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裏臥龍
市長:樓胤顏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裏臥龍】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夜 叉】第三十九章
 瀏覽80|回應0推薦0

樓胤顏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曙光初現,茂密的樹林間射進幾道日光,季寒影追逐著一道白色的身影,如風一般的穿梭在樹林的隙縫之間,看起來像是在打鬧,但他們倆是很認真的在切磋武藝。

 

「你的輕功真好。」追不著就不追了,季寒影旋身一轉的回到放著竹簍的大樹下,坐在樹下休息。

 

「輕功若是太差,如何能在莊院裡來去自如而不被發現。」知道季寒影不玩了,凌曦也在他身旁坐下。

 

「是,你輕功好,那你就不要總是閃躲,我們來比試一下誰的武功高。」輕功略遜一籌,比武功應該可以不相上下。

 

「武功是要與他人較量的,你與我較量什麼?」凌曦不懂季寒影為什麼總找著他比試武功。

 

「我就是好奇你的武功究竟是到什麼樣的程度。」除了在平南王府的屋頂上,兩人匆匆的交手幾招之外,從沒真正的比試過。

 

「就是比你高的程度。」凌曦逗著季寒影。

 

「沒比過你怎麼知道!」季寒影認真了起來,他可不覺得自己武功比凌曦差。

 

「那晚在平南王府的屋頂上你不是輸了嗎?」凌曦又提那晚的事情來壓季寒影。

 

「我才沒輸,我是因為不想傷害夜叉,所以才會在緊要關頭手下留情的收了招。」季寒影不服氣的辯解著。

 

凌曦輕輕笑了,然後看著季寒影。

 

「你這樣看著我是什麼意思?」季寒影被看的有些害怕。

 

「與人過招的時候,不管對手是誰,能贏就不要輸,你贏了能決定對方的生死,你輸了就是對方決定你的生死,若是當時的夜叉要置你於死地,你豈不是很冤枉。」

 

〝不識江湖險惡的笨蛋〞,季寒影想起那晚夜叉教訓自己的話,就如凌曦現在說的,夜叉若是心有不軌,自己真的是死得很冤枉。

 

「這件事你之前跟我說過了,我會記住的。」這事凌曦之前就說過了,自己現在提起,正好讓凌曦又藉機訓了自己一次。

 

「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凌曦的表情又嚴肅了幾分。

 

「怎麼還有?」季寒影不解的看著凌曦,從他這表情判斷,一定也是重要的事。

 

「你以後都不可以提起西門姑娘的任何事。」凌曦語氣嚴肅,可不像是說著好玩的。

 

「為什麼?」季寒影反射性的問著,他不覺得這是多大的問題,為什麼凌曦反應這般不悅。

 

「第一我不喜歡她,二是你不了解她,她的事與我無關也與我們倆無關。」凌曦字字句句說的很直接、明白。

 

「是,我知道了。」季寒影一下子變得很乖。

 

凌曦溫文儒雅,不管遇到什麼事或是面對什麼人,總是保持著不卑不亢的平淡態度,如今因為西門秋日的事情有這樣強烈的反應,該是有他的用意,季寒影雖然不清楚也只能乖乖的聽話,他真的不想惹凌曦不高興。

 

看著季寒影的乖巧,凌曦知道他有將自己的話聽進去,放下嚴肅的表情,拉著季寒影起了身。

 

「你想繼續待在龍門堡嗎?」將裝了草藥的竹蔞拿給季寒影,凌曦問著。

 

「我習慣四處遊蕩,在哪裡都無所謂,之所以待在龍門堡是因為你在龍門堡。」凌曦的問題讓季寒影一頭霧水,搞不清他為什麼突然這麼問?

 

「那如果我要離開龍門堡,你會跟著我一起走嗎?」其實凌曦知道季寒影會跟著他,卻還是要問一問。

 

「那還用說,你去哪裡,我就跟著你去哪裡,不過,你為什麼要離開龍門堡?」

 

凌曦沒回答,沉默了一下突然的抱住季寒影。

 

「這是怎麼了?」季寒影抬手拍拍凌曦的背。

 

「我總擔心著你會有危險,你都不擔心嗎?」情勢越來越複雜,季寒影卻完全不懂其中的危險。

 

「我們兩武功高強,有什麼好擔心的。」季寒影本就不懂得勾心鬥角,沒有心機,這才是最大的危險。

 

「只要你在龍門堡就沒有所謂的安全,所以我想離開。」凌曦沒辦法很快的改變季寒影,但他至少要先讓他避開危險。

 

「我是無所謂,可是,你得想清楚,這是你娘凌夫人和你一起生活的地方,你捨得離開嗎?」季寒影沒忘記凌曦說過的話。

 

「依現在的情勢而言,我娘她應該會了解我的所作所為,不會怪我的。」就如同自己將錦囊拿給季寒影一樣,他的母親會明白他要保護季寒影的心情。

 

「那就好,我全聽你的安排,可是,我們要住在哪裡呢?」季寒影疑惑的問著。

 

這倒是個問題,凌曦讓季寒影將竹簍背上,思索著要找一個不會太偏僻卻又不能太熱鬧的地方。

 

「住在那裡還不最大的問題,最大的問題是你那個愛鬧彆扭的弟弟會答應讓你離開嗎?」季寒影光想到段渢揚的反應就頭疼,他最重視這個哥哥,怎會讓凌曦離開龍門堡。

 

「渢揚的事情我自有辦法,只要你好就好。」凌曦說話總是沒有太明顯的情緒起伏,但言語間都流露出對季寒影的保護。

 

「我自然是好,可是,你和段渢揚之間…」

 

「我在龍門堡的身分很模糊,離開也是遲早的事。」凌曦說的很果斷,神色卻有一絲的無奈。

 

這些季寒影都知道,龍門堡裡有些勢利的弟子和下人,知道堡主不待見凌曦,根本不將他當成少堡主,總是故意的怠慢他,季寒影倒是覺得凌曦離開龍門堡也是好的。

 

「我看得出段渢揚很重視你,你好好跟他說,別讓他太傷心。」這件事情就這樣決定了,季寒影背上竹簍準備回龍門堡。

 

「他總是惹你生氣,你現在倒是顧慮著他了。」凌曦悄悄的拉著季寒影的手,並肩而行。

 

「我又不傻,他是真的對你好。」現在只有他們倆人,季寒影就任由凌曦拉著。

 

進了城,城中熱鬧著,季寒影趕緊鬆開了手,他可不好意思讓別人看見他與凌曦牽著手,肚子有些餓了,兩人順手買了幾塊燒餅,突然想起幾日前燒餅攤老闆說巷子裡有房要出租,兩人便去看一看,誰知房子是福來客棧掌櫃家的,堅持不收分文的讓凌曦他們住。

 

「行善之人必有福。」季寒影可開心了。

 

回到龍門堡,兩人剛將草藥放下,成酌鳴就來後院找凌曦,將天極門遭人襲擊劫貨的消息告訴他。

 

「石大哥他們是否平安!」凌曦很著急。

 

「前天發生的事,目前不是很清楚,渢揚已經趕去了解情況了,應該明天就會有消息。」段誛蒴雖然沒有差人將消息傳達給凌曦,但成酌鳴還是將此事告訴他。

 

「父親呢?」

 

「去平南王府了。」

 

「多謝成叔將此事告訴我,我就在龍門堡等渢揚的消息。」心裡再如何著急,凌曦也不能採取行動。

 

凌曦很聰明,成酌鳴知道他明白他的意思。

 

「我們怎麼不去天極門看一看?」成酌鳴離開之後,季寒影有些著急地問著。

 

「你不懂成叔的意思,他特意來告訴我這件事情,就是要我別往天極門去。」

 

「為什麼?」凌曦與天極門交情匪淺,凌曦去天極門也是合乎情理的事。

 

「父親若是要讓我去天極門,在我們進門的時候會有其他弟子來告訴我,可是,我們回到龍門堡遇見了幾個人,卻都沒人跟我們說這件事,這不是很反常嗎?」

 

「我明白了,堡主根本沒打算讓你知道這件事,或許是認為沒必要讓你知道。」

 

「父親也是覺得我們遲早會知道,沒必要特意告知,所以我們等消息傳開了再去看一看也不遲。」

 

段誛蒴根本沒將凌曦當成是龍門堡的人,季寒影深刻的體會到凌曦在龍門堡的處境。

 

「凌曦,我們早些離開龍門堡吧,反正住的地方有著落了。」季寒影一臉的不高興,拿在手上的燒餅都快捏扁了。

 

凌曦看的笑了,趕緊拿下他手上的燒餅,不管遇上了什麼事情都不能餓了肚子,兩人在樹下吃起燒餅。

 

「說的也是,不過得找個理由。」不管父親會不會問,至少要有個理由說給段渢揚聽。

 

「就…男兒當要成家立業,自立門戶,我們開個小藥鋪,幫人醫病又可以賺銀子,挺好的。」這會兒季寒影的腦子轉的很快。

 

「是挺好的,就這麼定了吧。」凌曦本來也是這樣的打算,自己也不能一輩子都待在這裡。

 

「不過你可要搞定段渢揚,他肯定會認為是我慫恿你,我可不想讓他恨我。」雖然段渢揚老愛找自己的麻煩,可是,季寒影知道他愛護凌曦的心思,可沒討厭過他。

 

「你若是將你心疼我的心情說給渢揚聽,他應該會讓我們離開龍門堡,而且不會恨你。」從小與自己一起長大,段渢揚不會不清楚自己在龍門堡的處境,只要他明白季寒影真的對自己好,他應該不會故意為難。

 

「真的?」

 

「你不妨試試。」

 

季寒影想了想,搖搖頭不太想試。

 

 

       。。。。。。。。。。。。。。。。

 

早上接到消息,段渢揚立即啟程趕往天極門,他在大廳見著了石唐鉞,心急的要詢問遇襲的事情,石唐鉞卻早一步的讓他別擔心,招呼他喝茶休息,還將石承昭與石沁雪找來讓他看一看。

 

「小侄心急如焚的慌張失禮,讓世伯見笑了。」這一家人滿臉笑容的看著自己,看的段渢揚有些不好意思。

 

「這局是我贏了,還未過午時他就來了。」石沁雪朝著段渢揚笑的很甜。

 

「你害我損失了十兩銀子,那匹馬也真夠可憐的。」石承昭忍不住的抱怨著。

 

怎麼這情況像是自己不應該來似的,段渢揚摸不著頭緒的看向石唐鉞。

 

「這兄妹倆就愛捉弄你,你別在意,回去與你爹報個平安,讓他不用擔心。」石唐鉞口氣平常,絲毫沒將遇襲之事放在心上。

 

原來是石承昭與石沁雪打賭,睹這段渢揚幾時到天極門,一個說是午時前,一個說是午後,沒想到段渢揚未到午時就來了。

 

「我總覺得這次的事情有些蹊蹺,江湖上有誰會笨到去劫天極門的貨物!」聽石承昭講述了當時的情況,段渢揚覺得這並非是單純的搶劫貨物。

 

「劫下那些木材還要費勁的去變賣成銀兩,的確不是一般正常人會做的傻事。」石承昭亦有同感。

 

「我想他們並不是真的要劫貨,而是給我們一種警告。」石唐鉞江湖經驗豐富,一下子就能做出準確的判斷。

 

天極門的生意以林業為主,交易的貨物大多繁重又不易變賣,即使是農作物也是數量龐大,難以處理,如果對方不笨又不傻,這分明就是投石問路的行動。

 

「警告!我們有得罪了什麼武林大門派嗎,這麼大陣仗的給我們警告。」與石承昭交手之人功夫不差,應該不是一般的盜賊,他才會如此的聯想。

 

「爹的為人你又不是不清楚,會這樣給我們找麻煩的人一定不是善類。」石沁雪點出了整件事的重點。

 

「不是善類,要是這麼說的話,我們得罪的人可就不少了。」他爹的正義感遺傳給他和妹妹,他們教訓過的壞人多到記都記不清了。

 

「別做無謂的猜測,你回去就與你爹說一切平安就好,你爹若是問起其他的事,就說目前還找不出什麼線索,不是多大的事,讓他別擔心。」石唐鉞避重就輕的交代著段渢揚。

 

「是,我會將世伯的交代轉達給我爹。」對於石唐鉞的交代,段渢揚心裏有些疑惑,隱約的明白石唐鉞似乎不想多談這件事。

 

段渢揚在天極門過了一宿,隔天就辭別回龍門堡。

 

「爹,這件事情您似乎是不想讓世叔幫忙?」待段渢揚離開了,石承昭忍不住地問。

 

「我們都還釐不清的事情,你要渢揚怎麼跟你世叔說,況且你世叔比我們還了解江湖事,我們想到的他也能想到,至於幫忙…。」石唐鉞笑笑的沒說什麼,身在江湖,誰能沒有是非爭鬥,石唐鉞覺得此事平常,不需讓他人多費心。

 

石承昭明白石唐鉞的意思,龍門堡與天極門雖然交情甚好,但畢竟各自有不同的發展,面對的人情世故也不同,哪能事事都依靠著對方出頭。

 

        。。。。。。。。。。。。。

 

 

江湖在變,身邊的人事物也隨著變,段渢揚並非沒感覺,他曾想要努力的守住這份情誼,可是,他無能為力,就像他人議論著龍門堡已經不是以前的龍門堡,他卻也無力改變什麼。

 

變的是什麼呢?段渢揚不是很清楚。

 

回到龍門堡,段誛蒴與成叔等著他的消息,他將石唐鉞的話幾乎無差的轉達,段誛蒴明白的點點頭,只說了一句〝無人受傷就好〞,一旁的成酌鳴也說著〝是啊,平安無事就好〞,然後說凌曦也很擔心,讓段渢揚趕緊去跟他報個平安,兩人都沒多說什麼,段渢揚會意的往後院去找凌曦。

 

「堡主,石門主為人和善,究竟是什麼人會蓄意與他為敵?」雖然像是一件偶然發生的事,成酌鳴卻覺得不單純。

 

「在江湖中並不是與人和善就能立足,或許是有人忌妒天極門在北方的勢力日漸的盛大,所以蓄意的挑釁。」對於此事段誛蒴有不同的想法,就因為和善,他人更會趁機與之一較高下。

 

段誛蒴與石唐鉞個性本就不同,以前在一起的時候,因為相互的尊重體諒,感覺不到有多大的差異,後來自立門戶之後,其中的不同愈加的明顯。

 

「成老弟,天極門的事情還請你多加留意,如果需要幫忙你就帶著渢揚一起處理。」段誛蒴還是有些掛心。

 

成酌鳴應了聲好,先行出了大廳,段誛蒴沉思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什麼似的嘆了口氣。

 

這次的事情難道是〝他〞?段誛蒴有些擔心,隨即出門去了。

 

表面越是安靜越是讓人懷疑,這件風波雖然沒有對天極門造成多大的傷亡,但這樣的突發事件卻讓人感覺到不尋常,段渢揚心裡一股鬱悶湧上,他不能理解他爹的過於冷靜,似乎不將此事放在心上,也不太關心。

 

來到後院,凌曦正在整理草藥,季寒影靠著樹幹在休息,平靜的一如往常。

 

「你們兩可真是與世無爭,過的逍遙自在。」看這樣子,難道他們不知道天極門的事嗎?

 

「段少俠火氣不小,是來找我吵架的嗎?」季寒影還是坐在樹幹下沒站起來,抬眼看著段渢揚。

 

「我才沒時間理你,凌曦哥,你不知道石大哥他們運送貨物被人襲擊了嗎?」段渢揚認為凌曦應該知道的,卻如此的冷靜。

 

「昨天成叔有跟我說了,你不是去了天極門了嗎?石世伯與石大哥他們沒事吧?」凌曦料到段渢揚回來之後一定會來找他。

 

「你怎麼不自己去看看,還有心情上山去採藥。」段渢楊有些責怪凌曦事不關己的態度。

 

「當下並沒有人將這件事情告訴我,是晚些時候成叔來後院跟我說的。」事已至此,凌曦沒必要再隱藏段誛蒴對自己的態度。

 

不管經過多少年,段誛蒴都是將凌曦當成外人,凌曦很明白,段渢揚卻相信會改變,但隨著時間累積的事實讓段渢揚不得不承認有些事情是難以改變的。

 

「成叔來跟我們說的時候,你都已經趕去天極門了,所以凌曦和我就想著等你回來就行了,石門主他們沒事吧?」看著他們兩又卡在這個問題上,季寒影趕緊的將話題拉開。

 

「沒有什麼傷亡,貨物也保住了。」段渢揚心情明顯的不好,沒有心思多說什麼。

 

「沒事就好了,肯定是哪個不長眼的小賊財迷心竅,不懂輕重的就劫貨,說不定還不知道那些東西是天極門的,讓他們受一下教訓也好。」季寒影一時之間將事情想的很單純。

 

「如果事情是你想的那樣就好了。」段渢揚沒好氣的回了一句,看了凌曦一眼,轉身離開了後院。

 

「段渢揚…。」季寒影沒想到他這麼快就走了,想要喊住他,一旁的凌曦悄悄的拉拉他的衣袖,制止了他。

 

「你別跟他提要離開龍門堡的事,他一定會動手打你的。」凌曦順手拉著季寒影進屋。

 

「打我?為什麼?這件事是你的主意。」

 

「不管是誰的主意,你覺得他會對我動手嗎?」

 

說的也是,才剛說到段堡主與凌曦之間的事,馬上就提起要離開龍門堡,段渢揚一定會與自己沒完沒了。

 

「那怎麼辦?不管我們什麼時候說,他都會認為是我的緣故,還不如剛才就說,我和他打一場,順便讓他發洩一下心裏的鬱悶。」

 

「你怎麼知道他很鬱悶?」

 

「他從小就知道你和堡主的關係不好,段堡主都這般的冷落你了,段渢揚還不清楚嗎?他當然會鬱悶。」段渢揚對凌曦是實實在在的兄弟情深,處處維護他,卻無力改變自己的爹對凌曦的不待見。

 

凌曦習慣了,他不會過於在意,只是他不想讓段渢揚傷心,他永遠也忘不了小時候的段渢揚忍著眼睛裡的淚水,堅定的跟他說他是他的哥哥,他會保護他。

 

「小時候他聽見其他的小孩說我是撿來的,不是他的親哥哥,他就跟人理論吵架,被父親訓誡了好幾次,父親也因此不喜歡他與我在一起,我不在意其他人對我的冷落,但我很在意渢揚的心情。」凌曦並不是不想與段渢揚親近,而是段誛蒴不希望他們兩太親近。

 

「不過我倒是覺得這件事情是一個轉機,段渢揚明白段堡主不會改變對你的態度,他就能理解的讓我們離開龍門堡了。」季寒影明白段渢揚對凌曦的愛護,應該不忍心讓讓他繼續受委屈。

 

「也許吧。」終究是要離開這裡,能讓段渢揚少點難過也好,不管世事如何變化,凌曦都不想失去與段渢揚的兄弟感情。

 

看著凌曦掩飾不了的落寞神情,季寒影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心裏

又想起平南王的事情,若是段誛蒴真幫著平南王謀反,以後要煩惱的不是保兄弟之情,而是要想著如何保段渢揚的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7226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