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裏臥龍
市長:樓胤顏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裏臥龍】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路小佳×錢一手】天無涯(中)
 瀏覽467|回應0推薦1

樓胤顏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莫野

【路小佳×錢一手】天無涯(中)

 

新邊城浪子-路小佳

奇 星 記-錢一手

 

藏寶圖在鬼莊。

 

消息隱密的傳遞著,難辨真假,光明鎮的鬼莊荒廢多年,白日一如往常的安靜,近日一到晚上反而多了一些生人的氣息。

 

鬼莊,本來不是鬼莊,十三年前是熱鬧的莊院,在光明鎮是屬一屬二的富商,不知是得罪何人,一夜之間家破人亡,所有錢財被搶奪一空,成了如今的鬼莊。

 

「寶藏圖真的藏在鬼莊裏嗎?」

 

「之前是說在咱們鎮裏的某個地方,現在說是在鬼莊裏,說不定是很早就藏在那裏了,不然莊院的人怎麼會無辜遭禍,一定是與這寶藏圖有關。」

 

「你想去找找看嗎?」

 

「去你的,我哪有那個膽,都死了五個人了,聽說還有江湖上的人,我又不會武功怎麼敢去,不是找死嗎。」

 

「是你沒膽,還是有人去呢,那一大筆的寶藏,夠子子孫孫花上好幾代。」

 

「你傻了嗎,守在鬼莊的那些人是首輔的人,他們不會讓別人得到藏寶圖,那筆錢財輪不到你來花。」

 

錢一手在角落聽著,隨即上樓去了,消息就這樣傳來傳去,這幾日他也去過鬼莊,只是在外面看著,並沒有進去,他發現丁竦的人在哪裡出入,那些晚上偷偷去鬼莊的人,隔天就成了冰冷的屍體,幾個僥倖逃出來的人嚇破了膽,直說鬼莊裏真的有鬼,是真有鬼,還是丁竦的手下裝神弄鬼。

 

若真有鬼,錢一手不怕,他是想著自己是否能在鬼莊裏找到藏寶圖?如果不趁現在趕快找出藏寶圖,等丁竦帶更多的人來到光明鎮,讓他們找到了藏寶圖,得到了那筆財富,丁竦坐大的勢力就更難以收拾了。

 

「去哪了,該不會是跟著去鬼莊找藏寶圖吧。」這是錢一手的房間,路小佳卻在房裡悠哉的吃著花生喝著酒。

 

「去了,又如何。」錢一手如實回答,他想路小佳也知道他的行蹤。

 

「我不喜歡我要殺的人死在別人手裡,所以想要殺你的人我就要殺了他。」這話說的很清楚,這事與他還是有些關係。

 

「即使是丁竦出手還殺不了我。」上次被圍攻,他是受了傷,但還不至於死在他們手上。

 

「我知道,不然他為什麼要讓我來殺你。」路小佳盯著錢一手。

 

「我身上的傷已經好了,你隨時可以動手。」遲早都要面對的事情,錢一手不會逃避,即使是明白自己也許不是路小佳的對手。

 

「你別催著我殺你,我殺人也要看心情的。」路小佳臉上浮著笑意,眼光沒移開的看著錢一手,他喜歡這樣看著錢一手,越看心情越好。

 

這是什麼意思?錢一手疑惑的看著路小佳,他真的是搞不懂路小佳在想什麼,他在他前面坐下,倒了茶喝著,避開路小佳看著自己的目光。

 

「你相信藏寶圖在鬼莊?」路小佳倒了酒推過去。

 

「既然有了線索就要去找一找。」錢一手沒喝。

 

「那莊院在十三年前無端被滅門,不一定是因為藏寶圖,若真有藏寶圖,莊院都被滅了,為什麼藏寶圖還留著?」路小佳端起酒自己喝了。

 

「也許是藏的隱密,那些人沒找到。」莊院被滅門的原因眾說紛紜,若真的是因為藏寶圖而產生紛爭也不無可能。

 

「反正說來說去你就是要去鬼莊,你真是麻煩。」路小佳把錢一手當成小孩一樣的叨念著。

 

「麻煩?我要做什麼事都與你無關吧。」錢一手忍不住的回了一句。

 

自己都說了那些話,他還能說與自己無關,他是以為自己閒著沒事做嗎?路小佳看著錢一手,緩緩的呼出一口氣,總算是忍住了想殺人的衝動。

 

「都說一物剋一物,原來是真的,你真是我的冤家,不過,我不在意,不是冤家不聚頭,不是嗎。」這樣的個性真有意思,越來越讓路小佳喜歡。

 

「胡說八道,你收了銀子不辦事,別說丁竦不放過你,你這樣可是壞了江湖規矩。」錢一手也是殺手,感覺一向很敏銳,總感覺著路小佳對自己並無殺意,還有意無意的護著自己,讓他七上八下的揣測不了路小佳是什麼打算。

 

「江湖規矩?我路小佳只遵守自己的規矩,不殺女人,不殺五十歲以上的老人,不殺十五歲以下小孩,不殺沒武功或武功太差的人,不殺生病受傷的人,跟我求饒的人我也不殺。」說完,將花生往上拋,然後穩穩地落入口中。

 

聽完這些規矩,錢一手更沒辦法理解路小佳為什麼不殺自己,難道自己是屬於武功太差的人!

 

「再說了,你有資格跟我說規矩嗎,你還不是因為破壞了規矩而被逐出刺客營。」路小佳一向不喜歡拐彎抹角,既然是錢一手先提起的規矩,他就好好的跟他說一說規矩。

 

「你怎麼知道這些事情。」錢一手警戒的看著路小佳,他現在做的都是自己想做的事,與任何人都無關,更不想牽扯到師父。

 

「有錢能使鬼推磨,把銀子丟出去,自然有人把我想知道的事情告訴我。」江湖裏有人專門以消息換銀子,別人家祖宗十八代的事情都靈通。

 

「你打聽這些事情要做什麼?」自己以前的任何事都與路小佳扯不上邊,他為什麼要用特意去查這些事情?

 

「就是想了解你而已,你與丁竦算是新仇加舊恨,他都讓我來殺你了,可見他多想要除掉你,朝局混亂,人人都有私心,以你一個人的力量並無法改變什麼,你又何必與他為敵呢。」路小佳一句新仇加舊恨就說明他已經知道錢一手與丁竦過去的恩怨。

 

「如果我不插手藏寶圖的事,以後不再與丁竦作對,你就可以不殺我,是這個意思嗎?」錢一手聽明白了路小佳的用意。

 

「你很聰明,但某些方面不太靈光,我是不想你為了這些無謂的事情賠上自己的命,惡人自有惡人治,你何必多費心思,丁竦為了自己的野心不擇手段,但其他人未必都是好人。」探知了錢一手的過往,路小佳根本不想錢一手再捲入這些勾心鬥角的是非紛爭裏,不值得。

 

「我哪裡不靈光,倒是你不怎麼聰明,你不殺我,丁竦還是不會放過我,你以為他是心胸寬大的人嗎。」路小佳話裡的意思是要自己放下恩怨,別再管這些事情,可他不明白丁竦是怎樣的人。

 

「你的話倒是提醒我了,我不殺你還是會有別人來殺你,這樣就不好了,既然如此,我只好親手殺了你。」路小佳臉上笑意未減,眼神緩緩的浮上冷冽的殺氣。

 

「你是該動手,路小佳不殺的人被別人殺了,多沒面子。」錢一手看的真切,卻不慌張,從與路小佳相遇的那一刻起,他就明白了自己的生死。

 

「說的也是,我的人只能死在我手上。」

 

我的人是什麼意思?眼前劍光乍現,劃斷錢一手的思緒,錢一手身子往後一傾的避開,路小佳再出第二劍,錢一手只是旋身閃避並未拔出手裡的劍,房內空間狹小,若是出劍也無勝算。

 

路小佳快劍如風,劍劍如影隨行,而錢一手身形敏捷,劍劍擦身而過,房內的桌子缺了角,椅子四腳剩三腳,床板上、牆上凌亂的刻著劍痕,都成了路小佳劍下的犧牲品,閃避雖可保身卻不是上策,錢一手心裡自有盤算,抓準了時機靠近窗邊,藉著路小佳橫掃而來的一劍破壞了窗子,飛身一縱的從窗戶出了客房,路小佳流星追月一般的緊隨於後。

 

兩人一先一後落於客棧前的市集,錢一手劍已出鞘,反身一劍刺向路小佳,閃避的瞬間又刺出一劍,變幻不定的劍招連綿不斷,路小佳滿意的笑了,這樣的錢一手才值得他喜愛。

 

「路小佳終於出手了,幸好是路小佳,否則有誰能對付錢一手。」丁竦的兩個護衛避開人群在馬廄旁觀看著。

 

「你沒看清楚,這路小佳打的是遇上對手的興致,他一點也不想取錢一手的性命。」這護衛叫洪成,是經驗老到的護衛,什麼樣的局勢都看的很仔細。

 

「怎麼可能,路小佳可是收了首輔大人的銀子,他若是不殺了錢一手,豈不是壞了他殺手的聲譽。」小胡年紀還輕,想的很簡單,更何況這兩人交手的很是激烈,說是生死之戰也不為過。

 

「沒關係,他不守規則,我們也有我們的作法。」洪成早就料到這種情況,他從懷中取出幾枚金錢鏢。

 

「等等,你是要殺了路小佳嗎?」小胡知道洪成的鏢法奇準,幾乎是百發百中,但因此要殺了路小佳未免沒有道理。

 

「不是路小佳,是錢一手。」洪成手腕一轉,金錢鏢已經射出。

 

劍光交集,生死一瞬,身後風聲急促而來,錢一手旋身避開近身之劍,反身一劍擋下金錢標,路小佳劍峰又到,錢一手橫劍一擋,劍如靈蛇一般的劃過路小佳的胸前,腰身一閃,又一枚金錢鏢自胸前疾射而過,路小佳已察覺有異,虛晃一劍,轉身要將錢一手護在身邊,卻見他右肩的衣服已經被血液染紅。

 

遭人暗算了!路小佳雖然又氣又急,手上的動作可沒停,一伸手就著實的將錢一手護在身邊,反手一個劍花將再次偷襲而來的金錢鏢震開,把握住這一瞬的時間,對錢一手說了聲快走,趁著錢一手還有些體力,兩人一起離開了。

 

「我們要追嗎?錢一手若是沒死的話怎麼辦?」小胡著急的問著。

 

「不管錢一手會不會死,我們都不能追。」洪成確定錢一手中了鏢,但能不能置他於死卻說不準,他高估了自己的鏢法,低估了錢一手的能力,面對路小佳這樣的對手,竟還能閃過自己的偷襲。

 

「為什麼?我們不是要殺死錢一手嗎?」小胡有些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

 

「我是想殺死他,但是,我們若是追過去,豈不是暴露了身分,更何況有路小佳在,我們更不能再插手,免得惹到了路小佳,如果錢一手命大沒死,他也無法知道是誰暗算他。」當時圍觀的人很多,他是躲在暗處出的手,即使是路小佳惱怒有人插手,也無法確定是誰插的手。

 

「剛才看他們交手,路小佳的劍法不在錢一手之下,他為什麼遲遲不殺了錢一手呢?」就是因為路小佳沒下手,他們才得大費周章的用藏寶圖在鬼莊的傳言來設計錢一手。

 

「誰知道呢,這個路小佳本來就是個脾氣古怪的人,銀子是首輔大人給的,這筆帳就讓他和路小佳算,與我們無關。」洪成完全的置身事外。

 

「那鬼莊的事情呢?」

 

「我們繼續守著,錢一手要是沒死,我們還能讓他死在鬼莊。」反正首輔大人就是要取錢一手的命,不管用什麼手段,只要能完成任務就成了。

 

 

    。。。。。。。。。。。。。。。。

 

路小佳帶著錢一手來到光明鎮外的一間木屋。

 

「還好嗎?」路小佳將錢一手帶到一堆稻草上,這是木屋裡唯一可以休息的地方。

 

錢一手點點頭,路小佳不再多問,小心的查看著傷口,幸好是肩胛的位置,若是再往胸口去就麻煩了。

 

「我身上有藥。」事已至此,錢一手只能依賴路小佳幫自己。

 

路小佳是江湖人,受傷療傷是常有的事,拿了藥就開始幫錢一手處理傷口,拔下金錢鏢,拉開衣服止血上藥,看了看四周,扶著錢一手半躺在牆角的稻草上,去外面取了一大片葉子覆在傷口上,然後將錢一手的衣服拉好。

 

「很痛吧。」看著錢一手強忍著痛楚的表情,路小佳感覺心疼。

 

「不會,只是沒想到竟要讓你救我。」挪了挪身子,錢一手慶幸傷勢不是很嚴重。

 

「我救你有什麼不對嗎?」路小佳緊緊的看著錢一手。

 

「…沒有…」錢一手本想說些什麼,卻在與路小佳四目相接的瞬間停住了,他似乎感覺到了什麼,明白了一些什麼,又不是很清楚。

 

「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找些吃的東西。」錢一手的反應任路小佳有些高興,但是,他還不能多說什麼,有些事情不是用言語能說清楚的。

 

情況有些難懂,錢一手感覺到路小佳對自己好,也明白路小佳不會殺自己,但他不清楚是為什麼?他可是拿了銀子要來取自己性命的人!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7204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