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水晶簾動微風起~
市長:  副市長: linfeng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水晶簾動微風起~】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異 國 秋 思
 瀏覽2,183|回應0推薦3

L1207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小彙
linfeng
叮咚

文/盧隱 來源/網路流傳 

 

(廬隱與石評梅、蕭紅、張愛玲並稱民國四大才女。)

■ 異 國 秋 思
  

  自從我們搬到郊外以來,天氣漸漸清涼了。那短籬邊牽延著的毛豆葉子,已露出枯黃的顏色來,白色的小野菊,一叢叢由草堆裡鑽出頭來,還有小朵的黃花在涼勁的秋風中抖顫。這一些景象,最容易勾起人們的秋思,況且身在異國呢!低聲吟著「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之句,這個小小的靈宮,是瀰漫了悵惘的情緒。
  

  書房裡格外顯得清寂,那窗外蔚藍如碧海似的青天,和淡金色的陽光。還有挾著桂花香的陣風,都含了極強烈的,挑撥人類心弦的力量,在這種刺激之下,我們不能繼續那死板的讀書工作了。在那一天午飯後,波便提議到附近吉祥寺去看秋景,三點多鐘我們乘了市外電車前去,──這路程太近了,我們的身體剛剛坐穩便到了。走出長甬道的車站,繞過火車軌道,就看見一座高聳的木牌坊,在橫額上有幾個漢字寫著「井之頭恩賜公園」。我們走進牌坊,便見馬路兩旁樹木蔥籠,綠蔭匝地,一種幽妙的意趣,縈繚腦際,我們怔怔地站在樹影下,好像身入深山古林了。在那枝柯掩映中,一道金黃色的柔光正蕩漾著。使我想像到一個披著金綠柔髮的仙女,正赤著足,踏著白雲,從這裡經過的情景。再向西方看,一抹彩霞,正橫在那迭翠的峰巒上,如黑點的飛鴉,穿林翩翻,我一縷的愁心真不知如何安派,我要吩咐征鴻把它帶回故國吧!無奈它是那樣不著跡的去了。

  我們徘徊在這濃綠深翠的帷幔下,竟忘記前進了。一個身穿和服的中年男人,腳上穿著木屐,提塔提塔的來了。他向我們打量著,我們為避免他的覷視,只好加快腳步走向前去。經過這一帶森林,前面有一條鵝卵石堆成的斜坡路,兩旁種著整齊的冬青樹,只有肩膀高,一陣陣的青草香,從微風裡蕩過來,我們慢步的走著,陡覺神氣清爽,一塵不染。下了斜坡,面前立著一所小巧的東洋式茶館,裡面設了幾張小矮几和坐褥,兩旁列著櫃檯,紅的蜜桔,青的蘋果,五色的雜糖,錯雜地羅列著。
   

  「呀!好眼熟的地方!」我不禁失聲地喊了出來。於是潛藏在心底的印象,陡然一幕幕地重映出來,唉!我的心有些抖顫了,我是被一種感懷已往的情緒所激動,我的雙眼怔住,胸膈間充塞著悲涼,心弦淒緊地搏動著。自然是回憶到那些曾被流年蹂躪過的往事;「唉!往事,只是不堪回首的往事呢!」我悄悄地獨自歎息著。但是我目前仍然有一副逼真的圖畫再現出來……
  

  一群驕傲於幸福的少女們,她們孕育著玫瑰色的希望,當她們將由學校畢業的那一年,曾隨了她們德高望重的教師,帶著歡樂的心情,渡過日本海來訪蓬萊的名勝。在她們登岸的時候,正是暮春三月櫻花亂飛的天氣。那些綴錦點翠的花樹,都是使她們樂游忘倦。她們從天色才黎明,便由東京的旅舍出發;先到上野公園看過櫻花的殘裝後;又換車到井之頭公園來。這時疲倦襲擊著她們,非立刻找個地點休息不可。最後她們發現了這個位置清幽的茶館;便立刻決定進去吃些東西。大家團團圍著矮凳坐下,點了兩壺龍井茶,和一些奇甜的東洋點心,她們吃著喝著,高聲談笑著,她們真像是才出谷的雛鶯;只覺眼前的東西,件件新鮮。處處都富有生趣。當然她們是被摟在幸福之神的懷抱裡了。青春的愛嬌,活潑快樂的心情,她們是多麼可艷羨的人生呢!
  

  但是流年把一切都毀壞了!誰能相信今天在這裡低徊追懷往事的我,也正是當年幸福者之一呢!哦!流年,殘刻的流年呵!它帶走了人間的愛嬌,它蹂躪英雄的壯志,使我站在這似曾相識的樹下,只有咽淚,我有什麼方法,使年光倒流呢!
  

  唉!這僅僅是九年後的今天。呀,這短短的九年中,我走的是崎嶇的世路,我攀緣過陡削的崖壁,我由死的絕谷裡逃命,使我嘗著忍受由心頭淌血的痛苦,命運要我喝乾自己的血汁,如同喝玫瑰酒一般……
  

  唉!這一切的刺心回憶,我忍不住流下辛酸的淚滴,連忙離開這容易激動感情的地方吧!我們便向前面野草漫徑的小路上走去,忽然聽見一陣悲惻的唏噓聲,我彷彿看見張著灰色翅翼的秋神,正躲在那厚密枝葉背後。立時那些枝葉都悉悉索索地顫抖起來。草底下的秋蟲,發出連續的唧唧聲,我的心感到一陣陣的淒冷;不敢向前去,找到路旁一張長木凳坐下。我用滯呆的眼光,向那一片陰陰森森的叢林裡睜視,當微風分開枝柯時,我望見那小河裡潺xu碧水了。水上縐起一層波紋,一隻小劃子,從波紋上溜過。兩個少女搖著槳,低聲唱著歌兒。我看到這裡,又無端感觸起來,覺得喉頭梗塞,不知不覺歎道:
  

  「故國不堪回首」,同時那北海的紅漪清波浮現眼前,那些手攜情侶的男男女女,恐怕也正搖著畫槳,指點著眼前清麗秋景,低語款款吧!況且又是菊茂蟹肥時候,料想長安市上,車水馬龍,正不少歡樂的宴聚,這飄泊異國,秋思淒涼的我們當然是無人想起的。不過,我們卻深深地眷懷著祖國,渴望得些好消息呢!況且我們又是神經過敏的,揣想到樹葉凋落的北平,淒風吹著,冷雨灑著的這些窮苦的同胞,也許正向茫茫的蒼天悲訴呢!唉,破碎紊亂的祖國呵!北海的風光不能粉飾你的寒傖!今雨軒的燈紅酒綠,不能安慰憂患的人生,深深眷念祖國的我們,這一顆因熱望而顫抖的心,最後是被秋風吹冷了。
   

原載1932年9月25日《申江日報》副刊(海潮》第2號)

 

引用文章廬隱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83&aid=2893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