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有朋自遠方來
市長:棒槌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有朋自遠方來】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我的異見
 瀏覽420|回應0推薦0

棒槌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有人拿馬英九的急進與汪精衛舊事相提並論。基本上馬的外表跟汪季新沒得比,季新不只是帥氣,更是個有內涵、沒脂粉氣的美男子;內在的才氣差異就更大了,看看國父遺囑的文筆功力就略知一二,絕對比馬市長的賞燈詩強。
至於汪精衛的漢奸論,是有討論的餘地,打小時候,長輩酒酣耳熱時常談論的主題。
主要兩大疑點:
一、離開中央直前,與蔣介石單獨談了一夜,隨即趕赴日軍。
二、汪公祭時,某知情者大老,輓以「何以昭大信」諸語。

如是俺見:
一、「用間有五」,其中以生間最難,必取內明外愚,形拙心壯,矯健勁勇,閑於鄙事,能忍垢恥犧牲名節者為之,卻難有當烈士的機會。
間為詭道之極則,而廟算之能事盡矣,非有道之主則不能用間。
二、歷史定論為最後主政者所立,用間之事主必知之,故而為人主者不可不厚也。若以此當成一石二鳥,排除異己之手段,雖死無對證,卻永失厚道矣!維昭然之大信是為神 紀人君者之寶也。
三、以當時局勢,蔣介石監控之嚴密,首輔國府大員絕不可能如此快速順利投敵。
四、初為拓展革命刺殺親王,但求以身殉率先證實革命行動實踐,事敗。至1910年4月29日由死罪改判終生監禁,汪某不只是樣子好,更是好樣的、玩真的,這比換上短褲沿街慢跑,難度上之差異不屬同一層次。
五、以汪之學養、內涵、黨齡、經歷,黨國菁英難出其右,更況蔣某何?只因兵權旁落而屈就人後,內心難免不平處。
六、晚近本土先賢林獻堂先生,一身倡導台灣民族運動,提倡漢人本位思想,不說日語、不穿木屐、日服,堅守民族傳統,從生活方式、思想文化上對抗日本統治理念,但最終卻客死日本。
俺以為:該檢討的不是林先生的晚節,而是台灣光復以後,當時統治者的心態與作為;是嘗以獻堂晚年旅居異鄉之心,追想汪某身在敵境之情。
七、不是當事人就無法體會事情本體的難處,眼前宋某屢屢興起聯綠、會扁之舉,也願比照獻堂先生之處境觀察之。

林獻堂是台灣本土抗日民族運動者,想必非常厭惡日本文化與統治,為何卻在台灣回歸祖國後斷然離開家鄉,選擇居住在他最反對、最厭惡的國家,還客死異鄉,其中的玄妙處,正是藉此宣示他要離開的所在是個比日本更可惡的、更噁心的國度。
從大局看問題,林某這樣作為當然不對,真正有作為的改革者,是不會離開革命的對象,去自求安逸。但反制噁心最經濟快速的法子就是脫離現場,若能順道「噁心回去」是再好不過的招式。

宋某這次當然也不對,更也知道違背堅持探求選舉真相的初衷,白讓阿扁撿了便宜,你
我都覺得噁心不智,但從政客切身利益,權度政局利害觀察之,同樣有其不得已的苦衷。
政客失去舞台就是失去一切,不管是正招、邪招、險招,只要能找回舞台,任何能使的招都是好招。
從興票案的危機處理上,證實宋某絕對不是個高智慧的好角,國親合併的問題關鍵,不只是能給宋何許官位,而是跟隨宋的一群人馬,如何安插擺佈,若宋獨自回國民黨,短時間是有了「舞台」卻永遠走失了抬轎者與「觀眾」,國民黨就想等到這一天徹底收拾這潑猴!但在政客舞台上打混這些年頭,這點鬥爭道理與人情冷暖他懂!

至於選舉的恩怨,俺願對倆子彈的認知發表些許「異」見,雖然只是個極其粗糙的騙局,但是:
一、阿扁好歹是打自己不是打異己,這一點就是一大進化。
二、事件當然是假的,選舉搞這把式,的確是夠雜碎,但也算是另類造勢活動,在劇情變化上已經是一大突破,總比過去直接停電、換票匭,只見開票結局沒有一點劇情強,對選民而言可看性提高了,這是「雅事」一樁;阿扁當然不是個東西,但試問其他候選人的造勢政見又有哪一件是真的,有哪一個你支持的候選人是個正人君子。
三、事件本身主要只影響到原先就支持他的選民投票率,並未改變原先反對者的初衷。
四、事後阿扁的反應是不能原諒的,得了便宜賣乖、要裏子又要面子;阻止真相調查在先、導演後續劇情在後…,在在顯示阿扁是雜碎中的雜碎!笨蛋中的驢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823&aid=1183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