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裏臥龍
市長:樓胤顏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裏臥龍】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鄭開司×顏志雲】他和他…(三)
 瀏覽860|回應0推薦1

樓胤顏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陌上花開

【鄭開司×顏志雲】他和他…(三)

 

動物世界–鄭開司

追  球–顏志雲

  

        ╴╴放棄╴╴

  

『開始一段感情就像是開始了一次沒有目的的旅行,不知道終點在哪裡,也不知道會有怎樣的風景等著自己,也許走著走著,什麼都沒有了,來到了一片荒蕪的沙漠。』

 

鄭開司曾經在雜誌上看過這樣的一段文字,就像是自己和劉青那段感情,不過,劉青給自己的是包容的天空,而自己給她的卻是沙漠,他沒有什麼能給劉青,得到的越多,鄭開司反而越感到焦慮,所以他寧願辜負劉青的感情,也不要耽誤她的人生,光是感情並不能揹負彼此的人生,生活中有許多的現實要面對。

 

對於感情,鄭開司有些自卑,遇見顏志雲是個意外,更意外的是自己沒想過會喜歡上他。

 

鄭開司放下紙箱,無奈的嘆了氣。

 

「怎麼一直嘆氣?」老闆突然的問一句,把鄭開司嚇的半死,他睜著圓圓的眼睛看著從貨架旁邊冒出來的老闆。

 

「老闆…你好像很喜歡嚇我。」前天吃午飯的時候,老闆也是突然拿著果汁出來嚇他。

 

「我哪有嚇你,是你最近常常發呆、心不在焉,剛才在拖地的時候嘆氣,現在又嘆氣,我只是說句話你也嚇一跳,是不是有什麼事?」鄭開司工作認真又勤快,他的反常對工作是沒影響,老闆是擔心他是不是家裏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有什麼事,我只是有點煩。」鄭開司將紙箱裡的油漆排到架子上面去。

 

「煩?是你媽媽的事讓你煩嗎?」

 

「不是,媽媽的情況不錯,是…是我自己心煩。」老闆一直都很關心自己,所以鄭開司很少對老闆說欺騙的話。

 

「自己心煩?你該不是談戀愛了吧。」老闆的語氣很肯定。

 

「談戀愛!也不算是…老闆怎麼會想是談戀愛呢?」我又沒說什麼,只是說有點煩而已。

 

「你這個年紀的孩子,不煩其他的事,當然就是煩感情的事,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老闆的表情顯得很高興。

 

被老闆這麼一問,鄭開司就想到顏志雲,想起他溫柔的笑容,想著他說話的聲音,他善良的個性,還有…他有一個漂亮又可愛的女兒。

 

「算了,還是算了吧。」鄭開司拿著空紙箱去賣場,留下滿臉問號的老闆?

 

算了?這是什麼情形?失戀了嗎?!

 

拿出手機,鄭開司看著顏志雲家的電話號碼,只要按下撥出鍵,他就能聽見顏志雲的聲音和他說話,可是,這樣的感情要怎麼開始呢?

 

      。。。。。。。。。。。。

 

星星書架昨天交貨了,顏志雲將工作台整理了一下,下午又接了單,送走了客人,顏志雲看著設計圖,開始在筆記本上列出需要採買的材料,等他回過神的看著時鐘,已經快四點半了,他突然想起今天還沒有出門買東西。

 

「真的是什麼都沒有。」顏志雲看著冰箱,最後的兩顆雞蛋在中午的時候用掉了。

 

顏志雲拿出早就寫好的購物清單,心裡想著:現在不管晚餐要吃什麼,他都要出門去買東西,不然連明天的早餐都沒東西吃。

 

時間有點趕,顏志雲不能在超市裡閒逛,他看著手上的清單,將東西一樣一樣的放進推車裡,當他要去買雞蛋的時候,看見鄭開司在冷凍冰箱前上上下下的看著。

 

「鄭開司。」顏志雲過去打招呼,鄭開司訝異的看著推著推車走過來的人。

 

「要買什麼呢?」顏志雲也朝著冷凍冰箱看了看。

 

「我想買水餃,又想買煎餃。」

 

「水餃很方便,煎餃只要煎一下就能吃,對了,晚上就吃這個好了。」顏志雲打開冷凍冰箱的門,拿了兩包煎餃和一包水餃,才剛放進推車裡,想了一下,又趕緊把水餃放回去,換成煎餃。

 

「這是晚餐嗎?」鄭開司聽見顏志雲說晚上就吃這個好了。

 

「對,今天時間有點晚,只能做些簡單的。」這些東西雖然方便,顏志雲卻很少用冷凍食品做飯。

 

「顏先生最近很忙嗎?星星書架應該做好了吧。」鄭開司忍不住的問著,他還是很想知道顏志雲的生活狀況。

 

「昨天交貨了,今天接了新的工作,又要開始忙了,你是不是還沒吃晚餐?」顏志雲看著鄭開司的籃子裡放著雞蛋、麵條,猜想他應該才剛下班,還沒吃晚餐。

 

  鄭開司點頭。

  

  「那就來我家一起吃吧。」顏志  雲很順口的說了,什麼都沒想。

 

  一起吃晚飯?鄭開司呆呆的看著顏志雲,沒反應過來。

  

「超市的菜這麼一大把,留一些很麻煩,全都煮了吃不完,三個人吃正好,你也可以順便幫我一下。」顏志雲是真的要鄭開司來家裡吃晚飯。

 

「這麼突然…不會給你們添麻煩嗎?」

 

「不會。」

 

「那我就去打擾了,我偶爾會煮煮東西,應該幫得上忙。」看著顏志雲,鄭開司實在拒絕不了,他想要好好的把握能和顏志雲相處的時間。

 

回到家,進了廚房,工作就分配好了,鄭開司負責清洗食材,顏志雲準備其他的東西。

 

「你常自己煮東西吃嗎?」看著鄭開司的動作不生疏,像是很常下廚的樣子。

 

「就是炒飯、炒麵、煎蛋,還有泡麵,懶惰的時候就吃外面的東西。」鄭開司很少炒青菜,都是洗一洗就放進泡麵裡一起煮。

 

兩人在廚房裡分工合作,很快的就將晚餐準備好了,有煎餃、炒青菜、煎蛋,還有玉米蘿蔔湯。

 

「兩個人一起做還是比較快,時間剛剛好,曉希也快回來了。」顏志雲才這樣說著,就聽見外面傳來顏曉希的聲音。

 

「爸,我回來了,啊,你來了!」顏曉希一進門就看見鄭開司,很自然的打了招呼,反而是鄭開司有些不自在,突然的就出現在別人的家裡,而且還是來吃晚飯的。

 

「妳要先吃飯嗎?」看顏曉希一身清爽的樣子,應該是沒有去練兵乓,下課就回來了。

 

「我要先吃飯,後天要考試了。」顏曉希上樓去換衣服。

 

知道要準備考試,看來她有把自己說的話聽進去,顏志雲擺好了碗筷,和鄭開司一起等顏曉希來吃晚飯。

 

「我來吃晚飯,她不會覺得奇怪嗎?」畢竟還不是很熟的朋友,顏曉希很自然,反而是鄭開司感覺自己太突然了。

 

「怎麼會覺得奇怪,曉希不是跟你交換了電話號碼,還要你常來玩。」顏志雲感覺到鄭開司的小心翼翼。

 

是沒錯,不過鄭開司認為那應該是客套話,自己並沒有當真。

 

「你別想的太多,曉希的個性就是這樣,她把你當朋友,你也把她當朋友就好了。」那天顏志雲也沒想到顏曉希會和鄭開司交換電話號碼,可見她是真的將鄭開司當成朋友。

 

朋友,鄭開司已經快忘記朋友是什麼了?該怎麼和朋友相處?尤其是像顏志雲、顏曉希這樣對他好的人。

 

「這個煎蛋真好吃。」顏曉希看著顏志雲。

 

「今天的煎蛋是鄭開司做的。」顏志雲也覺得很好吃。

 

「真的,沒想到你的煎蛋跟我爸做的一樣好吃。」顏曉希沒忘記連自己的爸爸一起誇。

 

「我以前曾經在餐館工作,裡面的廚師教我的。」餐館裡的某些時間特別忙,鄭開司除了負責出餐外,有時也會幫忙準備一些簡單的料理。

 

  「你曾經在餐館工作,那裡工作很辛苦,你真厲害,什麼工作都能做。」顏曉希不是嬌生慣養的女生,也知道賺錢的辛苦。

  

  「這哪能說是厲害,就是因為沒有一技之長才會什麼都做。」鄭開司說的很坦白,他沒辦法坦然的接受顏曉希的誇獎。

 

「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只要是有踏實、認真的生活,做什麼工作都一樣。」顏志雲聽得出鄭開司語氣裡有些自暴自棄。

 

顏志雲說的是沒錯,鄭開司還是覺得後悔,以前的自己並沒有很認真的面對生活,直到家裡發生了變故,一切都已經來不及,現在的生活雖然已經比較穩定,鄭開司心裡還是不能對自己釋懷。

 

顏志雲悄悄的看著鄭開司,是一臉寫滿後悔的表情。

 

「對不起,不能幫忙收拾,我還有事…。」晚餐結束之後,顏曉希上樓準備功課,鄭開司因為還要去醫院看一看,所以沒辦法幫忙收拾。

 

「沒關係,這些事我每天都在做,不用你幫忙,你先回去。」顏志雲不會在意這些細節。

 

「那我回去了。」

 

顏志雲和鄭開司經過工作台,鄭開司出了門,恰巧遇上了正要來找顏志雲的樂燕山,鄭開司似乎是知道這個人是誰,神色有些不自在的低著頭側過身離開,樂燕山看著鄭開司出門去的背影,表情顯得有些驚訝。

 

  「剛剛那個人是不是叫鄭開司?」一進到屋裡,樂燕山向顏志雲問著。

 

「是啊,你認識他。」顏志雲收拾著桌上的碗盤。

 

「也不算認識,倒是你…你是怎麼跟他認識的?」樂燕山怎麼想都覺得這兩個人在生活上應該沒有交集點,怎麼會碰在一起呢?

 

顏志雲將他與鄭開司認識的經過告訴樂燕山。

 

「你沒事吧!」樂燕山嚇了一跳。

 

「沒事,是鄭開司比較嚴重,扭傷了腳。」顏志雲將收好的碗盤放進洗碗槽。

 

「沒想到這小子倒是挺善良的。」樂燕山拉了餐桌的椅子坐下。

 

「這小子…你怎麼這麼說話?」顏志雲看著樂燕山,表情不是很高興。

 

「他…鄭開司的生活背景不是很單純,你要小心一點。」樂燕山本來不想說,可是,看到鄭開司都來這裡吃晚飯了,好像和顏志雲很熟,他還是放心不下。

 

「小心一點?你一個警官跟我說這種話,是不是在暗示我鄭開司不是好人?」先別洗碗了,顏志雲要先把事情弄清楚。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反正他沒給你添麻煩就行了。」樂燕山的表情很不自然。

 

鄭開司看見樂燕山的時候,整個人顯得很緊張,而樂燕山看見鄭開司在這裡,那表情一整個不對勁,這兩個人都不太對,顏志雲怎麼會看不出來。

 

「我們都是多久的朋友了,有什麼不能說的。」顏志雲坐下,看著樂燕山。

 

「不是不能說,他又沒有做什麼,你要我說什麼呢?」樂燕山心虛的裝傻。

 

「就跟我說你要我小心一點的理由是什麼?」顏志雲了解樂燕山的個性,如果真的是沒有什麼的小事,他不會特意提起。

 

被顏志雲這樣問著,樂燕山知道自己一定要把事情說清楚,否則顏志雲不會放過自己。

 

「其實我跟鄭開司不熟,是我在幾年前處理過一些案子,多多少少都跟鄭開司有些牽扯,他的那些朋友三天兩頭的惹事,雖然不是他犯的事,跟他也沒多大的關係,但他的生活方式並不好。」樂燕山說了個大概,他想顏志雲應該聽的懂。

 

「他自己會惹事生非嗎?」顏志雲問著,他有些想知道鄭開司以前的事情。

 

「倒是不會,只是他的朋友都是一些狐群狗黨,難免會給他帶來麻煩,尤其是三年前…。」樂燕山似乎覺得自己說的太多了,有些尷尬的看著顏志雲。

 

「我聽過就算了,不會多嘴,你儘管說。」

 

「好像是他的朋友找他做投資,欠了一大筆債,房子就要保不住了,為了籌錢還債,他沒有去遊樂場工作,好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有他的消息,後來就聽說他還清了債務,這是他的私事,我們是管不著,只是他曾經失蹤了一陣子又出現,有人說他是幫著犯罪集團做事,才能一下子還清那麼大筆的債務。」樂燕山把他知道的告訴顏志雲。

 

「幫著犯罪集團做事!有證據嗎?」

 

「當然是沒有,只是一些猜測,要是真做了壞事,還能讓他在這裡逍遙嗎?不過他還清債務之後,好像是改過向善似的變了一個人,不再像以前那樣的和人廝混,安安分分的工作過生活,還真是讓人覺得意外。」

 

「你們有在調查他的事情嗎?」

 

「不能說是調查,最主要是當初騙他的人失蹤了,怎麼找都找不到,鄭開司也說不知道,那個人是他的朋友,就算他說不知道,局裡的人總會認為與他有些關係,也就是會特意的注意他的一些行蹤,沒法調查他。」

 

「這不就好了,如果鄭開司現在還是一個無所事事、到處惹事生非的人,你讓我小心一點是有必要的,他現在都安分守己的過生活了,你就別想的太多。」不能說是很了解鄭開司,但顏志雲不認為鄭開司是會做壞事的人。

 

「這不是我想的太多,是我太了解你這個人了,你很容易相信別人,鄭開司真的不單純,光是那一大筆錢是從哪裡來的,我怎麼想都想不通。」樂燕山畢竟是警察,對於某些事情有著很敏銳的感覺。

 

「我和鄭開司是朋友,他也沒有對我不好,你是要我小心什麼,他以前的事情我不會去在意,只要他現在有好好的過生活就行了。」

 

「行,你說的都行,我今天還真是來對了,他和我碰了面,知道我是你的朋友,至少不敢給你添麻煩。」

 

「是啊,說不定他以後都不敢來我家了。」顏志雲無奈地看著樂燕山,他是把鄭開司想成什麼樣了。

 

人很容易被烙印上記號,這點顏志雲體驗過,就像是一張五顏六色的紙,一旦被畫上醒目的黑色,別人一眼看見的就是黑色。

 

顏志雲想著與鄭開司認識的經過,再想著樂燕山的話,如果自己因為那些過去而疏遠鄭開司,自己不就和以前那些不相信自己的人一樣。

 

就是因為沒有一技之長才會什麼都做…顏志雲現在有些明白鄭開司為什麼一臉後悔的表情,應該是後悔自己當時不懂事,沒有好好的生活,所以現在一事無成。

 

顏志雲不會責怪樂燕山的多心,鄭開司不算是逞兇鬥狠的混混壞人,但從樂燕山說的情況來看,任誰都會懷疑他是不是用了不正當的方法賺錢,這也是樂燕山要自己小心一點的理由,他是擔心自己因為鄭開司而沾惹上麻煩。

 

鄭開司在這裡遇見了樂燕山,看他那種閃避的樣子,一定是知道樂燕山是誰,他對自己的過去很在意,說不定也會在意樂燕山是不是會對自己說起他的事情。

 

顏志雲忽然想起以前的自己。

 

 

      。。。。。。。。。。。。。

 

鄭開司躺在沙發上,突然覺得很累,他很想什麼都不要想,但腦子裡卻開啟了跑馬燈的模式,所有的事情都在腦子裡打轉,搞得他心情煩躁不安,打開電視機下面櫃子的抽屜,平時放著香菸的地方沒有香菸,幸好冰箱裡還有啤酒,鄭開司拿了啤酒、打開窗戶,悶悶的喝著。

 

自己的人生要自己承擔,儘管會懊惱或是後悔,鄭開司都不會去隱藏,但是,這並不表示他不在意,他還是會害怕被提起,或是被其他人知道,尤其是自己在意、喜歡的人。

 

從和劉青分開之後,鄭開司知道自己一直在逃避,總是用不在乎的假象偽裝成自己很勇敢,說是為了媽媽要堅強的生活,也是一種依賴的藉口,假使哪一天媽媽離開了,自己該怎麼生活呢?

 

過一天是一天,鄭開司就是這樣的過生活,心裏沒有想實現的夢想,工作只是為了賺取生活費用和醫藥費,對於物質方面沒有太大的要求,只要填飽肚子就行了,親戚沒往來,朋友該散的都散了,至於成家…想都沒想。

 

「還是一個人就好了。」

 

鄭開司還是選擇了逃避、放棄,顏志雲人很好,對自己也好,就因為這樣他害怕讓顏志雲知道自己的過去,他不知道顏志雲會怎麼想,不敢去想顏志雲會怎麼看他,更害怕看見顏志雲對自己失望的表情。

 

他太在乎顏志雲了,對他來說是一件很糟糕的事。

 

每個人的心裏都有一個封閉的角落,自己走不出去,別人也進不來,雖然那件事情已經過了,鄭開司卻還是會在偶然間想起,他甚至於會覺得在那裏的自己才是真實的自己,可是,他不想變成那樣的人。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7169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