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雲裏臥龍
市長:樓胤顏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同人創作【雲裏臥龍】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路小佳×錢一手】天無涯(上)
 瀏覽1,062|回應1推薦1

樓胤顏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陌上花開

 

新邊城浪子–路小佳

奇 星 記–錢一手

 

當殺手不再狠快的殺人,他就不再是殺手了。

 

一個名字一條命,無關性別、年齡,這是殺手執行任務的規矩,但是,錢一手破壞了這個規矩,所以他不再是殺手。

 

依靠在高大的樹下,錢一手累了,他剛剛結束一場打鬥,身上有些傷,風一直吹著,太陽就要下山了,這裡的夜晚很冷,若是沒找個有遮蔽的地方棲身,只怕他會撐不住,尤其是他還帶著傷。

 

支起身子,錢一手慢慢地往前走,即使是一個洞穴或是一個草叢,只要能讓他將身體藏起來,他就能度過寒夜。

 

走了一段路,看見了幾間殘破的石屋,但是,石屋前的破圍牆上躺著一個人,雙手交叉的懷抱著一把劍,似乎在睡覺,一身的白衣在落日下很顯眼。

 

錢一手在一定的距離停下腳步,看不清此人的長相,不知是敵是友。

 

「錢一手,我要殺你,但是,你受傷了,我等你傷好了再殺你。」那個人坐了起來,臉上帶著笑容,冰冷的雙眼裡殺氣逼人。

 

這下錢一手確定了,這個人是敵人。

 

「殺人交差,與我有沒有受傷無關。」在江湖闖蕩的人,不是殺人就是被殺,沒有什麼奇怪,也沒什麼道理。

 

「趁人之危的事我不做,我路小佳可不想因為你而被人恥笑。」聽說錢一手的劍法很好,是有名的賞金獵人,路小佳不想錯過與他較量的機會。

 

路小佳!江湖第一快劍!錢一手真沒想到他們竟會找他來殺自己,看來是非置他於死不可了。

 

知道了白衣人是路小佳,錢一手反而放棄了戒備,一步一步的向殘破的石屋走去,石屋的牆壁只剩下坑坑洞洞的三面,屋頂也只剩一半,錢一手在避開冷風吹襲的角落休息,路小佳進屋就看見窩在角落的錢一手,倒是有些驚訝他的平靜。

 

「喂,我都說我是來殺你的,你不怕嗎?」路小佳殺的都是江湖的高手,那些人一聽見他的名號,為求自保都會先下手為強的要殺了他,像錢一手如此冷靜的人,倒是不多見。

 

「你不是說你不會趁人之危。」錢一手仍閉著眼休息。

 

「就這麼相信我的話?」在這一瞬間,路小佳完全不想殺錢一手,他反而覺得讓這樣的人活著,一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錢一手沒回答,對手是路小佳,即使他沒受傷都還沒有取勝的把握,在現在受傷的情況下,他又能如何呢?還是休息的替自己省些力氣吧。

 

見錢一手不搭理自己,路小佳打量著錢一手,故意一步一步的靠近他,直到錢一手警覺性的睜開眼睛看著他,路小佳才停住腳步,往旁邊的角落坐下。

 

夜幕低垂,月光在廣闊的荒地顯得很明亮,風依然吹著,溫度下降了,錢一手倚著牆角睡著,避開了風的吹襲,卻抵擋不住寒冷,他下意識的將身子縮成一團,避免體溫流失,睡的朦朧間,似乎感覺到有東西靠近,他猛然的醒來,看見路小佳已經升起了柴火。

 

「我沒想到會在這裡找到你,要是不讓自己暖和一下,我哪有力氣殺你。」將粗大的木頭放上去,是石屋裡的破椅子,微弱的溫度讓周圍溫暖了不少,路小佳架好柴火就準備在錢一手的旁邊坐下,卻被錢一手的劍擋住了。

 

「柴火就在這裡,我當然就在這裡休息,不然怎麼取暖,難道你自己溫暖了,就要我坐的遠遠的凍死嗎?」柴火不旺,坐的太遠根本就無法取暖。

 

這倒是有理,錢一手收起劍,往旁邊挪了位置讓路小佳坐下,兩人之間只有一個伸手的距離。

 

周圍溫暖了,錢一手再度睡去,路小佳將劍立在牆邊,跟著休息了。

 

黑夜熬過,白晝已到,錢一手醒來,一旁的路小佳已經不見了蹤影,一夜的時間,路小佳有的是機會殺他,或許如江湖的傳言,路小佳殺人有一些殺人的規矩,其中一條是他不殺受傷的人。

 

錢一手走出石屋,有些昏沉沉的感覺,並不是他的傷勢很沉重,而是幾處傷口流失的血讓他有些虛弱,錢一手衡量著自己的狀況,應該可以在午時前到達前面的城鎮。

 

      。。。。。。。。。。。。。。

 

 

光明鎮,一個隱藏著陰謀詭計的繁華城鎮,錢一手在山水客棧落了腳,刻意的選了最後面的一間房,開窗正好能看見進光明鎮的出入要道,自己還活著的消息很快就會傳入丁竦的耳中,他就算是無法馬上來光明鎮,也一定會再派人來取他的性命。

 

路小佳!一個劍法超群又驕傲的劍客,錢一手是早聞其名未見其面,依他在江湖中的名聲,可不是隨便的人都請的動,主使者應該就是丁竦,錢一手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比丁竦快一步的找出藏寶圖,然後毀了它,又或許自己在還沒找到藏寶圖之前,就會死在路小佳的劍下。

 

這是一個變數,錢一手怎麼也沒想到會對上路小佳。

 

簡單的吃著饅頭,錢一手利用窗子的縫隙觀看著外面,突然三個孰悉的人進了光明鎮,一個是專門幫首輔丁竦打聽消息的人,而另外兩個黑衣人是護衛。

 

看來丁竦已經開始採取行動了,錢一手出了客房,果然看見他們三人進了山水客棧,要在這裡落腳休息,小二喊著給兩間上房,帶著他們往樓上去。

 

師父叮囑過自己,切勿輕舉妄動,看情形辦事,丁竦既然是派人來光明鎮,而不是親自出馬,想必是還沒找到藏寶圖,錢一手打算在這裡守株待兔的打探藏寶圖的線索,他沒有足夠的能力與丁竦正面為敵,卻也不能讓他為了自己的野心傷害無辜,所以他只能暗中破壞他的計畫。

 

走到客房門口,察覺到裡面有動靜,錢一手握住手中的劍…

 

「快進來,我帶了好吃的東西給你。」

 

是路小佳的聲音,錢一手無語的皺起眉頭,進去了。

 

「你怎麼這副表情?沒聞到好吃的味道嗎?」好吃?錢一手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東西,然後看著路小佳。

 

「這叫叫化雞,板酥肉嫩,清香撲鼻,快過來嚐嚐。」路小佳熟練的剝開叫化雞,一邊招呼錢一手,彷彿錢一手是他的朋友一樣。

 

錢一手想不懂路小佳的心思,他們之前是毫無關係的兩個人,現在路小佳要來殺他,他們更不可能是朋友,這擺在眼前的叫化雞是什麼意思呢?

 

「幽冥城的殺手隊長,你明明是殺手,卻總是要救人,那些事情與你有什麼關係?」路小佳看得出錢一手對自己有戒心,畢竟自己是要殺他的人。

 

「那你呢?殺了我就成了,你問這些要做什麼?」錢一手坐下,對路小佳仍有戒心,他沒想到路小佳知道自己的過去。

 

「我說你啊,我沒動手殺你,還帶了好吃的東西給你吃,關心的問一下你的事情都不行,你可真難伺候。」看著錢一手用冷冰冰的表情對著自己,路小佳一臉的委屈。

 

錢一手被路小佳說的好像是自己對不起他似的,卻無話反駁,畢竟他說的都不假,只是一個一開始說要殺你的人,卻莫名其妙的對你好,任誰都會覺得很奇怪。

 

「來,給你。」剛才還很委屈的路小佳,恢復了笑容,將雞腿拿給錢一手,錢一手想著他剛才那副委屈的表情,沒有拒絕,拿過雞腿吃著。

 

路小佳笑了,連死灰色的眼睛都帶上了笑意,他覺得自己一定是哪裡不對勁,怎麼會因為一個男人吃著自己給他的雞腿而開心呢?

 

「你身上的傷…」路小佳吃著花生,突然想到。

 

「沒事,你若是現在要殺我,可不容易。」填飽了肚子,錢一手喝著茶。

 

路小佳眼眸一暗,身形微動,桌上的劍已握在手中,揚起一道圓弧,直向錢一手胸前劃去,錢一手聞聲握劍在手,已稍慢了一籌,只得往後避開,第二劍又到,被錢一手擋在面前,兩人面對面,近在咫尺。

 

真的是江湖第一快劍,若是一般人,第一劍就沒命了。

 

「你說的沒錯,要殺你是不容易,但是呢…。」路小佳輕笑出聲,收回劍,轉身離開客房。

 

但是呢…什麼意思?路小佳這個人行事作風令人難以捉摸,讓錢一手不知道該怎麼應付。

 

走過客房的轉角,路小佳將身體靠在走道的柱子上,腦子裡盡是錢一手看著自己的倔強眼神,一種不管遇到什麼事都不屈服的眼神,居無定所的四處闖蕩,這許多年的歲月過去了,看過多少形形色色的人,路小佳都沒放在心上,可錢一手卻上了他的心。

 

「真是的,只是讓他那樣看著,我差點沒了呼吸。」路小佳撫著胸口,覺得這心跳的也有些快。

 

收了銀子來殺錢一手,是好奇這賞金獵人是怎樣的一個人,第一次見面,他受傷,路小佳自然不會動手,兩人在破石屋裡休息了一夜,路小佳半夜醒來,看著錢一手睡的毫無防備,他已經不想殺他了。

 

「我有時候都搞不懂自己。」把劍往肩上一扛,瀟灑如風,路小佳還是那一個活的隨心所欲的路小佳。

 

路小佳離開了客棧,丁竦的兩個護衛出現在客棧門口。

 

「那是路小佳。」

 

「看樣子他還沒殺了錢一手,不如我們自己動手。」

 

「總管說我們只負責打聽藏寶圖的下落。」

 

「話雖如此,如果能藉機順便除掉錢一手,不也是功勞一件。」

 

藏寶圖在光明鎮,但是,不知道在哪裡,錢一手會來光明鎮就是不想藏寶圖落入丁竦手中,只要以此當誘餌,自然能引出錢一手,然後除掉他。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7141557
 回應文章
張峻寧
推薦0


陌上花開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是張峻寧~~

新邊城浪子演員都不錯

但是  劇沒辦法看下去無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517&aid=7142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