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風的心箋
市長:喬若飛  副市長: 唐樂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風的心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曾經,你我的心事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頂嘴郎
 瀏覽123|回應0推薦0

喬若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某朝,嶽州.一個小地方.

 

那裡有一戶大戶人家,姓朱,朱老爺跟夫人養了一個兒子跟兩個女兒,兩個女兒很是乖巧,唯獨獨生子朱子岳很會頂撞朱老爺跟朱夫人.

 

小時候的朱子岳還很乖巧,後來生了一場大病之後,就開始會頂撞自己的爹娘.

 

朱老爺朱夫人雖然生氣,但也還是由得自己的獨生子胡亂頂撞,因為他們獨生子朱子岳那張嘴,厲害無比,若拿到現在來當辯論家,應該可以拿個頭等獎.

 

有一天,朱老爺叫獨生子朱子岳跟他去工作,要繼承家產當然得學著工作,當時朱子岳二十歲,他當場頂了他爹一臉不高興,朱子岳說:我不要去工作!他爹說:那以後家裡都沒人,誰養你?!朱子岳說:我要去當乞丐.他爹說:你放屁,連輕鬆的工作都不肯做,怎麼可能去當乞丐?朱子岳說:我天生要當乞丐的,爹莫管!

 

朱老爺氣得七竅生煙,說:好!朱子岳,你連家裡的財產生意都不繼承,想散盡家財,這家產是你爺爺留下來的,你現在就給我滾出去當乞丐!朱子岳說:我現在不要出去當乞丐,出非爹拎得動我!

 

朱老爺說:好!我拎不動你,我去外面找幫手!

 

朱子岳跑去躲起來,直到晚膳時間才出現,他要去坐在妹妹身邊時,他爹說:朱子岳,你給我滾出去,家裡沒有你的飯了.朱子岳說:沒我的飯我搶妹妹的飯吃.大妹妹遞給他大哥一碗她的飯,朱老爺說:子青你真是的,我要教訓你大哥的.這家的大女兒朱子青不敢講話,默默吃著菜,直到她的貼身丫鬟小星又盛了碗白飯給她.

 

晚膳後大家各自去休息,朱子岳給他大妹妹子青道謝,子青說:哥哥你可以別頂撞爹爹嗎?你是家裡的長子.朱子岳說:我不跟妹妹說話了,我無聊要回房了.朱子青看著自己大哥的背影一直搖頭.

 

隔天,換朱夫人要帶朱子岳去工作,朱子岳給她娘說:娘,我天生帶富貴命,不用工作.她娘說:對,你天生富貴命,但是你還是得工作!朱子岳說:我才不去工作,除非弄頂八人大轎來搬我!朱夫人修養好,又說:朱子岳,養你是白浪費米,你就儘管耍賴好了.朱子岳說:我不耍賴,我耍嘴皮子.他娘搖搖頭,說:我再問你一次,你是去還是不去?朱子岳說:除非娘解我一個謎題!他娘說:什麼謎題?朱子岳說:娘知道豬長什麼樣子嗎?她娘想了半天說:豬不就長那個樣子,還能有什麼樣子!朱子岳說:娘答錯了,豬長得像我的樣子,我不去工作了,因為我是家裡養的豬.換他娘七竅生煙,說:好!朱子岳,你娘給你生個好模樣,你不當人要當豬,隨便你了!他娘氣到走掉了.

 

其實,朱子岳那張嘴,只有在家裡聞名,外邊的人不知道,朱子岳如果外出,都不跟人家說話的,遇到熟識的人也只是點頭而已.而且他頂嘴的對象也只有他爹跟他娘而已,至於他的大妹二妹,雖然看過大哥頂嘴的模樣,都不以為然,但她們大哥跟妹妹們說話倒是很正常.

 

有一日,朱子岳出外去,遇到下大雨,朱子岳身上沒多少錢,於是他去站在人家的屋簷下躲雨.

 

一會兒,那戶人家傳出爭吵聲,朱子岳邊聽著,聽到裡頭的男人聲音一直在罵一個女人的聲音,他聽著,心裡想:原來女人在外邊討野漢子,真是倒楣,聽到這種事.他邊抬頭看天色,邊聽到哭哭啼啼的聲音一直在辯解:我沒有討野漢子,你別誣衊我的清白.然後裡面傳來”啊”的一聲,又聽到”死人了!死人了!他趕忙跑走了!

 

淋濕衣服才回到家裡,他去沐浴更衣,然後想著那家人不知道怎樣了,他才不想被官差捉拿去問事情.

 

隔天,大街小巷傳遍了發生命案的事,朱子岳本來就知道,他也不跟家裡人說什麼,朱老爺說:乞丐,你要被趕出去了.朱子岳說:我還不是乞丐,我是朱家長子!朱老爺說:你今天又是朱家長子了,那你得跟我去工作!朱子岳說:我今天有工作,就是當閒雲野鶴!朱老爺又七竅生煙,又走了.

 

他娘聽到,說:閒雲野鶴,你過來一下.朱子岳說:我還沒醒,你去叫醒過來的人!她娘說:好,你還沒醒,我拿棍子打到你清醒!朱子岳說:要拿刀子砍我才會清醒,其他的都沒用!他娘又氣到爆炸,說:閒雲野鶴是嗎?那一座山來的?朱子岳說:乞丐山來的!然後朱子岳又一溜煙跑走了!

 

朱子岳到街道上,看到很多官差來來去去,好奇心之下,朱子岳跑到昨天那戶家人那裡,然後一直往人家家裡看,結果被官差當作犯人抓起來.

 

朱子岳被兩個官差押著,押到官衙去,朱子岳一路直說:我沒罪,我沒殺人!就這樣,一路嚷到官衙去.

 

結果剛好被朱家的下人看到府裡的大公子被抓走,跑去告訴老爺夫人,朱子岳的爹說:不用管他了,長那一張嘴,怎樣都能讓自己無罪釋放的!朱夫人聽了也點頭.

 

朱子岳被關在大牢裡,一直罵自己白癡,沒事還往命案人家跑,當然會被官衙抓起來審問!於是他就開始想該怎麼為自己開脫.

 

隔天,當地官老爺升堂審案,朱子岳被押到大堂上,朱子岳看到一個中年男人跪在自己旁邊,他看著大堂上,好大的官威!第一次見到這樣大的場面.

 

朱子岳邊聽著旁邊那男人怎麼講的,那男人一直說是他娘子拿刀抹她自己的脖子的,他沒殺他娘子!朱子岳再回想當日聽到的,只聽到聲音,自己也沒辦法證明什麼事!

 

那男人後來被大刑伺候,但還是堅持自己剛剛說的話.換朱子岳被審問,縣太爺問:你是誰?還有到人家家裡做什麼,都給我從實招來!朱子岳說:大人,我是朱府大少爺朱子岳,我只是剛好路過而已.

 

縣太爺用開堂木大拍桌子,說:什麼路過,你分明特地去的!朱子岳心裡想:好厲害的官老爺!朱子岳說:大人,命案發生之前,草民在那戶人家屋外躲雨,有聽到屋裡的動靜,但沒辦法證明任何事.朱子岳把當天所聽到的都說給縣太爺聽,縣太爺一直點頭.

 

最後,縣太爺又說:通常被大刑伺候的一定說出實話,至於朱子岳,你說得頭頭是道,但本官懷疑你去那裡別有所圖!朱子岳心想:我完了!縣太爺是這樣想我的!

 

這回朱子岳怎樣也想不出來如何為自己開脫,於是被還押大牢!

 

換朱老爺朱夫人著急起來,想著自己的孩子頂多會頂撞爹娘,從小連小動物都不敢殺生的,於是朱家老爺夫人想盡辦法賄賂看管大牢的人,終於進去大牢,見到自己的長子.

 

朱子岳一看到自己的爹娘說:爹,娘,我是冤枉的,我沒殺人!朱老爺說:瞧你平時那會說話的模樣,現在是怎麼了,沒本事為自己開脫嗎?!他娘則說:岳兒,你平時腦筋轉得快,為自己想想辦法吧!朱子岳說:這回我沒本事為自己開脫了……然後朱子岳就安靜下來了,什麼話都沒說.

 

朱家老爺夫人看情勢不對,也跟著在想辦法.其實朱家老爺夫人還是很疼自己的兒子,只是這回也沒辦法,就任由時間這樣拖著.

 

後來縣太爺又開堂審問一次,朱子岳當場自請縣太爺說給他大刑伺候,朱子岳在堂上被大刑伺候痛得哇哇叫,而且打死不承認自己到命案現場有何意圖,果然縣太爺也將他當場釋放了.

 

朱子岳回家後,一改往日的習性,不再頂撞爹娘了,認真去工作了.後來還娶得美嬌娘,給他爹娘生了好幾個孫子抱.

 

The end~

(如有雷同,純屬虛構)


在飛花湮滅前
留一抹淡香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20&aid=718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