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風的心箋
市長:喬若飛  副市長: 唐樂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風的心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曾經,你我的心事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內戰
 瀏覽169|回應0推薦0

喬若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某朝,淀州.

 

當地有一個大戶人家姓苗,這家有兩位公子.本來都沒事的家裡,最近因為一位青樓女子,讓苗家兩位公子翻了臉.

 

苗家兩位公子翻臉翻得很徹底,彼此不再同桌吃飯,碰到面也無禮的彼此互吐口水,讓他們的爹操煩得要命.

 

他們的娘很早就死了,是他們的爹把他們扶養長大,苗老爺人很好又多情,夫人去世都沒有再娶.那兩個兄弟很習慣沒有娘的存在.

 

苗老爺知道這對兄弟在吵什麼,他也不管,兩個兒子之前就很會頂撞他,他索性就丟下兩個兒子的事,自己過著自己的日子.

 

苗老爺唯一後悔的是沒好好教養自己兩個兒子,兩個兒子很會爭風吃醋,他只要對一個好一點,另一個就一直頂撞,說話酸溜溜的,苗老爺常想起他的夫人,他的夫人修養很好,端莊又賢慧,從來沒對他發過脾氣,這兩個孽子,要是他夫人還在,一定能把他們教養得很好.

 

這兩個兄弟鬩牆,鬧得不可開交.

 

有一天,老大忽然對他爹說:爹,你以後會留下什麼給我和你另一個兒子?苗老爺聽了生起氣來,說:你說這是什麼話?想讓我早些死嗎?苗老爺氣到都冒煙了—

 

老大又說:爹,我真的不想跟你另外一個兒子住在一起,你給我們分家!苗老爺氣到指著他大兒子的鼻子說:只要我還在,你別想分家!老大碰了一鼻子灰,頭也不回就走出大堂.

 

苗老爺氣到發火,在喃喃自語:這個孽畜,為了個青樓女子跟自己弟弟鬧個沒完,現在還想分家,真是過分!不教訓這兩個畜生心頭不快活!

 

但是苗老爺眼下也沒有很好的想法對付他兩個兒子,苗老爺後來在臥房想了一夜,一夜未眠,想出了一個辦法.

 

隔天,他把所有家產都弄到錢莊去存著,只留下必要的,然後去鎮上大夫那要能假死的藥,大夫聽了吃了一驚,說:什麼假死的藥?苗老爺說:沒那種能讓人可以假死的藥嗎?我要教訓我兩個兒子的.大夫聽了又問:我可以知道什麼事情嗎?於是苗老爺把事情說給大夫聽,最後嘆口氣說:家門不幸,養出兩個不成材的,我真對不起他們的娘,日後有何顏面去見我娘子?!

 

大夫聽了一直在想,說:苗老爺,我有一本古醫書,還沒看完,我去翻翻看.於是大夫就去拿那本古醫書出來看,苗老爺在一邊坐著等.

 

大夫翻了約半個時辰,才說:這本醫書有個藥方叫龜息散,可以參考看看.苗老爺說:請問藥方怎麼使用?大夫說:這本醫書寫著龜息散有效時間為六個時辰,其實時間太短了,我可以加重藥方試試看,但怕有個萬一.

 

苗老爺想了想:有個萬一的話,我家產都沒吩咐好,我要是就走了,這兩個畜生不鬧翻天才怪!於是苗老爺說:大夫!你先想怎樣能把藥方時間拉長到一天,我先回去把家產的事給辦好,以防萬一.大夫覺得不妥,說:萬一出事,官府怪罪下來,我可吃不了兜著走.苗老爺說:這件事姑且當作你我的秘密,誰都不說,我也不會出賣大夫,不然我寫張自願如此什麼的給大夫,也以防萬一.大夫說好!於是苗老爺約好隔天再過來.

 

回去之後,苗老爺也沒心情用晚膳,有先交代好了,苗老爺在自己的房間一直寫著東西,包括分配家產的的單子,簽名蓋指印,再加上給大夫的單子簽名蓋指印,還有另外一張東西,都弄好了之後,把單子放在該放的地方,然後盥洗之後,才去睡覺.

 

隔天,苗老爺在用早膳時,第二個兒子出現了,說:爹!我知道大哥吵著分家,我也要分家!苗老爺氣到說:我屁都不分給你,你跟你哥哥一個樣,滾出去!老二摸著鼻子走出去了.

 

其實苗老爺很疼愛兩個兒子,只是被這兩個的事給弄煩了,所以才會把話說得很難聽.

 

用完早膳,苗老爺拿單子到大夫那裡去,大夫正忙著,於是苗老爺就待在一旁,等著大夫忙好.

 

等到拿藥的人都走了,大夫拿過單子然後給苗老爺說昨兒夜裡,他捉隻耗子來試藥,耗子都沒醒過來,但確實都有很輕微的鼻息,一般人無法分辨出來的.苗老爺一聽很高興,說:其實我一點也不害怕什麼,若真有個萬一,也是清靜了.大夫說:苗老爺別這麼說,不會出事的,不過一天的時間可以嗎?苗老爺說:我頭一回使詐,不知道該怎麼辦?

 

大夫笑了,說:苗老爺是好人,還是我給您拿定主意吧!我給您調配了一副藥方,有九成把握三天不會醒過來,像真的死掉一般,您看如何!苗老爺很驚訝地看著大夫說:大夫,你跟昨日很不一樣!大夫又笑了,說:苗老爺,我只是很肯定自己下藥方的份量,萬一真的有事,我也不會推託,您放心好了!苗老爺說:這倒不必,一切都是我自願如此做的,請大夫把藥方給我,教我如何煎藥!大夫忙說:不可!這緊要的事,我親自煎藥才行!苗老爺有心理準備了嗎?我先煎藥去了!苗老爺看大夫走開了,他站了起來,說:這位大夫我認識的,今日卻不認識了,真是奇怪得很!

 

然後苗老爺又坐了下去,等著大夫把藥煎好.又等了半個時辰,大夫拿了一碗藥湯過來,說:苗老爺,這是三日份的龜息散,你喝了就趕快回家去.

 

苗老爺端過藥來,看了黑漆漆的藥湯一眼,又聞了藥湯一下,然後打定主意把藥湯全喝光了,他把碗又還給大夫,然後站了起來給了兩錠銀子,說:感謝大夫,我先回去了!

 

苗老爺快步走回家去,把一張單子放在自己桌上,然後去床上躺著.

 

要用晚膳時,下人來叫苗老爺,卻發現苗老爺一命嗚呼了,還寫了單子簽名說都是被兩個孽子氣到胸口疼,萬一死掉,就與夫人合葬.

 

下人看到老爺叫不醒,一直叫來人啊來人啊,所有的人聽到都衝過來了,下人趕緊去請兩位公子到老爺房中來,老大跟老二到他爹的房中來,看到他爹的樣子都一陣驚呼,一直叫爹,爹.下人問公子要去請大夫嗎?老大說:快去快回!下人飛也似的跑出去了.

 

當場有下人在哭了,因為害怕的關係,那兩個兄弟打小就沒娘,這回失去自己的爹,只是害怕,卻沒在哭.片刻,下人把大夫請過來了,大夫進來之後趕快診脈,探鼻息,一會兒才說:人已經過世了,準備辦喪事吧!

 

大兒子二兒子忽然都跪了下去,不知道該怎麼辦,家中有個老雜役,辦過夫人的喪事,他想要去處理,給兩位公子說要辦喪事的費用.老大說:我沒銀子!老二說:我也沒銀子!老雜役大聲說了:什麼沒銀子?兩位公子上青樓有的是銀子,如今老爺過世,兩位公子還要鬧多少笑話給旁人看?!兩位公子瞬間冒火上來,但也不敢當那麼多下人的面說什麼,因為老雜役說得很有道理.

 

苗老爺的兩個兒子都走了出去,一會兒一個走進來給老雜役銀子,另一個再進來,也給老雜役銀子.

 

老雜役火冒上來,一直念著:老爺對下人都很好……不知不覺老雜役也在掉淚,其他的也哭成一團,老雜役走出去,去辦該辦的事.

 

隔天,苗家辦喪事的事情,人盡皆知了,苗老爺在鄰里間是個有名的好人,性格開朗,也不端架子.

 

當大家都忙著老爺的喪事時,兩個兄弟都只在找家產而已.這兩個兄弟只在他們的爹房間找到兩張銀票,各一百兩,他們一人拿一張走了,兩個還不滿意的唸唸有詞,說什麼爹敗光家產,本來很有錢的,怎麼錢都沒了?!

 

這兩個兄弟在做什麼,都看在下人的眼裡,這些下人私底下在罵這兩個兄弟豬狗不如,只想著要家產而已.

 

才三天而已,這兩個兄弟就趕著說要把他們爹安葬在他們娘身邊,那些下人氣到連工作都不想要了一直罵—

 

那兩兄弟不知哪裡弄來幾個人,急著要把他爹的棺木釘好,送出門,這時剛好天氣不佳,狂風大作,眼見就要下起大雨……

 

所有的人都盯著門外,沒人注意到清醒過來的苗老爺,苗老爺躡手躡腳從棺木出來,站在他的棺材旁邊,他把自己弄得披頭散髮的,弄好時,剛好兄弟倆都回頭過來,他們看到有個披頭散髮的把手伸長,說:你們這兩個畜生,閻王爺叫我來拎走你們兩個的命!結果這兩個兄弟嚇到都昏過去了.

 

等到那兄弟兩個清醒之後,他們想爬起來卻爬不起來,原來他們兩個被他們的爹叫人把他們扔進去棺材裡了,還把棺材蓋給釘起來了,兩個一直在棺材裡嚷著:我不要死我不要死!他們的爹一直忍住笑,心想:心情終於一陣舒爽了—

 

經過這一次教訓,兩兄弟都學乖了也不敢隨意使性子,兄弟倆一直很友好.在苗府下人的口中,這事還成為茶餘飯後的笑談.

 

 

The end~

(如有雷同,純屬虛構)


在飛花湮滅前
留一抹淡香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920&aid=7178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