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風的心箋
市長:喬若飛  副市長: 唐樂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風的心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曾經,你我的心事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玄玉與娬姬
 瀏覽114|回應0推薦0

喬若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隋朝,京城,有一家青樓,是當地最大間的青樓,名叫羽香樓.

 

羽香樓有一個當地很有名氣的歌妓,而且是賣笑不賣身的歌妓叫娬姬.

 

娬姬不僅姿色動人,還是當時隋朝第一流琴師,琴彈得極為行雲流水—其實,娬姬琴棋書畫都很在行,還令當時不少王公貴族慕名上門,只為求娬姬一笑.

 

娬姬本是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兩歲被家中長工擄走,並不知自己的身世,娬姬被帶走之後,一直跟著那個擄走她的中年男子住在一起,中年男子待她如自己女兒,雖然兩人都在江湖中隨波逐流,但是中年男子很疼娬姬,請老師教她琴棋書畫,由於娬姬天資聰穎,一點就通,年方十五,因為中年男子生了病,她就自願就被賣身至羽香樓.

 

中年男子因為生的病無法治癒,後來在娬姬十六歲時去世,娬姬只有這個親人,很是悲痛,曾經有一年都不笑,也愁眉不展,娬姬不笑又愁眉不展時,也有一番風韻,當時羽香樓是一家錢莊的姨太在管理的,那位姨太其實也很疼娬姬,若沒有娬姬在羽香樓坐鎮,羽香樓跟一般的青樓也沒兩樣.

 

那位姨太,都被羽香樓的姑娘們稱為姨娘,這位姨娘跟個男子般直爽,姨娘為娬姬把關,任何人想吃娬姬豆腐,根本沒門,因為娬姬身邊還有姨娘派的一個高手,名叫玄玉跟在娬姬身邊,娬姬只要有人捧銀子上門點她,玄玉也都跟在娬姬身邊.

 

那位玄玉是姨娘聽到消息特地去聘請過來的,玄玉比娬姬大十歲,暗地裡也喜歡著娬姬,因此任何人想在玄玉前造次,都會被玄玉拎出羽香樓.

 

娬姬跟玄玉日日相伴之下也對玄玉暗生情愫,玄玉有別於其他男子的地方在於玄玉有一雙清冷的眼神,而且從來沒見他笑過,至於玄玉的長相在當時算很好看的了.

 

每當娬姬必須陪伴客人飲酒彈琴,玄玉就會覺得很心痛,如果能為娬姬贖身就好了,玄玉總是這樣想著,可惜玄玉身無長物,除了武功之外,玄玉跟當時家貧的人無異.

 

玄玉是家中獨子,父母早逝,他一直跟著一位舅舅住在一起,舅媽都把他當下人,派給玄玉無盡的工作,玄玉在舅舅家中從沒吃飽睡足過,反正跟下人真的沒差別.

 

玄玉十五歲時逃出舅舅家,從此浪跡江湖,每天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日子,有一次,玄玉坐在街道邊休息,有個人忽然杵在他跟前,玄玉抬頭向上望,是個拿著劍的老人家,老人家歪著頭似乎在對他品頭論足,忽然說:小兄弟,你跟著我走吧!玄玉當時用很冷的眼神對著老人家說:我為什麼要跟你走?老人家仰天大笑,說:原來還是個彆扭的孩子.

 

玄玉倏地站了起來,就要走開時,老人家抓住玄玉的臂膀,說:小兄弟,跟著我吃好穿好的,我還教你武功!玄玉轉過身來,說:有什麼條件?老人家發怒,掐死了玄玉的臂膀,說:好個思想髒亂的奶孩,我能有什麼條件,莫非吃了你不成?!玄玉想收回自己被抓痛的臂膀,說:我不是什麼意思,是每次都被騙吃虧上當,不自覺這樣說的.老人家放開玄玉臂膀,說:這倒奇了,你給我說說是怎麼回事?

 

玄玉摸著自己的臂膀說:每回都被騙去做白工,還沒飯吃,明明說了條件是給錢賺的,到頭來一毛也沒拿到.老人家又說了:原來如此,骯髒的壞蛋,怎會欺負乳臭未乾的奶孩,丟死大人的臉!玄玉頭一次笑了,因為有人替他說話出氣,然後又收起笑容說:好吧!我跟老人家您走,我不求吃好穿好,教我武功就可以.可是什麼叫武功?老人家說:武功就是用來教訓壞人的東西,很管用的!玄玉點點頭說好,兩個人就離去了.

 

玄玉跟著老人家之後,果然吃好穿好,除了學了念書習字,還學了一身武功,老人家身上有兩把名劍,一把就送給徒兒玄玉了.

 

玄玉跟著師父行走江湖,做了很多好事,玄玉的武功也因他不斷勤加練習,後來還研究出了自己的武功招式.

 

玄玉的師父對玄玉很好,只是不知為何,某一日只給玄玉留書,說自己時日無多,要回鄉去,讓玄玉自己行走江湖,還說京城那邊很大,可以去看看.

 

玄玉不能理解師父的想法,但還是聽從師父的話,買了匹馬騎到京城去,去到京城也不知怎地惹到就當地的一幫人,打上一架之後,也算一戰成名,玄玉覺得京城太吵,他就在離京城不遠的小村莊落戶,還沒打算做什麼維生,就被姨娘找去當娬姬的護衛了.

 

玄玉本來是不肯做這份工作的,但是被姨娘說動了,先試試看,工作不合意再說,一去到羽香樓,玄玉一看到娬姬就動心了,要保護姑娘家的,還有錢拿,也算兩全其美.

 

娬姬當時年方十七,玄玉二十七,娬姬之美,連當時的皇上都聽說了,當時的皇上微服到娬姬所在的羽香樓,皇上一見娬姬驚為天人,當下就要將娬姬贖身,收為後宮.姨娘日日與玄玉跟娬姬相處,畢竟是過來人,她知道娬姬及玄玉對彼此都有情,可是人家是皇上,這下不知該怎麼辦?!

 

不收皇上給的贖身錢也算欺君大罪,這時娬姬去跪在皇上身前,說:感謝皇上將小女子贖身,但小女子實屬無價.皇上大怒,拍了桌子一下,說:區區小女子,怎會無價?

娬姬也不怕,說:小女子被賣身時,就說了身價無價,只陪酒賣笑,不給贖身的.皇上聽了,立即站起來,說:荒唐,何來此說?姨娘和玄玉都去跟著跪下去,姨娘說:我家的娬姬說得極是,皇上,娬姬確實是無價的.

 

在場的無不聽得莫名其妙,這一番言論似有理又似無理,當下,娬姬又說了:皇上,當初來羽香樓,打的賣身契是終生的,娬姬雖是小女子,卻不知終生是多久,終生當然為無價.皇上說:謬論!無非不想給朕贖身罷了!這且由不得你--玄玉這時甘冒反賊之危險,立即站起身來,將劍架在皇上脖子上,嚇壞了在場的一干人,玄玉一字一句清楚的說:皇上,請問您的人頭值幾何?皇上說了:無價!玄玉說:那我用皇上項上人頭交換娬姬,可否?皇上大笑,說:早不講,朕懂成人之美的!玄玉當下趕快收起劍,下跪說:請皇上見諒,娬姬與我有情,不可分開!

 

皇上說了:好!通通起來吧!我這就將娬姬賜婚給這位……姨娘忍不住插嘴,說:他叫玄玉,皇上說:玄玉甘冒大不諱,可見用情之深,都起來吧!跪下的都站起來了.

 

玄玉和娬姬又跪下去,說:感謝皇上賜婚!這時姨娘一陣嘀咕,被皇上聽到,說:你還有何疑問?姨娘膽子大了,說:皇上賜婚是好事,可是我少了白花花的銀子!皇上大怒,說:你的項上人頭何價?姨娘也一點就通,說:皇上開恩,我已得到無價之寶,夠了!

 

在場眾人無不大笑,好在這件事也算有個圓滿的落幕—

 

結果是,皇上不只賜婚玄玉與娬姬,還賜房子,黃金千兩.偶爾還會召見玄玉與娬姬到皇宮相會.待玄玉與娬姬如自己的親弟妹.

 

 

The end~

 

 

 

 (如有雷同,純屬虛構)

 

 

 

 

 

 

 


在飛花湮滅前
留一抹淡香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20&aid=718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