡有仙女棒,手下在堆積木。

我想舉兩個堆積木的例子,主要是想解放我自己的思想。

第一個例子:金門夏張會剛剛舉行不久,兩岸的陸委會和國台辦首長互稱官銜,被認為有相互承認治權的味道。我覺得,如果是這個味道,也不必說破,讓這個味道慢慢醞釀,慢慢發酵,積木慢慢堆,這是好事。

接下來,能不能慢慢延伸放大到兩岸政府的其他部門?我覺得,暫時除了外交部和國防部,其他部門都可以互稱官銜。已經簽了ECFA,商務部長、經濟部長為什麼不互稱官銜?其他文化部、教育部、交通部、內政部等等,都是,為什麼不能?

我認為,兩岸的兩岸事務首長互稱官銜,是近年來相當精彩的創造和發明,對「心靈契合」和「制度框架」都很有用。這個積木應當再繼續往上壘上去。能不能在二○一六以前,至少再增加一個互稱官銜的例子?

第二個例子,我想談奧會模式。二○○八年,兩岸曾經想過北京奧運聖火是不是可以到台灣繞一圈,但後來沒做成。原因之一,據說是大陸有人主張,聖火經過之處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都要迴避,當然台灣方面不能接受,事情也就吹了。

這是七年前的事。現在台灣到了十月到一月之間,滿街的陸客在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之間穿進穿出。我們現在想想七年前這個國旗迴避的主張,會不會覺得當初的想法是不是有點想不開?如果聖火過境不准中華民國國旗出現,難道要台灣國的國旗和民進黨十字台灣旗來夾道歡迎?

國旗的事常常惹得兩邊不愉快,張懸的國旗事件就是一個風波。其實,在過去,即使在台灣的運動場看台上也很少看到國旗。前幾年幾場國際棒球賽在台灣舉行,看台上突然出現許多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都是年輕人在拚命揮舞。這對台灣的藍綠融合很有意義,對兩岸關係也很有意義。因為,台灣多一點「中華民國」,台灣也會多一點「中國」。

北京否定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和台獨否定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一樣,都是要淘空中華民國。但是,如果台灣青年連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都不能成為認同標誌,更如何叫他們有什麼「大中國」意識?還奢談什麼「心靈契合」?於是,二○○九年的高雄世運和台北聽障奧運會,兩岸達成了觀眾可以自由持旗的默契。國旗的爭議很不實際,也很傷感情,禁止國旗是違反心靈契合的,有沒有辦法在思想觀念上和實際作法上,找到一條路來化解這個尷尬?

我在這裡提一個看法,請大家指教。奧會模式是建立在會員制的說法上。大家都是會員,有會員的名稱、會員旗、會員歌。其他的國家都以國名為會員名稱,國旗為會員旗,國歌為會員歌。只有中華民國不一樣,會員名稱是中華台北,會員旗是梅花旗,會員歌不是國歌。

如果兩岸能夠達成一個理解,也許可以從促成中華台北向國際奧會申請更改會員旗開始做起,把會員旗由梅花旗改為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在奧會規章上,這只是換了會員旗,而不涉及其他政治上的解釋。至於中華台北的會員名稱及會員歌,都暫時不處理,先邁出第一步。而兩岸也由各自的奧委會來認定,這只是一個會員旗層次的事件,不涉及政治解釋。當然,不論會旗改不改,在觀眾席上持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或非奧會場合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都不得干涉。這樣一來,旗子的問題就不會三不五時鬧出一場風波。

北京應當樂見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成為台灣人民的共同認同,因為這面旗子也是兩岸之間的重要連結點。不要「淘空」中華民國,要「補實」中華民國。畢竟,台獨如果甩不掉這面國旗,至少不能說完成了所謂的「法理台獨」。

這些堆積木的動作,不必急著去說破它的道理,也不要牽扯太多其他的道理,讓這些動作漸漸地提升放大兩岸的思想,促進兩岸的感情,對於兩岸的「心靈契合」和「制度框架」一定會有很大的作用。

最後,我要說,我們今天在這裡夸夸而談,可以說都是書生清議。我們需要一位像鄧小平和蔣經國那樣的領袖。我們大家心裡都明白,如果不是鄧小平和蔣經國,今天的我們都一定不是今天的我們。我們今天不但要一位像鄧小平和蔣經國的領袖,更要一位超越鄧小平和蔣經國的領袖。如果有一位今天的鄧小平和蔣經國,站出來對兩岸願景說一句合情合理的話,兩岸的民意和輿論都會變得合情合理,我們大家的口徑也會比較一致。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5354836
2015-6-2 黃年〈「心靈契合」與「制度框架」〉(下)
推薦3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公孫刀湯㊣
albert8888
SCFtw2

.

http://udn.com/news/story/7339/1022405
「心靈契合」與「制度框架」(下)
2015-06-29 02:40:18 聯合報 黃年(聯合晚報發行人)


勿再摧毀有用的思想

五月四日的朱習會,僅出現「建構維持兩岸和平發展的制度框架」等語,若與十八大明文主張互簽軍事互信機制與和平協議,語意上已趨保留。原因之一是,由於過去「一個中國」的定義不明,主張簽約即被台灣人民視為將面臨併吞,以致軍事互信機制及和平協議等名詞均已汙名化,這或許是朱習會上對此有所保留的原因。

其實,由於「一個中國」的定義不明,過去已經摧毀、棄置或汙名化了兩岸之間許多有用的思想及名詞,如邦聯、歐盟模式、多體制國家、互視為不是外國的國家、和平統一、一中兩府、一國兩制、一國兩治、第三主體、球體論、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共同締造論、大一中架構、一中三憲、大屋頂中國等等,這些名詞皆與軍事互信機制與和平協議一樣,均因「一個中國」的定義不明而致被廢棄或擱淺。每摧毀一個名詞,就為兩岸斷了一條路。

其實,若能建立一個「分治而不分裂的大屋頂中國」,做為在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上的「第三概念」或「上位概念」的中國,這些被棄置的名詞即可能產生新的生命與能量,重新成為重要且有用的概念。即以「和平協議」言,若不能解決「一中定義」,確定中華民國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兩個分治政府為簽約主體,如何能簽得成?更如何挽回「和平協議」被汙名化的形象?

我們眼看過去不斷扼殺有用的兩岸思想與名詞,希望未來不要再扼殺了「合情合理的安排」與「建構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制度框架」。

兩岸「合情合理的安排」與「和平發展的制度框架」,必須兼顧連結點與主體性,此即我曾主張的「筷子理論」。把兩隻筷子全綁在一起,不行;把兩隻筷子,分開兩處,也不行;只能使兩隻筷子,有部分連結點,有部分主體性,剪刀式分合運動,才是一雙筷子合情合理的狀態。「分治而不分裂的一個中國」,可說就是「筷子理論的中國」,也是「合情合理的大屋頂中國」。

大屋頂中國主張:將兩岸的「分治而不分裂」法制化,亦即將兩岸的「連結點」法制化,也將兩岸相對的「主體性」法制化。連結點法制化,「不分裂」即可法制化;「分治」法制化,則「主體性」亦受法制化的保障與規範。

大屋頂中國不是台獨、不是獨台,也不是兩國論;何曾見過有一「大屋頂中國」的獨台、台獨或兩國論?台獨、獨台及兩國論皆只問主體性,無連結點;大屋頂中國則兼具主體性與連結點。

最後,容我將「一個(大屋頂)中國」的內涵歸納如下:兩岸上位中國做為兩岸共同中國,兩岸交戰政府轉為兩岸分治政府。用上位中國處理主權問題,以分治政府處理治權問題。上位中國及分治政府,交互兼顧連結點及主體性。

開放討論追求合情合理

習近平主席以「心靈契合」與「制度框架」為兩岸旗幟,若能做到「以心靈契合檢驗制度框架/以制度框架維護心靈契合」,這就不但能為人類文明建立典範,更是為兩岸同胞創造救贖,同步成就了「兩岸人民的偉大和解」與「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相互輝映為「兩個偉大」。

對於由「合情的心靈契合」到「合理的制度框架」之推動,兩岸皆須努力,但大陸似應有較大的承擔與奉獻。原因之一,大陸的綜合國力較強,台灣較弱。原因之二,大陸在體制上較有由上而下的調動能力,台灣則受民主體制由下而上的牽制。

行遠自邇,第一步,在打破禁忌,開放討論。既說兩岸問題什麼都可以談,要在兩岸關係「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或「建構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制度框架」,首應深入探究「合情合理」的意義,並從「一個中國的定義」之合情合理談起,鼓勵開放深入探討有關主權與治權的深水區問題。如果視此為禁忌談不得,此一禁忌的本身即非合情合理。

因此,今日我能在本會放心盡情討論這個題目,心情極為虔敬,也深為珍惜。拙見不免淺陋,但自由討論的本身即是價值。特向本會的兩岸主辦及協辦單位致謝並致敬。

以上,敬請指正。謝謝。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5343598
2015-6-2 黃年〈「心靈契合」與「制度框架」〉(上)
推薦2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SCFtw2
albert8888

.

http://udn.com/news/story/7339/1020749
「心靈契合」與「制度框架」(上)
2015-06-28 03:33:27 聯合報 黃年(聯合晚報發行人)

「兩岸和平論壇」由台灣方面的「二十一世紀基金會」與大陸方面的「全國台灣研究會」共同主辦,甚受兩岸重視。第二屆大會原訂在六月二十七日於青島舉行,正當籌備及邀約工作大致就緒之際,突然宣布延期。

黃年原應邀以個人身分與會,在論文截稿日前夕被通知會議流會。本文是黃年為此會所準備之書面報告,主旨在探討兩岸和平發展合情合理之路徑。

本文定稿在六月二日,未及此後之情勢發展。(編按)


習近平主席履任以來,最具個人旗幟意義的兩岸論述有二。一、心靈契合。二、制度框架。

二○一三年六月十三日,習近平接見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時說:「我們追求的統一,不僅是形式上的統一,更重要的是兩岸同胞的心靈契合,我們有耐心等待。」此後,習近平多次提及「心靈契合」,陸方涉台評論也經常引據。

二○一五年五月四日,習近平接見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時說:「探討建構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制度框架。」這是他首度提出「制度框架」,後續效應值得期待。

「心靈契合」與「制度框架」這兩個詞彙,正好涵蓋了建構兩岸關係的兩個最重要的元素。一、心靈契合,是講合情。二、制度框架,要講合理。

以「合情合理」作為兩岸方案的準據,是胡錦濤政府十年間的創造與發展;習近平政府的「心靈契合」與「制度框架」,則可謂為「合情合理」增添了內涵,並指出了路徑。

二○一二年九月,中共十八大政治報告的涉台部分,可以視為中共對前此十年的「合情合理/制度框架」論述之總結。報告說:「希望(兩岸)雙方共同努力,探討國家尚未統一特殊情況下的兩岸政治關係,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商談建立兩岸軍事安全互信機制,穩定台海局勢;協商達成兩岸和平協議,開創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新前景。」又稱:「大陸和台灣雖然尚未統一,但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從未改變。」

這一段報告的關鍵詞,應是「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九個字。前文指出,合情就是要追求心靈契合,合理則是用以建構制度框架的準則;合情與合理是相互檢證的,也是相互支持的。倘若能循此路徑邁向「以心靈契合檢驗制度框架/以制度框架維護心靈契合」的境界,應當即可能在兩岸實現一個「心法合一/思用兼備」的「合情合理的安排」。

習近平的政治旗幟

以下分論合情合理,先論「合情」。習近平主席楬櫫的「心靈契合」是一面重要的政治旗幟,卻也是一個高難度的自我期許與公開承諾。「心靈契合」的主要關注,應當就在「合情」。

任何政治互動皆有三大元素:情、理、力。先談力,力用於合乎情理,即有正面效應,用於違反情理即有負面效應。由於人性本能及社會素質中皆有「不為力屈」的反應,因此,徒憑赤裸之力,往往不足以解決情與理的課題。次說理,理不能一廂情願,不能說「強權就是公理」;而「天理不外人情」,理須能禁受得起人類情感的檢驗。再說情,情是三元素中最高最難者,不以力劫,不以理欺,所追求者為心靈契合的最高政治境界。例如:古有「王天下」與「霸天下」之別,「霸天下」強調力,「王天下」則注重情與理。習近平所號召的「心靈契合」,就是談「合情」,自是一個高難度的也是值得期待的自我期許與公開承諾。

習近平常說「心靈契合」,而「兩岸一家親」更是出自他口中高頻次的常用語,由此可見其思維的內涵與高度。「心靈契合」與「兩岸一家親」這類思想,可使兩岸互動超脫權謀、鬥爭及「力」的層次,朝向「合情合理」的方向發展。習近平並為此種互動預留了寬裕的時間與空間,他說「我們有耐心等待」。

其實,鄧小平當年所說「不是你吃掉我/不是我吃掉你」,已有將情理置於力之上的意思;而胡錦濤政府倡議的「和平發展」,亦是將和平置於力之上的標榜。習近平的「心靈契合」,更是直指人心,接足地氣,當然可視為他延續並超越前人的一面旗幟。

然而,什麼叫做「合情」的兩岸關係,卻似只可意會,難以言宣。因為,合情是一種感受,有時超越言辭。我覺得,若談「合情的兩岸關係」,至少應當使身處其中之人,有一種舒適感,而不要太有被強制的感覺;有一種參與感,而不要太有被剝奪的感覺;有一種平等感,而不要太有被凌駕的感覺;有一種自尊的感覺,而不要太有被別人吃掉的感覺……。我不能說,這就是「心靈契合」,但在「心靈契合」的境界中可能會使人有這些感覺,卻應當是可以想像的事。因此,主張「心靈契合」的習主席,他不是在做容易的事,而是在做超越凡俗的困難之事,這是兩岸應有的共同認知。

為何說「合情」是一種感受?比如,過去大陸訪客到台灣,要求撤去原置現場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及國父孫中山遺像;這是力,卻有違情與理,如今似已不復見此類場景。又如,在國際運動場上,台灣只能持「梅花旗」,不可升中華民國國旗,甚至在看台上持國旗亦遭羞辱;這也是力,有違情與理。當台灣民眾看著「梅花旗」在場中升起,心中想著被迫缺席的國旗,這是「心靈契合」的場境嗎?

特殊情況的政治關係

再論「合理」,回到中共十八大的政治報告。此一報告可謂總結了胡錦濤政府以前的中共對台政策的演化結論,也架設了習近平政府對台政策的主體框架,有三大突破:

一、報告確立了「國家尚未統一的特殊情況」。早先,中共的兩岸政策只強調「統一」,對所謂「尚未統一的特殊情況」之探討並不凸顯。十八大將「尚未統一特殊情況」做為一個應當面對與處理的課題,是經由多年的演化發展而成。此論雖仍主張「和平統一」,但已從「唯統一論」,轉化為側重處理「尚未統一特殊情況」的「連結論」。

二、十八大再次強調已經發展及運用多年的「和平發展」,這亦使過去強調「統一」的「目的論」,轉化為側重「和平發展」的「過程論」。

三、十八大將「九二共識」載入政治報告,在實際操作層次,為兩岸關係留存了求同存異及一中各表的階段性空間。北京畢竟不能否認「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原為二○○八布胡熱線中的宣示。

這三大突破,使中共的兩岸政策趨於合理,是想用在解決三大難題。一、必須面對「國家統一前的特殊情況」,而不能空論「統一」。二、要為「國家統一前特殊情況下的兩岸政治關係」,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此已近乎「心靈契合」。三、以《兩岸軍事互信機制》及《兩岸和平協議》,將「合情合理的安排」法制化,此即「制度框架」。

關鍵在於:若就「合情合理」言,既謂「國家統一前特殊情況下的兩岸政治關係」,就應當面對「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共存分治」。否則就不合情亦不合理,也不易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

台獨淘空與北京補實

其實,查看北京當局近二十年的兩岸政策,除了尚未接受「中華民國」四個字,其所思所行,皆在希望台灣能夠維持中華民國及中華民國憲法,甚且高舉孫中山、辛亥起義、對日抗戰,努力為台灣「補實」中華民國的內涵。相對而言,民進黨及台獨勢力則彷彿只接受「中華民國」四個字,但否定孫中山、去蔣介石、反對「憲法一中」,蔡英文更稱「我的中華民國沒有長江、黃河,只有濁水溪」,則是全力「淘空」中華民國。趨勢顯示:中共若不「補實」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即有可能被台獨「淘空」。一旦中華民國的內涵被淘空,不啻就是淘空了台灣人民的「中國心靈」,即無心靈契合可言。

此處即可看出中共對台政策的基本矛盾。一方面,要否定中華民國、要消滅中華民國;另一方面又要國民黨,甚至也要民進黨維持中華民國。倘若北京終究意在消滅中華民國,教台灣人民如何維護中華民國?

舉一例矛盾。二○一二年三月,胡錦濤總書記會見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胡錦濤說:「確認(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這一事實,符合兩岸現行規定,應是雙方都可以做到的。」吳伯雄則說:「根據雙方現行體制和相關規定,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這顯然是以《中華民國憲法》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來確立「一中架構」。但憲法就叫憲法,何必叫什麼「現行規定」。又要憲法,又不肯叫憲法。為什麼不能把黑桃叫做黑桃?

雙方援引「現行規定」,是因若要維持「一中架構」,反對「法理台獨」,必須立足在中華民國的「憲法法理」之上。中華民國不只是四個字,其中包涵了《中華民國憲法》的實踐,與《中華民國憲法》的困境。北京深知,無《中華民國憲法》,即不能維繫中華民國;但又要台灣護守《中華民國憲法》,卻只肯稱其為「現行規定」。這是否合情合理?「現行規定」又如何在台灣確立其「憲法」效能?

由於北京過去「去中華民國化」的政策,使中華民國立足台灣由失去自尊到失去自信,失去了對中國的參與感、責任心與「我們感」,進而失去了給台灣人民一個維繫「中國認同」的合情、合理之基礎。北京不可認為,你們先用中華民國幫我撐住台灣,然後我再來吃掉中華民國,這絕非合情合理。但多年來,外界認為「合情合理」在北京只是一個「空的名詞」,無人願意探討究為何物?

北京的「去中華民國化」,在台灣的效應就是「去中國化」。台灣人民的「中華民國認同」受傷既重,台灣人民的「中國認同」亦日趨淡漠疏離。在「兩岸尚未統一」的情態中,北京若欲台灣人民「以維持中華民國,來維持中國連結」,則中華民國自應在「一個中國」中有一合情合理的地位。否則,當台灣人民不能經由中華民國來維持其中國認同的「心靈」,「契合」即是緣木求魚。

台灣的「中華民國意識」之耗弱與淘空,與中共的「去中華民國化」有必然關聯。今在中華民國動搖之際,北京卻有回頭維持中華民國的思與行。若總結中共對台政策,這究竟是求仁得仁,或是種瓜得豆?

分治而不分裂的中國

在兩岸關係中,消滅中華民國,即難有合情合理可言。因此,若要「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即首須合情合理地安排「中華民國」在「一個中國」之中的地位,也就是應將「國家統一前特殊情況下的兩岸政治關係」,實事求是地定位為「國家統一前特殊情況下,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兩者並存分治的政治關係」。

不可排除中華民國在「心靈契合」與「制度框架」中的地位。從「制度框架」看,中華民國有「物理作用」;從「心靈契合」看,中華民國有「化學作用」。

茲引拙見兩點,作為此一申論的補充:

一、杯子理論:中華民國是杯,台灣是水;杯在水在,杯破水覆。

二、大屋頂理論:在大屋頂中國下,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是分治而不分裂的一個中國的一部分,兩岸交戰政府轉為分治政府,並簽定具有憲章地位的和平協議。

也就是說,無論從「追求心靈契合」及「追求制度框架」言,皆不能沒有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是繞不過去的。必須用「維持中華民國」的方式,而非「消滅中華民國」的方式,來定義「國家統一前特殊情況下的兩岸政治關係」,並為「一個中國」重新定義,如此始有可能「合情合理」。關於此點,我在五月間曾發表「為『一個中國』裝上輪子」及「要不要紀念國共繼續內戰七十周年?」兩文(刊五月十七至十九日《聯合報》),淺述「一個中國」的定義問題,在此不贅。

既謂「大陸和台灣雖然尚未統一,但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從未改變。」則此處所指「一個中國」,並非中華民國,亦非中華人民共和國,當然即是「大屋頂中國」,而「大屋頂中國」就是「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

「一個中國」的新定義,若視「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是大屋頂中國的一部分」,及「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屋頂中國下分治而不分裂」;則欲進一步作出「合情合理的安排」,即成了可以期待之事。

(明日續)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5343109
2015-5-9 黃年〈要不要紀念國共繼續內戰70周年?〉
推薦3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雇貓
SCFtw2
albert8888

.

http://udn.com/news/story/7339/910921
要不要紀念國共繼續內戰70周年?
2015-05-19 01:35:28 聯合報 黃年

編按:本文作者黃年為聯合晚報發行人。他以個人身分於本月九日在上海參加一場關於兩岸問題的閉門座談會,此會有兩岸藍綠紅三方面的智囊、學者、媒體人士與大陸涉台官員參加。本文是黃年在會中提出的口頭補充,焦點在探討「一個中國」的定義問題。


容我再作一些口頭補充說明。

今年是汪道涵先生百歲冥誕。我覺得,「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現狀,就是汪老所說的「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九二共識的「升級版」,也可說就是汪老所主張的「共同締造論」。這是汪老在一九九七年前後開始思考並提出的看法,我們大家其實已經落後了汪老近二十年。

我覺得,要想出一個「九二共識的升級版」,首先必須處理兩個觀念問題:

第一、主權問題:主權是一個人造物,而不是自然物。主權這個概念,是十六世紀以後才有的概念;在此以前根本就沒有主權這個概念。而且四百多年來,主權這個概念經歷了許多重大的變化與發展,這又證明了主權是一個人造物,它是可以變化與發展的。

例如,最早的主權觀是「君權神授」,後來由文藝復興、啟蒙運動,有了霍布斯、洛克、盧梭、孟德斯鳩等改革家和思想家,又有了自然法、契約論,然後主權概念就成了「天賦人權」與「主權在民」。再到後來,有了共產主義革命,又有了「無產階級專政」的主權論。這些都證明,主權是一個人造物,是可以改變的。至於邦聯、聯邦、蘇聯的「一國三席」,及菲律賓的「亞國」等等,都可說是不同的主權架構。歐盟的主權架構更是「二十七加一」,二十七個會員國都有憲法,上面又有一部歐盟憲法,也就是「羅馬條約」,這就是「二十七加一」。

所以,在談「九二共識升級版」的時候,也有許多像「主權重疊」、「主權共享」、「分治而不分裂」、「共同構成/相互含蘊」、「各有主體/共有主體」、「大屋頂中國」、「第三主體」、「一中三憲」、「共同締造論」等等看法;我覺得只要解放思想,不要自己綁住自己,在主權概念上,應當可以創造出一個「大屋頂中國」的空間。因為,主權本來就是人造物,是可以變化及發展的。

第二、內戰問題:一九四九年的內戰,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政治及軍事鬥爭,也是一場「你要吃掉我/我要吃掉你」的血腥鬥爭。但是,如果現在還要說「內戰」,這場「內戰」已經打了七十年了。如果計入所謂剿共時期,就打了超過八十年。今年我們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要不要也紀念繼續內戰七十周年?

照理說,如果內戰還在打,才要簽和平協議;但現在兩岸已經簽了二十一個協議,可說各個協議都是和平協議。去年有逼近一千萬人往返兩岸,你帶著鳳梨酥回來,我帶著黃飛紅花生回去。難道這還是內戰嗎?已經七十年的內戰,還要打多久?更吊詭的是說「中華民國已經滅亡」,如果已經滅亡了,為什麼說還有「內戰」?不說別的,如果中華民國已經亡了,怎麼會有二十一個協議?北京要和四川省簽訂二十一個協議嗎?

所以,內戰史觀恐怕已經不能描述今天的兩岸現實,內戰已經結束,兩岸現在不是要「結束內戰」,而是要在「不是你吃掉我/也不是我吃掉你」的新史觀上,發展出新關係,為人類文明建立典範,為兩岸同胞創造救贖。

兩岸新史觀

那麼,什麼是兩岸的新史觀?今天的台灣,難道還是國共內戰那個時候的台灣嗎?今天的大陸,又難道還是國共內戰那個時候的大陸嗎?今天的世界,更難道還是國共內戰那個時候的世界嗎?我覺得兩岸新史觀,就是要把「內戰史觀」朝向我在書面報告中所說的「典範救贖史觀」和「兩個偉大史觀」移動,我們何忍將兩岸人民繼續捆綁在內戰史觀中?

有目共睹,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共同存在,是一個事實,否則就不會有廿一個協議,甚至也不會有今天這個會議。我們今天的難題,不是「兩岸分治」的事實「不存在」,而是對「兩岸分治」的事實「不承認」。「分治」是真相,「不承認」則是政治。

這也許就是兩岸很難實現「心靈契合」這種境界的原因,反過來說,這也正是兩岸必須設法達到「心靈契合」那種境界的原因。各位想想,來到大陸的台灣訪客,在大陸官方場合,如果連中華民國四個字都不能說,這是何等屈辱?尤其對那些自認有大中國認同而支持、珍惜中華民國的台灣人來說,如何教他們覺得這是合情合理,又如何教他們「心靈契合」?更別說思想不同的台灣人,教他們如何瞧得起中華民國?更如何能認同「中國」?

「人心」是一切的根本,如果根本否定了兩千三百萬人在現實上和心理上的認同基礎,關上了他們「由中華民國進而認同中國」的那一扇門,如何能談「心靈契合」?這也就是「九二共識的升級版」必須建立在新的主權觀及新的史觀之上的理由。

我曾提出「杯子理論」:「台灣是水,中華民國是杯;杯在水在,杯破水覆。」我在書面報告中有一段話,大意是:台獨的理論已經「升級」到「不終結中華民國的台獨」;兩岸整合的理論難道不能「升級」到「不消滅中華民國的整合」嗎?若等到台獨已經完全消化了「中華民國」,「中華民國」也找不回來了,即使找回來也太遲了,因為人心很難收拾,破鏡難圓,覆水難收。

我以上談話,也許可冠上一個標題,那就是:我們要不要紀念國共繼續內戰七十周年?

(作者註:大陸海協會前會長汪道涵在一九九七年接見台灣訪賓時說:「一個中國不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等於中華民國,而是兩岸同胞共同締造統一的新中國。」此說被稱作「共同締造論」。汪道涵並認為,兩岸現狀即是「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5331746
2015-5-9 黃年〈為「一個中國」裝上輪子〉(下)
推薦3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雇貓
albert8888
SCFtw2

.

http://udn.com/news/story/7339/908871
為「一個中國」裝上輪子(下)
2015-05-18 01:31:25 聯合報 黃年

本文作者黃年為聯合晚報發行人。他以個人身分於本月九日在上海參加一場關於兩岸問題的閉門座談會,此會有兩岸藍綠紅三方面的智囊、學者、媒體人士與大陸涉台官員參加。本文是黃年在會中提出的書面報告,焦點在探討「一個中國」的定義問題。(編按)

為世界文明建立典範

接下來,我想談的第二個觀念是:兩岸共業的共同救贖。

共業是佛家語,救贖是基督教語言。我覺得,未來兩岸的解決方案必須追求兩個最高的價值目標。第一:為人類文明建立典範。第二:為兩岸同胞創造救贖。

先談第一點,為人類文明建立典範。廿世紀以來,世界上有四個「分裂國家」,中、韓、德、越。其中兩個已經統一,兩個仍分裂,在世界文明層次上各有其不同的表現。

越南以流血統一,且現在仍在摸索改革開放的道路。不能說它建立了什麼世界文明的典範,也絕對不是台海兩岸的正面示範。再說德國,西德是民主社會,經濟強,東德是共產主義社會,經濟弱,因此兩德統一可謂是順理成章。其中,東德政府未以驅使人民相互殘殺作困獸之鬥,可以說是在世界文明上留下值得敬佩的一頁。但兩岸不同,大陸是社會主義社會,經濟力上升,台灣是民主社會,而經濟能量相對較弱,因此兩岸在價值與實力上出現矛盾,不可能走德國模式。但是,東西德在統一前井水不犯河水,兩岸則在許多方面早已是河水井水流成一體;這一點,兩岸在文明上的表現,已較德國當年更具高度。至於韓國,北韓根本只是為金氏一家的身家性命在做最後掙扎,可以說殘民以逞,不堪聞問。韓國不可開交的局面,當然絕不是兩岸的示範。因為,大陸不是北朝鮮,台灣的處境也不是南韓,兩岸應當有足夠的能力,也應當有足夠的智慧,要超越德韓越三國,在兩岸的終極整合方案上,為人類文明及世界歷史創造典範。

為兩岸同胞創造救贖

接著,再談為兩岸同胞創造救贖。兩岸的分裂是兩岸的共業。六十多年來,兩岸皆曾經歷極大的痛苦,如台灣的二二八,大陸的文革;但兩岸也分別獲致舉世矚目的成就,如台灣的民主化,及大陸的改革開放。因此,兩岸應當已有能力以創造人類文明典範的高度來化解這個共業,而絕不可用增加人民痛苦的手段來繼續製造罪孽。也就是說,兩岸的解決方案,應當要能夠為兩岸同胞創造一個人類文明空前的大救贖。

什麼是大救贖?茲舉三例。第一個例子是蔣經國總統的解嚴和開放探親,如果不是蔣經國這麼做,今天的台灣內部政治和兩岸關係都無法想像。蔣經國這麼做了,就是給台灣和兩岸創造了大救贖,也有了人類文明典範的高度。我們在座有許多來自台灣的朋友,都是跨戒嚴和解嚴時代的人,應當能深切感覺到蔣經國的這個動作,在我們每一個人(我要強調的是在我們每一個人)的人格和心靈上,發生了多麼大的救贖作用。第二個例子,是鄧小平一代所領導的否定文革和改革開放。這個救贖,不要說它徹底使中國脫胎換骨、起死回生,各位在座的大陸朋友也大概都是跨文革前後的人,一定也可以感覺到鄧小平一代創造的這個大救贖,在每一個中國人的人格和心靈上發生了多麼大的救贖作用。尤其是每一個共產黨員,如果不是這場救贖,一身背負的罪惡感、恥辱感如何能得解脫?第三個例子,也是鄧小平,他在香港用「一國兩制」取代了「一國一制」,也是具有人類文明高度的大救贖,我在這就不多說了。

因此,兩岸的解決方案,究竟是使中國增添罪孽或得到救贖,這也是一個選擇。以兩岸現況,當權者或當政者,其實有能力使之成為一場災難或一場罪孽,也有能力使它成為一場人類文明史上空前的大救贖。我覺得這一切只是一念之間的事,正如當年在蔣經國和鄧小平的腦裡,也是一念之間。也就是說,兩岸共業不是沒有救贖之道,而是我們還在等待今天的蔣經國和鄧小平。

兩個偉大與兩個標準

最後,我想為兩岸未來提出一個憧憬。希望兩岸未來能朝「兩個偉大」的方向發展,第一個偉大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第二個偉大是「兩岸同胞的偉大和解」。以「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來支撐「兩岸同胞的偉大和解」,再以「兩岸同胞的偉大和解」來豐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進一步說,要如何檢驗這「兩個偉大」呢?有兩個檢驗標準,那就是前面所說的:一、為人類文明建立典範。二、為兩岸同胞創造救贖。能滿足這兩個標準,就是偉大。

也就是說,要以「典範救贖論」來支持「兩個偉大說」;中心概念仍在重新確立「一個中國」的定義,為「一個中國」裝上輪子,朝「共同締造論」及「大屋頂中國」的方向移動及發展。

說到這裡,我原來的題目是「九二共識的延續與超越」,現在,容我更改我的題目為:「為一個中國裝上輪子」,副題是「典範救贖論與兩個偉大說」。

以上,敬請指教。謝謝。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5326384
2015-5-9 黃年〈為「一個中國」裝上輪子〉(上)
推薦4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雇貓
tina2008
albert8888
SCFtw2

.

http://udn.com/news/story/7339/907518
為「一個中國」裝上輪子(上)
2015-05-17 02:19:19 聯合報 黃年

編按:本文作者黃年為聯合晚報發行人。他以個人身分於本月九日在上海參加一場關於兩岸問題的閉門座談會,此會有兩岸藍綠紅三方面的智囊、學者、媒體人士、與大陸涉台官員參加。本文是黃年在會中提出的書面報告,焦點在探討「一個中國」的定義問題。


民進黨可能在二○一六年重返執政,對於這個變局,一般關懷兩岸局勢者都以負面的觀點來看待。我卻認為,不妨也試著用正面的觀點來看待這個變局。

在逐漸進入二○一六的此時,和在進入二○一六以後的時間裡,我認為,兩岸會有兩種力量交互作用。一種力量是:民進黨若重返執政,北京會認為,這是一個重新整理兩岸關係的時機,包括處理台獨問題。第二種力量是:民進黨如果重返執政,它也會覺得這是必須重新整理民共關係和兩岸關係的時候了,包括處理台獨問題。這兩種力量的交互作用,可能使得兩岸關係、民共關係得以整理,甚至使台獨問題也能得到某種形式和程度的處理。如果是這樣,我們就不妨用一種正面觀點來看待二○一六的到來。

進一步說,民進黨內面對二○一六的變局,也有兩種力量。一種力量就是要拐彎的力量,另一種力量就是不要摔跤的力量。這個很容易理解。

至於北京,我覺得也有兩種力量。一種是壓的力量,也就是由上往下的力量,這種力量放大到極致,或許就是地動山搖。另一種力量是托的力量,就是由下往上的力量,也就是一種調節「壓的力量」的一種力量,不能壓到破鏡難圓。北京或許會壓民進黨,但不能傷了台灣人民的感情和壓垮了兩岸和平與善意的基本框架。

所以,對民進黨,北京究竟是要它拐彎或是要它跌跤,這是一個選擇。對於台灣,北京在壓民進黨和壓台灣人民及壓台灣之間,也是一個選擇。這些選擇,會決定二○一六在歷史意義上,它究竟是正面觀點或負面觀點。

延續與超越九二共識

談到正題。我今天要談的題目是:九二共識的延續與超越。

現在大家用的「九二共識」這個詞,是蘇起先生在二○○○年創製的。但是,至少在一九九八年上海辜汪會,兩岸在工作層次已經有了這個概念。當年,許惠祐先生和唐樹備先生都幾度提到「一九九二年的共識」。蔡英文也參與了此會。

當時,許惠祐說,依照「一九九二年的共識」,雙方對「一個中國」的定義各說各話。唐樹備說,依照「一九九二年的共識」,關於一個中國的內涵,大陸同意暫不討論,台灣認為認知不同。所以,至少在一九九八年,已經有「一九九二年的共識」這個詞,一共八個字。

到了二○○○年,蘇起創製了「九二共識」,把八個字變成了四個字。少了四個字,居然大發神威。可見政治符號的製作十分微妙,少了四個字,在傳誦轉述及運用上流利得多,甚至連唸起來都覺得神韻不一樣了,再加上這幾年的形勢變化,這四個字的效果也就大大的不同了。如今已成「兩岸共同政治基礎」。

但是,現在大家發現「九二共識」有其局限。因為,即使用最寬鬆的說法,說成「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它還是「各表」,還是各說各話。因此,我在很多年前就建議,要想辦法建立一個「九二共識升級版」,這也就是現在很多人正在談的「超越九二共識」。

所謂「九二共識升級版」,這個詞,分成兩段。前段留下「九二共識」四個字,就是延續,就不是否定或丟棄九二共識;後段的「升級版」三個字,就是超越。

我覺得,在目前的亂局中,「九二共識」這四個字還是必須維持,畢竟這四個字已經在兩岸激盪了十幾年,它是什麼和不是什麼,兩岸都已有默契;如果丟掉這四個字,換一個詞,一切就會愈說愈糊塗,東拉西扯,也將失去了焦點。因此,九二共識必須延續。但是,大家都知道,各說各話的九二共識,不能處理深水區的問題,所以必須升級和超越。所謂超越,就是朝向「九二共識精神的法制化」的方向來思考。

連結點與主體性

兩岸關係有兩個基本元素。一個元素是連結點,另一個元素是主體性。一向以來,大陸比較強調連結點,台灣比較強調主體性。

理想中的兩岸終局解決方案,應當是能在連結點和主體性上取得一個合情合理的平衡關係,然後加以法制化。但這卻正是最困難的地方。

主體性和連結點,在不同的政策架構中,呈現了不同比例的分布。比如說:對於台灣來說,一國兩制,只有連結點,沒有主體性對於大陸來說,一邊一國,只有主體性,沒有連結點。對於兩岸來說,一中各表,連結點和主體性都不夠明確和穩定。

那麼,如何在連結點和主體性上取得一個合情合理的平衡關係呢?三月間聯合報有一篇社論,題目是《期待朱習會開創兩岸共同救贖》,其中有一句話:

「在分治而不分裂的共同認知下,兩岸交戰政府轉為分治政府,簽訂具有憲章地位的和平協議。」

我覺得,我們暫時不要爭論這些文字,因為文字只是相;而是先來斟酌這樣的觀念能不能考慮。觀念如果可以考慮,再來想文字,再來找方法。

這段話裡,「具有憲章地位的和平協議」,就是連結點,而且是連結點的法制化;「兩岸交戰政府轉為分治政府」,就是主體性,而且是法制化下的主體性。

如果這個架構可以考慮,當連結點和主體性取得了合情合理的平衡,並以和平協議之類的機制加以法制化,那也許就十分接近「九二共識的升級版」了。

再回頭看這段話,開頭第一句「在分治而不分裂的共同認知下」,這句話是大前提。

如何建立「兩岸分治而不分裂」的共同認知呢?我覺得,要確立「兩岸分治而不分裂」,首先要確定「一個中國」的定義。如果一個中國的定義,能朝共同締造論、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第三主體、球體論、一中三憲、大一中架構,及大屋頂中國的方向移動,一個中國就可能成為「一個分治而不分裂的中國」。也就是說,關鍵在於解放思想。

一個中國的定義問題

接下來,我想談兩個觀念,第一個觀念是「一個中國」的定義問題。

各位經常帶著行李箱出入世界各地的機場,是否曾經發現,我們這一代是把行李箱裝上輪子的一代。以前,行李箱沒有輪子,要提著或扛著;但現在的行李箱有了輪子,可以推著走,叫它三百六十度旋轉也不難。打個比方,以前的共產主義理論是「馬/恩/列/斯/毛」,要提著扛著;現在加上了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這就好像裝上了輪子,可以推著走,可以三百六十度打轉。這個裝上輪子的行李箱就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再比如說,開始的時候,「九二共識」曾經一度擱淺,有一段時間北京公開否定九二共識,那個時候,九二共識就是一只扛不動的行李箱。但從二○○五連胡會後,再加上二○○八布胡熱線以後,九二共識加上了「一中各表」的輪子,至少台北說一中各表,北京不公開否定,十年來九二共識就成了可以推著走的行李箱。各位可以想像,如果拆掉「一中各表」這個若無似有的輪子,九二共識這口箱子就又要扛不動了。這些,都是一念之間。

我要說的是,未來兩岸的解決方案,重點是要在「一個中國」的定義上,也就是在「一個中國」這口行李箱上裝上輪子。這個輪子,不能少了「中華民國」這個元素。

其實,二十幾年來,北京對台工作的核心,就是希望台灣維持中華民國,希望台灣維持中華民國憲法。但這卻與北京在「一個中國」的定義上意圖消滅中華民國,是自相矛盾的。

北京要消滅中華民國,否認中華民國,否定中華民國憲法,不承認中華民國是一部分的中國,教台灣人民如何,尤其叫台獨如何去接受中華民國?又如何去尊敬中華民國?更如何去愛中華民國?於是,台灣的民意就從中華民國受中國欺負,上綱到中國欺負台灣,又上綱到中國人欺負台灣人;如果是這樣,台灣人又如何對中國產生感情?又如何兩岸一家親?更如何不生「反中仇中」的心理?

所以,要重建台灣人民的「中國認同」,必須「兩步走」。第一步,首先必須重建台灣的「人心」,就是要先認知中華民國是一部分的中國,亦即認知中華民國在「中國」之中有一個位子,有參與、有承當,有話語權,有成就感及「我們感」,用以培養「台灣人是中國人」的認同;然後,第二步,始能論及兩岸在「一個中國」的概念下如何整合的問題。這也許就是習近平主席所說的「心靈契合」之道。這個流程,必須從重新確立「一個中國」的定義開始,也就是必須使中華民國在「中國」之中有一個位子。

這個新的「一個中國」的定義,就是應當從前面所說的「共同締造論」或「大屋頂中國」的方向思考。這樣的思考並未脫離「一個中國」的範圍,而是仍在「一個中國」的範疇之中,只是把一個中國裝上了輪子。也就是,它是「一個中國」的延續,而不是否定;它也是「一個中國」的超越,而不是背離。

大屋頂下分治不分裂

如何說是延續又是超越呢?比如說:即使談「統一」,統一可以是消滅中華民國的統一,也可以是維持中華民國的統一。這樣一來,統一也可以裝上輪子。我請問:台獨的理論已經「升級」到「不終結中華民國的台獨」;統一的理論難道不能「升級」到「不消滅中華民國的統一」嗎?這裡面的因為所以,請大家思考。

再比如,談一國兩制,可以是消滅中華民國的一國兩制,也可以是維持中華民國的一國兩制。一國兩制也可以裝上輪子。二○一四年六月,孫亞夫先生和薄瑞光先生在紐約的二軌會談,談到一國兩制,就提出一個問題,那就是:能不能以承認中華民國的方法,來重新定義「一國兩制」中的「一國」。可見,這樣的思考已經存在,只是政治現實不給這種思考以出路。

如果「統一」和「一國兩制」都可以重新定義「一個中國」,都可以裝上輪子,則托古改制,就可能有「裝上輪子的統一」和「裝上輪子的一國兩制」。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中國」可以重新定義,能夠裝上輪子,那就可以成為「分治而不分裂的一個中國」。其中,「不分裂」就可以法治化,「分治」也在法治下運作。

從過程論來說,兩岸的互動要「和平發展」。從目的論來說,兩岸的整合也要「和平解決」。兩岸的解決方案,不能是弱肉強食、萁豆相煎,也不能是「你吃掉我,我吃掉你」。想像中,以消滅中華民國為目的的解決方案,終究不可能「心靈契合」,也就是終究不可能和平發展,也更無可能和平解決。如果不能和平解決,對整個世界,對兩岸,都將是一個悲劇,甚至將造成一場大災難。

現在,容我依據「大屋頂中國」的理論,為「一個中國」作一個初步的和嘗試性的新定義。大家先不要拘泥於文字,先斟酌一下其中的道理。這個新定義是:「在大屋頂中國下,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是分治而不分裂的一個中國的一部分,兩岸交戰政府轉為分治政府,並簽訂具有憲章地位的和平協議,作為兩岸關係進一步整合與發展的法制化基礎。」

如此,九二共識也就可以從「一中各表」、「求同存異」的延續,進入「一中同表」、「聚同化異」的超越。

(明日續)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5326379
2012-10-12聯合報社論〈大屋頂中國是兩岸最大公約數 — 大屋頂中國系列三之三〉
推薦4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tina2008
albert8888
雇貓
SCFtw2

.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7424920.shtml
大屋頂中國是兩岸最大公約數
【聯合報╱社論】 2012.10.12 01:44 am

《大屋頂中國系列/三之三》

在「大屋頂中國」的概念下,中華民國是民主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社會主義中國,兩者都是一部分的中國。

欲建立這樣的思想及法制,在兩岸皆有相當的困難度。在台灣言,由於北京迄未能正視「中華民國」,甚至一度稱「中華民國在一九四九年已經滅亡」,因此多數台灣人對「中國」及「中國人」相當疏離,且對「中國」充滿疑懼。何況,綠營的台獨主張連「一中各表」都不接受,則距「兩岸同屬大屋頂中國」更是遙不可及。在北京言,原本主張「統一才是一個中國」,則與「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皆是一部分的中國」,自有扞格。

然而,「大屋頂中國」正是對治兩岸此類極端心態的方策。對台灣言,在「大屋頂中國」的思想及法制下,中華民國若能以「民主中國」立足,應可逐漸修補及療癒台灣民眾在「中國」與「中國人」的失落與疏離;而中華民國若能立足於「大屋頂中國」之中,台獨的訴求亦失支撐。

對北京言,則其實「軍事統一」已絕無可能,畢竟,誰還能驅使兩岸人民相互仇殺?「民主統一」尤是路途崎嶇,不免夜長夢多。因而,以舊思維主張「統一」,其實就是延長「分裂」。若是建立「大屋頂中國」的思想與法制,即可體現「雖然尚未統一/仍是一個中國」,及「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

一針見血的看法是,我們要問:兩岸的解決方案,究竟是為了成全「中國」及提升「中國」?或只是為了「消滅中華民國」而已?在「大屋頂中國」下,維持「中華民國是民主中國」,是否為「成全中國」及「提升中國」的更佳方案?

如前兩篇社論所述,「大屋頂中國」的思想其實始終存在於兩岸之間,甚至也可能存在於北京涉台系統的思忖之中。例如,四年多來兩岸簽署了十八項重要協議,究其實際,其實皆是在「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相互承認」的默契之下完成的;亦可謂「大屋頂中國」已是兩岸運作的概念。而且,北京近年來屢稱的「一個中國」、「一個中國原則」或「一中框架」,其中十之七八所言即為「大屋頂中國」概念,否則即不知「一中」係何所指?

所以,並非「大屋頂中國」的思想不存在,或「大屋頂中國」無法運作,而是始終被掩蓋在弱肉強食的思維之下,難以伸張;只要想通了,「一個中國原則」立即可成為「大屋頂中國」原則,亦即成為「兩岸主權相互含蘊並共同合成的一個中國」。

「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是一卓越發明,它使兩岸從針鋒相對轉向和平發展;但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只是「求同存異」,不能「求同化異」。更上層樓的階梯即是「超越差異」的「大屋頂中國」,因為「一中各表」仍有排他性及切割力,「大屋頂中國」則具包容性及整合力。

「一中各表」,對台灣而言,必須堅守「一個中國是中華民國」,但此說畢竟不實際,且此一政治防線可能終究守不住;而北京亦知「一中各表」的排他性與切割力,因此一再主張「一個中國原則」、「一中框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或「兩岸同屬一國」,但始終不能為「一中」定義,因為北京亦知若稱「一個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並非可行方案,卻又不知如何始能建立「一個中國」的包容性與整合力。其實,答案即在「超越差異」的「大屋頂中國」;這是兩岸的最大公約數,亦為兩岸共同的最佳「停損點」與「停利點」。

於是,由「一中各表」轉入「大屋頂中國」,可能即是兩岸關係接下來可以思考的路徑圖。「一中各表」是:「雙方承認只有一個中國,但同意對其定義各自表述。」(引自胡錦濤與小布希二○○八年三月熱線電話英文版)「大屋頂中國」則是:「在兩岸主權相互含蘊並共同合成的一個中國之中,中華民國是民主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社會主義中國,兩者皆是一部分的中國。」至此,「一個中國」已無定義不同,而是「現在進行式的一個中國」。

此處稱「中華民國是民主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社會主義中國」,是欲降低「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號對立與阻隔,而以「民主中國」與「社會主義中國」來強調價值的多元化與競合。意在成全「中國」,提升「中國」。

由「一中各表」至「大屋頂中國」的移動,首先應是「心態的移動」,希望「大屋頂中國」此一思想能先在全球華人「庶民中國」的胸臆心懷中激盪,建立「大屋頂中國」的心態;接著,進一步努力在法理層面,嘗試進行「法制的移動」,透過建置類似「中華邦聯」的架構,或在《和平協議》及《軍事互信機制》中設定「大屋頂條款」,以體現成績。若未來尚有「統一」的懸想,仍可藉「大屋頂中國」為平台。

鄧小平說:「統一不是你吃掉我,也不是我吃掉你。」但是,若不是「你吃掉我/我吃掉你」,如何「統一」?鄧若在今日,必知倘若真為「成全中國」、「提升中國」,則「大屋頂中國」的方案自優於直接「統一」;亦唯如此,始不致相互吞噬,塗炭生靈。

何況,「大屋頂中國」非但已是兩岸正在運作的現狀,且已然存在於許多兩岸人心之中;難道任何政黨還有可能像一九四九年那樣,驅使兩岸人民相互仇殺,非得誰把誰吃掉? (系列刊完)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4906306
2012-9-10聯合報社論〈大屋頂中國:民主中國與社會主義中國 — 釣魚台側記三之三〉
推薦4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SCFtw2
tina2008
雇貓
albert8888

.

此社論提出【「一中各表」戰略】一詞,視「一中各表」為一戰略,眼界極高,鄙人承教,感謝! Orz

----------------------------------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7352176.shtml
大屋頂中國:民主中國與社會主義中國《釣魚台側記/三之三》
【2012/09/10 聯合報】【聯合報╱社論】 2012.09.10 01:39 am

八月十五日,香港「啟豐二號」登上釣魚台,諸人分別擎持一幅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及一幅五星國旗,場面極具震撼效果;隔日,中國大陸媒體競相報導,但大都以PS(修圖)軟體將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遮去,引發大陸網民質疑。這兩個場景,值得台灣朝野深思。

香港保釣人士擎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登島,令人第一眼覺得意外,但也立即就能產生會心的理解。因為,位於珠江口的香港,看盡兩岸百餘年滄桑,早有一種超越兩岸的眼光;何況,在一九九七回歸大陸以前,香港在上世紀五○、六○年代,曾是街頭巷尾在雙十節掛滿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的城市;一直到現在,在價值信念上,香港人民與台灣的心理距離仍近過大陸。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登上釣島,應非港人「利用中華民國國旗為統戰工具」,而是一定程度地反映了這面國旗在港人心中的位置。

大陸報紙將登島照片「修去」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被大陸網民指為「造假,無恥」;事後,一家報紙鄭重刊出道歉啟事,自承「傷害了讀者的感情」、「做為負責任的媒體,不應發生這樣的錯誤」。網民並指出,大陸報刊將台灣的「總統」、「行政院」、「立法委員」皆加引號,這是另一種「PS」,因為這些官銜及機構在台灣皆實際存在。值得注意的是,《人民日報》的姊妹報《環球時報》,當日刊出了完整的全圖,未修掉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不宜過度放大這兩個場景的意義,但應當感知二者反映的共同問題是:中華民國是否理解自己在大陸人民或香港人民心中的地位?或者,中華民國是否知道應當努力在大陸人民或香港人民的心中尋找一個地位及建立一個地位?

以釣魚台問題而言,台灣其實不必一再宣示「無意與大陸聯手對抗日本」,而可借力使力,藉釣島問題來導正兩岸關係。直至馬總統提出台陸日「三組雙邊對話到一組三邊協商」,始跳脫了「無意兩岸聯手」的自縛手腳,導引出「大屋頂中國」的想像空間。

在上世紀五○、六○冷戰年代,中華民國曾自稱「自由中國」;其實,當時台灣處在戒嚴時期,並非真正「自由」。但與長期陷於政治鬥爭運動的大陸相比,當時的台灣社會卻有一種正義感與光榮感,甚至有一種對整個「中國」的使命感,而有「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倡議;然而,隨著世局國情的推移變化,「中國」漸漸成為台灣避忌的對象,這反映出台灣在處理兩岸關係上已經失去了自信,甚至喪失了自尊。如今,港人擎旗上島,竟然指為「統戰」;這非但是不敢與北京爭保釣行動的地位,更簡直是連民間擎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登島的善意也嚇得不敢領受了。此情此景,豈能不使人觸目神傷。

近二十年的台獨狂飆,使得台灣喪盡當年「自由中國」的志氣;然而,如今台獨已完全不可能,中華民國終究必須在台灣人、香港人、大陸人及全球華人的「中國概念」中找到頂天立地的立足之地。

如前所述,上世紀五○、六○年代,中華民國以「自由中國」在兩岸間定位,其實未必名實相副;然而,今日的中華民國難道不能也不敢以「民主中國」的旗幟在兩岸間定位?倘能如此,這不但是名副其實,應也能逐漸獲得香港人、海外華人及大陸人民的接納與珍惜。

從香港人擎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登島,及大陸網民指責報紙PS,或許可以看出,中華民國欲在兩岸的困局中找出路,不在求美國,也未必在與北京政權角力,而可能要在全體華人的良知及善意中激發共鳴並找到位置。

但是,首先中華民國要大聲說出,「中華民國是民主中國」;唯有說得愈大聲,才愈能激發全球華人的思考與接納;而當愈多的華人能思考與接納,則「中華民國是民主中國」的地位也將愈真實也愈穩固。這才是「一中各表」戰略的真正實踐。

八月十五日,兩幅國旗,同登釣島;在「大屋頂中國」的概念下,一幅是代表「民主中國」的中華民國國旗,一幅是代表「社會主義中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這可視為多數華人心中的政治思維之反映。

只要我們不斷大聲地說,「中華民國是民主中國」,應當終有說服多數全球華人的一天;但如果我們自己也沒有信心說、沒有膽量說「中華民國是民主中國」,就無人能助我們擺脫任意被PS的屈辱命運!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4867975
2012-9-9聯合報社論〈奇怪耶 這樣的國安系統! — 釣魚台側記三之二〉
推薦4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SCFtw2
albert8888
雇貓
tina2008

.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7350844.shtml
奇怪耶 這樣的國安系統!《釣魚台側記/三之二》
【2012/09/09 聯合報】【聯合報╱社論】 2012.09.09 02:34 am

八月十五日,香港保釣船「啟豐二號」登陸釣魚台,擎著一幅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也擎著一幅中華民國國旗,成為舉世矚目的事件。

據說,面對此一場景,國安系統的第一個反應是「錯愕」。對於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登島一節,更指為「利用中華民國國旗為統戰工具」、「徒然升高緊張情勢」,「擔心國內民粹力量驟升,迫使馬政府採取更強硬的保釣措施」。

不過,只隔了一天,國安系統的論調即被外交部否定。外交部在此次事件中,首度以「被日本竊佔的我國領土」來指稱釣魚台列嶼,儼然並不「擔心國內民粹力量驟升」。尤其,外交部指出:「對於中華民國國旗出現在被日本竊佔的我國領土釣魚台上,符合我國的領土主權主張。」

其實,港人擎中華民國國旗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登上釣魚台,會產生何種視聽效果,這是憑常識即可感知與論斷之事,卻何至於在國安系統及外交部之間竟然出現別如天壤的歧見:國安系統認為是「利用中華民國國旗為統戰工具」,外交部則指「符合我國領土主權主張」。

尤其令人駭異者,國安部門居然自己承認,原先竟未將登島成功,及出現中華民國國旗等項列入評估,以致對事態發展感到「錯愕」。有這樣的頭腦存在於「國安系統」中,非但是荒謬可哂,更是「國家安全」的重大危機。至於事後將國旗登島指為「被利用的統戰工具」,那簡直已可登入笑話大全了。

事實極為明顯:北京方面對「啟豐二號」雖然暗中放行,卻亦未介入,更不可能安排中華民國國旗登島一節。也就是說,中華民國國旗登島,一方面顯現了香港保釣人士自發性的對兩岸政治符號的包容與尊重,這正是台灣必須珍惜的民情,豈能謂為「統戰」?另一方面,由於中華民國國旗登島,台灣在國際視聽中,至少建立了也是一名博弈者(player)的印象,此即外交部所說「符合我國的領土主權主張」。

用膝蓋想也知道,倘若十五日登島的只見一幅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而無中華民國國旗,會發生什麼後果?僅舉幾例:一、「中國」登島成功,將「台灣領土」指為「中國」的領土,「懦弱無能」的馬政府豈能坐視?二、台灣原先給「啟豐二號」送水供食的「人道補給」,竟然是將五星旗送上了釣島,這還得了?三、待日本逮人後,馬政府若主張放人,即是「傾中」;若悶不作聲,則是「賣台」。此情此景,難道不會使國安系統更加「錯愕」?

一幅由民間自發擎持的中華民國國旗登上了釣魚台,使中華民國在這個大場景中建立了一個「角色」,無論自台日關係或兩岸關係言,這可謂皆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但如此珍貴的禮物,為何在國安系統眼裡竟然成了「統戰工具」?

這種「國安思維」,強調「不會與中國大陸合作」,只顧美、日的感受,只顧與北京角力,卻不問釣魚台問題也是爭取兩岸人心及全球華人觀瞻的重要課題,更是體現「一中各表」的珍貴時機。這個盲點,直至馬總統登上彭佳嶼發表談話始見開朗;馬總統的「三組雙邊對話到一組三邊協商」若要實現,兩岸就不僅應有「一中各表」的默契,也需有「大屋頂中國」的理念作為支撐。

因此,港人擎中華民國國旗登島,非但不應視為「統戰」,而應肯定其反映了兩岸民間對「大屋頂中國」的認同。我政府當局一方面應當堅持這兩幅國旗各自代表的政治實體的區隔(一中各表),但另一方面亦必須面對及運用「大屋頂中國」的兩岸交集;而釣魚台問題正是可以從「一中各表」提升並進入「大屋頂中國」的路徑。在「大屋頂中國」的概念下,中華民國是民主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社會主義中國,二者皆是一部分的中國。

國安系統的思維錯亂非自今始。三月間,國安局長蔡得勝即曾指,明明楬櫫憲法的「一國兩區」,「還不至於成為國家政策」;如今國安系統又將外交部認為「符合我國領土主權主張」的國旗登島,窄化為「統戰事件」。這樣的國安系統,連兩岸關係的核心概念都未能準確掌握,是不是國家安全的風險所在?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73&aid=48679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