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仇中反華是台灣人的天然成分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賴清德與盧俊義牧師的八田與一歷史觀:盧俊義說雲嘉南地區整片差不多都是沙漠,只能種比較不需要水的甘蔗
 瀏覽293|回應0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賴清德說八田與一打造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把嘉南平原從不毛之地變成重要糧倉後,我前陣子看到盧俊義牧師在民視說雲嘉南地區整片差不多都是沙漠只能種比較不需要水的甘蔗,但台灣有沙漠?沙漠種甘蔗?這違反歷史事實與常識吧!我不曉得二位是因為要捧八田與一還是甚麼原因,地球上有哪個沙漠種得出甘蔗,然後還能有「天下第一憨,種甘蔗給會社秤」的「盛況」?

圖片說明:盧俊義牧師大談雲嘉南地區曾經是沙漠,因八田與一而改變。

圖片說明:賴清德表示嘉南平原在八田與一打造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之前是不毛之地。



我們先看盧俊義牧師的說法:

盧俊義說八田與一到台南、嘉義一帶去勘查,發現「那時候的雲嘉南地區,整片差不多都是沙漠地帶,很難種出甚麼好東西,種比較不需要水的甘蔗」云云。

首先,甘蔗是熱帶和亞熱帶地區重要的經濟作物,但我看了許多資料,根據李松伍|臺灣糖業公司研究所「百年糖業:先苦後甘的蔗作」談到:

“甘蔗栽培的用水量雖不及水稻多,但土壤水分條件仍大大影響產量。臺灣平均年雨量約在1,700毫米左右,但雨水的足與不足,除視雨量多寡外,尚須視雨水分布的均勻與否,久旱不雨或一雨成災,都不是農民所愛。”

盧俊義所謂甘蔗「比較不需要水」,當然不符事實(註1)。

其次,根據沙漠的定義,嘉南平原的降雨量也沒有低過於250毫米(mm),如何成為賴清德口中的「不毛之地」或盧俊義心中的「沙漠」?

第三,即使是八田與一規劃的烏山頭水庫興建完成後,嘉南平原照樣還是有耕作盧俊義心中沙漠才會種的甘蔗,例如日本殖民時期台灣農民在比較利益下有所謂的「米糖相剋」,而由於日本強制要求下,嘉南大圳興建後強制實施三年輪作制「一年水稻,一年甘蔗、一年雜作」(註2、註3),其強迫種植甘蔗引起農民運動及賴清德也說過的「天下第一憨,種甘蔗給會社秤」情況。

若是按盧俊義與賴清德的邏輯,八田與一打造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後,嘉南平原的農民仍是每三年就要「天下第一憨,種甘蔗給會社秤」,而不能自由耕種收益較高的稻米,難道在百年之後,台灣仍然應該感謝使農民成為「天下第一憨」的殖民者?

退萬步言,八田與一的烏山頭水庫與嘉南大圳若對減輕農民負擔有所幫助,也不能扭曲歷史事實,把其實更早已被先人就有大量開發的事實完全抹滅,而且還用「沙漠、不毛之地」來誇大八田與一的貢獻,也忽略了當時農民還是擺脫不了「天下第一憨,種甘蔗給會社秤」的苦日子。

我看到賴清德於基督教長老教會網站的投書「寬恕的果實」一文,其談到他因為勸戒三年輕人逆向行駛而被用球棒打到雙眼嚴重受傷、腦震盪及一度昏迷,後因牧師建議而寬恕。我認為賴清德可能是基督徒或至少理解基督教義,既然如此,盧俊義牧師與賴清德當然應該知道耶穌說過,「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出於那惡者。」(馬太福音5章37節)

綜上所述,嘉南平原在八田與一時代並非「不毛之地、沙漠」,盧俊義牧師與賴清德難道還可以因為對八田與一的愛而「再多說」嗎?

圖片說明:日治以前嘉南平原水利開發年表,引自清代嘉南平原的水利開發。

Blackjack 2022/11/25

註1:

” 以土壤來說,由於甘蔗成育需要多量的水,所以能吸收並保持水分的土壤是最好的,亦即土質肥沃、有適當的濕度並保有粘性、空氣流通並富含石灰分的粘質土最適宜…,其中對甘蔗生育最好的土壤是分佈於河流沿岸,富含有機物且土層深厚的肥沃沖積土,特別是曾文溪、大肚溪和大甲溪流域。”

引自 吳育臻,臺灣糖業「米糖相剋」問題的空間差異(1895-1954),臺灣師範大學博士論文,2003年,第三章 蔗稻的生長條件與「米糖相剋」問題的空間差異,72頁。

註2:

吳育臻,臺灣糖業「米糖相剋」問題的空間差異(1895-1954),臺灣師範大學博士論文,2003年,第三章 蔗稻的生長條件與「米糖相剋」問題的空間差異,85-86頁。

註3:臺南州,文化部台南大百科全書




本文於 修改第 3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7186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