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我所知道的樂生療養院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我所知道的樂生療養院3另一個樂生療養院(迴龍院區)---畢生難忘的一頓飯
 瀏覽737|回應0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圖片說明:樂生療養院迴龍院區的情況。 

抱著「兼聽則明,偏聽則暗」的想法,我到了樂生療養院迴龍院區,也就是新院區去。 

到了新院區,環境並不如一些舊院區的院民所說的那麼糟,幾位伯母看到我,問我是不是「輔仁大學的」,知道我不是「青年樂生」或「抗議的」,便與我聊了起來。 

由於我與另一個她們口中的「外省仔」不同,我會講台語,跟她們聊的很起勁,這一聊,就是將近3個小時。 

這裡的環境憑良心說真的很好,乾淨、明亮,空氣清新,宛如套房。每個房間都附衛浴設備,清潔人員大多會來清,不過,阿媽們都很獨立,什麼事都自己來。 

我拍了兩個房間的照片,窗明几淨,大家也都把窗戶打開來通風,從房間到外界也很方便。實際上,外面有一個長長的坡道可以供代步車出入,外面有個聚會的場所與小教堂,整個環境還算不錯。 

幾位伯母對我很親切,願意讓我拍她們的房間的原因是要「澄清」她們並沒有受到什麼「非人道的待遇」。看起來幾位伯母彼此感情很好,我覺得他們的關係應該還是與以前一樣,聽一位伯母說,他她們偶爾會回去舊院區找老朋友,舊院區的老朋友也偶爾會來找他們。 

新舊院區對現任院長的評價差異蠻大的,不過,現在的醫護人員對他她們的態度都很和善,從未直呼他她們的名字,一位伯母這樣說。 

我與一位伯母從她怎麼進樂生開始談,談到她現在的生活,談到她與其他院民相濡以沫。談到她與其中一位院民結婚,談到她的小孩,談到她生下的小孩必須與她分離,必須暫時給神父養,談到與她的小孩很難在一起,談到她的先生已逝,談到她過去的一生

她指著牆上的照片,說這是誰誰誰,談起她的回憶,就像一般的老人家,此刻,或許我們共同擁有相同的記憶。 

伯母很健談,但起先怕我「嫌她」,或許是過去的回憶讓她有所顧忌。伯母後來看我不在意,顯得很高興,請我喝汽水。後來6點多,問我要不要吃飯。 

伯母告訴我,她有搭伙,晚飯已經來了。她說若我不嫌棄的話,她可以請我吃。雖然我不是很餓,但真的是盛情難卻,我吃了她的便當,後來請我吃了她親自煮的土豆,伯母顯得非常高興

我或許是少數在院區吃他們便當的「食客」吧!?呵呵! 

不過,從與伯母長談的一席話,仍然發現這個社會給他她們的枷鎖始終未斷,直到現在,那種藍綠強加「不識大體」的鎖鏈似乎一層又一層。伯母,妳真的不必自責、自悲或自我封鎖,也許有人仍然以「漢生病」來判斷你妳們,但我相信很多人不會! 

在離去的時候,我向伯母說「我會再來」。我覺得新院區與社會隔絕的程度似乎高於舊院區,再次到新院區的時候,伯母可能是出去了,我有點遺憾

也許我只能在網路上說吧! 

「伯母,很感謝您的一頓飯,我永生難忘!希望您們好好保重!!」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7/4/2

註:本文照片為本人所拍攝,有著作權,未經本人「事前授權」,我拒絕任何人以任何理由轉載與使用。相關院民的照片之肖像權各歸屬其本身,而本人之使用皆已獲授權,該照片之著作權仍為本人所有,未經本人「事前授權」,亦拒絕任何人以任何理由轉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2148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