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反共反獨
市長:SCFtw2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反共反獨】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SCFtw 2004政論政罵集》320之前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004-1-27轉載] 高資敏先生的文章:〈不實政見,就是大宗騙票〉
 瀏覽3,345|回應5推薦4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badminton
蓮心
SCFtw2
宇宙


聯合網棧 > 政黨政治 > 【2004年3月】網棧
討論主題: [轉載] 高資敏先生的文章:〈不實政見,就是大宗騙票〉
SCFtw  2004/01/27 23:00


上網查〈李遠哲嘉言〉的出處,出現在眼前的第一筆資料就是高資敏先生所寫的〈不實政見,就是大宗騙票〉 -- 寫李遠哲寫得太透徹了!

這篇文章出自高資敏先生所著的《台灣二○○○年總統大選 -- 作票》一書,這整本書的內容被放在《華僑新聞》的網站上。

本來想寫一篇可以蓋李遠哲之棺的文章,讀到高先生這篇文章之後覺得似乎不必寫了。“綁標總統”陳水扁戴扁帽,“騙票國師”李遠哲則一貫戴著他的通天冠,戴得很穩,想卸也卸不下來,所以不需要我多嘴了。

事實勝於雄辯。歷史解釋今天。

我建議“所有的”打算在兩個月後的那一天去投票的中華民國公民 -- 尤其是想在那一天“親手寫臺灣民主發展史”的那些公民 -- 仔細讀這篇文章。

請大家告訴大家 -- 千萬要讀高資敏先生的這篇文章! -- 千萬要向別人推薦這篇文章(請別人直接到《華僑新聞》的網站上去讀)! -- 千萬要記住高先生這篇文章裡的“警句”!

謹將高先生此文轉載如下:

*****************************************************
<http://www.ocn-miami.com/OCN/KaoTzuMing/KaoTM13.htm>

台灣二○○○年總統大選 -- 作票
高資敏


第八章  不實政見,就是大宗騙票


「選舉期間開出的政見支票,不一定表示要兌現。」

「如果總統實現全部政見,會造成失血太多,犧牲了下一代,大家就不要盲目逼總統去做了。」李遠哲這些話真有石破天驚的效果,如果他在選前就說出這幾句話,陳水扁就百分之百不會是當選者。

在此次總統大選競選中,各候選人都爭相發表政見。譬如:地方升格,縣變市、市變直轄市、直轄市變院轄市,處處建機場,沿海都是港口,兩岸宗教直航,大學更是縣縣皆有……,這些政見滿天飛舞。

除這類政見外,陳水扁又添了多項另類政見,如蘭嶼要畫為自治區、澎湖可免稅。更厲害的是「三三三」專案--老年人每月年金三千元,青年購屋貸款利息三%,孩童三年免費醫療保險,老中少統統有獎,家家賺錢省錢,為了票源滾滾來,什麼都可以說!

就以老人年金而言,一個月三千元,每年三萬六千元,總統任期四年中,每個老人可得十四萬四千元,這不是很明顯拿納稅人的錢,以每票十四萬四千元的期約「賄選過去台北市長競選,阿扁以老年年金每月七千元的「期約」,很快樂地將趙少康、黃大洲打得無招架之力。

當然,每位候選人也都可以昧著良知喊個價碼。在宋陣營中也有人建議喊出同價或略提高為二千兩百元--反正是納稅人的錢,但宋楚瑜認為要當一國總統,絕不可以失信於民,而且,如果不顧國家財政危機而強加執行,則會造成國家財政崩盤,那麼人民就不是「參參參」而是「慘慘慘」了。大道理是對的,但一般人涉及自己利益,都會「見樹不見林」,忘了「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何況扁陣營說帖指出,只要肅貪,就會省下千億元。此說更令人振奮,治「貪官」又可把「肥錢」收入自己口袋,實在太快樂了。

在競選中,筆者曾遇到一位鄉下長者插著扁旗在炎陽下為陳水扁拉票,的確令人感動。試著向他戲說改投宋楚瑜吧!他提高聲音說:「宋省長很認真,我也有甲意。叫他提出老年年金三千元,我馬上改插旗!」他爽朗一笑,也笑出其他候選人的無奈。

還好有許多有識之士,也會說阿扁在台北市只發放了七個月年金罷了(其實七個月合計近五萬元一票,「票價」還是不錯的),不要全信他的。


李遠哲的驚世名言

阿扁的政見,起初質疑者頗多,但當「國師」李遠哲院長出面挺扁,這些政見就不再是「芭樂票」了,選票如雪球滾向阿扁,民調如雲霄飛車,由老三超越了宋、連。李院長影響的選票當在三十萬到五十萬張,甚至以上。阿扁當選後的四月二十八日,李院長在立法院答覆質詢時表示:「我從來沒有以院長身分要求任何人支持哪組候選人。」然而,到底有幾個選民聽到「李遠哲」,不會想到「中央研究院院長」?這也許屬於「色不迷人人自迷」?責任在選民的智商嗎?

對競選的政見,一般選民多少都有受騙的經驗,也多少對被騙有些免疫力,但這次陳水扁的「政見」本已充滿金錢的誘引,最後再由國家的最高學術首長李遠哲協同各大財團盟主成立國政團,共同釀成無形的強力「背書保證」,造就超強「吸票」效應。這是全世界選舉史上從沒見過的「奇觀」。以學術盟主領銜、財團盟主介入,以不會兌現的「送錢」政見利誘選票投向他們的候選人。這一模式下次大選仍會被採用,也同樣可使人民喪失公正的抉擇力,這是不是有系統、有實力的另類「買票」賄選?使民主選舉的基本公正性動搖了?

李遠哲在陳總統就職後一個月,六月一日赴立法院答覆質詢時,竟然胸有成竹、從容答覆:

「選舉期間開出的政見支票,不一定表示要兌現。」

「選戰期間的支票當成政策是很不好的,老百姓也不要相信選舉支票可以兌現成政策。」

「如果總統實現全部政見,會造成失血太多,犧牲了下一代,大家就不要盲目逼總統去做了。」

他這些話真有石破天驚的效果,有人跌破眼鏡、有人昏過去!如果他在選前就說出這幾句話,陳水扁百分之百不會是當選者,孔子說的「一言興邦、一言喪邦」,就是指像李遠哲前後所說的話吧!

對李遠哲的翻雲覆雨政治,國內的媒體還不敢有所批評,海外最大的華文報「世界日報」,則以「選舉支票不一定要兌現」為題評論:

負有清流盼望的李遠哲,大選前一度請辭中研院長,為阿扁助選背書,這「臨門一腳」之功,比當年宋楚瑜扶保李登輝的那一腳更為精彩。現在到了「售後服務」階段,李遠哲竟說,如總統實現全部政見,會造成失血太多,犧牲了下一代,大家就「不要盲目逼總統去做」。

候選人憑政見爭取選民的信賴支持,一旦選票到手,就翻雲覆雨不認帳;明知做不到的事偏偏要說,還要老百姓「不要盲目逼總統」,這一套邏輯真太奇怪了。新政府新首長某些「不成熟」的表現,雖可獲諒一時,仍盼其迅速改正。可是像「選舉支票不一定要兌現」的說詞,與民主政治、責任政治的觀念相反,必須早予廓清,「空頭支票」的責任是甩不掉的。

在民進黨內也不無明是非的政治家。在選前一天,陳水扁突然大轉彎竟說出當選後就退出政黨活動,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就表示:「怎麼可以這樣,我們不是告訴選民要政黨輪替嗎?」施前主席認為拋開政黨,將使「政黨輪替」的承諾成為空頭支票,可惜這樣誠信的讜論,似乎都被李遠哲的超人光芒所罩住。

李遠哲頂著諾貝爾獎光環返國,國人對他是五體投地、膜拜有如神祇,他說什麼就信什麼,李院長也很清楚這一優勢。

李遠哲說要「教改」,國人不問有否配套,聞「教」就一頭栽入。現在「教改」觸了礁,學生像是一群「小白鼠」。李遠哲的說詞是:「我在教改會兩年是寫諮議報告書,政府有沒有做,是政府的事情。」李院長如果不是「政府」的一員,不知誰才是呢?

李遠哲說要關注「賑災」,朝野就供奉他當民間監督賑災的領導人,不久他又轉向忙著替陳水扁背書助選了。

九二一大地震後,筆者也到災區住進貨櫃屋,幫災民做些小事。著名的農村改革者晏陽初說過,你若不與農民共同生活,就不知道他們的苦難在哪裡,也就不會知道怎麼去幫他們。現在反過來,災民要老遠北上去向李遠哲請願,令人懷疑李遠哲真能幫災民嗎?災民太信仰李遠哲,恐會因誤信他又遭到二度傷害。競選期間,筆者數度分別陪宋楚瑜、廖正豪再到災區,也住進組合屋。在災區,有災民問:李遠哲院長現在忙些什麼?廖正豪還說要去找李院長,同他報告災區問題太嚴重,尤其是有災民因沮喪、失望、無助而自殺。宋楚瑜住在組合屋,與災民一個個談問題,徹夜末眠。「宋楚瑜因災民忘了選舉,而李遠哲因選舉忘了災民。」災區的一位年輕人有感而發。


諾貝爾變爾背諾

陳水扁當選了,民眾本期望李遠哲來輔政匡民,但他卻突然又將國政團解散了,遨遊海外去也。現在回頭要從事兩岸關係,當然兩岸關係是最熱門的,如成功了,李遠哲可能會像鮑林(Linux C. Paulng)一樣,在得諾貝爾化學獎之後,又獲和平獎,更為國爭光。但問題是他真的懂多少兩岸關係?

李遠哲效應配套阿扁「利多長紅」的政見,已顛覆了總統大選結果,此效應還會繼續延燒。追根究柢,是當年諾貝爾先生惹出來的,國人若不對諾貝爾獎做理性思考,是無法擺脫李遠哲效應所造成對國事的迷思,包括對民主選舉的迷思。可敬的「諾貝爾」在選後一變為「爾背諾」,翻成白話就是--「您違背諾言了」!

筆者年輕時也對諾貝爾獎得主崇拜得近乎著迷。在大學時辦雜誌就寫信向諾貝爾獎得主瓦特生(J. Watson)徵稿,他撰一文寄來,筆者興奮了半天。到美國進修,遇到許多位諾貝爾獎得主,他們都專攻本行、不干涉政治,唯一例外是鮑林教授,他也一如常人會「胡謅」,題目很廣,包括論政,你反駁他,他仍笑容可掬。但雖是「胡謅」,卻只謅他所深信的事,絕不會謅出像「政見不必兌現」那種不誠信的話來。

有一位費門教授(Richard P. Feynman),是諾貝爾物理獎得主,也是位作家,他寫了一文,題為「諾貝爾的另項錯誤」,指諾貝爾先生因發明炸藥害死了不少人,為表示懺悔,傾資設立了諾貝爾獎,但這又惹出了另項「錯誤」。因為有人得獎而迷失了自己,又再去迷思別人。許多人都以為得了諾貝爾獎的人,一定是凡事聰明絕頂。此一錯誤想法,使費門有時不得不用化名,因為人們一發現他是諾貝爾獎得主,就崇拜他,以為他什麼都會、什麼都懂,包括會講「廣東話」。他強調他只懂物理,喜歡和別人談物理,但別人知道他是物理「諾」主,就不跟他談物理,令他很感落寞。費門教授有自知之明,他說:「我是相當聰明,但可能只在物理學方面。」(I am fairly intelligent, but probably only about physics.)。費門在「諾」文中提了一段一位日本大使說的話:

在日本,一位年輕人到大學去唸國際關係,自信將來可報國,在大二時,他開始質疑自己學了些什麼?畢業後到大使館就職,他更懷疑自已懂得多少外交。後來,他終於明白了,其實沒人真的了解國際關係。到那時候,他已可當大使了。

這段話或可供李院長參考,當您認為懂得兩岸關係的時候,可能尚不是那麼懂。「李博士相當聰明,但可能只在化學方面」,這種事涉及人民身家安危,還是讓內行人去做吧!

八九年八月六日兩岸跨黨派小組正式成立,李遠哲院長當任召集人。不少人質疑這小組的代表性與定位。籌小組仍如在競選中一切都是在為陳水扁凝聚「共識」?然而,新政府為凝聚共識卻又製造更多歧見的新因子。一個陸委會,一個海基會,再一個國統會,又再一個跨黨派小組……面對中共的統一戰線,這多頭又分歧的架屋疊床能不垮嗎?陸委會能不陸「萎」嗎? 最聰明的科學家遇上最聰明的政治家,怎會有如此無聊的結局?是否又證明了「諾貝爾的另項錯誤」?

學術重誠信,政治是眾人的事,更應重誠信。現在李院長已承認陳總統的「政見」--正如其他人所預知--若實踐了會「失血太多,犧牲了下一代」。李院長是政見的「背書人」,事實上選民所相信的是李遠哲,並不是陳水扁,現在就應該勸勸陳總統站起來坦承那些「政見」只是競選的「幌子」,並請立即停止新政府佯裝要實踐的「動作」,而給全體國人一個明確的交代。

民國六十六年十一月國代張春男因競選政見無法兌現,就決定向國人致歉並堅辭國代職位,他樹立了典範,也做了明確交代:

我在民國六十一年競選增額國民大會代表時,曾向選民保證當選後要努力廢除統一發票、廢除或修改現行的違警罰法、降低田賦及營業稅率等等。這些政見並未實現,所以我必須辭職。任何人都應守信,一個參與政治的人更應該守信。(摘自王拓著《黨外的聲音》)

張春男是在經過長時間努力之後,未能兌現政見,才毅然辭職以謝國人。他在競選時,是深信他能達成政見的,不像陳水扁、李遠哲在總統宣誓就職後,就立即說「政見不必兌現」,顯示其在競選時就早已知道是「芭樂票」了。提出「政見」的目的也明白只是為了引誘選票打倒更「賢與能」的對手。這種手法,歸為另類的大宗「買票賄選」應不為過。

可惜像張春男這樣信守承諾的政治家率多已挫已去,而李遠哲、陳水扁卻站起來了,誠信已成「愚笨」的代號?我們的政治將上升或沉淪呢?也許我們必須客觀思考:須避開諾貝爾的光環去看清真象,重新考量台灣需要什麼樣的領導人物。


政見買票太不道德

選前的叩應節目中,沈富雄立委陳述,美國某參議員候選人因在演講詞中引用了英國前首相邱吉爾的話,卻末加註點明,而據為「己說」,後來被發現,就因誠信問題而棄選,筆者剛巧也參與那次「叩應」,認為沈委員所提的「標準」,對目前的台灣政情似陳義過高。

陳總統現在所倡的「超黨派全民政治」、「檢討三通」、「善意與大陸溝通」等等,不是都是宋楚瑜先倡導的「主流思想」?現在陳總統戴著深藍色鴨舌帽、身穿白夾克,走起路來,一看就令人覺得是「宋楚瑜模式」。阿扁不但不給宋先生積分,當初還罵宋先生超黨派是不負「政治責任」;檢討三通,更直給宋先生抓上「賣台」大帽子。直到現在他還未曾對宋楚瑜,像對郝怕村那樣道過歉呢!陳總統所言所為,實遠低於沈委員所提的「標準」。

陳總統在競選市長、總統時,總不忘情標榜自己是正港的「台灣之子」,明指或暗喻別的候選人會「賣台」。他在此次大選中在八十八年十二月二日,參加台灣醫界聯盟餐會,大聲高喊:「台灣獨立萬歲,萬萬歲!」把台獨的情緒推到了最高點。將贊同台獨的選票,橫掃吸入票袋。當選後,現在又同樣高分貝宣稱不搞台獨了,如果他現在說不台獨是真話,他可要還人選票了。當然他會對獨派人士私下解說,因情勢所迫,暫且「假仙」騙一下;但對其他的人又說真有善意、不搞台獨了,兩岸和平有望了。

總統言行已是如日行空,不能隨這一波逐這一流,隨那一波又逐那一流,西諺:「只有死魚才會隨波逐流。」活的魚、偉大的總統,是要有方向、理想,更應有勇氣、毅力逆流而上的。李遠哲為阿扁的《台灣之子》題字:「艱困中成長的人,有最美好的理想。」但鮮有人知道他的理想在哪兒?像「台獨萬歲」,諒非政見,或屬理想,但還是要釐清,不該曖昧讓人各自解讀,到頭來兩邊都失望、都不信,「捉兩兔不得一免」而盡失信於天下。得天下甚難,失天下甚易,忠諫總是逆耳。

且做一結語,候選人的「政見」就是要明明白白指出在獲得選票當選後,要為選民達成什麼事,不管是神或是聖人,說出「政見不一定要兌現」,就是說錯了。政見決定不兌現,或無能力兌現,當選人就要面對選民,給個明確交代。到底是要主動請辭,請選民另選高明,或向選民誠懇道歉,請選民諒解,重新提出新的政策取向,讓大家有個有信心的新方向,共同邁進。

另類「買票」--以不實「政見」、尤其是以具體數據的金錢利益輸送來利誘選民,而騙取選票,是極端不公平、極端不道德的。此次總統大選的另類「買票」,不應重演在任何大、小選舉上。這種「買票賄選」,比候選人直接拿自己口袋裡的錢來「買票」,更可怕,更傷害全民。


(第八章完)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401418
 回應文章
【李遠哲】[ZT] 中時2006-7-4小社論〈大家都感慨啦〉
推薦3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蓮心
SCFtw2
大老鷹姐姐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newslist/newslist-content/0,3546,110514+112006070400356,00.html>
大家都感慨啦
2006.07.04  中國時報  中時小社論


    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日前發出感慨,只要遠離政治、遠離媒體,台灣還是很可愛的。這句話,說的人是真心,聽的人卻錯愕。

    書生報國,這是中國知識份子的傳統之一,回想十二年前李遠哲回國之初,滿腔熱血、一片熱誠,除了擔任中研院院長,他也「努力」跨出專業領域,從推動教改、主持九二一災後重建、帶領社區營造、加入國統會、國政顧問團,一直到發表「向上提昇,向下沉淪」的挺扁文章,在在展現他關懷社會鄉土,期待台灣政治清明,為下一代創造一個美好明天的情懷。

    但是,難道李遠哲不知道政治圈的複雜程度遠超過他在實驗室所能控制的化學動力反應實驗嗎?政治的黑暗詭詐與欺騙更與講求真理事實的科學是背道而馳的。他願意一頭栽進政治圈,以他的地位與人格特質,豈是他人所能勉強?如今他發出遠離政治的感慨,當時因他挺扁而在大選中投下陳水扁一票的人豈不感覺如被打了一巴掌?

    遠離媒體之說,一個曾經長年住在美國這樣崇尚言論自由國度的學者何以會這樣論斷?不少台灣媒體的報導品質確實不佳,但西方國家難道就沒有八卦小報?是否接納媒體,民眾自有判斷,豈需公眾人物公開呼籲?中研院發表研究成果、舉行院士會議、選舉出新院士時,難道都不需要媒體?

    李遠哲有許多感慨,但相信絕對有更多人是因他而感到感慨!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745822
[ZT] 李碩2006-6-9〈吳清友一席話 傷了誠品形象〉
推薦2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SCFtw2
蓮心


<http://udn.com/NEWS/OPINION/X1/3348773.shtml>
吳清友一席話 傷了誠品形象
【2006/06/09 聯合報】 民意論壇  李碩/媒體工作者(台北市)


    從未看到吳清友在電視上說那麼多話;這次聽君一席話,頗為誠品的形象可惜,對吳清友則沒有了幻想。

    吳清友說,他聽玉山官邸總管陳慧遊談到桌球協會,於是就在兩年間匯去一千萬元「公益捐款」。吳清友說,他發誓,他從來「不認識」、「未見過」、「也未打電話給」趙玉柱、趙建銘父子。他甚至說,他根本不知道趙玉柱是桌球協會的主委;他還說,他捐了那麼多錢,迄今仍未與趙玉柱連繫過,趙玉柱也從來沒有來過一個謝謝的電話。

    這樣不近情理的說詞,只有兩種可能。一、吳清友說謊。二、吳清友做事太草率,眾人皆知誠品財務不太好,他卻連桌球協會主持人是誰都不問,就悶著頭捐出一千萬。

    退一步說吧,假定吳清友真的不認識趙玉柱,不知道趙玉柱是桌球協會主委,但難道玉山官邸總管陳慧遊也不認識趙玉柱?也不知道趙玉柱是桌球協會主委?或者,難道陳慧遊在說動吳清友「捐款」一千萬元時,根本未提趙玉柱這個人?

    要不然,難道吳清友也根本不知陳慧遊是玉山官邸總管,因此對他前來「募款」一千萬元完全沒有玉山官邸的聯想?

    吳清友不是一般人,陳慧遊也不是一般人,一千萬也不是小數目。吳清友說,他的捐款對象是「桌球協會」,但最後到了趙玉柱的戶頭,與他無關。這若非糊塗,就是說謊。二者皆對誠品的聲譽無益,更對吳清友的形象有傷。

    吳清友用這樣的版本來面對社會,不僅談不上「境界」,連「戰術」層次都出奇地粗糙。

    吳清友還口口聲聲以「本仙人」自稱,並教訓媒體工作者,要大家不要造口業、文字業。這樣的吳清友,真是見面不如聞名,令人大失所望!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717541
[ZT] 聯合晚報2006-6-7社論〈吳清友與陳水扁〉[2004年年初的那些“清流”現在在哪裡?]
推薦2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SCFtw2
蓮心


柴松林現在在哪裡?林懷民現在在哪裡?夏鑄九現在在哪裡?賀德芬現在在哪裡?

2004年年初的那些“清流”現在在哪裡?

聯名支持【公投綁標案】廣告的那些法律界耆老和名人現在在哪裡?

可恥的人啊!可悲的人啊!醜陋的人啊!

他們出頭幫著打垮了國家的地基,現在卻把腦袋縮進了殼裡。

歷史不會忘記這些侏儒和小丑。


*****************************************************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3345718.shtml>
吳清友與陳水扁
【2006/06/07 聯合晚報】聯合晚報社論


    從誠品書店董事長吳清友遭到檢調約談,不難看出陳水扁總統親手毀掉的,除了他自己,他所屬政黨,還包括了這個年代曾經相挺過他的「清流世代」。

    對2000年總統大選光影碎片還有印象的人當不會忘記,在距離總統投票日前三天,民進黨在中山足球場辦了場超大型的造勢晚會,那天晚上舞台上沒有政治人物,只有社會清流、學者專家、文化人士、甚至小朋友登場相挺,整個過程配合優美音樂與柔和燈光,營造了非常溫馨感人的畫面,活動的高潮即是李遠哲以錄影方式所召喚的「向上提升」。籌辦此一活動的簡錫堦事後回憶,他在那天晚上已經預見了陳水扁會當選。而吳清友正是那晚登場相挺的文化人之一。

    還記得「國政顧問團」嗎?還記得「清流共治」的召喚嗎?有一段不算短的歲月,台灣社會被普遍認定為清流的一群學術人與文化人與陳水扁掛在一起相映成輝。沒被納到這個圈圈的人士則被框架成保守、反動,或乾脆是統派!一時之間,不僅政黨輪替了,連文化霸權也輪替了。

    曾幾何時,這一切的一切竟成了反諷,彷彿亞瑟王在凱莫樂(Camelot)建構圓桌式士的理想,終不免崩壞一樣,那些曾經的清流,走的走,如張榮發、許文龍;躲的躲,如李遠哲;而曾入朝為官的,如黃榮村、許嘉棟……等等,都已早早出場,剩下的幾乎全伴隨陳水扁一塊被消耗掉了,現在又加上了吳清友。

    誠品書店以及它所代表的一切,早已是台灣當代文化的一部分了,許多人可以批評台灣百般的不是,但一定會為「誠品」的存在而驕傲,因為一個24小時不打烊的書店,一個匯集所有思潮、文化典籍的空間,正是台灣社會文化力的具體展現,而吳清友正是創造這一切的靈魂人物。如今,他卻被趙建銘的弊案捲進去,與趙玉柱之間有千萬的資金流動,而且目的啟人疑竇。而最後就算證明吳清友是清白的,他以及他打造的誠品都已橫遭無可彌補的傷害了。

    回顧2000年的那幅書面,撫今追昔,能不慨嘆?陳水扁對得起挺過他的文化清流嗎?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715212
[ZT] 聯合報2006-6-5黑白集〈李遠哲與蘇益仁〉
推薦2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蓮心
SCFtw2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3341353.shtml>
李遠哲與蘇益仁
【2006/06/05 聯合報】聯合報黑白集


    曾臨危受命擔任疾病管制局長的抗煞英雄蘇益仁,因批評扁政府為紓解高鐵財務問題而規畫的竹北生醫園區是「錢坑」,引起扁嫡系高官張景森的反擊,聲稱要提告。

    眼看又一樁弊案將要曝光,張景森情急下採取這種烏賊戰術不足為奇;但李遠哲也配合張的攻勢,聲色俱厲地宣稱蘇益仁應向他「道歉」,便不免令人啞然失笑了。李遠哲的層次難道是與張景森同級?

    蘇益仁揭發扁政府浪費百億,為的是檢討國家施政的大是大非,無關個人恩怨;他稱此事李遠哲亦有責任,亦不過實事求是而已。李遠哲既承認本案受張景森之邀出面「仲裁」,則蘇益仁所言便分明確鑿有據;然則,李遠哲憑什麼要蘇益仁道歉,莫非只憑官大勢大?

    說到道歉,陳水扁家族的黑金貪腐令人民切齒,但當初以首席國政顧問為扁擔綱背書的李遠哲卻故作事不關己狀,非但未道歉,且稱「大家都有責任」,已至不知所云的地步!

    或許李遠哲認為既久在台灣享有「神格化」地位,便沒有向庶民道歉的必要。但他當初以「向上提升,還是向下沈淪」為扁王朝揭開序幕,現在目睹當權者貪腐橫行,弱勢民眾燒炭自殺,他至少應誠實地明告國人:六年來台灣是向上提升,還是向下沈淪了!

    蘇益仁是獨派菁英,然篤守專業,忠於良知,發表「一個本土知識分子的反省」,誠摯感人。李遠哲卻只因被提到應負責任,便咄咄逼人地要對方道歉;同屬學界大老,兩人的風骨真可形成鮮明對照!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714667
[ZT] 蘇瑀2006-6-3〈諾貝爾卸責獎〉[豬不過就是豬,多罵兩句不會使牠的體細胞產生變異,少罵兩句牠照樣到處拱鼻尋食。]
推薦2


SCFtw2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蓮心
SCFtw2


這個諾貝爾卸責獎得主是一隻豬。我早就連篇臭罵過他,早就罵夠了。

豬不過就是豬,多罵兩句不會使牠的體細胞產生變異,少罵兩句牠照樣到處拱鼻尋食。


*****************************************************
<http://udn.com/NEWS/OPINION/X1/3339440.shtml>
諾貝爾卸責獎
【2006/06/03 聯合報】民意論壇  蘇瑀/陽明大學教授(台北市)


    報載中研院李遠哲院長日前指出,近來陳水扁總統之親信牽涉的諸多弊案,除了第一家庭外,全民皆有責任。此一說法,真可謂「避重就輕」,令人啼笑皆非。

    二千年及二○○四年總統選舉時,未投票給陳水扁的百姓要負什麼責任?請別忘了,兩千年你支持陳水扁所提出來的美麗問號:「台灣是要向上提升,還是向下沉淪?」不正是促成陳總統當選的「臨門一腳」嗎?當年連筆者也在未完全知情的狀況,簽名被印在一頁「綠底」的學界挺扁廣告內,莫名其妙的成了學界挺扁的「先驅」之一。

    而於二○○四年總統選舉時,院長你雖較二千年時低調了許多,但在投票前幾天,仍公開強調陳水扁的「可塑性」較高,可惜你當時並未說明你將如何塑造正在競選連任的陳總統;即便他或是託「兩顆長眼子彈」之福而獲勝,你的推薦之功恐也不可抹滅。

    事後證明「知扁莫若李」,陳總統的高可塑性的確被你言中,只可惜他學習向下沉淪的能力遠超乎你所能想像;至此,你除了持續充當他「清廉形象」的花瓶,替他的政策背書外,似乎已無力改變他的所作所為。

    院長你顯然高估了自己對陳總統的影響力,甚至高估了自己專業之外的能力,做了不少或許出發點是好的,但經某些有心人士上下其手後,成為「禍國殃民」的計畫及政策,這些結果即便非院長當初所能預見或事後所樂見,難道你自問一點責任也沒有嗎?

    院長身為科學家,強調說話要有憑據,筆者不才,想請問你當年說陳總統可塑性高的證據為何,有經過反覆實驗測試嗎?否則只憑直覺,就要八十二趴民眾多過數年苦日子,目睹令人齒冷的宮闈醜態,你仍只願聳肩攤手,說句「賣擱ㄚㄋㄟ」來交代。或許民眾該考慮頒發座「諾貝爾卸責獎」給你,以表彰你這些年來對台灣「罄竹難書」的貢獻。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71&aid=1713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