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水晶簾動微風起~
市長:  副市長: linfeng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水晶簾動微風起~】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 分載轉貼文 }}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貼】輪迴 (二) ~緣起千年
 瀏覽474|回應0推薦7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施喬茜
linfeng
ZeroZero

鳳公主 : 休息
★ , 香橙
☆Princess蕾蕾☆




陽間的八月中秋,是陽世團聚的節日,也許是因果的注定吧,在這天犯亡的人很少,我早早的結束了工作,信步走到那熟悉的奈何橋邊,黑暗裡飄來一陣輕微的抽泣。我睜大鬼眼,走過去一看,原來是一個女鬼。


我問她為什麼在這裡哭,她說不小心弄滅了照亮輪迴路的燈籠。迷路了。
我心情好的時候也樂意幫助別的鬼,
那時我心情很好,
所以我就說我可以帶她去輪迴司。
她擦了擦眼淚,對我嫣然一笑:「謝謝你。」
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好看的笑容。
剎那間,我的胸口好像被什麼猛擊了一下,心裡好亂……


到了輪迴司,司主命令判官查看了她的記錄,說她是枉死的,不能投胎轉世,只能住在枉死城等待著地藏菩薩的超度。她一下子哭了起來,我也一下子心軟了,求司主可不可以讓她去投胎。司主發了火,對我破口大罵,罵得我渾身發抖,她也嚇得不敢再哭。我垂頭喪氣的帶她去枉死城報到,路上我一句話也沒有說。到了枉死城,我讓她進去,她點了點頭,走進城去。我目送著她遠去,這時,她回頭看著我,又說了一句:「謝謝你。」她的身影漸漸消失,只留下我呆呆的站在那裡。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驚奇的發現我還掛念著她。於是我偶爾就會利用職務之便跑到枉死城去,偷偷的看看她。我發現她經常很早就急匆匆的跑到望鄉台去,在那裡看上一整天,然後哭泣著離去。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她哭的時候,我也想哭……


那年清明,我找到了她的墳墓。一捧黃土前,一杯水酒,三色果品,一個痛哭的男人,我呆呆的看著那兩人,一種從來不曾有過的傷心,失落一直縈繞在我心頭,我在那裡呆了很久,喝了一杯她墳前的供酒,劣酒苦澀,心裡卻感覺不出是什麼滋味。有一次,我假裝不經意問白無常,枉死的人怎麼樣才能投胎。他說需要因果。我問什麼是因果。他說因果其實也就是代價,如果有人把投胎的機會讓給沒有機會的人,那麼就可以投胎了。他又說,這機會白癡也不會願意讓給別人的。就算有白癡來到陰間,也早就被輪迴到畜生道去了。


千年的時間滿了,終於該到我輪迴了。輪迴司主把我叫去,說我已經滿了1000年的修為。問我有什麼選擇。我說我願意去投胎,輪迴司主問我願意去哪裡,陽間的富貴王孫任我選擇。我說我願意讓她去投胎。司主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判官更是驚奇得勾魂筆掉到了地上。輪迴的道行是無法撤消的,司主也無法勉強,但是他告訴我,如果我放棄千年道行的話,將重新去做一個永不被提拔的鬼卒。我說:「我願意這樣。」……………


她走的那一天,我偷偷的看著她,直到她喝了孟婆的茶湯,上了轉輪台。遠遠的,我已經看不到她了,我忍不住從藏身的地方走了出來,望向她輪迴而去的遠方。孟婆婆平靜的看著我,慢慢歎了一口氣,繼續擺弄她的茶湯……


我又變成了一個鬼卒,一個依舊扛著鋼叉無聊且寂寞的鬼卒,還是負責巡邏,我天天都守侯在奈何橋頭,我相信,總有一天,我能再見到她。。


日子又過了一天又一天,我在橋邊守了一天又一天,日子多得我已經數不清了。她卻沒有出現。


輪迴司主叫我去問話,說我都巡邏了千年了,可以再選擇自己以後的路了。讓我一定要珍惜這次的機會。我茫然了,又是一個1000年了,這1000年裡我天天都守在橋邊,但我怎麼一直沒有看見她回來呢……


迷迷茫芒中我又走到了奈何橋邊。在這橋邊,我坐了1000年,在這橋邊,我等了1000年。1000年塵世桑田滄海,陰間鬼神輪轉,連我的鋼叉也長滿了斑斑銹跡。我卻沒有等到她的歸來……後來,黑無常好心的告訴我,人若是轉世投胎,天知道她會變成什麼模樣,是女還是男,就算她或者他回來了,你也無法辯識。


天旋地轉,我突然之間發現自己好傻,好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安排。我的眼睛第一次迷濛了淚水,我不知道鬼的淚水可曾和世人的眼淚有什麼分別,但我自己清楚,那是我的傷心淚。


我再次放棄了投胎的願望,我怕再看到那誘惑我的萬丈紅塵……害怕再看到讓我無法忘懷的嫣然一笑,輪迴司主歎息說像我這樣塵孽糾纏的鬼是做不成神仙的。我依然坐在奈何橋旁,做一個鬼卒,等待著誰也無法預測的輪迴。


再次坐在橋頭,我看著過橋的鬼魂們,他們的臉上似乎都寫著一個故事,在他們空洞的眼眸裡,似乎在講述著曾經以往的那個時刻。看著他們的迷茫,我慶幸自己還有知覺,也痛恨自己的還有著塵世般的知覺。


我再次回到了沒有歡樂,沒有希望,沒憂愁的日子,一個鬼魂的日子。


日子繼續一天一天過去,我一天一天在橋邊走過,雖然我已經不再期盼,但是每次有魂魄經過的時候都會情不自禁的望過去,看看從橋那邊是否有那個我忘不了的影子。每次這樣,我都會暗自覺得自己很蠢,在心裡罵自己幾句,但是,只要呆在裡,我都會做這件愚蠢的事情。甚至我還神經兮兮的跑去了枉死城,想看看是否還有那個在望鄉台上哭泣的魂。後來的日子裡,我開始學會了後悔,為什麼她離開的時候不去和她說最後一句話;後悔為什麼在她離開的時候要偷偷躲起來而不看她最後一眼;後悔在她離開的時候……世間幸有記憶,能記得世界的顏色;世間哀有記憶,能記得世界的灰暗。時間的魔術把彩色與黑白重疊,把它撕裂,把它揮灑……留下漫天紛飛的紙片,讓我去追逐,去拼合……為了忘卻的,為了不能忘卻的,為了忘卻不了的,一切。


難相見,易相別,又是玉樓花似雪……
很久以後,很久,很久……


那一天,我見到了地藏王菩薩。地藏王菩薩是地獄裡最高的神,也是最慈悲最善良的。地藏王菩薩的慧眼一下子看穿了我心中千年積鬱的迷茫踟躇,他很驚異於我,一個鬼魂居然也有如此的心事。他歎息道:「苦海眾生,回頭是岸。」可是我始終聽不明白他的話。我忍不住把我心裡積壓的一切講給了菩薩聽。菩薩問我:「什麼是緣。」我答不出來,菩薩又問我:「什麼是情。」我完全不明白。最後,菩薩問我:「你有什麼願望嗎?」


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痛哭流泣求菩薩讓我做一次人,求菩薩讓我和她,結一段塵緣。菩薩答應了,答應用我千年的修為換一次與她同世為人的輪迴。最後,菩薩對我說:「萬事隨緣,莫執著。」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83&aid=1424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