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裏臥龍
市長:樓胤顏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裏臥龍】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路小佳×錢一手】天無涯(下)
 瀏覽163|回應0推薦0

樓胤顏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路小佳×錢一手】天無涯(下)

錢一手的傷需要幾日的休養,路小佳悄悄的去光明鎮準備了一些好存放的乾糧,木屋的後面有片林子,自己也可以去打些野味給錢一手加菜,不會餓著他,要回木屋的時候,路小佳心裏閃過一個念頭,順便繞去鬼莊看了一下,丁竦的人還在那裏出入。

 

「等錢一手傷好了,再好好的跟你們算這筆帳。」既然你們笨到要借刀殺人的取錢一手的命,我正好有藉口整治你們。

 

帶著東西回到木屋,推開門沒看見錢一手,路小佳看著空蕩蕩的稻草堆,心裡著急了起來。

 

難道是被丁竦的人發現了!一想到這裏,路小佳出了木屋就要再往光明鎮去,可是,再冷靜的看著周圍,就連木屋裡都沒有打鬥的痕跡,若真的是丁竦的人發現錢一手藏身於此,依照錢一手的脾氣,即使是受著傷也絕不會不反抗的任由他人擺佈,難道是察覺有人找來這裡,事先躲起來了?

 

路小佳不想浪費時間的做猜測,不管錢一手遇到什麼狀況,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他,四周能藏身的地方就只有後面的林子,所以路小佳決定先到林子裏去找一找,誰知他才剛進了林子就看見錢一手手裏拿著一個竹筒從林子裏走出來。

 

「你…。」路小佳本想問他為什麼離開木屋,可看見錢一手看著自己的時候,滿心的焦急都化成了心疼。

 

「你怎麼來了?」錢一手驚訝的看著路小佳,他沒想到他回來的這麼快,還找來這裡。

 

「當然是來找你啊,你呢,你在這裡做什麼?」才剛心疼著,被錢一手這麼一問心裏的氣又上來了,卻還是眼明手快的過去扶著錢一手。

 

「渴了,來拿點山泉水。」錢一手將裝著泉水的竹筒遞給路小佳,路小佳拿過竹筒,錢一手卻自顧自的走了。

 

我是要顧著你,這竹筒的水會比你重要嗎?路小佳在心裏嘀咕著,卻還是乖乖的跟在錢一手的身後回木屋去。

 

「你就不能等我回來再給你取水嗎,真是不懂分寸,都不會顧一下身上的傷。」錢一手剛躺回稻草上,路小佳就趕緊查看他肩上的傷。

 

「我沒嚴重到不能走路。」錢一手不習慣被人如此照顧著。

 

「你看,又流血了。」路小佳沒理會錢一手的話,眼神不高興的看著,錢一手從身上取出藥粉拿給路小佳,路小佳忍不住的翻了白眼,又一次的替錢一手止血上藥。

 

「你別仗著你師父是神醫就這麼胡來。」金錢鏢的傷口雖然不大卻頗深,幸好沒傷著要害,否則錢一手哪來的力氣去取水。

 

連這些事情都知道,倒是將自己的事情查的很清楚,錢一手看著路小佳一臉的不高興,手上的動作卻是小心翼翼的怕弄疼了自己,對一個冷酷的殺手而言,路小佳是真的對自己很好。

 

「先吃些東西,等你的傷好了,我們再想想要怎麼跟他們算這筆帳。」路小佳將烙餅遞給錢一手。

 

我們?錢一手拿過烙餅吃著,心裏大約明白路小佳的打算,事已至此,他自然是不會再與路小佳說一大堆已經說過的道理,可是,擱在心頭的事總要問一問。

 

「路小佳…」開了口,卻不知道該怎麼問?

 

「怎麼了?」路小佳感覺到錢一手欲言又止。

 

錢一手搖搖頭說了聲沒事,繼續吃著烙餅,路小佳當然不相信真的沒事,也大約知道錢一手想問什麼,他不想追問,有些事情不能用問的去得到答案。

 

「路小佳,不管藏寶圖是不是在鬼莊,這件事你都別再插手了。」錢一手知道路小佳方才說的〝我們〞是什麼意思,他沒殺了自己已經惹了麻煩,沒必要再將他牽扯進來。

 

「別再插手?我都做了這些事了,難道你還要我去跟丁竦說我一定會完成交易的殺了你嗎?他的手下一定會將我救你的事情告訴他,像他這種心胸狹窄的人,說不定馬上就找更厲害的人來殺你,或是我們。」是他自己決定不殺錢一手,所有的後果自然要自己承擔。

 

『你不殺我,丁竦還是不會放過我,你以為他是心胸寬大的人嗎?』自己跟路小佳說過這樣的話,所以對於路小佳現在說的話,錢一手無可反駁。

 

「我們倆現在可是在同一條船上,誰想殺了我們,我們就殺了他們。」一說到殺人的事,路小佳眼神亮了起來,一抬眼滿滿的殺氣。

 

路小佳倒是成了自己的同伴了。

 

「現在我只要毀去藏寶圖就好,不想與丁竦多做周旋,其他的事就讓其他人去做。」錢一手不喜歡與人成群結黨,他孤身一人只做能力所及之事就好,丁竦勢力已經逐漸變弱,若少了這筆財富的支撐,必定會一步步的走向衰敗。

 

「行,我幫你。」路小佳說的爽快,錢一手可就呆住了。

 

路小佳個性直接分明,凡事不拖泥帶水,錢一手再怎麼遲鈍也能感受到路小佳釋出的善意。

 

「以前只聽過江湖中的路小佳,如今認識了,似乎與傳聞中的有所出入。」此時此刻,錢一手明白了〝我們〞的意思,路小佳保護自己,以後的事情自己也當要與他共進退。

 

「傳聞不一定全是真的,而你所謂的有所出入也要看看是對誰。」該說的就要說明白,他可不想讓錢一手以為他對別人也都這般的好。

 

路小佳的話讓錢一手擱在心裡的事情有了答案。

 

「你受了傷,早些休息。」見錢一手沉默著,路小佳不再多說什麼,也不急著錢一手有所回應,在稻草堆旁坐下,靠著牆閉上眼休息。

 

折騰了一天,錢一手也累了,他挪挪身子躺下,偏過頭看著路小佳,其實他是有話想問路小佳,只是在當下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

 

刀光劍影中獨自行走,錢一手從不曾想過會有人這樣守護著自己。

 

 

      。。。。。。。。。。。。。

 

路小佳盡心的照顧錢一手,不僅張羅著錢一手的三餐,還給他烤了野味補身子,錢一手一直向路小佳強調自己的傷不影響其他的行動,路小佳卻置之不理。

 

「今天不用浪費你師父的藥,傷口差不多好了。」路小佳輕輕的撫著結痂的傷口。

 

「那個…這陣子謝謝你。」錢一手目光飄移的說著,路小佳輕笑一聲,幫著錢一手整理好衣服。

 

這幾日的相處真是讓路小佳驚訝,誰會想到江湖上冷傲的第一賞金刺客,竟是一個如此含蓄安靜的人,一身的劍氣殺伐之下藏的是一顆柔軟的心。

 

「丁竦昨日已經來光明鎮了,估計是來找藏寶圖的。」雖然不想錢一手再淌渾水,但路小佳還是將這消息告訴他。

 

「看來藏寶圖真的在鬼莊。」

 

「你可別忘了你說的,我們只要毀了藏寶圖就好了,其他的事…」路小佳話還沒說完,風聲忽到,路小佳快劍一揮,一把飛刀落在一旁的木窗上,錢一手也已經拿起劍與路小佳並肩而立。

 

「葉開,給我滾出來。」看了一眼飛刀,路小佳心裡一股氣衝了上來,還示意錢一手別離自己太遠。

 

「路小佳,我們很久沒見了,你怎麼對我這麼兇。」木門推開,出現的人真的是葉開。

 

「你用你的飛刀招呼我,還要我對你多好?」葉開是朋友,但出現的時機與方式有些奇怪,路小佳不得不防備。

 

「你誤會了,我的飛刀不是要射你,是要射你旁邊的那個人,他叫錢一手。」葉開趕緊為自己辯解。

 

「在我旁邊的人就是我的朋友,你的飛刀還真射的下手。」目標果然是錢一手。

 

「他可是值五千兩銀子,再說了,江湖第一賞金刺客什麼時候成了你的朋友,沒聽說。」葉開可不相信路小佳的話。

 

「我說是就是,你今天是為了五千兩銀子來的,那我們得比一場,看是你的飛刀快還是我的劍快。」路小佳笑的很冷,可他眼底的殺氣更冷。

 

「等等…你怎麼就這樣翻臉不認人,我們可是好朋友,靈玲妳快來啊,路小佳生氣了。」葉開怎麼都沒想到真的惹火了路小佳,趕緊把躲在門外的丁靈玲叫進來。

 

「都叫你別玩了你偏要,乾脆讓路哥一劍砍了你算了。」清脆的鈴鐺聲響起,丁靈玲笑的像朵花一樣的走了進來。

 

「靈玲說的是,這麼笨的人一劍砍了算了。」路小佳一臉嫌棄的看著葉開。

 

「好啊,路小佳你耍我。」看著路小佳的表情,葉開知道是自己的把戲已被看穿,路小佳還反過來嚇唬他。

 

一旁的錢一手將發生的一切看在眼裡,心裡大約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路小佳,你怎麼知道我是跟你鬧著玩的?」葉開覺得自己演的很逼真。

 

「你葉開可是李尋歡大俠的高徒,方才那飛刀的準度和力道那麼差,可見你手下留情了。」路小佳在擋下飛刀時就有所察覺了,只是為了錢一手的安危,他不能沒有防備。

 

「算你有良心,也不枉我和靈玲替你們解決了那幾個找來這裡的人。」

 

原來是葉開與丁靈玲聽人議論著路小佳與錢一手的事,便想著要找路小佳問個明白,在光明鎮周遭找了幾個地方之後又找來這裡,路上恰巧遇上了丁竦的手下,將他們解決後便繼續往裡面找,終於找著了路小佳與錢一手的藏身之處。

 

「路哥,你這樣做事可不成,江湖上的人你全得罪光了。」丁靈玲用餘光打量著路小佳身旁的錢一手,她可要趁這個機會看一看江湖上有名的賞金刺客。

 

「無所謂,我想殺人,不用銀子我都會殺,我不想殺人,給我成堆的金子我都不殺。」隨心所欲也好,說是任性也無所謂,他路小佳可不想事事都遵守他人的規矩。

 

「那行,你不殺,讓我殺吧,值五千兩銀子。」葉開盯著錢一手。

 

「你試試。」路小佳盯著葉開。

 

「沒有、沒有,就說說而已,靈玲,妳的路哥毫髮無傷,好的很,他和錢一手在一起開心的很,是我們多事了。」葉開的話讓丁靈玲笑了起來。

 

「你們倆究竟是來幹什麼的?」關心自己的安危是不會假,可是,他們兩人一臉的鬼祟,肯定沒這麼單純。

 

「還不是靈玲的主意,想來瞧瞧江湖上第一賞金刺客長什麼樣子。」葉開老實說了。

 

哦,路小佳盯著丁靈玲,心裡有數。

 

「我是關心你,他可是有名的賞金刺客,你是要殺他的人,就算你把人家當朋友,人家也許不當你是朋友,所以我們來看一看,免得你自討沒趣,慘遭毒手。」丁靈玲說的頭頭是道,機靈的雙眼溜向路小佳又溜到錢一手身上,女人在某些方面感覺是很敏銳的。

 

「你們還真閒,怎不去開墾荒地種花生。」從頭到尾聽一遍,路小佳怎會不明白他們就是來看戲的,尤其是丁靈玲。

 

「二位不用擔心,路小佳是在下的救命恩人,在下自然不會與他為難,你們是他的朋友,自然也是在下的朋友。」錢一手知道他們對自己並無敵意,而且與路小佳交情甚好,自己此時一番話也算是給了路小佳面子。

 

「唉呀,錢少俠果然深明大義,是非分明,有江湖人的風度與俠氣,與路小佳一起甚是相配。」丁靈玲聽見錢一手的一番話,心裡更加欣賞錢一手,真心覺得只有這個人能與路小佳在一起。

 

甚是相配!這句話用在他與路小佳之間似乎有些奇怪?錢一手表情疑惑的看著路小佳,像是在問著〝這是什麼意思〞?

 

「靈玲的意思是說路小佳慧眼識英雄沒殺你,你與他成了朋友,就是英雄惜英雄,你們兩很相配、很相配。」丁靈玲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的性子葉開很明白,趕緊笨拙的解釋著。

 

「你們兩沒事就滾吧。」越描越黑,路小佳冷冷的下了逐客令,再不將這兩人趕走,真不知道還會說出什麼話來,尤其是丁靈玲這丫頭。

 

「好,滾就滾,這是調理元氣的丹藥,一天一粒就行了。」路小佳冷著臉,丁靈玲也不怕,將藥瓶子塞給他,笑笑的看著錢一手。

 

「路小佳,丁竦不好惹,要小心一些。」葉開拍拍路小佳的肩膀,路小佳點了點頭。

 

丁靈玲與葉開走了,路小佳鬆了一口氣,將藥瓶子拿給錢一手。

 

「受傷總是會傷元氣,丁家的藥很好用。」靈玲這丫頭倒想的很周全,把藥留下。

 

「他們這是愛屋及烏。」葉開與丁靈玲把話說得如此明白,別人都看的懂,當局者可不能當作什麼都不懂。

 

「你方才不也說了我的朋友就是你的朋友。」路小佳可是記住了這句話。

 

「你以後打算如何?」既然要一起對付丁竦,他當然要聽聽路小佳的想法。

 

「當然是與你雙宿雙飛,浪跡天涯。」

 

錢一手沒想到路小佳會這樣回答,只能呆呆的看著路小佳看著自己,接不上話。

 

「這偌大的江湖什麼樣的人都有,可是呢…要遇見一個讓自己喜歡的人卻很難,我們倆若是錯過了豈不可惜。」自己方才的話沒有讓錢一手不高興,路小佳就索性的將自己心裏的話全說了。

 

路小佳的話將兩人之間的曖昧劃開了,也讓錢一手心裏的不確定都有了確定的答案。

 

「我問的不是這個。」錢一手有些不知所措的扯開話題。

 

「可是我現在想弄明白的是這個。」路小佳覺得此時此刻沒有其他的事情比他與錢一手的事情重要。

 

錢一手心裏的思緒忽然停住了,他從沒想過要面對這樣的感情問題,更沒想過對象是路小佳。

 

「有什麼話要對我說。」路小佳好笑的看著錢一手,心裏早料到他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你看人的眼光真奇怪。」錢一手一臉疑惑的回答。

 

路小佳愣住了,錢一手這樣的回答是他沒想到的。

 

      。。。。。。。。。。。。

 

 

藏寶圖是不是藏在鬼莊,路小佳與錢一手選擇守株待兔的方式,白天在小客棧裡休息,晚上無聲無息的在鬼莊外的樹上觀察著,連續兩個晚上的看著丁竦和一群人努力的搜查著鬼莊的內外,就差沒將整片土地掀開。

 

「看樣子應該不在這裡。」這也不是第一天的搜查,鬼莊早已荒廢不堪,根本藏不住什麼東西。

 

「就算真的在這裡,只要他們沒找到就好。」錢一手無聲息的離開,路小佳跟著離開。

 

「我們是不是不再管這件事了?」回到小客棧,路小佳迫不急待的問著,他不想繼續待在這個無趣的地方。

 

「你想去哪裡?」錢一手似乎明白路小佳的心思,直接這麼問他。

 

路小佳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問嚇呆了,他原本以為錢一手不會就此放棄,會自己去找藏寶圖,或是等丁竦他們找到了藏寶圖然後毀掉它。

 

「你真的不再管這件事!」路小佳又一次的確認錢一手的意思。

 

「丁竦的敵人不只我一人。」還有其他人會對付他,錢一手知道展雄飛他們追蹤著丁竦的舉動,正往光明鎮來。

 

「我想去的地方可多了,但最重要的是要你陪著我。」路小佳毫不避諱的說出自己心裡的話,然後認真的看著錢一手。

 

「聽說江南的冬天不像荒漠這般冷,去不去?」錢一手倒了酒推過去給路小佳。

 

「去,你要去哪裡我都陪你去。」路小佳一口飲下,然後又替自己與錢一手酙上酒,又飲一杯,心情很好。

 

翌日,一輛馬車緩緩的走在荒道上。

 

「江南該往哪邊去?」錢一手問著。

 

「江南在南邊,太陽往那邊落下,那這邊就是南邊了。」路小佳指著眼前看不到盡頭的路。

 

路小佳說的隨便,錢一手也不在意對還是不對,如果錯了也無妨,一直往這個方向去,說不定能去一個比江南還漂亮的地方。

 

「天這麼高,地這麼廣,我們就這樣一直走著也挺好的,說不定能去一個比江南還漂亮的地方。」出了荒道,眼前是一大片的草原。

 

錢一手有些訝異的看著路小佳。

 

「怎麼,你不喜歡這樣嗎?」

 

「不是,我是沒想到你想的跟我一樣。」

 

路小佳挪了挪身子靠近錢一手,臉上盡是得意的神情。

 

「是吧,我們倆多合適啊。」路小佳一如往常的笑容多了幾分的深情。

 

錢一手看著路小佳,真切的感受到路小佳對自己的感情。

 

「你啊,就不能說一句你也喜歡我嗎?」路小佳又靠近錢一手,近的都快要鼻尖碰鼻尖了。

 

「我…」自己對路小佳是有感情的,可是被這麼問著,錢一手反而支支吾吾的說不出口。

 

路小佳笑了笑,終究還是忍不住的抱住了錢一手。

 

「別生氣,我就是抱一下而已。」錢一手並沒有任何的反抗或不悅,路小佳卻溫柔的哄著他。

 

錢一手的手還拉著韁繩,馬車正緩緩的往前走,路小佳雖然溫柔的哄著自己,但這種叫自己別生氣有些委屈的口氣,更像是小孩子撒嬌。

 

「要是讓別人聽見剛才的話,你路小佳面子都沒了。」錢一手將韁繩交到右手,用左手輕輕的環上路小佳的背。

 

錢一手不善言語,這是他給路小佳最真的回應。

 

「只跟你說的話怎麼會被別人聽去。」路小佳不捨的放開錢一手,滿眼歡喜的看著他。

 

天地這麼大,有個人陪著也是不錯,錢一手想著,路小佳也這麼想著。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7218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