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天使走了
市長:犀利  副市長: 心上無心vivijr93101hoo.com.tw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天使走了】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就跟你說:『我真的很痛』
 瀏覽2,439|回應2推薦7

犀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7)

恰恰
墨痕
真實的自我
泥土‧‧‧郭譽孚
約定(十三月)
子非魚
正哥

 《真實實況轉播》

        就跟你說:『我真的很痛』

                                                          圖/文 犀利

        大前天的晚上,那凍裂傷的傷口,異常的疼痛,我一夜沒睡,一直到早上才去看醫生。那間醫院是間有名的醫院,人很多,還好我媽先幫我掛號,所以我不用等很久。

醫生看了一下我的傷口,

我說:我這個傷口一兩個月,時好時壞,我有自己擦藥,可是昨天痛了一個晚上,沒辦法睡覺。

醫生說:裂的很深,是怎麼受傷的?

我說:冬天乾冷,就容易裂傷。

醫生說:這個擦凡士林就好了,擦好藥,包起來,包密一點,要穿鞋子,不要穿拖鞋,才不會裂傷。

我說:可是很痛,痛一晚都沒辦法睡覺。

醫生說:你看已經裂到這裡來了,當然痛,我會開止痛藥給你,痛的時候就吃止痛藥,痛才吃,不痛就不要吃。

        我拿了藥回家補眠,下午一點多在床上無法安份的睡覺,一下子起來抓著腳,一下子試著要擺怎樣的姿勢才不會痛,還是很痛啊,吃止痛藥還是那麼痛,看醫生根本沒用嘛,我起身穿衣服,決定拐著腳自己騎機車去另外一間醫院看。

        到了醫院,這間醫院很奇怪,都不用排隊,也沒有幾個病人,雖然醫院蠻大間的。

 醫生問:你怎麼了?

我說:腳痛,裂開了,很痛,一個晚上都沒有睡覺。

醫生看:裂傷,這個消毒一下,包起來就好,不要碰到水。

我說:很痛,真的很痛,沒有感染嗎?

醫生說:你那麼年輕,沒有那麼容易就感染。

我說:可是吃止痛藥都沒有效,真的超痛的,整隻腳都在痛。

醫生說:止痛藥吃不到那裡啦!你就不要碰到水,保持乾淨,傷口消毒後附近抹點乳液保溼。

然後旁邊那個男護理師,問我:這邊會痛嗎?他在傷口的附近壓。

我說:很痛(我整各臉都皺起來了)

然後他拿夾子從傷口那夾下去,想說是否會有什麼東西流出來。

沒有東西流出來,所以他就用優點消毒好,一樣包一包。

我滿臉痛苦與疑惑的表情離開醫院,心裡想著,真的就是要這樣讓我一直痛下去嗎?為什麼不能馬上解決我的疼痛?我就要一直忍受嗎?我怎麼睡覺?太痛了。

        我吃了剛看的那家醫院的藥,看看是否就不會痛了,我等了兩三個小時,還是一樣很痛,藥根本沒有效嘛!

        就這樣我一直忍受著痛苦,那種痛苦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就像是有人拿著針在一直持續戳著你的腳,且越戳越深,也像有人直接拿著一把鹽巴灑再傷口上一樣,更像是被十萬隻的紅螞蟻從傷口進入一直的吞噬、撕咬。

        我真的會死掉,痛死我了,生孩子有這麼痛嗎?太痛了,眼淚一直滾出來,我做在床上一直抓著自己的腳,很用力的抓,想減輕一點疼痛,可是都沒有用,還是超痛的。

       我不能這樣再忍受一夜,昨夜折騰一夜沒睡已經很難受了,今晚不能在這樣度過,我哭著找媽媽(長大後第一次那麼丟臉),有多久沒有在媽媽的面前哭過,有十幾年了吧!

我說:媽,真的很痛,我無法忍受!

媽說:沒有辦法,就是會痛啊!都已經看了兩個醫生了。我弄熱毛巾給你熱敷一下,看看會不會比較好?(敷下去後)

我說:媽,不行,更痛,會痛死啦!我要去醫院,看可不可以打一針就不痛了,我真的忍受不了了。

媽說:那找妳爸載妳去吧!

(一跛一跛含著眼淚去爸媽的房間)

我說:爸,太痛了,我要去看醫生。

爸說:就教妳那個紅藥膏拿去抹,妳就不要,那個"退宏"(台語)很有效!

我說:我不要,我要去看醫生。(心想,如果抹下去更痛,那我真的想死!)

爸說:那麼晚了,哪裡醫院有開?

(媽這時候也進來房間了)

媽說:她要去就帶她去掛急診,她昨天也折騰一夜沒有睡了,你就載她去看,看是

           否可以打一針,比較不會痛。

我爸起身穿衣服,叫我媽也跟著去,說那裡不好停車。

去了醫院,下午去的那第二間醫院。

醫生問:妳怎麼了?

我說:我下午有來看過腳,因為裂傷很痛,我實在忍受不了了,太痛了。

醫生說:有點腫起來,拿針刺下去看看裡面有沒有怎樣?

我坐到了診療床上,那男護理師用針頭一刺,白白紅紅血水馬上流出,都來不及用東西裝,都流到診療床上與地上了。

醫生說:妳那個傷口已經化膿了,難怪妳會痛的受不了。

我說不出話,因為我只顧著忍著痛,不想叫的太大聲。

男護理師說:要清一清。

醫生說:拿針筒抽。

        男護理師,把剛剛那根針裝上針筒,開始抽,一直戳一直抽,戳了十幾個洞,還深入裡面探尋一樣,我真的痛的快死掉,眼淚大顆大顆的一直滾下來,憋住聲音,叫的很小聲,可是看我臉部扭曲的表情,一定可以了解,這真的是痛不欲生的感覺,真想把腳剁掉,太痛了啦。

        抽了差不多之後,醫生叫男護理師拿著衛生紙壓擠傷口,想要把裡面全部的血水與膿確認全部都已經清出。

       他用力一壓,我實在是忍受不了的大叫了一聲,我已經開始抽泣了,心想,怎麼這樣對待我,我是人,我有神經,我會痛,為什麼不上點麻藥呢?我往醫生的方向看去,他看著我的傷口的表情也很痛苦,他應該知道我有多痛吧。

OK!包一包,明天早上再來換藥,明天早上妳還是會遇到今天下午的那個X醫生,妳在叫他開藥給妳。

醫生問:藥還有吧?

我抹著我臉上的淚說:應該還有兩包。

醫生問:那妳是幾點吃藥的?

我說:我說我是九點多吃的。

醫生說:那如果還會痛一點多再吃ㄧ包。跟明天妳的醫生說,妳今天半夜掛急診,還有要叫他再開藥給妳。

        這一晚,我終於可以睡覺了,我傳了簡訊給朋友,告訴朋友我被兩個昏醫看    病,還有被慘無人道的對待方式,他安慰著我,叫我早點休息。這一夜睡了,腳沒有那麼痛了。

       隔天早上,我去見了那個昏醫,跟他說,我昨晚的狀況。他並沒有說什麼,好像事不關己一樣,只有說,不能碰到水啊!

我口氣有點大聲的說:我沒碰到水啊!昨天下午來看就跟你說很痛了。

        打開我的紗布,男護理師跟醫生說,裡面好像還有,醫生根本就沒有起身來看,只是跟男護理師說,拿刀片劃開,清出來。

        男護理師劃開了我的肉,不會很痛,因為上面都是死肉了。醫生說:用小支的扳開來清。眼見男護理師拿著小小支有點彎彎長得像剪刀的東西,往我的傷口去,他叫我不要看,我叫了一聲眼淚飆了出來,他竟然撐開我的傷口,用棉花棒在清,太痛了吧!可不可以停止,我心裡很大聲的吶喊著。

醫生說:明天還要來換藥!

我說:你要開藥給我啊!昨天那個醫生說你要開藥給我!(他好像不想開藥給我)我的要你昨天只開ㄧ天,已經吃完了啊!

說完後,醫生才開了藥給我,我真的很想當場罵他,就跟你說:『我真的很痛』,為什麼不檢查仔細一點,讓我要一直受罪呢?

        醫生說:明天我不會來了!我要回山上上班,我會在山上看的。氣呼呼含著眼淚,我抓著醫生開的藥單,走出診療室。

        經過這次經歷之後,我真的對那兩個醫生的診療方式有極大的懷疑之處,為什麼醫生就不能夠了解其實那看似小傷的傷口,裡面已經糜爛了,我已經說我痛了一個晚上不能睡覺了,他們不覺得有那麼嚴重嗎?我也說了從小小傷口的痛已經痛到整隻腳都在痛了,他們還不能夠察覺嗎?只是傷口消毒包一包,還叫我要穿密一點,這下子讓我發炎的情況更嚴重了,真的很氣,也很痛,只能自認倒楣遇到了昏醫。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60&aid=2637572
 回應文章
你的痛苦
推薦1


beagleandpug84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真實的自我

很讓人無言的醫生 = " =

我深深的感覺到你傷口的痛

我腳好像也不知不覺得痛起來了呢!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60&aid=2746657
那兩個庸醫--記得告訴我
推薦1


正哥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真實的自我

記的從台北回高雄的那個冬天 手心也因乾燥凍傷 還看到裂開的脂肪 怪可怕的

而醫生不用止痛藥去治療 會對傷口復原比較快


很忙又很想坐公車的正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60&aid=2640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