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風的心箋
市長:喬若飛  副市長: 唐樂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風的心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曾經,你我的心事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三國.常山
 瀏覽117|回應0推薦0

喬若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三國時代,常山,本來該一片平靜的地方,因為處在戰亂時代,周遭總瀰漫著一股特別的氣氛.

 

他在街道上賣包子,年紀才十八歲,人很勤勞,是他父母眼中,偏心的孩子,也是家中長子.

 

他邊喊著:吃包子,三文錢一個,然後邊招呼來吃包子買包子的人,他們家的包子都是他自己做的,當日做好,一大早就出來賣的,很是新鮮,街道上的人也都很捧場,中午前都可以收攤.

 

今天剩下三個包子,有個乞丐模樣的老人站在包子籠前,他把剩下的三個包子,通通包起來,送給那個貌似乞丐的老人,人家道了謝就走開了,他還直說不客氣.

 

他邊看著那個貌似乞丐的老人家走開的身影,然後才回神收拾攤位的東西,都收拾好,才用扁擔把東西都擔回去.

 

回到家把東西放好,然後去找爹娘,在廚房找到娘,他娘笑了說:兒子,你回來了!他說:,我今天包子都賣完了,這是賣包子的錢,爹呢?怎麼不見爹?他娘從他的手中接過錢,才說:你爹帶你二弟三弟去隔壁鎮子,說是有事情.他喔了一聲,又說:那娘,還有什麼事要給我做的嗎?他娘還是笑著,:乖兒子!沒其他事了,你一大早起來做包子,還得出去賣,很辛苦了,去休息吧!有事情我再叫你,他說好,然後就走出廚房.

 

他走到院子裡,忽然想到水不知道還有沒有,他又走到廚房,:!我去打水!,他娘說:先看看水剩多少!他翻開放水的大水缸的蓋子,剩一半水,他說:!只剩一半水,我去打水了!他娘說好.

 

然後他拿走廚房的扁擔和兩個木桶,又擔著去一向打水的地方,由於是年輕人,他體力很好,走得很快,轉眼就到打水的地方,他打了兩木桶的水,然後用扁擔擔著,這才走回家.

 

天氣有點炎熱,他邊走邊汗如雨下,也不管多熱,他走路很快,一滴水也沒掉,很快把水擔回家廚房,通通倒進去了,沒看到娘,娘可能去茅廁了,他把扁擔那些東西都放好,這才出去,外邊木桶有點乾淨的水,他用那些水把臉的汗給洗掉了.

 

又沒事做了,只有肚子一陣餓,才想到這個念頭,就聽到娘說:兒子,過來吃東西!他趕快走到廚房去了,桌上有兩樣菜,他娘端給他一碗放得尖尖的白米飯,:坐下來慢慢吃.他端著飯碗坐下來,大口吃了起來.

 

三兩口大口扒完飯菜,飽了,他娘把碗給收走了,他說:!那沒事,我再到街道上轉轉可以嗎?他娘笑著,:你去玩吧!早點回來,他開心地走出去了.

 

他很快又走到熱鬧的街道上,街道邊還有很多小販在賣東西,他大部分都認識的,就跟人家打招呼,人家也跟他打招呼.

 

又走著時,忽然聽到身後有馬蹄聲,他轉過身去,看到一個騎馬的人,很快從他身邊騎馬過去了,他看到騎馬的人,帶著斗笠,側面的臉看起來好帥氣,他一直盯著那騎馬的人的背影,直到看不見人

 

他心裡想著:這麼帥氣,騎馬該是什麼感覺?

 

這麼想著的同時,他也往前走,應該戴頂斗笠出來的,都快曬成人乾了

 

還是回家吧!轉念一想,他往回家的路上走,又聽到前方好像有馬蹄聲過來,他看著前方,又有個騎馬的過來了,他一直看著騎馬的人,還是一樣戴著斗笠,不一樣的是騎馬的人停在他身邊,問他:小哥,你有沒有看到有個人騎馬經過?他看著問他的人,是個長個好看的姑娘,他說:剛剛有看到,你再往前騎就可以了,其他的我不知道.那姑娘說謝謝又騎馬走開了.他又一直看人家的背影,直到看不見

 

轉身回來,走往回家的方向,想到了,娘沒生個妹妹給我,真是可惜!他搖搖頭,把一些想法都甩掉,然後用跑的回家去了.

 

晚上,大家都在廚房吃晚餐,他們一家子都很有胃口吃東西,每回吃飯,桌上一定是只剩下空的碗盤,吃完晚餐,他去幫忙洗碗,洗碗水是另外一缸水,明天又得打水了.

 

他都習慣晚點睡覺,去坐在院子看天上的星星,他都祈禱老天爺少下點雨,畢竟要工作,家裡需要錢的雖然他爹和二弟三弟都在租來的田地工作,如果老天爺下太多雨,就得喝些西北風了.

 

看著天上的星星,很是好看,又想起騎馬的公子和那位好看的姑娘,胡亂猜想著他們的關係,有點想睡覺了,他覺得身上黏答答,反正不怕家裡人看,他脫光身上的衣服,邊拿一條可以擦澡的大手巾,將身上擦乾淨,對齁!忘記先拿乾淨衣服,他也不管,就光溜溜跑到和兩個弟弟擠著睡的房間,兩個弟弟看到了,:大哥你也真是的,就不怕被爹娘看到罵你嗎?他笑了,:我忘記先拿衣服再擦澡了,可別告訴爹娘!他兩個弟弟笑起來,他拿走自己乾淨的衣服,又跑到外面,真是的,又流一堆汗,他又擦一次澡,然後趕快把乾淨的衣服給穿上.

 

 

打了個哈欠,有點累了,明天還要早起,那些髒衣服,娘都會拿去洗他走回房間,兩個弟弟睡得都在打呼了,他也去睡在自己床上,一下子就睡得很深沉了.

 

隔天一大早天未亮,他就起床了,開始做包子,先準備餡料,是他的獨家秘方,然後揉麵團,照著平日的樣子,做了幾籠的包子,然後放在灶上,蒸著,看著爐火,加柴,認真地看著那幾籠包子,然後時間差不多,他打開蒸籠的蓋子,他很懂包子怎樣是熟的,畢竟是自己很習慣的工作了.

 

把熱熱的蒸籠用扁擔擔著,娘剛好起床,他給他娘說要出去賣包子了,他娘說:要吃飯再出門嗎?他給他娘說沒關係,邊賣包子,自己有包子吃,他娘說:那你一切小心,出門吧!他說好,然後把包子籠都擔出去了.

 

很快走到街道上,早就有很多小攤販出來賣東西了,他去一向使用的位置,弄好一切就開始賣包子,邊喊著,自己也拿了兩個包子出來吃著.

 

還是我的包子好吃,怎麼都吃不膩他心裡面得意著.

 

像平常一樣,又快賣光了,剩兩個,昨天那位老人家又來了,杵著不動,他又把兩個包子包起來,送給那位老人家,說今天只有兩個包子,都沒有了,老人家說聲謝謝又走開了.

 

他擔著東西回家,今天又遇到騎馬的人經過,還是一大隊人馬,他忽然擔心起來,聽說外邊打仗打得很激烈,要是打從這裡來怎麼辦?不敢多想,趕快走回家去.走回去的路上,又遇到大隊人馬,害他心裡無端著急起來.

 

他把賣包子的錢給他娘,說要去打洗碗水,然後就出來了,打水的路上,一直碰到大隊人馬,年輕的心裡一直擔心著.

 

打完水,他又趕快往回走,等一下還得出來砍柴.他走得很快,把水倒好了,然後又跟娘說要砍柴去了,拿著柴刀跟扁擔繩索就趕快出門--怎麼搞的,又遇到大隊人馬光這兩天就看到很多人馬,怎麼辦?要打過來了嗎?心裡一陣害怕的念頭,他用跑的到砍柴的地方,用柴刀一直砍柴,心裡直拜託老天爺,拜託自己的家鄉不要捲入戰爭中.

 

砍好柴,用繩索綁好,趕快擔回家.回到家,看到其他家人都在院子裡在講話,他去放好柴火,然後跑出來聽,只看到他爹一臉擔心,說聽到外邊有人在傳說,戰爭快打到這裡來了,一家子在商量該怎麼辦,也沒個主意,家就在這裡,又能去哪裡?

 

晚上睡覺,怎麼都睡不安穩,還害他直作噩夢,被噩夢驚醒,他乾脆就去做包子,今早的包子慢慢做,心裡也沒多舒暢,一直想著打仗的事.

 

娘今天應該是睡沉了,他先把包子籠都擔出去了,又開始賣起包子,今天的大隊人馬更多,這條街道很是熱鬧,他提心吊膽地賣著包子,肚子餓得直叫,也沒心情吃自己得意的包子.

 

走過他包子攤前的路人都說著同樣的東西,什麼這裡快打仗了,害他心裡七上八下,沒個主意乞丐樣的老人家又來了,他又把剩下的包子打包好,給了老人家.不一樣的是,那老人家給他說話了,他說:年輕人,你知道這裡要打仗了嗎?他呆呆地盯著老人家看,不知該說什麼,老人家邊吃包子,又說:年輕人你手腳健全,又人高馬大,不如從軍去!”從軍”?他呆呆地回答.

 

老人家又說:!從軍去報效國家他搖搖頭,:可是我不敢殺人!老人家很認真的看著他好一陣子,才說:可惜了!你不懂武功的,不然還可以保家衛國,說完老人家就走開了.

 

他收拾好東西回家,邊走邊想:我才不去從什麼軍!還要殺人,多恐怖,我連隻雞鴨都不敢殺的,他想到他娘,他娘可是敢殺雞鴨的,應該他娘從軍去才對,他覺得好笑,自己也裂嘴笑了.

 

回到家,東西去放好,然後把賣完包子的錢又交給他娘,又一溜煙跑到街上去了,他觀察著路人都在說些什麼,老說要打仗,真可怕!

 

他福至心靈,跑到附近一間廟宇,給神明拜託這裡別打仗,還看到一個年紀跟他差不多的年輕人,他又盯著人家看,眉清目秀的年輕人,照他的標準很是好看了,聽到有個秀氣的姑娘叫那個年輕人趙雲哥哥”,他心想:趙雲哥哥,名字可真好聽.

 

拜好出了廟宇,回家途中老聽到人家講打仗,他不想聽了,一路跑回家.回到家,他娘一臉憂心,叫他去吃東西,他又跑去把廚房桌上的東西吃光了.

 

,若打仗,我們該怎麼辦?吃完東西,他去找他娘閒聊,他娘本來就一臉憂心忡忡,聽到他的話瞬間也六神無主起來,他娘想了想再說:現在娘也不敢多想,只能到時再看著辦!你爹也沒什麼主意的,其實,娘也很擔心害怕.這當下,他在心裡罵了:什麼鳥戰爭,還要打鳥仗,最好別打過來,要是打過來,老天爺請劈死那些愛打仗的人他其實只是氣到糊里糊塗了,他爹娘都識字的,他們兄弟三個都讀過一點書,他不太會罵人的.

 

晚餐時間,大家都吃得很不是滋味,但是食物還是不能浪費的,晚餐後,大家去輪流去梳洗,梳洗完後,身上涼爽了許多.

 

他又跑到院子裡去看星星了,今天是滿月,月亮又大又好看,他盯著月亮,知道廣寒宮什麼的,真的有玉兔嗎?可惡的戰爭他心裡又是一陣罵,直到心情舒爽才回屋子去睡覺.

 

沒幾日,戰爭一直傳著要打過來了,戰爭所到之處,什麼都不能倖免他賣著包子時,看到很多人舉家遷移,路上很多揹著包袱的人,也因為這樣,他每天都很早賣完包子,他都特地留下兩個包子要給乞丐樣的老人家的,可惜,自從老人家跟他說過話離去的那天之後,他再也沒見過那個老人,可能也擔心仗打過來,逃到別的鎮上去了吧!

 

每天,他賣包子,越來越早回家,他就多做一個蒸籠的包子,照樣還是賣光光至於打仗與否,每天聽到的消息都不一樣,真是急壞這一家人了.

 

 

戰爭的氣息一直瀰漫著,沒幾年,他的家鄉果然然捲入戰爭中了.一家子只敢躲在家中,也不敢出門去.

 

戰火焚燒到這裡前,這些年,他的爹娘一直在打造地下間,是在自家鑿穿土地,然後弄一個可以躲過戰火的地方,那個空間,他們三個兄弟都有動手幫忙挖過泥土,他們做這件事時也都很小心,不敢給鄰居知道,好在他們家的屋子不緊臨鄰居的.

 

除了打造地下間,還在堆糧食,雜糧什麼的,還有自製的麵條,他娘很懂風乾的食物,他爹很會做木櫃子,這幾年來,他兩個弟弟也都跟他一樣長得高頭大馬爹娘吩咐什麼,他們兄弟三個就做什麼.

 

地下間造得極好,很舒適,還有樓梯,以及木門,他們一家子存的乾糧什麼的足夠用上一年半載,反正也無處可去,也沒人願意離開家鄉,再說離開家鄉之後,逃到異鄉去,誰能預料些什麼,誰又能保證什麼?!

 

在這樣時代下的人,大家只能找到各樣保命的方式,唯有靠自己和信任的人,才能度過各種苦難.

 

只要聽到外邊有打打殺殺的聲音,一家子就躲起來,這個地下間,還算安穩,也許老天爺在暗中幫忙,他們一家子無論如何,就是能免去被揪出來的危險.

 

還算平靜的日子,他和他爹會到官衙附近去打探消息,官衙也會貼出佈告什麼的,常常一去,就看到一堆人圍著官衙的佈告欄在看東西.

 

原來還是有人沒離開,他出門時,都被他娘打扮成女兒身,高頭大馬的女兒身,他娘說怕人家發現他是男兒身被官差抓走去投軍,他雖然扭捏,久了也習慣了.

 

不認識他的人還真以為他是長得高頭大馬的姑娘家.一開始裝成姑娘家時,還被全家人笑,他也跟著笑,喬裝打扮一旦習慣,久了,他也練就姑娘家的姿態.

 

不久,佈告欄上張貼徵軍啟事,不想從軍的都逃到異鄉去了,而他們一家子還是沒事,一樣在家鄉過著日子.

 

街道上越來越少平民,多的是雜沓的將兵士卒,很多人都不出門走動,只待在家裡了,能躲則躲,否則也無可奈何.

 

幸而沒幾個月,聽說打到別地方去了,他們這邊只是常山的一個小地方,以前平常的日子漸漸回來了.

 

再加上異鄉人,他們家鄉又熱鬧起來,沒有戰火之後,他們家又恢復平常的樣子,他又開始做包子賣包子,有一陣子什麼都短缺,他的包子少了一些東西,沒那麼好吃了,但是還是賣得完,直到什麼都恢復供應,買得到想要的東西,生活才真正步向正軌.

 

他的爹娘最近常說的話題還是圍繞在幸好有預先準備戰爭所需,不然一家子最怕顛沛流離.

 

他賣完包子之後不像往常直接回家,而是挑著擔子到官衙去看佈告,擔心又有什麼事,還常聽到那些衙役都在提什麼曹操劉備孫權,還有諸葛亮跟周瑜,什麼桃園三結義,他都聽得津津有味.

 

還有聽說常山出了一個有名的趙雲將軍,他才想起,會不會是以前那一位趙雲哥哥”?

 

戰爭之下的犧牲者往往是百姓,貪婪的人要江山,而一般百姓,要的不過是安穩的生活!

 

戰火雖然遠去,但誰知道什麼時候又會發生令人討厭的事?老天爺從不會洩漏天機的

 

雖然日子總算是穩定下來了,他們一家子逃過大劫難,晚上睡覺,還是覺得無法放心睡覺

 

每天照樣出門賣包子,他除了肉包子,也做一籠素包子,因為最近他發現出去賣包子時,有幾位出家師父在化緣的.

 

只要看到出家師父在化緣,他就包幾個菜包急忙跑過去送給出家師父,人家都千恩萬謝地收下了.他直到現在這年紀,才知道活得踏實是怎樣,儘管心裡還是有著懼怕戰爭的到來.

 

有一日,他賣完包子要回家,看到有一輛馬車經過,那片刻風吹開馬車的布簾,有個好看的姑娘坐在裡面,他看呆了,很久沒看過長得好看的姑娘了

 

馬車上還坐個車夫和婢女模樣的姑娘,車夫看他站著,就停下馬車問他驛站怎麼走,他給指路說直走,然後等到路的盡頭轉向右邊再直走就會看到了,馬車裡的姑娘掀開布簾看了他一眼,他心想好眼熟

 

等到馬車走遠,他才匆匆趕回家中,爹娘最近的話題是要給他們三個兄弟娶親,兄弟三個都很開心,但是家無恆產,也沒多少錢……

 

他爹娘向鄰居打聽有沒有什麼媒人,知道鄰鎮剛好住一個有點年紀的媒人婆,但是人家不作媒人很久了,他爹娘還是提著禮物上門去請媒人介紹乖巧的年輕姑娘給他們家三個兒子,說要識字的,不要太老的

 

人家勉為其難地收下禮物,他爹娘也覺得自己似乎太勉強人家,但是人家還是有在幫忙在物色對象,幾個月後,媒人婆說她們鎮上有三個年輕姑娘很合適,人家姑娘家裡也和他們家般配,很適合,他兩個弟弟都沒意見,倒是他,很想說不成親,但是又是家中長子

 

親事還沒定下來,有一天他悶悶不樂出去走走,到附近的小河去泡泡腳,他看到一個姑娘在河邊洗衣服,有意無意的,他一直盯著人家看

 

你看什麼?那姑娘被他看久了發現了,姑娘有點生氣的樣子很是好看,他心動了,只語無倫次地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一直盯著姑娘瞧的.那姑娘把洗好的衣服放在木桶,不理他就要走了,他又一直看著人家的背影,直到人家都看不見.

 

隔天,他又在同樣的時間去那邊,又見到姑娘在洗衣服,那姑娘看到他,說了句:怎麼又是你?要不是因為我們那邊的河流滿是泥沙,我才不會過來這邊洗衣服,你快點給我走開!怎麼聽,聲音都很是好聽,他滿臉通紅,:姑娘長很好看,……那姑娘阻止了他的話,:我快嫁人了,你別打我主意.

 

他心裡一陣落寞,:能娶到姑娘的人真幸福!對不起!我走了!

 

後來他也沒再去了,也隨爹娘的意思做主,三兄弟訂了同一天成親.成親那一天,家裡很是熱鬧,地下間之前勉強弄出兩間像樣的新房,他爹娘之前有說房間的事以後再說,他跟弟弟們很擔心嫁過來的姑娘覺得委屈,但也沒辦法.

 

成親那天,拜完堂,入了洞房,他的新房就在原來的房間,揭了新娘的頭紗之後,看到新娘他大喜過望,原來新娘竟是在河邊洗衣的姑娘,能娶到心中喜歡之人,他開心地笑了……

 

 

The end~

 

 (如有雷同,純屬虛構)


在飛花湮滅前
留一抹淡香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20&aid=718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