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風的心箋
市長:喬若飛  副市長: 唐樂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風的心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曾經,你我的心事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包拯.展昭.錦毛鼠
 瀏覽101|回應0推薦0

喬若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話說當年錦毛鼠白玉堂年輕氣盛,老看御貓展昭不爽,總想有機會跟展昭單打獨鬥.

 

但展昭總跟在包拯身邊查案,除非包拯包大人要他單獨去查些什麼,不然他很難落單的.

 

在那些年,包拯被稱為包青天,查了很多大案子,皇上很信任包拯,包拯只要出面查案,往往都能獲得解決.

 

有一年,包拯來到五鼠的地盤,身邊跟著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再上御貓展昭,一大行人住在當地的官府,官府原本就有一件難辦的案件積著,是一個少婦謀殺其夫的案子,仵作明明查出人是被毒殺的,但卻不知是何毒,也沒有辦法證明犯人就是那位少婦.

 

後來那位少婦還是被拘提到案,因為她身上被搜出留著同一種毒藥,關在官府的牢房已經半年.

 

包拯一到當地官衙,知道此事,發了脾氣,說豈有此理,為何半年了,還查不出個結果來.縣太爺叫冤,說已經嚴刑拷打過,一名弱女子,也不知為何能撐著,咬緊牙關,只說自己是被冤枉的,至於毒藥,更不知打從何處來的.

 

住在當地的官衙之後,包拯已經迫不及待開始調查此案,他派展昭去少婦家左右鄰居那兒盤問清楚,少婦的家人更要仔細盤問過,一定要查到少婦行為舉止及平常對待其夫婿如何.

 

展昭接令去問了,果然查得一清二楚,少婦未嫁進門前還是年輕姑娘時,就有不少愛慕的人,嫁進其夫婿家,更是守婦道也不敢亂來,左鄰右舍都稱讚那位少婦,而且都堅信少婦是清白的,毒藥就不知是怎麼回事.

 

包拯沒有開堂審問,而是親自到大牢盤問那位少婦,為何毒死其夫,毒藥又從何而來.少婦被關了半年,一身髒亂,看到眼前的大人是有名的包青天包大人就起來跪著,還當場大哭起來,說自己沒毒死其夫婿,也不知毒藥從何而來.

 

那位少婦哭得很是淒慘,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包拯有絕佳識人的能力,他一眼就看穿少婦哭得很真誠,只是要破這案,看來又不容易了.

 

他問少婦對其夫婿印象如何?少婦停止哭泣,說其夫工作認真,對她也很好,兩人成婚才一年多,尚未有孩子.包拯點了點頭,然後包拯問少婦的夫婿有沒有跟人結怨什麼的?少婦答說自己的夫婿待人真誠,未曾聽說有跟人結怨,少婦還強調其夫婿什麼都會跟她說的.

 

包拯又問少婦,你有沒有跟人家結怨?少婦想了一下說她根本很少出門,成親前是成親後也是,何來結怨?!

 

包拯問過後,說他瞭解個大概,叫少婦稍安莫躁,他會把事情查個一清二楚.包拯從大牢中出來,叫張龍趙虎去查那位少婦的娘家,尤其一些少婦進親近的婢女下人等,查查跟在少婦身邊的人,看少婦未成親前都跟什麼樣的人來往.

 

然後包拯叫王朝馬漢去調查少婦的娘家在當地的評價如何,有沒有人跟少婦娘家結怨什麼的.

 

御貓展昭這時被錦毛鼠知道來到五鼠的地盤,錦毛鼠白玉堂下了戰帖,說要跟御貓展昭一決雌雄.

 

御貓展昭一向為人正派,至於錦毛鼠白玉堂他們五鼠,什麼評價都有,江湖上的事,原本就是江湖人做主,展昭沒料到會接到戰帖,查清楚包大人囑咐的事,回去報告之後,還給包大人報告戰帖的事.

 

包大人笑了,:展護衛真是人人愛戴,連錦毛鼠也想跟你爭個高下的美名.展昭笑了,:包大人說笑了,展昭何德何能,連江湖中人也對展昭不善罷干休.

 

包拯又說:展護衛,你雖身居公職,卻也還是江湖中人,五鼠中的錦毛鼠白玉堂,我早就聞其名,他要找你一決雌雄也是遲早的事,所謂人怕出名豬怕肥,該你查的我都已明白,你還是準備跟錦毛鼠白玉堂決戰的事吧!其他莫管了!展昭稱是,然後就退下了.

 

包拯去在官府中自己的房間待著,他一直在思索這位少婦的案件,剛才細查這位少婦,若不是半年來待在大牢的關係,長相還挺可人的.所謂紅顏禍水,往這邊查這方面最有可能.

 

等到一干人手都回來報告查案所得,包拯綜合了眾人所得的結論,再由其中有人查到的某一個名字最有犯嫌,命人去捉拿此人歸案,沒料到人被他逃了,而且所知是說出走大半年都有了.

 

包拯令張龍趙虎王朝馬漢四人,按照那人可能的去處去查,四人查得那人有一些地方可去,便騎快馬出去打聽了.

 

至於展昭這邊,錦毛鼠白玉堂,正和展昭在決戰地點一觸即發

 

展昭說了:白公子,我們這是第幾回見面?白玉堂笑著:展昭,莫非你是善忘,我們可是第二次見面了.

 

展昭望著白玉堂,隱約記得第一次見面時,白玉堂才十多歲,乳臭未乾,但已經有大俠氣勢,眼前的白玉堂,面貌清秀,又長高不少,若不是江湖中人,也該是名門望族的公子.

 

至於白玉堂也在觀察展昭,展昭留了點鬍子,看起來完全一派公職中人竟無一點江湖習氣,玉樹臨風,和以前一樣.

 

兩個不知哪來的默契,已經開始自己的招式,兩人的劍鋒一出,瞬間打了起來

 

兩個人都用了自己習得的武功,幾招下來,戰了個平手,等輕功有的沒的使出來,戰場上一片烏塵飛了起來……

 

劍氣一掃,兩個人各自掛彩,你來我往,嗆辣至極.

 

這時,一旁多了觀戰的其餘四鼠,展昭跟白玉堂沒受到影響,還是一直招招致命般往對方而去.直到一個點,被第一隻鼠給插話阻擋了.

 

展昭跟白玉堂當下停止攻擊,各自站立一邊,第一隻鼠說了:五弟,你年輕氣盛,再戰下去未必有利,還是別打了吧!白玉堂怒氣沖沖說:大哥何以長他人志氣滅我威風?!第一隻鼠說:大哥已經知道結果,五弟莫生氣!白玉堂低下頭來,這才自己說了:展大俠,我大哥說對了,我最後會敗下陣來,下次有機會,我們再決鬥一次.

 

展昭一臉嚴肅,:白公子,才沒幾年你的劍術已經很高超,這次謝謝你承讓了!現場大家一團和氣,然後各自拱手說要回去,大家都散了.

 

隔半個月,捉拿到了元兇歸案,原來是少婦的青梅竹馬,沒能迎娶夢中人,故意設計陷害夢中人.

 

真相大白,開堂審案之後,少婦當場釋放,少婦跪著,又大哭起來,邊大聲謝著包大人還她清白,邊罵著旁邊跪著的青梅竹馬,說他禽獸不如,害死她相公還陷她於不義.那個青梅竹馬當場對少婦道歉,然後就被裁決問斬……

 

 

The end~

 

 

 

(如有雷同,純屬虛構)
在飛花湮滅前
留一抹淡香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20&aid=718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