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水晶簾動微風起~
市長:  副市長: linfeng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水晶簾動微風起~】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 分載轉貼文 }}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貼】輪迴 (四) ~惘然千年
 瀏覽437|回應0推薦5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施喬茜
☆Princess蕾蕾☆
linfeng
ZeroZero



人有心,會去想很多很多的事情,



也會忘掉很多很多的事情。



我不知道地獄的鬼有沒有心,



我應該有的。



因為我在緣分中輪迴著。



日子天天的過去,我覺得自己一天天變得冷淡,很多過去的事情,都記不大清楚了,我漸漸忘了那些心動的,心傷的,心痛的時刻,忘了,幾乎全忘了……


忘了很多東西的腦子,需要有新的東西填進來,於是,我開始仔細琢磨當年菩薩的話語,似乎也明白了一些道理。


浮生皆苦,萬相本無。



這是菩薩說的話,我相信菩薩是對的,



但我實在是不明白,既然有萬丈紅塵,



為什麼它又是空的呢?既然是空的,



為什麼又要用花花世界密亂人眼呢?



神佛自然是清醒的,



但是凡夫俗子有怎麼能理解這外表後面的所謂真實呢?!




難道這是神佛故意折騰人的把戲嗎?

讓人們不堪苦海而回頭佛國?!如此卑鄙陰險的心理,是應該下地獄的。但是,我絕對不相信神佛會玩弄世人,因為他們是最慈悲的。這一切的一切,如何解釋呢?


我在菩薩的關照下,沒有去奈何橋巡邏,而是看守菩薩的淨室,我開始埋頭於經卷,癡心於佛理,我想知道,這一切,是為什麼?我還記得當年在人間的一點事情,現在想起來,不堪回首。如果我能明白這其中的因果,我相信痛苦也會漸漸消除。


尋尋覓覓中,寒盡不知年,不知不覺,我在經卷中研修了500年。輪迴司主曾經召我回去,說我大道有成,要我做他身邊的判官,判決世間的生死,我謝絕了。司主十分驚訝,說我竟然已經四大皆空了,來日修為不可限量。他說可以什麼也不讓我干了,做個逍遙的鬼,任憑我自己去修行。我在心裡暗想:空什麼空,什麼看破名利,不過是我自己內心混亂而已。不過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周圍的鬼,都對我肅然起敬了,客氣的很。其實我只能明白一點,即使明白,我還是不覺得都對,因為我相信天地之間冥冥中自有真理,真理是什麼?我覺得就是要讓眾生不再痛苦。菩薩說要割捨一切慾望,我卻覺得沒有道理,沒有慾望的生命如何生活?我無法參透,也不敢說出來,只有唯唯諾諾,然後拚命在經卷中尋找答案。


有一天,我在地府轉悠,不知不覺來到了孟婆婆賣茶湯的地方。孟婆婆正在打瞌睡。我過去叫醒了她,孟婆婆猛然醒來,慌忙左右看看,半晌才鬆了一口氣。我很奇怪她那麼緊張,她說,如果有鬼魂沒有喝她的茶湯而去投胎的話,她就犯了大錯。我問她,為什麼都要喝了迷魂湯才能去投胎?她說:是為了讓鬼魂一世世的記憶不能連續,讓他們每一世都有無法彌補的遺憾,這樣等到他們厭倦了痛苦折磨的時候,就會放棄輪迴,心向大道了。我很驚疑,說既然要領悟也應該自己的覺醒,何必用這種方法恩,這是欺騙別人,是故意在折磨人呀。孟婆婆的臉色由驚異變的恐慌,什麼都沒有回答,匆匆把我打發走了……


看了無數的經書,我都覺得道理雖有,卻不是我想要找的那種。我完全暈頭轉向了,菩薩每每問我禪機,我要莫信口開河,要莫沉默不語。菩薩卻笑意浮面,我實在不解其心其意,依然迷茫不知歸路。


又滿1000年了,我很驚異於自己的耐性,依然能苦讀經書,雖然心不在,卻能讀。看來讀經是有好處的,讀經未成,卻學會了一些修煉法門,很學了些御氣飛昇,辟榖養氣。我本小小的一個鬼卒子,卻有今天的造化,我惶惶然。


地獄發生了一件事情,一件在地府裡經常發生的事情,,在我看來,卻是一件大事,改變了我現在的一切。


輪迴司手下的硃筆判官不知怎的戀上一人間女子,竟然偷跑人間。地獄使者勸說無效,誰知他執迷不悟,一心要去人間與那凡間女子相會,再次膽大逃離地府。十殿閻羅便派陰司鬼軍將他捉了回來。而且鬼軍還攝走了那女子的魂魄,把她永世監禁在幽冥地谷,受萬千酷刑,讓判官永遠無法和她相會。判官悲憤而罵陰司諸神泯滅人性,諸神皆怒,要將判官誅滅,永世不得超生。


那一天,誅魂台上,判官被鐵鏈所綁,攝魂鉤穿了他的琵琶骨,我覺得心裡一陣抽搐,偷眼望了一下高坐蓮台的地藏王菩薩,平時溫和仁慈的他現在卻面無表情,深邃的眼眸裡我依稀看出一絲寒意,我心中一冷,不是要超度眾生嗎?是如此的超度嗎?為什麼要別人去背叛自己魂牽夢縈的感覺?如果貪戀俗世的情愛是一種錯誤,那就讓他心甘情願的去錯下去,何必要如此。我感覺自己在下沉,下沉,無法理解我所看見的一切……


硃筆判官最終被五雷轟頂而灰飛湮滅,連魂魄也不留一個……
我又偷偷爬到誅魂台,看著判官殘留的紅袍碎片,我只感覺到無限的淒涼。
我突然發現判官被捆的炮烙台上居然還有著字跡,肯定是判官留下的。

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
甘不離於愛,無謂憂或怖。



我突然記起了千年的往事,寂寞橋邊,孤獨鬼魂,癡癡長坐,空等歸人。千年鬱積的悲傷離別相思愁苦再次衝破層層心鎖湧上心頭。
陰風在慘慘地吹拂著誅魂台上殘碎的布片,那四行字跡在我的眼前荒來晃去,我一口氣拂去了字跡,卻無法拂去心裡的印象,布袍還沒有散卻,宛若深秋落紅……


我這時覺得,硃筆判官或許還在……
我向幽冥地谷而去…………
悄悄來到了那名被囚禁的魂魄的牢房,那張萬分憔悴的臉還能看到往昔的風韻,我不由得歎息。我轉身離開了牢房,我不想繼續呆在那裡。


一轉身卻聽到牢房傳來幽怨卻堅定的聲音:
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
甘不離於愛,無謂憂或怖。  
聲音越來越遠,在我耳中卻如咫尺,
我咬緊牙關,縱身化為一道青煙,飛離了地谷……


那一天,我明白了情是何物,教人生死相許。

那一天,我厭倦了地獄迷茫的無底深淵。

那一天,我不再追尋佛經的大道。

那一天,我再次來到了人間。

那一天,我叛離了地府。


在逃出鬼門關的那一瞬間,我回首羈絆了我三千年的地府,「等我真正明白了,我會再回來的!」
我想:到了那個時候,也就不會再迷茫,再痛苦……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83&aid=1424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