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軍魂‧諜報精英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原国民党中将吴仲禧潜伏12载 淮海战役立奇功
 瀏覽713|回應0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原国民党中将吴仲禧潜伏12载 淮海战役立奇功

1940年任第四战区韶关警备司令的吴仲禧在粤北抗日前线。乔军伟 摄



  

▲时任第四战区少将军务处长的吴仲禧。记者乔军伟 摄



  广州曾生活过这样一位传奇人物——中共地下党员、原国民党中将吴仲禧

  《潜伏》、《隐形将军》、《利剑》等相继热播的电视剧,向人们展现了“中共地下党员”惊心动魄的谍海风云。其实,在广州也有这么一位在国民党里“潜伏”了12年的“隐形将军”——中共地下党员,原国民党中将吴仲禧。新中国成立后,吴仲禧曾任第四、第五届广东省政协副主席,1983年以88岁高龄去世。他在淮海战役前获取国民党“徐州剿总”作战计划等军事核心情报的事情,前不久被西柏坡国家安全教育馆解密。他的第二子吴群继和第三子吴群策日前在广州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这段往事,父亲曾在晚年写别的同志的回忆文章中提起过。但连他自己生前也不知道他提供的情报竟然对整个淮海战役起到了那么重要的作用。”

  档案解密:获淮海战役重要情报

  今年4月,吴群继与弟弟吴群策、妹妹吴韶风、侄子吴东一行7人专程来到位于西柏坡的国家安全教育馆。在这里,他们看到了父亲吴仲禧的卧底事迹被做成了“决战淮海前的重要情报”专栏展出,专栏说明文字称:“淮海战役前,潘汉年领导的我秘密党员吴仲禧以国民党国防部中将部员身份被派往徐州剿总视察工作。其间,他利用参观机要作战室的机会,了解了徐州剿总关于‘徐蚌会战’的计划。凭记忆写出《徐州剿总情况》上报党中央。这是淮海战役前,我军获取的最早而又较为全面的情报,对全面部署淮海战役起到了重要作用。”

  “辛亥革命、北伐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每个重要的历史阶段,父亲都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今年79岁的广东省委讲师团原团长吴群策说,父亲长期在隐蔽战线默默奉献,他的事迹却鲜为人知,直到近年来国家机密档案逐步解密,子女们才知道他当年曾艰险地从敌人核心部门取得情报,对父亲的认识又更清晰了一些。

  北伐名将:配合叶挺攻占汀泗桥

 北伐名将:配合叶挺攻占汀泗桥

  

位于西柏坡的国家安全教育馆将吴仲禧的卧底事迹做成“决战淮海前的重要情报”专栏展出。



  

吴仲禧将军的儿子吴群策(右)和吴群继讲述父亲事迹。记者乔军伟 摄



  吴仲禧的传奇人生得从100年前辛亥革命那一年说起,那一年他16岁。1911年10月,吴仲禧响应武昌首义,加入福建北伐学生军。“当时,我奶奶将父亲关在家里,父亲趁他姐姐送饭之际冲出房门。后来奶奶在街上拦住他,他毅然挣脱去参军。他后来告诉我们,他当时主要是受到黄花岗72烈士影响。”吴群策告诉记者。

  吴仲禧后来编入陆军入伍生团第二营,驻扎在南京原江宁府衙内。

  1926年北伐战争时,吴仲禧作为国民革命军第4军第30团代团长,曾指挥部队配合叶挺独立团攻占了汀泗桥。攻打武昌时,他指挥的团首先攻占敌守将刘玉春的司令部。最激烈的战役是1927年4月的临颖大战。“父亲时任第26师代师长,接受77团团长、共产党员蒋先云的建议,趁夜奇袭敌人左翼,抢占了重要据点。这一战也使武汉政府步入军事上最显赫的时代。”广东省政府办公厅原主任吴群继说。

  深入虎穴:获取“徐州剿总”作战地图

  说起父亲最惊心动魄的一次获取情报行动,吴群策说:“应该是淮海战役期间获取‘徐州剿总’作战地图的那次。”

  那是1948年夏天淮海战役前夕,吴仲禧以国防部中将部员的身份被派往徐州行营视察。当时徐州行营主任刘峙的参谋长李树正带他去机要室看作战地图,他看到地图上详细标明了辖区内兵力、兵种、驻地及作战部署,但苦于李在身边陪同,只好默记了一部分地图。第二天他又找借口去机要室,趁陪同人员外出赶快用笔记下主要的部署,再托病要马上回南京就医,赶到上海把情报交给了潘汉年,并通过“李白电台”上报党中央。

  据吴群策介绍,他父亲利用其特殊身份,为我党、我军获取过多项重要军事情报。在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前后,吴仲禧从白崇禧的“华中剿总”定期获取该总部编印的作战态势旬报。渡江战役前夕,他从国民党“京沪杭警备司令部”获得汤恩伯签署给江阴至芜湖一带江防10个军作战任务和后勤补给的命令。“父亲冒险收集情报,风险极大。”吴群策说。

  北伐战争时吴仲禧的老战友肖克上将后来在纪念文章中说:“他作为党在敌方工作的一颗‘冷棋子’,在斗争的关键时刻,果然发挥了人们意想不到的重要作用。”

  秘密入党:与潘汉年单线联系

吴群继说,从驻马店出发行军的一次宿营中,父亲曾私下问蒋先云:“像我这样旧军人出身的人,如果要求参加中国共产党有没有可能呢?”蒋先云爽直地告诉父亲:“只要你有坚定的信念,党组织的门是经常开着的。”后来,蒋先云在奇袭中牺牲,令父亲深感悲痛。

  1934年,吴仲禧还参加了蒋光鼐等人的“闽变”反蒋,被蒋介石通缉,流亡到广州。在广州,吴仲禧为中共做了第一次秘密工作。“这是历史上很著名的事件,江西工农红军在长征前,与广东军政头领陈济棠有一份互不侵犯的‘君子协定’。穿针引线的就是我父亲。”吴群继介绍说,1934年夏,第三党的老朋友季方介绍中共地下党员王绍鏊来广州找到吴仲禧,希望帮忙引见陈济棠。在吴仲禧帮助下,他们实现顺利会见。在这次行动中,吴仲禧与王绍鏊相识并相互增加信任。1937年“七七事变”前,通过王绍鏊等人介绍,42岁的吴仲禧在嘉兴加入中国共产党。

  暗中保护中共特别支部

  此后,吴仲禧长期隐蔽在国民党军队的高层从事统战和情报工作,并与中共地下党领导人潘汉年、王绍鏊一直保持单线联系。在国共第二次合作的抗日战争期间,他在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部队中任少将高参、军务处长、韶关警备司令、中将军法监等职,努力掩护和配合隐蔽在张发奎部队中的中共特别支部(公开身份为战地服务队)的工作,暗中保护八路军驻韶关办事处的活动,并团结张发奎身边一批开明的高级军官,如参谋长吴石、副参谋长陈宝仓等。

  最大憾事:同事吴石潜伏台湾 遭叛徒出卖被杀害

电视剧《潜伏》中余则成最后去台湾继续潜伏,成为中共地下党的“密使”。现实中也真有这么一位被称为“密使一号”的人物,他就是受中共情报部门安排承担潜伏任务的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吴石中将。吴石后来遭叛徒出卖,被国民党杀害,成为吴仲禧平生一大憾事。

  吴石是吴仲禧的福州同乡和保定军校同学,又几度同事,两人关系非常密切。“父亲一直鼓励他向中共靠拢。新中国成立前夕,父亲去香港与即将赴台的吴石见面。”吴群策说,当时父亲劝吴石留下来,吴石却说自己觉悟太晚,为人民做事太少,趁着未暴露去台湾多为人民做点工作。不料几个月后,便传来吴石身份暴露被害的消息。吴仲禧在1983年去世前写了一篇名为《回忆吴石烈士》的文章。

  吴仲禧与妻子相守65载

  吴群继说,父亲严格按组织纪律进行单线联系,不事张扬。家里人不知道他是中共地下党员,1941年就已是中共党员的大哥吴群敢(1950—1956年间曾任周恩来办公室秘书)也是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夕有一次组织派他为父亲传递情报,才知父亲也是同路人。直至1955年,经组织决定,这位有18年党龄的老党员身份才浮出水面。

  吴仲禧的8个子女最大的90岁,最小的65岁,有机关干部、专家学者,也有普通产业工人。吴群继说:“父亲一生生活俭朴,与母亲相守65载。我们8兄妹在他的言传身教下都健康成长,他从不插手子女的工作安排。”

2011年06月16日 来源:《广州日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4656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