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軍魂‧新上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梁光烈
 瀏覽293|回應0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本文摘自《老人報》2012年5月16日A12版 作者:毅軍 原題為:悍將柔情犀利敢言國防部長梁光烈

近期,亞太地區是世界熱點。朝鮮發射衛星掀起巨瀾,美菲軍演、中俄軍演相繼進行,尤其近日黃岩島事件持續發酵,局勢似有劍拔弩張之感。值此敏感時期,梁光烈上將于2012年5月4日至5月10日進行9年來中國國防部長的首次訪美行程,引起世界關注。

筆挺的身板,略帶四川口音的洪亮聲音,一身松枝綠軍裝,左胸的級別資歷章上整整齊齊排列著7排53道豎杠,這就是72歲的中央軍委委員、國防部長梁光烈如今的“標準形象”。這枚級別資歷章,記錄了梁光烈從一名普通士兵到軍委委員、國防部長、上將的54年戎馬生涯。

戰鬥悍將

梁光烈1940年12月出生于四川省三臺縣。1958年1月,17歲的梁光烈入伍,成為陸軍第一軍一師二團工兵連的戰士,次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多年以後,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周年盛大閱兵式舉行的前夕,梁光烈回憶起自己剛參軍的日子,感慨萬千:“那個時候已經沒辦法和現在相比了。裝備發生了歷史性的飛 躍,完全變了。那時候我們叫‘小米加步槍’,我當兵的時候,扛的還是從蘇聯引進的7.62氣槍,拉一發上一發子彈打一發,現在我打一下出去是數發子彈。過 去我們的火炮是通過測距,人工計算(打擊距離),測距也是(用)望遠鏡或者其他的辦法。現在我們是遠程的精確打擊,100公裏、200公裏(外)都可以消 滅敵人了。”

在艱苦的條件下,梁光烈逐步成長為班長、排長、司令部工兵科參謀。上世紀70年代,他進入武漢軍區司令部,成為作戰部的一名骨幹。1978年底,在籌備對 越自衛反擊戰時,鄧小平親自點將,將武漢軍區司令員楊得志調任為昆明軍區司令員。當時,楊得志唯一隨身帶走的部下,就是武漢軍區作戰部副部長梁光烈。

到雲南後,梁光烈深入邊境了解情況。開戰前制定作戰計劃,楊得志讓大家估計完成對越反擊需要多長時間,眾人都認為需要較長時間,只有梁光烈說,不要兩個星期解決戰鬥!果然,僅用了8天,解放軍就打下涼山,兵臨河內城下,迫使越軍撤退到胡志明市。

不久,楊得志因病回京治療,對越自衛反擊戰的西線指揮基本由梁光烈接替。西線部隊連連取勝。戰爭結束後,梁光烈在軍界的威望開始上升。但他依然保持了踏實、低調的做事風格,許多戰績和功勞並不為外人所知。

改革先鋒

從越南戰場凱旋後,梁光烈來到陸軍第二十軍。從1979年到1985年,他由副師長晉升為軍長。就在他出任軍長之際,中國軍隊改革史上的一件大事發生了 ——1985年,時任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在北京出席軍委擴大會議,這位81歲的老人在會上發表講話,他輕輕伸出一個指頭,說了一句令世界震驚的話:“中國 人民解放軍減少員額一百萬。”

在這一背景下,梁光烈成為軍隊改革的重要參與者。他擔任軍長的第二十軍,成為陸軍軍旅體制改革的首個試點集團軍,並且從替補軍練成主力軍。1990年,他 出任第五十四集團軍軍長,將其改制為超重裝軍,成為主力部隊。1995年,他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1997年,他調任沈陽軍區司令員,開始研究對臺作戰, 提出新的作戰思路。1999年,臺海局勢告急,中央軍委點將梁光烈擔任南京軍區司令員。2002年,他升任總參謀長,對總參作戰部進行大變革,設立了許多 新時期的作戰局,要求部隊真打真練,一切為了實戰。

柔情將軍

“悍將”也有“柔情”的一面。1998年洪水災害肆虐時,時任沈陽軍區司令員的梁光烈,親臨一線指揮搶險救災。曾經叱吒戰場的將軍,在救災現場流下了眼 淚。他回憶說:“我記得有一個很感人的場面。當時,哈爾濱松花江靠城裏面有一個大堤,修了一個水泵站。洪水從水泵站裏(衝過來),把上面的機房掏空了, (還)要從這個機房往城裏衝。指揮部決定把(機房)堵起來,只幹了一天,就堵上了。十八九歲的戰士,背著200斤的袋子,裏面裝的土、填的石頭,要從船上 或者汽車上卸下來,背著填到管涌裏頭去。當時我看了是好心疼的。(還有)轉業復員到哈爾濱的老戰士,主動地、自告奮勇地把在哈爾濱市的老兵組織起來,搞了 一個老兵連回到團裏面,跟連隊、跟團隊一塊參加抗洪。我看到那個場面真是感動得流淚。”

時隔十年,2008年汶川大地震發生時,已經是中央軍委委員、國防部長的梁光烈又在抗震救災的前線待了整整9天。2008年5月27日,他飛抵四川,馬不 停蹄地逐個視察救災部隊,兩天之內走遍了受災嚴重的什邡、綿竹、北川、江油、平武等13個救災點。在第二炮兵的一個救災帳篷裏,身著迷彩服的他很動情地 說:“我們抗震救災部隊不畏艱險,不怕流血犧牲,救出了那麼多群眾,一個一個地(把他們)從廢墟中扒出來,一個一個地把他們背出來。”當時,他對部隊的要 求只有一句話:視災情如命令,視任務如生命。

敢言部長

從2008年開始,梁光烈擔任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國防部長一職,對外代表整個國家的軍事形象,是中國防衛力量的重要象徵。在很多重大國際場合,梁光烈都以敢于直言著稱。

2011年1月10日,梁光烈與到訪的美國國防部長蓋茨在會談結束後回答了記者們的提問。美國記者問:“中國發展武器裝備會不會威脅他國安全?”梁光烈答 道:“我們反對有些人將中國軍力發展說成是‘軍事威脅’。”美國記者又問:“中美兩軍關係今後是否還會受到類似美國向臺灣出售武器這樣的事情幹擾?”梁光 烈回答說:“美國向臺灣出售武器,損害了中方的核心利益,我們不願意再次看到這樣的問題發生,也不希望因為美國向臺灣出售武器進一步損害中美兩國兩軍關 係。”

2011年6月,梁光烈參加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裏拉對話”,一名日本與會者批評中國“說一套做的卻是另一套”,質疑中國建造航空母艦純屬防禦用途的說 法。梁光烈當場回答道:“當國家經濟有了發展之後,拿出一定的經費來發展國防實力,以維護人民的小康生活,是符合實際需要的做法。如果無視客觀事實,僅憑 意識形態和社會制度的差異去主觀揣測和曲解別國的戰略意圖,就會人為制造敵人。”有的與會者質疑中國在朝鮮半島核問題上的態度,梁光烈立即駁斥道:“我們 跟朝方做的工作,比你們想象的多得多。”並直言不諱,中國一直都在各個層面進行斡旋,包括勸朝鮮不要“幹冒險”。

梁光烈也不諱言中國軍隊的差距和不足。在“香格裏拉對話”中,有人拿中國的武器裝備跟發達國家相比,梁光烈直言道,仍存有相當大的差距或“代差”,中國軍 隊的軍事裝備主要還屬于第二代,但發達國家的軍備已晉升到第三或第四代。“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前幾年訪問我們一個比較先進的機械化步兵旅,他說‘你們這個 裝備,差美國20年’。恐怕我們現在就是這個水平。”

正因為說話直截了當,有時甚至鋒芒畢露,許多外國媒體把梁光烈看作中國軍方“鷹派”的代表。其實,這是種誤讀。作為國防部長,梁光烈的發言代表國家的對外政策,只不過他是以一種軍人的方式直接地表達出來罷了。(據《環球人物》毅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4826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