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風的心箋
市長:喬若飛  副市長: 唐樂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風的心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曾經,你我的心事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武則天.曲纓
 瀏覽93|回應0推薦0

喬若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唐朝,武則天當政,宰相狄仁傑還在之時,曾於京城皇宮外面街道溜達,遇見一名剛到此處的畫師,當時,並不流行肖像作畫,流行的跟以前一樣,多是一些山水名畫還有名家畫作.

 

當時這位畫師,畫了很多仕女圖,還有各類花朵的圖,都擺在街道上任人觀賞評價,偶爾會有官員看上其畫作,買回家去收藏或張貼.

 

宰相狄仁傑對人稱武后的武則天多有貢獻,是武后相當重視的人,狄仁傑原本對畫作沒有特別注重之意,但是無意中留下來看著這位畫師的畫作,看到一幅牡丹畫,很是感興趣.

 

牡丹花,俗稱富貴花,原本給人華麗而毫無優雅可言的印象,所謂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華麗的牡丹,艷麗有餘,卻沒有蓮花之清新脫俗.狄仁傑之所以看上這位畫師的牡丹圖,是因為這位畫家的牡丹圖完全顛覆世人對牡丹花的印象,狄仁傑要將這幅牡丹圖買下來,要上呈給武后.

 

當時知武則天者,唯有宰相狄仁傑也,狄仁傑很受武后重用,當時很多疑案,也由大理寺出身的狄仁傑親自調查.

 

狄仁傑買下這幅畫後,隔日上朝便在大臣都上奏過各事退朝之後才呈給武后,武后大喜,問這幅畫打哪兒來?狄仁傑稱是皇宮外面街道有一畫師的名作,武后一直觀賞著那幅牡丹畫,口中念著:此幅牡丹花,怎會英姿颯爽,不見嬌氣華麗?!狄仁傑當時拍馬屁,說:這豈不是皇上您嗎?

 

武則天說:狄卿此言差矣,吾乃一國之君,雖是女兒身,當然樂於比英姿颯爽更好的形容詞.狄仁傑笑了:皇上說得極是,請恕罪臣直言!

 

武后又說:照狄卿所言,朕該得何形容詞?狄仁傑一陣思索,說:皇上既英姿颯爽,亦風華絕代,更何況皇上對天下之事也多所盡力,臣等不得不佩服!武后被捧得大笑,說:狄卿此翻拍馬,若非有何建言?!

 

狄仁傑說:逢迎拍馬被皇上看穿,只求皇上不降罪而已.武后說:狄卿之言,朕自當信之,對了,何來的畫師?可否帶入宮內?

 

狄仁傑說:畫師應當還在宮外賣其畫作,明日早朝定當親自領進宮來,皇上還有何吩咐?武后說:沒了,狄卿莫忘要那畫師多拿幾幅自己的得意畫作入宮,朕要收藏的,可以了,退下吧!

 

狄仁傑退出皇宮後,急著到街道上找那位畫師,好在那位畫師還在原來的位置,狄仁傑對那位畫師說了:皇上宣你與我明日進宮,你多帶幾幅得意佳作,皇上喜歡你的畫風.那位畫師瞬間跪下,說:小人惶恐,不敢進宮面聖!

 

狄仁傑聽了愣住:畫師何出此言?畫師說:小人自幼成長於鄉野,沒見過比官衙更大的地方,怕一進宮面聖,便給丞相及自己丟醜!

 

狄仁傑笑了,說:末驚慌,皇上有和顏悅色那一面,只聽,勿多言即可.畫師說:感謝丞相,小人知道了.

 

狄仁傑又言:那你與我回相府,方便明日我領你進宮!畫師立即稱是.畫師趕緊收攤位,然後再揹著所有的畫跟狄仁傑回相府.

 

回到狄仁傑府中,狄仁傑吩咐下人給畫師一間上等客房,然後給畫師說:天黑請到大堂來一起用晚膳.畫師道謝過後才跟著下人離去.

 

狄仁傑回到臥房,見到他的夫人在刺繡,他的夫人立即站起來,說:官人回來了.狄仁傑隨口應了一聲,才說:夫人,今日有一位畫師讓我請回府上,晚上與我們一同用膳!他夫人說:官人,知道了!

 

當天晚上賓主盡歡,畫師雖說自己出身鄉野,卻於進退之中,表現得體,很討狄仁傑夫婦的歡欣.用完膳後,狄仁傑告訴夫人要到涼亭與畫師喝兩杯,兩個人就移到院中涼亭去了.

 

狄仁傑和畫師邊喝酒邊聊天,興致一來,還對幾個對子,畫師略輸一籌,但論起作畫之事,畫師又略勝一籌了.

 

狄仁傑和畫師談得很投機,沒有喝醉,只是兩人同喝了壺酒而已,然後狄仁傑看夜色深沉,便跟畫師說明日要上早朝,請畫師回去休息.等到畫師離開涼亭,狄仁傑一個人看著月色,思索著一些事,一會兒,才回房去休息.

 

隔日用過早膳,狄仁傑與畫師和畫師攜帶的畫作,一同上早朝去了.到了皇宮內,狄仁傑吩咐畫師先在外邊等候,眾大臣要上奏要事,不能有閒雜人在場.於是畫師就在外邊等候.

 

等到一干朝臣都退朝出來,畫師被皇上宣進宮去,當下畫師一陣手忙腳亂,緊緊掐著自己得意的畫作,都快掐出水來了,等進了皇宮,看到武則天,一陣腿軟就下跪了.

 

武則天笑了,說:畫師前來,朕與你有話說!畫師又一陣手忙腳亂,急得所有畫作都掉到地上去了,邊撿著,邊趕快看了武則天一眼,然後三兩步跑到武后座下,這才又跪了下去:小人惶恐,參見聖上!

 

武則天說:平身!畫師聽了,站了起來,當下一臉嚴肅,不敢說話.狄仁傑立刻走過來畫師身邊,對武后說:皇上,這就是那位畫師,但是畫師怕給臣和他自己丟醜,故手忙腳亂.武后說了:原來如此!

 

武后仔細看著那位畫師,那位畫師斯文俊秀,拿著幾卷畫作很是緊張的樣子,武后說:畫師不必緊張,朕與普通人無異,也不過是高高在上而已.

 

這句話讓畫師終於放鬆了緊張,武后又說:狄卿將所有畫作呈上來!狄仁傑接過畫師手中所有的畫,然後將畫作呈上給武后.

 

武后一幅一幅仔細看著,看完後笑著說:畫師的畫風甚合朕意,這幾幅畫,朕都要了,畫師要何賞賜?畫師立即跪下,說:小人不敢,既然畫作皇上中意,贈與皇上乃小人之榮幸!武后笑了,說:好!今日得畫師畫作,他日或可還點人情.

 

武后讓狄仁傑跟畫師退下,他們兩個就步出宮外.

 

狄仁傑和畫師邊走著,狄仁傑說:至今還不知畫師何名,真乃糊塗也!?畫師說:丞相,小人名叫曲纓!

 

狄仁傑說:原來是曲公子,今日上朝,真是嚇壞了吧!曲纓說:是的,小人甚是惶恐,很抱歉果然丟醜了!狄人傑大笑:無妨!今日識得皇上廬山真面目,對曲公子也算有斬獲吧!曲纓說:是的,丞相說得即極是.

 

兩人又一陣交談,狄仁傑才讓曲纓離去,曲纓離開後,也不敢在京城多留,要回鄉去了.狄仁傑後來要找曲纓,也沒辦法找到.

 

事過境遷,時局多變,轉眼狄仁傑先武后去逝,武后一陣喟嘆,回鄉後的曲纓,在自家教人家的孩子習畫,後來不知怎地,人家的孩子在離開他家後猝死,惹了官司,他被抓入當地的官府大牢,眼見就要被誣賴而冤死,這時曲纓已有後,交代自己的大兒子快馬到京城,怎樣也要想辦法見到武則天並且說明冤情.

 

曲纓一家人都知道曲纓的畫作在宮中被武則天收藏,曲纓的大兒子快馬到京城,只花了兩天時間,先到相府去,曲家大兒子見到狄仁傑的後人,說了曲纓的冤屈,狄仁傑的後人趕緊將曲家大兒子帶到宮中,果然順利見到當時已老的武則天.

 

武則天聽到了曲纓的冤案,便給了個手令,說曲纓無罪釋放,不得再查.曲家大兒子當堂大哭,還發誓說自己的父親是冤枉的,若日後還有任何疑慮,自願替父受過,然後領手令而去.

 

後來曲纓被放了出來,一家子都鬆了口氣.曲纓時常感念當年的武后與狄仁傑,在自己的傳家手書中提及此事,還把武后特赦的手令畫在傳家手書,流傳至今.

 

 

The end~

 

 

 

(如有雷同,純屬虛構)
在飛花湮滅前
留一抹淡香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20&aid=7180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