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不平則鳴
市長:麥芽糖  副市長: 一葉孤鴻*Jackey*逸名blackjack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不平則鳴】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平則鳴】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把這所大學獻給宇宙之精神
 瀏覽886|回應2推薦2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亓官先生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謝謝🙏管爺
傅斯年校長給我們一個典範
就是老蔣總統對於文人的尊重,也是台大在光復後的基礎。
管校長上任的艱辛,我們看到「民選總統」對於文人的殘暴
不怕不識貨 就怕貨比貨!
留下這個畫面,給後人自做評論。
「把這所大學獻給宇宙之精神」
台大增一處市定古蹟 ~ 傅園

台大校長管中閔今天赴傅園前致意。圖/台大提供

今(12/20)為台大前校長傅斯年逝世72週年紀念日。台大指出,台北市政府文化局昨日召開文資大會審議傅園文資價值案,經文資委員投票,全數投票同意指定「傅園」為直轄市定古蹟。台大校長管中閔今也率領數名一級主管,一同到傅園獻花致意,表達對傅斯年的敬意與感念。

傅斯年影響台大深遠,曾為五四運動學生領袖之一,來台後於代理校長杜聰明手中接任國立台灣大學校長一職,其曾提出「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史學便是史料學」等句,影響後世研究甚深;傅斯年也曾引援哲學家史賓諾沙的概念,期許台大生「把這所大學獻給宇宙之精神」。

72年前,傅斯年至省參議會報告校務時由於過於激動,說完「我對有才能、有智力而貧窮的學生,絕對要扶植他們」後,回座不久即腦溢血昏厥,當晚過世,享年55歲。當年就讀政治系,時任台大代聯會主席,捧著傅斯年骨灰至傅園安葬的李德進,如今也已高齡94歲。

每年的12月20日李德進都會回到傅園向傅斯年致意。李德進表示,19歲時隻身來台,若沒有傅斯年堅持發给每位窮困的學生獎學金,他沒有機會完成台大學業。

今天為傅斯年逝世72週年紀念日,管中閔也率領多位主管並偕同李德進、捐款修繕傅園的台大校友們共同到傅園獻花致意,表達對於傅斯年的敬意與感念。

https://udn.com/news/story/6928/6853117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39&aid=7188969
 回應文章
加油
推薦2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亓官先生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抓壞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39&aid=7201638
心情記事之 12: 黃絲帶與新五四運動
推薦1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





  · 










前情提要:在當時的部長吳茂昆主導下,教育部於 2018.4.27 宣布否決臺大校長的聘任案。此舉立刻引發臺大,清華,以及各大學校院協會的抗議。



心情記事之 12: 黃絲帶與新五四運動



教育部作出決定後,臺大師生隨即展開了如火如荼的抗議活動。4 月 28 日,臺大學生蕭智鈞等發起「黃絲帶運動」,師生與校友開始在校園內外(尤其是傅鐘周圍)掛起黃絲帶,以及寫著「大學自主」,「還我校長」的布條。後面幾天,有更多的人前來校園,在傅鐘旁繫上黃絲帶。



2018 年適逢五四運動九十九週年,校內師生在 5 月 4 日發起「新五四運動」。當天下午,許多師生與校友在傅鐘旁集合,呼喊口號,並向代理校長遞交請願信。大家隨後遊行至校門口舉辦晚會,人潮越聚越多,估計有數千人參加。晚會中許多老師輪番上臺演講,前校長李嗣涔發言時怒批政府「比民初軍閥政府更可惡」,更指政府「無法無天」;物理系張顏暉老師則借用「動物農莊」中的話,嘲諷在這個政府之下,「豬可以當校長,人不可以」。



我當天人在學校,但不願給人藉口說我是自導自演,所以沒去遊行與晚會的現場。看到這麼多人願意站出來,公開表示支持大學自治,反對教育部的粗暴決定,讓我非常感動。內人去了晚會,只是默默站在群眾之中表達支持。到了晚上,我想很多人可能肚子餓了,所以定了一兩百個包子,請人送去,略表我的心意。晚會最後,大家用燭光圍出一個心形,心形中則是 NTU;據內人告訴我,現場氣氛熱烈而感人。



當天傅鐘旁的聚會出現一場鬧劇。一小撮反對新五四運動的學生,在傅鐘旁與遊行隊伍發生推擠衝突,其中一位學生自稱遭人勒頸而受傷,揚言提告。結果媒體的照片清楚顯示,這位學生是以右手掐住自己喉嚨並吐舌,然後面露痛苦的倒地。這位學生後來被指認是資管系的潘儒鋒,他也因為這個表演被封為「臺大自掐哥」。我看到這個新聞後,覺得不可置信;本該充滿正義感的學生,怎麼會用這種愚蠢的方式來栽贓,意圖製造更大的衝突?



面對教育部的決定,這時臺大的態度至關緊要;只要臺大不重啟遴選,遴選事件就仍是僵局,無法結束。臺大在 5 月 12 日召開了另一場關鍵的臨時校務會議,並且以 76:43 的比數通過決議,要求「教育部應依大學法等規定,處理本校之校長遴選結果,盡速發聘」。這個決議明確拒絕了教育部的要求,也再次證明了臺大之所以偉大,就是在面對權力的壓迫時絕不低頭。



前副總統呂秀蓮與行政院前院長張善政則共同發表「不是挺管,是挺法治」的聲明,呼應臺大的決議。我在次日再度與媒體聚會,呼籲蔡英文總統在其就職兩週年前設法弭平這場政治風暴。至於「要不要做,怎麼做,就在總統的一念之間」。這次事件之所以走入僵局,當然是因為教育部後面的政治力量;而這股力量的總舵手是誰,大家心知肚明。



那時我的身心仍在復原階段,並未康復。我已恢復上課,但因左眼仍無視力,上課寫白板前還得先伸手去摸,確定白板的距離後才能開始寫字,寫出來的字也凌亂而扭曲。晚上我還是難以入睡,雖然不用再半坐著睡覺,但枕頭仍然得墊得很高,才能避免體內出現翻江倒海的感覺。我那時仍舊不太能看那些攻擊我的新聞,即使只是瞄到新聞標題,就會立刻神經緊繃,渾身出現難以形容的不舒服感覺。然而我的意志並未動搖,對外也仍然表現出堅強的樣子。



當時政府與一些媒體一再質疑我「神隱」,不出來為自己辯護。我從一開始就認為,有關遴選和論文的爭議,當然該由相關權責單位說明;當這些單位(包括教育部自己)都先後澄清了各項指控,我還需要辯護什麼?更重要的是,三個多月來從未有任何單位發函(公文)要求我前往說明;遴選委員會沒有,臺大誠信辦公室沒有,教育部沒有,跨部會諮詢小組也沒有,而臺北地檢署根本否認要約談我。如果這些單位都不覺得有找我說明的必要,那我又該對誰去說呢?



事實上,除了兩個多月在醫院和家裡臥床養病,我前後開過好幾次記者會,何曾「神隱」?四月初以後,我甚至每天到校,星期一還要上課,只要來臺大管理學院就能找到我了。自己不認真找,卻怪別人「神隱」,真是荒唐可笑。其實他們要的是我不停的出面回應,這樣才可以持續污衊和攻擊,擴大輿論效應;這正是朋友早就指出的選舉時的輿論操作伎倆。



照片第一張是傅鐘前的抗議布條與黃絲帶,第二張是 2018.5.4 新五四運動,行政大樓前的師生群眾(前兩張照片來源:臺大 EMBA 校友)。第三張是新五四運動遊行時椰林大道上的人潮,照片前方為李校長與徐丞志(照片來源:施銘成);第四張照片是新五四運動當晚在校門口的晚會(照片來源:臺大 EMBA 校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39&aid=7196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