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美國與日本的真面目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東山島之役 重刑犯充軍 悲情半世紀
 瀏覽11,422|回應2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八十歲的莊江田(左)以自己坎坷的一生,見證了東山島戰役的慘烈及海峽兩岸的悲情。如今全靠他的妻子張美月照顧,得以活了過來。
記者鄭光隆/攝影

【記者蘇位榮、鄭光隆/連線報導】

國小老師莊江田當年受二二八事件牽連,入獄成了重刑犯,卻被選入反共救國軍,參加突擊東山島之役,受傷被俘;四十年後返台,國防部拒發榮民就養金,莊氣得全身癱瘓,提起國家賠償之訴求償一千萬元。

美國電影「決死突擊隊」描述美國政府在二次大戰期間,從軍監挑選十二名重刑犯組成突擊隊,攻入德軍基地;莊江田五十多年前被迫「反攻大陸」的遭遇,如同「決死突擊隊」的真實版。

國防部主張,莊江田參加東山島之役屬於「刑罰執行的階段」,莊不具軍人身分,因此停發榮民就養金。法官認為國防部未違法,且莊的情形不適用國賠,判決他敗訴。不過,國防部考量莊的情狀,已恢復莊的榮民身分,並發給就養金。

老師的一生實在坎坷,可以說是時代的悲劇。」義務幫莊江田打官司的前台南縣安定鄉老鄉長陳岸,談到這段過程,不勝唏噓。他認為,莊原本是功在國家,如今潦倒一生,連棲身之所都沒有,他才挺身幫忙。

莊江田原本在台南縣南安國小教書,民國卅九年被軍方指控窩藏二二八的罪犯,依「知匪不報」罪判刑七年,在軍監服刑時,國防部把他強制編入反共救國軍,並在四十二年七月十六日派遣他們突擊東山島。

莊表示,他在東山島作戰受傷被俘,被關在大陸多年,但國防部竟然捏造他受傷返台治療期間逃亡,於四十二年對他發布通緝,直到六十一年才撤銷通緝。

八十二年他回台,國防部透過海基會向大陸查證,證實他當年受傷被俘,於是發給他榮民證並按月給付就養金。但九十一年十一月,國防部卻以他「不具軍人身分」為由,註銷他的榮民身分,追繳一百多萬元就養金,他氣得全身癱瘓。

莊認為,他原本經減刑出獄可回到學校教書,卻被國防部強迫加入突擊隊,又捏造潛逃事實,非法發布通緝,後又突然將他的榮民證註銷,他受盡折磨,遂向法院提起國家賠償訴訟,要求國防部賠償一千萬元。

法官審理後認為,莊的情狀可憫,但國防部當年命令莊加入突擊隊及通緝莊的行為,都是在民國七十年國家賠償法實施之前的事,並不適用國賠法;國防部行使行政裁量權,註銷莊的榮民身分並不違法。

八十歲的莊江田如今因中風昏倒在廁所,沒有意識,不能走不能動,認不得親人,在妻子張美月全心照顧下,終於恢復意識坐在輪椅上,體重回復到七十九公斤,有尊嚴的度過晚年生活。

莊江田說,很感謝陳岸的幫忙,感謝政府還他清白,陳岸和他素昧平生,只是他學生的朋友,卻來回奔走,光是跑台北就卅多趟,而且分文未收。

不過他臉上沒喜悅,這遲來的正義晚了十年,如今他什麼都沒有,沒有積蓄沒有安身立命的住所,他兒子也已經四十八歲了。

2005/05/23 聯合報】

歷史回顧》東山島大捷?空降失誤 死傷慘重


本報記者汪士淳

從廈門出發,只要兩個小時車程就可抵達東山島。這處經常舉行對台灣頗有示威性質軍演的島嶼,幾年來已經迅速成為自廈門延伸的後花園旅遊點。

然而在五十二年前,東山島還發生了一次戰役,那就是莊江田被俘的一役。這是兩岸最後一次大規模作戰,雙方都死傷慘重,雖然事後我方引為「東山島大捷」,但是當時抵達基隆的數以百計傷兵,可以證明代價不輕。

東山島戰役是一次在美國中央情報局(CIA)要求之下的作戰,任務的真正目標不是在於占領、全殲共軍,只是支援傘兵做一次敵後空降、垂直包圍的實地實戰,具有試驗性質,而且起初戰場並不是選在東山島。

民國卅九年韓戰發生,中共參戰造成聯軍攻勢受阻後,CIA成立西方企業公司參與我方在福建、浙江沿海的突擊行動,以牽制中共在韓境的作戰。四十二年,打了兩年多的韓戰暫告停火,西方公司卻希望運用我方新成立的傘兵部隊打一次戰,試驗傘兵的戰鬥及情報蒐集能力。

七月十六日,東山島作戰展開,我軍總共出動一萬一千人,攻上東山島;四百廿五名傘兵降落在八尺門港,但空降範圍分布太廣,部分落海、部分飄到大陸,整個傘兵部隊無從施展戰力。到了黃昏,中共第四野戰軍的兩個師開抵東山,兵力達到兩萬兩千人,使得戰鬥更為激烈。

我方最後接運了將近三百名傘兵後,於十八日帶著俘獲的四百八十五名中共正規軍及民兵撤退,但東山島上仍有一些失散的傘兵、步兵及政工幹校學生兵,不及撤出。依據中共方面宣布的統計數字,連同俘獲的七百一十五人在內,總共殲敵三千三百七十九人,但這個數字應是誇大了些;而中共方面自稱傷亡一千二百五十人。

西方公司對於傘兵在東山島之役的表現十分失望自不在話下,胡璉後來參加國防部主辦的「突擊東山島戰役檢討會」時受到批評,至於把傘兵降落在八尺門的傘兵司令顧葆裕則立即遭撤換。

由於兩岸之間訊息不通,再加上講求捨身報國的氣節,損失學生兵的政工幹校因而有了「東山七烈士」的立碑,然而事後證實這七名失蹤的學生兵,至少有三人被俘而未死。這樣的情節,其實也說明了莊江田今日的困境——東方傳統對被俘者都視為恥辱,因而日後的權益問題也就難以拿捏了。

東山島戰役對於這些被俘的官兵而言,曾經是個悲劇;如今台灣不再視他們為「戰爭垃圾」,給予他們榮民才有的就養金,也算是對他們當年為國犧牲奉獻的肯定。

2005/05/23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64204
 回應文章
失落的黑貓 首度披露內幕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失落的黑貓 首度披露內幕


記者高凌雲/台北報導

空軍黑貓中隊第一位完成U-2高空偵察機10次偵照大陸飛行任務的飛行員華錫鈞今年3月在美國出版「失落的黑貓」,將第一位被中共生擒的U-2飛行員葉常隸被俘經過首次公開,書中引述空軍將領談話,首次透露1980年代政府拒絕葉與張立義兩位被俘軍官返台,是因為當時的總政戰部主任王昇認為他們沒有為國殉職,反對他們回來。

中共擊落黑貓中隊五架U-2機,只有葉常隸與張立義生還,葉在民國52111偵察中共核武研發設施後,返航途中經江西上空被兩枚薩姆飛彈攔截,葉說,U-2機的預警系統讓他及時迴避第一枚飛彈,但第二枚飛彈爆炸摧毀右翼,葉倉促跳傘逃生後,因為身受重傷,流血過多,經中共急救取出59塊彈片後才保住性命,隨後被中共俘虜長達20年。

葉與張在民國71年被中共釋放到香港,民國72年由美國中情局安排轉往美國定居。政府多年來都沒有公開說明當時葉、張不能回台的政策考量,華錫鈞的新書中引述當時空軍總部林希哲少將的談話,指稱是王昇不讓他們回台。

林告訴他們,他離台前曾請示過王昇,王昇堅持應該鼓勵軍人為國家犧牲生命,而不是鼓勵他們向敵人投降。林希哲不認為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能夠回家,因此才與美方協調,給予他們美國的永久居留權,並且安排工作。

2005/05/26 聯合晚報】

黑貓話當年》空軍辦舞會 中共竟拍到


記者高凌雲/台北報導

「失去的黑貓」一書中,前空軍黑貓中隊U-2飛行員葉常隸,首次公開民國50年代中共滲透空軍最機密的U-2飛行部隊內幕。葉常隸說,他被俘後,中共拿出兩張拍攝自桃園基地內部的照片訊問他,同時向他唸出一連串黑貓中隊相關人員職位、階級、姓名,讓他對中共的滲透感到很驚訝。

葉在書中透露,他因為是第一位被中共生擒的U-2飛行員,所以中共官員訊問許多有關U-2的任務與性能問題。最讓葉驚訝的是,中共在訊問過程中,出示兩張檔案照片,希望葉回答是在那裡拍的,照片中又是那些人,葉發現其中一張是桃園基地招待所的後院,還有一張是空軍RF-101巫毒式偵察機飛行員在軍官俱樂部辦舞會的照片。

葉說,舞會照片中都是飛行員、飛行員的配偶或是女友,裡面有美方偵察機用照相機與普惠引擎的技術代表、美軍駐台第一位U-2飛行員Russ Eglelon、美方官員James Travis、中隊長盧錫良、副隊長楊世駒,他當時未透露美方人員的身分。

葉對於中美雙方在台灣的反情報工作,無法防止中共間諜的滲透,當時感到很驚訝,他當時被告知不能透露他在黑貓中隊的任務,太太與父母都不能說,大陸卻能拿到照片。

2005/05/26 聯合晚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66321
41老戰俘 每年來台領補助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參加東山島戰役被俘的四十一名反共救國軍,設籍在台北縣金山鄉山區一戶民宅,目前尚無自來水管線,都是接引山泉水供日常生活使用。
記者邱瑞杰/攝影

【記者邱瑞杰/基隆報導】

台北縣金山鄉兩湖村偏僻山區看來毫不起眼的一間平房,卻有四十一名參加東山島戰役被俘的國軍在此設籍。他們其實住在大陸,但只要每年來台一次,證明自己還活著,就能繼續向退輔會領每月一萬多元就養金。

從陽金公路接台北縣廿五號縣道,沿著蜿蜒山路行駛約四公里,左轉進入一條鄉間小路,一公里多的小路兩旁散落約十戶民宅,老榮民的平房就在小路盡頭,平日鮮有人車造訪。

現在這間平房只有年近八旬的賴意立、鄒美金住在那兒。鄒美金說,房子雖然舊,但還是有小家電、毛毯等物品,如果一直沒有人住,東西被偷了,大家回台接受驗證時,可能就沒地方睡覺了,大夥這才商量,由身體健康狀況比較好的人輪流看家。

鄒美金和賴意立今年三月來台居住。賴意立說,退輔會都是在每年八、九月間分兩批通知他們回台驗證,他們兩人在完成驗證後就會回到大陸廣東的老家,改由另一批人來看家。

老榮民住的平房隔成一廳三房,金山鄉公所為三個房間做了通舖,可以讓十五到廿人過夜,為免同時來台的老榮民人數過多住不下,鄉公所在距離這間平房約一百公尺遠的另一間空屋,也設了通舖。

時隔五十多年,賴意立回想東山島戰役時仍是說得意氣飛揚。他說,當年他隨著部隊從金門出發突擊東山島時,從東山島的東邊登陸作戰,傘兵則是降落在東山島西邊,兩方夾擊,同時牽制從福建增援的共軍。賴意立說,共軍被國軍打得毫無招架之力,很快的退守到小山頭,但是國軍攻山頭作戰並不順利,打了一天一夜仍打不下來,後來聽說傘兵的子彈打完了,福建共軍渡海而來,反敗為勝。

增援的共軍衝破國軍的防線後,把國軍部隊切成兩半,其中距海岸較近的國軍開始撤退,賴意立所屬的部隊比較深入東山島,最後被俘。

鄒美金回憶,幾百名國軍被俘後,被送到福建福州一所小學「休息」三個月後,他們被遣返各自的故鄉,不少人都慶幸遠離戰事,在老家娶妻生子,十多年前,聽說他們具有老榮民的身分,可以請領就養金,才會來台爭取這項福利。

賴意立說,在他的老家,到工廠上班一個月工資在五百元到一千元人民幣之間,他在台灣一個月可以領一萬三千五百五十元的就養金,折合人民幣三千多元,對他的家庭來說,可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2005/05/23 聯合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264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