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涼涼曼特寧
市長:涼涼  副市長: 魯直艾杏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涼涼曼特寧】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散文 / 心情隨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原諒是一種心靈的解脫
 瀏覽374|回應0推薦2

艾杏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二媳婦
涼涼

原諒是一種心靈的解脫

2008年社會上開始談起原諒大和解議題,最真實的莫過於璩美鳳與沈嶸的深情擁抱,關於這兩個女人的故事或許很多小朋友不了解,此時似乎也無需多提,對於一個曾做過很對不起自己事情的人,能不能放下仇恨擁抱對方呢?這是很難做到的一件事情,人一但開始恨的時候,理智也開始消失,所以原諒彷彿是一種對人性的考驗,你放不下仇恨不肯原諒對方,最後是自己內心受傷最重的結果,因為你一直活在受創傷的那個意境掙脫不開。

我過去曾經恨過一個人,她是我阿公的小老婆,我阿公年輕時十分風流加上多金,所以風流韻事不斷,當時我阿公有個小老婆很得寵,阿公對她也很大方,至於有多大方事不關己所以我也不清楚,但是她卻一直在阿公面前數落爸爸的不是,她更加煽風點火的要求阿公跟爸爸要畫清界線,並不斷保證她會好好的照顧阿公的後半輩子,甚至老死時的風光葬儀都會一手包辦,她說的天花亂墜,我在一旁聽的憂心忡忡,阿公跟爸爸之間的父子情被她煽動早就比薄紙還薄了,時光匆匆阿公老態畢現,不但病痛纏身還花盡家產,阿公常常要在醫院裡治療身體,這時的小老婆剛開始還表達愛意同進同出,久了後就開始見不到人,甚至開口說出違背當初誓言的話,小老婆說:「妳阿公又不是沒有家人,怎麼老要是我去陪呢?」

聽了這話我老實說也很生氣,我只好忍氣說:「不是我要妳去陪,而是我阿公就是要妳去陪他。」她聽了不回應我,接下來更加躲貓貓似地找不到人,阿公最後一次發病死在醫院時,這一次她是完全裝聾作啞當沒這一回事,我們做後輩子孫的除了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外還能做些什麼呢?對她的不滿隨著時間慢慢加溫。

事隔也不知多久她像瘋子一樣找上我說要幫阿公做法事,我心裡想時間還沒有到做啥法事呢?當她是瘋子不理她,結果不久後她因為病死在救護車上,這事情還真的有點玄妙,她連急救都來不及就死在救護車上,快速地讓人感嘆,但是我對她的埋怨並沒有停止,所以她的葬禮我連去拈香都沒有,我對於她對阿公的無情連死亡都無法化解,而她死後更加悽慘,兒子賣光她的家產還要啷噹入獄,落魄的一家人連她的墳都沒有去祭拜,時隔好幾年後她的遺骨才在弟弟的幫忙下,搬入了阿公當初幫她蓋好的靈骨塔,這一路走來她的故事時常在我心裡縈迴著,我因為心中有恨所以忘不掉她,所以這最後吃虧的人不就是我嗎?因為她讓我知道原諒其實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情,寬容大量真的很難做到,因為她傷害了我最親的人。

多年後我碰到某個人提起她的事情,那個人對我說:「其實妳應該要放下,妳有想過妳阿公對她的人生也有某種程度的傷害,她已經用她殘破的人生來回報妳阿公了。」是這樣子嗎?想起阿公我還是淚如雨下,或許寫出這段故事後,大多數人對她的同情多過於我。

原諒好難,但是不懂得原諒,心靈裡似乎就是有個陰影,要學會原諒才能夠解脫心靈的障礙物,好友阿桃曾經這樣子形容恨意,她被前夫家暴跟奪走唯一的兒子,當年她想起前夫的種種時,坐在倚子上的她會四肢伸直表情僵硬,腦袋像是被一股熱氣轟到腦心,意識像是被拉到地獄裡去一般,她總結一句話:「恨讓我痛不欲生。」阿桃學她當年的樣子給我看時心裡面也升起無名的痛,慶幸著自己還沒有這樣子恨過一個人,也慶幸著阿桃用她的親身經歷渡化我這凡人,心中有恨是怎麼痛苦的一件事情。

今年是農曆的鼠年,也是十二生肖的頭一年,老人家說過這是一個因果大輪迴的開始,人的命運起落也會有所調整,在今年我對自己也有了新的規劃,想從新調整自己的生活,工作也在此時暫停了下來,也恰巧這時阿桃跟男友的問題也出現考驗,阿桃找了我去商量如何解決,對於當人感情仲裁者這件事情我是頭一遭,她們兩個人的愛情故事曾經讓我感動,不管旁人如何質疑反對,她們卻從不曾想要放棄過對方,時間也過了三年多,當眾人也被她們感動想給予祝福時,阿桃卻決定要放棄男友,這決定別說她男友驚訝,連我聽了也訝異,還記得阿桃跟我說有一次她手指頭長膿包痛到要去看醫生,她倔強的忍痛就是想等男友有空才要去,到了醫院因沒有停車位,所以她還是一個人進去看醫生,為了這件事情還哭了一整夜,女人呀!妳的名字翻譯成白話叫做:「難懂。」

阿桃跟男友談判時我就坐在旁邊,雖然我話不多,但是也見識到男人也有變臉變變變的功力,阿桃不知道是不是緊張還是害怕,三不五時給我尿遁,常留我跟她男友獨處,我發覺當阿桃不在時他還挺冷靜的,阿桃出現後兩個人就越談越火大,到最候她男友氣的衝出門去,留下我跟阿桃對看,然後她男友又拿著棒球棍衝過來說要去砸阿桃上班的地方,我跟阿桃兩個人沒說話也沒有其它動作的看著他離開,我想那男人大概也沒有想到碰到兩個很冷的女人吧!過了很久阿桃問我說:「怎麼辦?」

我很冷靜的說:「先跟妳老闆說一下吧!有事情就找警察抓人,砸破什麼賠什麼囉!」能怎麼樣呢?小說裡跟社會版上的場面出現在眼前時,除了冷靜外還是冷靜點比較好。

這幾天不敢有馬上要投入工作上班的想法,每天都抽時間出來陪阿桃,心中也想不能像以前那樣埋頭在工作裡只知道賺錢,該多挪點時間關心周遭的人事物了,很慶幸的是老二跟妹妹上班都不到一個月都傳來老闆加薪的消息,連老大也說加薪又被調到新公司去了,可以到處跑又可以賺錢上課的他,聲音聽起來滿滿的喜悅,或許這樣子的我是該捨掉一些過去的執著,也該著手點對社會有益但無所得的事物上。

恨、才是真正讓人痛不欲生的惡源。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151&aid=2880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