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居士在家學佛
市長:祝福您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居士在家學佛】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佛經辯證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簡介
 瀏覽2,025|回應0推薦0

祝福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簡介

█藥師山 紫虛居士


本經是六百卷大般若經(唐玄奘法師譯)的心要,有八家漢譯本,此中,鳩摩羅什、玄奘大師及義淨法師所譯的三個版本沒有序與跋,而其餘五家譯本皆有。一般人常用的譯本是唐玄奘法師在西元六四九年所譯者,經名就是《般若波羅密多心經》。

為了使此經更完整,筆者在此把序文與跋寫出給大家參考。序文如下:如是我聞,一時佛在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及菩薩眾俱,時世尊即入三昧,名廣大甚深,爾時眾中有菩薩摩訶薩名觀自在,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即時舍利弗承佛力合掌恭敬,白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若欲學甚深般若波羅密多行者,云何修行?」爾時觀自在菩薩告尊者舍利弗言」,序文完畢才接本文,玄奘大師翻譯時省去此序文僅以「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這一段話做為開始。本文完畢後還有後序(即跋),「如是說已,即時世尊從廣大甚深三摩地起,讚觀自在菩薩摩訶薩言:善哉!善男子,如是、如是,如汝所說甚深般若波羅密多行,應如是行,…,皆大歡喜,信奉受行。」

般若心經的本文雖只有二百六十個字,但此中包括很多重要的佛教教理與修行方法,例如五蘊歸空就是一種悟入本心的方法。又例如「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與「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這三者分別與佛教的假、空及中觀有關。又此中所說的十二因緣及四聖諦都是佛教的重要教理。其中講到「空」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更是佛教的名言。此外,心經中也講到六塵、六根、十二處及十八界等佛學中常見的名詞。因此,二百多個字的心經,其中所含的義理非常深奧,不是一般以意識心解經就能說清楚講明白的。

般若波羅密多1心經白話註解

觀自在菩薩2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3,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4,舍利子5,色不異空6,空不異色7,色即是空,空即是色8。受想行識亦復如是9。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10。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11。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12。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13。無苦集滅道14,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15,菩提薩埵16。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17,遠離顛倒夢想18,究竟涅槃19。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20,故知般若波羅密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21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故說般若波羅密多咒22,即說咒曰 揭諦 揭諦 波羅揭諦 波羅僧揭諦 菩提薩婆訶

白話註解

1.「般若」是不可言說的無上妙智慧,此處是指入中觀時所悟得之妙智慧。這是一種觀照般若,屬般若之用。(一般講實相般若是指般若的體性,這是指未含無明的本有智種子而言)。金剛經所說的般若亦屬觀照般若之一種,這是住空而由空起用之妙智慧,就相用而言,此二者相同(只是所住境界不同而已)。「波羅密多」譯為到彼岸,即了脫生死之義,但小乘的羅漢與辟支佛亦皆能了生死,而本經所說的是大乘菩薩所證之境界,因此,應解釋為證到「無上正等正覺」之義,心經是心要的經典。因此,本經經名的意義應該是:「使眾生圓悟中觀之無上妙智慧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的心要經典。」

2.「觀自在菩薩」即大悲觀世音菩薩。此菩薩悲心特重,常以各種不同身像出現在六道之中,隨機渡化各類眾生使脫離各種苦難,在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及楞嚴經等很多經典中都有說到此菩薩的各種救世功德。此菩薩有多種不同身像,是為做不同佛事業以渡不同眾生而示現者,其之所以示現諸像而不直接以「心」渡生,主要是因為眾生大多生活在相的世界中,己習慣的認同各種相法,因此,菩薩為接引不同的眾生而示現不同的身像。

一般常見只有一頭兩臂者屬「正觀音」,多頭多臂者屬於「神變觀音」,觀音的神變相很多,尤其藏密修行者所供養的聖像,很多是一般人不常見到的。坊間常看到的有「六道觀」及「三十二觀音」等,後者是菩薩應化渡生時給某些有緣人見到而流傳在民間的三十二種身像。」六道觀音「是菩薩為助眾生消除其六道心(即天、阿修羅、人、畜、鬼、地獄)的障礙而化現的六位觀世音菩薩,分別稱為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馬頭觀世音菩薩、如意觀世音菩薩,十一面觀世音菩薩、不空羂索觀世音菩薩及準提觀世音菩薩。

觀世音菩薩在娑婆世界的淨土是在「補坦洛迦山」,而在中國浙江的普陀山是其在中土的根本道場之一。觀世音菩薩為渡化不同類的眾生,除有無量身像示現外,亦有無量咒語與無量法門,一般修行者很難了解。我們常見的只有「大悲咒」、「十一面觀音神咒」等少數幾個咒語而已。

3.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
行是修禪定之義,深是指甚深、深入之義。這一句是說:「觀世音菩薩修禪定到達甚深的中觀境界之時。」般若波羅密多是圓悟中觀境界時所證之無上妙智慧。此妙智慧可使眾生成就佛果。

4.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皆空」亦可寫成「歸空」,「蘊是聚積加上障礙之義」,無始以來由於無明使真如起夢幻般的妄想而妄生六道諸塵相(詳情請參考楞嚴經),眾生執取這些塵相為實有,這是聚積之義。由於聚積而形成眾生的五蘊身,使如來藏(見楞嚴經)原有自在無礙的見聞覺知功能,因無明而不能完全顯現,這是障礙之義。

由於無明妄想,真如的「見性」功能被遮蔽,真心與色塵混濁不清,由此產生眼識,進一步對六道之一的色塵起妄執,長期如此,就成為眾生五蘊身的「色蘊」。色蘊使我們的眼根失去天眼的能力而成為只有肉眼的功能,這是「障礙」之義。色蘊使我們妄以為我們的身體及所見到的森羅萬象是實有,這是「聚積」之義。同理,無明使真如被遮去聽、嗅、嚐、觸的原始覺受功能而生五蘊身的「受蘊」,它使我們妄認聲、香、味、觸諸塵相為實有,使我們失去天耳、天鼻、天舌等神通而只有目前肉耳等受局限的功能。

真如起無明妄想,妄生第六識,進而成為五蘊身的「想蘊」。想蘊使意根失去本有的功能(例如沒有法眼),這是「障礙」。想蘊使我們妄執各種名相符號(即第六識心所)與我們的心理現象是實有,這是「聚積」之義。真如因為伴生無明而起妄動之念,以至妄生第七識,進而成為五蘊身之行蘊。第七識之妄動不停使第六識不得清淨,以至障礙我們「三明」(即天眼明、宿命明及漏盡明)的成就。

「行蘊」也使我們妄以為實有「自我」及「時間」等現象,也使我們妄認世間各種變遷現象為實有。「識蘊」是真如起無明妄想以至妄生第八識,由此妄執第八識業種以為實有並記錄不忘。這種把「憶持」當成實有就是「聚積」之義。由這種對識種子記憶不忘就導致眾生有輪迴生死的妄相,識蘊使我們失去宿命通,也障礙他心通的成就,這些就是「障礙」之義。

照見五蘊歸空是把心念返向「內觀」(一般人的心是向外,隨外塵而動),逐漸忘失五蘊身的覺知,而進入八識身的覺知,由第六識逐漸向內進入第七識及第八識,到達第八識的最末端,再往內則是一般稱為黑牢關、黑漆筒或黑洞者,最後回歸到自性,此處是十方圓明(是照而寂)。

再進一步內觀則入寂而常照的境界,此即真如(又稱為法身)。當修行者進入十方圓明之境界,此境界亦稱為「自性」,這是眾生未有無明時的狀態,而悟到眾生是由自性伴生無明所致,此種自覺叫「開悟」。當修行者入真如境界時,則現出諸法的體性,此叫「現性」。這種內觀的方式叫五蘊歸空。

修行者開悟之後就知道世間各種無常現象的體性是空,有此深刻的體悟則可解脫煩惱,因為一般人執著於世間的各種事情,例如生老病死、人事升遷、名利地位及財富等,而把這些虛妄事物當成「實有」體性,一旦發生變化,則痛苦與煩惱就由此發生,若能體悟這些現象皆無體性,則自然可以解脫其所引生之煩惱,故說照見五蘊歸空可渡一切苦厄。苦厄是痛苦與災厄。

5.舍利子:人名,他是釋尊的弟子,在出家弟子中其智慧第一,也有譯為舍利弗。

6.色不異空:色指色蘊,空指真如,它不是虛空或空無。「空」是眾生及森羅萬相的體,其本身是不可言說、不可形容的。真如會「伴生」無明,一旦無明出現,則真如會如人忽然入夢似的妄生各種現象。這叫「緣起」。「不異」是「不是完全不同」之義。完全不同稱為「異」,是指性質與相狀都不相同,例如金杯子異於木盒子。

兩個東西不異,是指性質同、相狀異或相狀同、性質異,例如可以說冰不異水,或說金戒指不異金。又例如兩個形狀相同的戒指,其中一個是鍍金所成,另一個真金所成,此二戒指亦可說是「不異」。 「色不異空」是「色蘊」與「空」不異,在修行上,作三密加持的本尊觀想之時,所出現有相狀的本尊是來自「空」,由此悟到色蘊的體性是空,也就是「色蘊不異空」。在理論上,由人的肉身及所見到的森羅萬象,我們可以推想其體性皆是空,這也可稱為「色不異空」。

7.「空不異色」:這是說「空」與色蘊二者不異。在修行上,經由內觀的方式,息滅妄想離一切色相就悟到「空」,所悟到的「空」是諸法的體性,它是妄心熄滅離一切色相時所現者,不是離妄相別有「空」存在,這叫「空不異色」。

8.「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這是說色蘊是空的表相而空是色蘊的體性,二者互為表裡,如一體的兩面,二者不一不異,這是諸法的中觀理論。在修行上而言,這是指在中觀的境界,此時修行者是在「寂而照、照而寂」的境界,是同時處在「體即相、相即體」的境界。若與前之空假二觀相較,空觀的成就者入空之際,只悟到空或住於空,但不知相。反之,假觀成就者,只見到相但不知空,而中觀境界是「融通空與相」,故與前二者不同。

9.「受想行識亦復如是」:這是說受蘊不異空、空不異受蘊,受蘊即是空、空即是受蘊,…。其意義與註解8相同。

10.「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這句話也可寫成「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諸法空相」。「相」指各種形狀或相狀。諸法指一切現象(也含無為法在內)。諸法的表相(簡稱相)就是我們所見所覺知的外在森羅萬象及內在之各種妄想。諸法的空相是指諸法的「體性」而言。「空相」是形容此不可言說的體性,也就是「空」、「真如」或「法身」等。「諸法空相」(即空)的特性是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世間之一切事物有生就有滅,一切事物不是垢就是淨,任何東西其大小等諸量皆是可以增減,因此,以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來「形容」此不可言說的「空」可以算是非常適切。

11.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 這一句是說「空」之中沒有五蘊的存在,五蘊的解釋見註4。也就是說若修行者不能離五蘊則不能入空。

12.「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眼耳鼻舌身意是指人體的六種器官(稱六根)。在此處六根應該包括六個器官的知覺體(即「識」)在內。色聲香味觸法是「六塵」,是六根覺知的對象。也就是眼根看色塵、耳根聽聲塵、鼻根嗅香塵、舌根嚐味塵、身根接觸身塵、意根(腦)接觸法塵。「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就是「無眼根界、無色塵界、無眼識界,……,無意根界、無法塵界、無意識界」之義。

此句話是說「空」之中既沒有六根、沒有六塵也沒有十八界存在。 「十八界」的意義是十八個界限,色塵經由眼根與眼識共同作用而生識覺之時,色塵有其作用的界限,叫色塵界,其他十七界的意義亦同此理。六根、六塵、六識、十二處或十八界總體就是世間之一切現象。也就是我們所覺知一切現象,也就是一般所稱的「相」。這一段話是說在「空」中沒有我們所知的各種「相」存在。也暗示我們,若不離諸相則不能入空。(十二處與十八界之詳情請參考中華藥師山居士佛學學會所發行由筆者所註之楞嚴經。)

13.「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 這是說「空」中沒有「無明」、沒有「無明滅」,沒有「行」也沒有「行滅」,沒有「識」亦沒有「識滅」,沒有「名色」亦沒有「名色滅」,沒有「六入」亦沒有「六入滅」,沒有「觸」亦沒有「觸滅」,沒有「受、愛、取、有、生」亦沒有「受滅、愛滅、取滅、有滅、生滅」,沒有「老死」也沒有「老死滅」。

這一段話也可以改寫為「空」中沒有無明、行、識、名色、六入、觸受、愛取、有、生、老死,也沒有「滅無明」、「滅行」,……,「滅老死」。這是說「空」中沒有十二因緣法存在。也就是說「空」本身不是十二因緣法所屬,若執著十二因緣的修行法而不知法亦要捨,則不能入「空」。因為法如筏如手指,只是渡河或指月之方便而已。十二因緣法之詳情請參考附註1。

※附註1 錄自紫虛居士所著《小乘佛法介紹》

參、十二因緣(又稱十二緣起、十二有支)

緣起法在釋尊之前就有,當時即存在有五支緣起、九支緣起及十支緣起之說,到釋尊成道才有十二支緣起之說。北傳之大乘經典就固定為十二支,概述如下:
一、是有情眾生流轉的連鎖鏈。
二、十二支:詳見末頁之表。
三、十二因緣各支的解釋:

本師佛對十二因緣之開示:(雜阿含 298 經):「佛告諸比丘,我當說緣起法……,彼云何無明?……不知三世、內外、因果、四諦、不知三寶,不知根塵……痴闇即無明。云何行?身口意行。行而有識,即六識身。識而名色,即四大與四陰。名色而有六入,即六入處,即眼入處以至意入處。六入而有觸,即六觸身,即眼觸乃至意觸身。觸而有受,即苦、樂、不苦不樂受。受後有愛,即欲、色、無色三愛。愛而取,即欲、見、戒取與我取(四取)。取而有,即欲、色、無色三有。有後有生。生異類眾生,於中得陰、得界、得入與得命根。生而有生死,老而白髮……,死而命終,暖離色身。」(以上為大略,有興趣者請看原文。) 說明:
(一)無明:即無始無明,由此如幻生出各種業障,使人不知三世、三寶等,真如因此無明幻生第八識。
(二)行:起心動念而幻生第七識,由此而有身口意諸行進而反熏生諸識相。
(三)識:即六識(眼、耳、鼻、舌、身、意)。
(四)名色:第六識記錄六根與六塵之相互作用而累積各種名相符號即成名色。此包括五陰諸相(四大為色陰,名為其他四陰)。
(五)六入:是六種入世間之處,約在細膩身或中陰身階段,是六種「精神器官」。
(六)觸:六入接觸六塵(經六觸身)。
(七)受:三受,即苦受、樂受與不苦不樂受。
(八)愛:第六識與意根之作用。愛即對三界之愛,即貪愛三界之某一界,也就是喜愛六道之某一道。
(九)取:四取,中陰身對三界塵境之貪著而生,即:貪著投生道之五塵境界而生欲取。
見取是妄見該道之境界而生執取。
戒取是妄求能投生於該道。
我取是妄認我已在該道。

(十)有:妄以投生道(即三界六道)為實有。

(十一)生:投生該道而得有五蘊身(陰),得依報(塵)與正報(得界得入)及得命根(肉身)。

(十二)老死:肉身由老化而終至死亡,死亡是體溫消失。(暖是指人的體溫。)
‧由無明而有行,…而有老死。稱「正觀」或「順觀」,順觀稱「流轉門」,因為發生輪迴之理。
‧由有老死因有生,…,因有無明,稱「逆觀」,逆觀稱「還滅門」,由反省可解脫:即無明滅則行滅,…則老死滅(盡之義)。

釋尊在菩提樹下觀十二因緣而開悟成佛,在雜阿含293經有言「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在「過去、現在因果經」有敘述佛陀開悟之經過。「爾時菩薩(即當時尚未成佛的釋尊)觀眾生性,以何因緣而有老死,即知老死以生為本,若離於生即無老死。又復此生不從天生,不從自生,非無緣生,從因緣生,因於色有、欲有、無色有業生,又觀三有業從何而生,即知三有業從四取而生,又觀四取從何而生,即知四取從愛而生。又復觀愛從何而生,即知愛從受而生,又觀受從何而生,即知受從觸而生。又觀觸從何而生,即知觸從六入而生。又觀六入從何而生,即知六入從名色生。又觀名色從何生,即知名色由識而生。又觀識從何而生,即知識從行生。又復觀行從何而生,即知行從無明生。若滅無明則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滅。名色滅則六入滅。六入滅則觸滅。觸滅,…,生滅則老死悲憂苦滅。如是逆觀順觀十二因緣,第三夜分破於無明,明星出時得智慧光,斷於習障成一切種智」。

肆、緣起論:探討有情眾生的起源,大多以十二因緣為主,包括:真如緣起、業感緣起、無明緣起及法界緣起等。

伍、十二因緣顯示眾生由空如幻而起之順序:
空→無色界→色界→欲界(見末頁表)

陸、十二因緣表出各界眾生「心的狀況」,例如無色界眾生的識心是在第七識與第八識,其前六識大多不起作用。
輪迴的狀況由發生當時心的狀況而定。一般凡夫大多在老死與六入之間,也就是死亡後就到六入(即中陰身)的狀態,然後再「生」。若破無明則可解脫。

此外,十二因緣也顯示修行的狀況,在修行中(如經由五蘊歸空或耳根圓通):若空六入則進入色界天(四禪定),若空六識則進入無色界天(四空定),若空第八識後才有機會入「空」。

14.「無苦集滅道」:
苦集滅道是聲聞修行者所修的法門,叫「四聖諦」,是四種無上的真理之義。「苦諦」是眾生現在所承受的苦果。「集諦」是形成苦果的苦因,苦因是眾生過去多生累積(集合之義)各種因果業障所成。「滅諦」是得到涅槃、寂滅的道果之義。而「道諦」是各種達到涅槃的修道方法。(「四聖諦」的詳細意義請參考附註2)。「無苦集滅道」是說「空」中沒有四聖諦,也就是四聖諦法亦是入空的一種方便法而已,與「空」本身無關,若不知捨棄則亦不能入空。

※附註2錄自紫虛居士所著《小乘佛法介紹》

參、四聖諦:又名四真諦、四諦法。是四種至高無上的真理。

佛陀成道後在「鹿野宛」說四諦法,渡五比丘,前後三次稱三轉法輪:示轉、勸轉、證轉。

一、苦諦:無常是苦、世間無常,故是苦,苦是果。苦是第一個真理。

(一)三界苦。
欲界有苦苦、壞苦及行苦。色界有壞苦及行苦。無色界只有行苦。

所謂「苦苦」是苦上加苦之義,例如生為牛已很辛苦,但還要載物受鞭打,故是苦上加苦。又如生為人,受不堅固身,常生病已很苦,還要受天災人禍之苦,故亦是苦苦。欲界諸天與色界有壞苦,欲界諸天因福報具足之故,由心想即可得衣食,色界則以禪悅為食,但當福報享盡則受身壞之苦(即天人五衰)。

無色界有行苦,即變異微細之苦,無色界眾生壽八萬四千劫,但定力退失之時即難免輪迴之苦。又欲界諸天與色界天人皆有勝妙光明之身,天衣美食玉宇宮殿,享無盡之樂,無色界天人沒有色質之累,有空定之樂,就是世間之人,亦有享富貴榮華或情欲之樂,但就佛教看法,這些樂皆是有漏(有煩惱之義),一旦失去即受壞苦,在小乘佛教看來,小樂亦苦,故苦諦亦含有漏之樂,佛教沒有「樂諦」。

(二)惡道苦。
四惡道指地獄、餓鬼、畜牲與阿修羅。地獄眾生有刀山箭樹穿身,銅汁火鑊燒身及大山壓身等各種極大的苦。餓鬼道眾生有針咽鼓腹,吃不到東西之苦,又有血膿污臭各種身苦。畜牲道眾生有互相吞食、驚恐害怕之苦,又有被宰殺、鞭打之苦。阿修羅道眾生,雖有神通及寶殿可住,但吃不到美食,又有互相爭鬥殘殺之苦。

(三)八難苦:地獄、餓鬼、畜牲、六根不全、無善根可種(如北俱蘆洲人)、無佛法可聞(生長壽天者)、世智辯聰正法難入、生不逢佛。遇此八難,不易學佛解脫生死。故亦苦。

(四)八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苦、五陰熾盛、求不得。「怨憎」會苦,是冤家相逢之苦,五陰熾盛是身心煩惱如火燃,故苦,如男女慾望,想念親人之苦。
(1)自身苦:疾病、殘缺。
(2)內心苦:嫉妒、害怕等。
(3)環境苦:地震、風災、水災等。
(4)人事苦:盜匪、仇殺、戰爭、牢獄等。
(5)死後墜惡道苦。

(五)二十五苦(又稱二十五有):有生即有苦,生於以下之處皆有苦:四洲、四惡趣、六欲天、梵天、四禪天、四空天、無想天、那含(即三果羅漢以下)。

(六)八萬四千苦:眾生有八萬四千煩惱,即無邊煩惱之苦。

(七)三塗苦:即地獄、餓鬼、畜牲之苦,地獄有箭樹殺身之苦,餓鬼有飢火燒身吃不得之苦,畜牲有被宰殺出血之苦。
佛教之人天教可暫得樂,稱小苦教。

二、集諦:集苦因成苦果的真理。苦因即各種煩惱,眾生煩惱無量,三界煩惱統稱為「見思惑」。其「本質」有十種,稱為「十使」。

(一)見思惑又稱為「枝末無明」或「一念無明」,是第六識的障礙,使眾生產生「我執」。
(1)見惑:前五根與五塵相觸時,第六意識心妄以塵境為實有。由此起貪愛,而分別計度各種道理稱為見惑。此惑到「見道位」(即初果須陀洹)時剎那見真諦理頓斷此惑。
(2)思惑:又稱修惑,由無始以來在第八識之貪愛業種流入第六識以致產生妄想,對六塵貪愛迷思不覺,此惑與身俱生,乃過去生習氣所致。此惑在修道過程中逐漸斷除。

(二)十使。
三界眾生之煩惱無量,集這些煩惱就是苦之因,煩惱不外於見思二惑,但詳細分析煩惱的本質,可知其本質不外十種稱為「十使」,「使」是驅使眾生造業受苦之義。十使分為兩類,一類有五種叫「五利使」,又名五見。「利」之涵義是此五種有智慧之性質可在道理講求之義,在修道時易斷除,故又稱為「易使」。而「五鈍使」是五種較難斷除的「使」,這五種「使」眾生不教自會,無理性可言,很難斷,故又稱為「難使」。
(1)五利使。
身見:即我見,不知身心與四大皆緣生而妄執有我身、我心等相。
邊見:即執斷與常二邊之妄見,執死後如燈滅為斷見,執死後有恆常不死之靈魂為常見,此外,執有無、同異等各種妄見者亦屬邊見。不知邊見乃互相對照妄想所生。
邪見:不正之見解,如不信三寶,認為沒有因果,其他如各種迷信的見解都是邪見。
見取見:以邪見妄取涅槃之義。例如因為不明而沒有智慧,對某些境界以為是涅槃,其實不是,這種錯誤之見叫見取見。又如對一些「劣事」卻以為是「上勝」之事,這種以劣為勝之妄見亦可稱為見取見。又例如有些外道以升天為涅槃。這也是見取見之一種。
戒取見:以邪戒妄取涅槃之義。例如外道以為持牛戒、狗戒等就可以證得涅槃,這種錯誤的見解即一種戒取見。

(2)五鈍使。
貪:五根貪著五塵不捨以為樂,或想永久保有樂境。
瞋:遇到不順我之境界或有他人奪我之快樂則生怒氣。
痴:不明無知,如對事理不能明察,只看表相不知底細,不知因緣果報之理,不明邪正等皆是愚痴。
慢:對他人驕傲,自己以為了不起而起傲慢心,恃己凌人,不肯道歉,不親善知識,自以為是等皆是慢。
疑:疑惑與猶豫不決,對正法或善知識疑而不信,缺乏信心,對事亦猶豫不決,以至不敢精進向前。
(註:見惑含五利使與五鈍使,思惑只有五鈍使。)

(三)八十八品見惑與八十一品思惑。
(1)見惑八十八品:
欲界:苦諦十使;集七使;滅七使(除身、邊、戒取三見);道八使(除身邊二見)共有三十二使。
色界(無瞋):苦九、集六、滅六、道七(同欲界、但無嗔故少一)共有二十八使。
無色界:同色界共有二十八使。
合計三界見惑為28+28+32=88使。

(2)思惑八十一品:
欲界以貪瞋痴慢四使合為一品,色界、無色界以貪痴慢三使合為一品。由染著深淺不同而分為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及下上、下中、下下九品。
1、欲界:五趣(天、人、畜、鬼、地獄)有九品。(把欲界當成五趣雜居地,為三界「九地」之「一地」)。
2、色界:共有「四地」(即四重禪天),每地九品共36品。
3、無色界:共有「四地」(即四空天)每地九品共36品。
合計三界思惑共36+36+9=81品。

(四)
(1)欲界苦諦十使之意義:欲界之苦果其數無量,但歸其本質即十使。
(2)欲界集諦七使之意義: 造成欲界苦果之業因亦無數,但歸其本質只有七種,即此七使。
(3)欲界道諦八使之意義:在欲界修道法以求脫離欲界之輪迴,其法門甚多,但不外修習斷此八使之法。
(4)欲界滅諦七使之意義:在欲界修道斷集以滅欲界之苦果,其所滅苦果(也就是證道之義)不外此七使。其他各界各使之意義與欲界相同。

三、滅諦:斷集滅苦則得涅槃果。
(一)聲聞之果位:分為四果,即一般所稱四果羅漢之義。
(1)須陀洹:又稱為預流果,修行到初生無漏智,能背塵逆流之義。其已斷見惑88使,稱為見道位,已對佛信心不退轉。
(2)斯陀含:又稱一往來。斷欲界六品思惑及88品見惑。其必須天上人間一往返才能證阿羅漢。
(3)阿那含:又稱不來果,斷欲界九品思惑。阿那含可由初果、二果而來,亦可修行直證到此果,若由二果來,在人間壽終後即生色界四禪之五不還天,在此處修滅受想定斷一切集而證得四果故名不來,即不再到人間之義。
(4)阿羅漢:斷盡見思二惑,不再輪迴。阿羅漢又稱「無生」、「殺賊」(斷煩惱之義),可受人天與阿修羅之供養。其具四德:梵行已立,諸事已辦,惑業已盡,不受後有。梵行已立指修道清淨無缺。諸事已辦指昔日解脫之願已達成。不受後有是不再受種種身形。

(二)聲聞之神通:阿羅漢有三明六通。
六通即天眼、天耳、他心、宿命、神足與漏盡六種神通。天眼通是眼根與眼識之成就。
(1)天眼通:乃色蘊消滅後(不著色塵為實有)之成就,眾生眼根結構不同有不同之眼力,如犬能夜視,鬼有眼通,外道亦有眼通,天主教清修之士亦有見到上帝天使等,也有用水晶球集中精神後可見百里外之事,但這些皆不能稱為「天眼」,只是集中精神的結果。天眼能觀上下十方了無障礙。阿羅漢的天眼在三界中勝一切眼,故稱「無漏天眼」。
(2)天耳通:不著聲塵則有天耳通,是受蘊滅之成就。
(3)他心通:想蘊滅之成就,可知他人之心想。
(4)宿命通:識蘊滅之成就,能知自己或他人過去一生或多生之事。
(5)神足通:色行二蘊滅之成就,能變化種種身形,可穿壁來去自如。
(6)漏盡通:達諸法之源頭,知諸法心造之成就,須破無始無明入法身才有此神通,阿羅漢以定慧之力得暫破此無明入法身,故有此神通。外道、凡夫與天人可有五通但沒有漏盡通。

三明:即天眼明、宿命明、漏盡明。明是明白之義,如天眼明是天眼通加上第六識之成就,故能明白所見之現象,知其來龍去脈。
(1)天眼明:對天眼所見之現象,能知其道理,知來龍去脈與過去、未來。
(2)宿命明:知眾生(包括自己)之過去,並明白其道理。
(3)漏盡明:除了知諸法心造之外,也知如何造。
修神通之方法,主要是消除五蘊身之業障及清淨肉身各種業障,後者是使肉身與精神身「結合」較佳。神通之能否修成,除消業障之方法是否得宜外,肉身(器官)之條件亦有關係,有些人雖五蘊身業障不重,但很「鈍」,就是「根不好」,也就是肉身與精神身結合不良,這種人只要肉身死後即有修神通之能力。

(三)部派佛教之涅槃果稱七不還果,即
(1)生色界中有位而般涅槃稱中般。
(2)生色界不久入涅槃稱生般。
(3)生色界長久修行後入涅槃稱行般。
(4)生色界不修行自然涅槃稱無行般。
(5)由色界生無色界入涅槃稱上流般。
(6)由欲界直上無色界入涅槃稱無色般。
(7)在欲界現身即涅槃稱現般。
小乘有以上七種到達涅槃的方式

四、道諦:要斷煩惱證寂滅就必須修道(即修行)這是真理。此處道指道因而不是道果。修習的條目有37品,稱為三十七道品,可視修習者的根性,修習項目可多可少,可按順序不按順序,效果有快有慢,有的即聞即證,例如釋尊初為憍陳等五比丘說法,五人聞四諦法即證阿羅漢。道諦之實踐是四聖諦中之最重要者,不修道則一切說法皆無意義,亦沒有阿羅漢果可證。

在阿含經中,釋尊只說八正道,而部派佛教時將其展開成37個可實踐修習的項目稱37道品,又稱37助道品、37支或37菩提分法。
(一)八正道:八正道是正語、正命、正業(此三者是戒)正精進、正念、正定(此三者是定)正見與正思惟(此二者是慧)。以下簡述其內容:
(1)正見:即正確的見解,在此表示合於三法印、四聖諦之見解,如信奉三寶、不背因果等,反之則為邪見。
(2)正語:清淨之語,即不妄語;不兩舌、不惡口與不綺語,而要說實語、愛語、柔軟語與正語。
(3)正思惟:思考事情要以正觀念,不可用邪思邪念,潛意識障礙較多的人,對一件事情常會起不正當或不好的想法,這就不是正思惟。
(4)正業:此業指身業,即身體的作為。一切作為要守法紀、守道德,要不離正道。要離殺盜婬三惡業。
(5)正命:要有正當職業以養命,出家人以乞食為正命。釋尊有五邪命(即不正當職業)之說:詐現奇特、自說功德、占相吉凶、高聲現威與稱說所得供養。今日之江湖術士,看相算命、地理風水、乩童神棍等以詐術騙取財色者皆是邪命之屬。
(6)正精進:正當的努力以求進步,即依正見、正思惟、正語、正命、正業以修行或做事,修行要努力、做事要勤奮,則在人間或修道上才會有成就。
(7)正念:念頭要清淨正確,隨時要提醒自己,面對境界時要起正念,不要陷入不如法之境界中,不要因不小心而陷入重大錯誤。
(8)正定:修行或做事皆要集中精神,要心平氣和冷靜不燥。也要修習佛陀教導之正確禪觀法以得正定發生正智慧。
此為37道品之簡化,為釋尊所說者。

(二)三十七道品:即37項修行的項目,其內容概述於下:
(1)四念處:
即身念處觀、受念處觀、心念處觀與法念處觀。
(2)四正勤:
即已生惡令斷、未生惡令不起、未生善令它生,已生善令增長。
(3)四神足(四如意足、四神通)
修四種神通妙用:欲神足、念神足、精進神足、慧神足。
(4)五根:信、精進、念、定、慧。
五根為五種心之根源(或根基),要深切了解此五種心的根源才得以成就此五種心,故必須修五根。
(5)五力:對五根有深切了解則會生五種力,即信力、精進力、念力、定力與慧力。
(6)七覺支:即念、擇法、精進、喜、輕安、定、捨七種心。
在修行中要仔細察覺上述七種心之生滅,以選擇對的,去除不對的,稱為七覺支。
(7)八正道:見(一)。

15.「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
智與得是菩薩的執著,智是了悟五蘊歸空的智,這是能得之義。「得」是所得,即得到五蘊歸空的理。此句是說在「空」之中沒有「智」與「得」存在,因為「空」非意識心所屬,沒有能得與所得。修行者若心存有涅槃可得則不能入空。

16.菩提薩埵:菩提譯為「覺」,薩埵譯為「有情」,「覺」是自覺與覺他之義,自覺是上求佛道以圓悟佛果,覺他是下化眾生,使眾生亦得正覺之義,「有情」指眾生,未成妙覺果位以前之菩薩亦為有情,「菩提薩埵」即菩薩之義。也就是在做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工作者。

17.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因圓悟中觀之境了中觀之理,因此,了知諸法緣起性空,也如實悟知生死輪迴是如夢幻不實,故心中不再有牽掛,也不再有生死的害怕恐怖。

18.遠離顛倒夢想:把無常的現象當成實有叫「顛倒」,把夢幻不實的諸法當成實有叫「夢想」。入「空」則知諸法是無常體空。入中觀則知諸法體空相如幻,依此般若波羅密多修行則可悟空亦入中觀境界,故可遠離顛倒夢想。

19.究竟涅槃:是「遠離究竟涅槃」之義。
二乘行人(即聲聞與緣覺的修行者)以為修行的最終目標是涅槃,以為真有此涅槃可得,大乘菩薩沒有此種想法(遠離之義)叫「遠離究竟涅槃」。小乘把涅槃當成修證之目標,涅槃是斷絕一切意願,進入寂滅之義。小乘修行者到了四果羅漢就證到涅槃,這是暫破塵沙無明,依靠定力安住於「空」之中,大乘菩薩所證的佛果是大涅槃,又叫圓寂,是圓滿寂滅之義,是福慧皆已圓滿俱足,因此,不住空不住有,亦不離空有,了脫生死與普渡眾生二者皆已圓滿沒有障礙,故稱「圓寂」。

20.三世諸佛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三世是過去、現在與未來,是指時間的連續,三世諸佛是指過去己修成的很多佛、現在正在各個世界渡生的佛以及未來將要修成的很多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梵語,譯為無上正等正覺。正覺是真正的覺,覺有三種意義:其一是「自覺」,即悟本心,到佛才永破一切無明證入法身,達體相不二,此才是「無上正等」,而菩薩未到此。

其二是「覺他」,即發大慈悲心渡生之行,到佛才知渡生而無眾生可渡,菩薩對此尚未完全明白,故佛才能稱無上正等。其三是「覺性圓滿」,即福慧兩足之義,菩薩未經歷三大阿僧祗劫渡生之行,福尚不足,故唯佛才得稱為「無上正等」。這整句話的意思是說所有過去、現在及未來的諸佛都依此經修習中觀,悟得實相之理,證得中觀般若智,故才得成就無上正等正覺。

21.故知般若波羅密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無上咒是無等等咒:咒是總持、關鍵或樞杻之義,修般若波羅密多能使眾生直破無明悟空了脫生死,具有如此之無上威神力,故說它是大神咒(具有大威神力的關鍵之義)。它可以使眾生渡脫一切煩惱與厄運,得到無量光明,故說它是大光明的咒語。又由於它可使眾生圓悟中觀實相之理,證中觀般若智,此為一切法之最上勝者,故說它是無上咒(沒有比它更上勝的咒),又修此法可使眾生成就無上正等正覺的佛果,故說它是無等等咒(即沒有任何咒可與它相等之義)。

22.故說般若波羅密多咒:此咒具有大威神力,主要功能是可使眾生快速悟到諸法體空,能不著諸法,對太執著世間諸相不捨之眾生,可以此咒渡之。又此咒可使眾生了達中觀之智,故對執偏空不捨之眾生,亦可以此咒渡之。此咒之意義與心經之內容相同,此咒即代表此心經之一切意義,故稱其為總持。咒語最好不要翻譯。它是修持用的,不是去了解用的。

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簡介
█藥師山 紫虛居士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655&aid=3256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