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環球‧政治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曾与邓小平激烈交锋 撒切尔逝世:世上再无铁娘子
 瀏覽605|回應0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英国政坛赫赫有名的“铁娘子”——前首相撒切尔夫人黯然辞世,享年87岁。一时间,几乎所有媒体都争抢在第一时间发布撒切尔夫人逝世的消息。

  美国总统奥巴马当天发表声明称,美国失去了一位“真正的朋友”,世界失去了一位伟大的自由捍卫者。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说:“撒切尔夫人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和杰出的人物。她将永远活在我们的记忆中,历史将会铭记她。德国总理默克尔说,撒切尔夫人是她那个时代的”非凡的领导人"。

  从杂货店老板之女到进入英国的权力中枢,撒切尔在英国历史上留下了很多项第一:第一名女议员;第一位女首相、也是至今唯一一位女首相;英国20 世纪连续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在以男性为主的政治舞台上,撒切尔的女性标签格外显著。不过,回顾撒切尔的一生,她的独立,她的刚毅,注定了她是一个不平凡 的女子。电影《铁娘子》里对此有画龙点睛的描述:“我的人生一定要是不同凡响的,而不是做饭、洗衣服、带孩子,我的人生不能只是这些。”

  在回顾撒切尔夫人传奇一生的时候,我们发现有很多瞬间无法忘记。虽然撒切尔为人所牢记的是她的政治生涯,但挤进英国最难挤进的男人世界,是撒切尔不可磨灭的成就之一。辽宁师范大学历史系副教授毕会成带我们回忆起撒切尔的大学时代。

  毕会成:在英国这样一个贵族政治根深蒂固的国度,她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大概24岁就在购物中心的肥皂箱上发表演讲。她是1950年大 选的最年轻的女候选人,她在还是牛津大学当学生的时候,就习惯着面对一屋子的男性来讲述自己的想法。就是在牛津大学这样一个观念和精英的集散地,她已经尝 试着以牛津大学的保守党学会主席的身份,引导那里的舆论而不是简单的迎合它,也正是这一点引起了后来的保守党主席的关注。至于她的竞选实际上不是非常有戏 剧性,除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当选比较有戏剧性出乎意料之外,实际上第一次当选在她看来,似乎就是一个相对有些枯燥的过程。

  一生传奇、故事无数。在与阿根廷的马岛之争上,撒切尔果敢作出决定,击沉阿根廷唯一的航母。毕会成形容,撒切尔个人传奇的性格塑造这场传奇的战争。

  毕会成:撒切尔尽管离二战的结束有相当长的时间才上台,但是她实际上是站在二战的废墟之上的,因为二战当中英国在欧洲几乎是孤军的与希特勒作 战。对于英国来说,二战的胜利确实是一个疲劳式的胜利,战后的大英帝国就是辉煌不在了。那么在这个时候,世界舞台上独步的是美国,1982年的英国实际上 在世界的政治舞台上已经退出了第一流国家的角色,所以面对万里之遥的马岛,面对一个衰退的帝国,这个时候这个巨大的压力压到这样一个政治领袖身上,实际上 这就使首相个人的意志个人的性格起了至关重要。实际上传奇的性格可能塑造了这种传奇的战争。

  回忆撒切尔的一生,早年的意气风发、中年的叱咤风云都为人所牢记。然而晚年的凄凉也是不争的事实。

  毕会成:有报纸上这样讲说玛格丽特撒切尔的大名几乎每天都会出现报纸、杂志和电视屏幕上,但是这个名字的主人却极少被关注,人们只是用它来指代 撒切尔主义,或者代指以她的名字命名的那段历史时期。撒切尔夫人虽然被封为大众的偶像,但真正的撒切尔夫人却早已被遗忘了。我觉得这句话对撒切尔的晚年生 活的确是一个很到位的概述。《铁娘子》奥斯卡的影片为什么偏偏聚焦她作为女人、妻子和母亲的这样一个生理学和社会学的事实,而不是她引以为傲的政治生命, 当然实际上如果发生在其他的社会,或许这是一个巨大的反差,但是对英国社会来讲似乎这中反差不是特别大。我并不认为英国人会像我们一样的看待撒切尔晚年的 这种所谓的落魄,所谓的生活。

  撒切尔的一生在多数时候给人男性般刚强的印象,唯有一次,她似乎回到了女人的角色。而这一次恰恰与中国有关。

  毕会成:从她的经历上看很难说她是女性的,有人觉得说她只在一次做过女人,就是在1982年的北京跟邓小平的 交往。有人就分析说她在向邓小平让步的时候核心的原因是一个性别战争。西方媒体做过这种评论,它说与邓小平相比她只是一个女人,在其他的场合,似乎她比男 性还要男性一些,因为当时她不管是跟美国的总统里根还是跟前苏联的戈尔巴乔夫之间他们的关系都显得长袖善舞了。可以说,在这种国际政治关系当中,这个可是 当时欧美政治的三架马车,但是唯独到了北京,到了这样一个特殊的空间,面对这样一个从战争当中走出来的强有力的政治巨人,她真的在这个场合她被打回了女人 的原形。对她来讲可能在政治生活当中,就像她在台阶上的那次跌倒一样,毕竟她作为这样一个强有力的人物,作为政治生命当中唯一一次妥协,可以想像这种经历 对她甚至可以说是伤害吧。

  尽管在邓小平面前,撒切尔显示不出钢铁意识,但这绝不影响她的“铁娘子”之称深入人心。而对于这一称呼,撒切尔也毫不客气的接受。

  撒切尔夫人:俄国人说我是铁娘子,但英国是需要铁娘子,要转弯你们自己去转,但我绝对不会掉头转弯。

  她的坚毅在1984年的法国枫丹白露表现的淋漓尽致,在当时的欧共体首脑会议上,铁娘子为捍卫英国在欧洲的经济利益,把她的手包猛摔在会议桌 上,大吼一声“I want my money back”(我想要回我的钱)。此话由此成为欧洲怀疑主义的传奇之语。毕会成说,尽管这一次发脾气成为压倒她政治生涯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此后的欧债危机等 问题似乎印证了撒切尔当年的预测。

  毕会成:英国尤其是保守党,有着非常传统的那种认知,就是认为英国永远是光荣、孤立的。介于一面是欧洲、一面是北美,它在当中是永远不会偏向哪 一方的,所以她觉得那关乎英国财政主权的丧失,所以她说我们不可能接受一个我们无法控制连利率都不能由自己来决定的统一货币,她认为这是一个巨型的乌托 邦,她认为这个乌托邦将是一个由德国主宰的,必将为经济危机所拖累的大铁塔。尽管欧元问题后来成为压倒她的政治生命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后来发生的每一次 欧元危机都似乎在向她当年的先见之明致意。所以她以及跟今天的卡梅伦乃至于整个的保守党在这个欧元的问题上一直是抵触的,并且不惜以自己的政治生命去做赌 注。

  世上再无铁娘子,天下谁人不识君!撒切尔夫人给英国、乃至世界政坛留下的,也许在今后更长的时间里才能被人们更真切地体会!


安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5356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