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軍魂‧歷史名將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鄧萍:發展彭德懷加入中共
 瀏覽1,279|回應2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山大王

鄧萍1908年1935年),四川省富順縣人,中國工農紅軍將領,曾任紅三軍團參謀長。

1927年初,19歲,隻身從四川來到武漢,考入黃埔軍校武漢分校。不久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很快又轉為中國共產黨黨員。1927年冬,受中共湖南省黨組織的派遣,到湖南陸軍獨立第五師(原國民革命軍第八軍第一師)第一團做士兵運動工作,先後任營部、團部書記官和團副官等職務,發展團長彭德懷加入中共。1928年參與領導了平江起義,並任紅五軍參謀長兼黨委書記。1930年任紅三軍團參謀長兼第五軍軍長,參加了長沙戰役中央蘇區歷次反圍剿作戰。1935年2月在長征途中,於貴州遵義老鴉山戰鬥中犧牲。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4306613
 回應文章
邓萍与彭德怀的真挚革命友情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邓萍与彭德怀的真挚革命友情







 

  彭德怀入党,邓萍为监誓人。在策划平江起义时,彭德怀连连称赞:“邓萍同志不愧黄埔出身。比我这个讲武堂出来的丘八强多了。”

 
 1927年冬,邓萍受中共党组织的派遣,前往国民革命军湖南独立第五师第一团做兵运工作。当时,该团团长为彭德怀。行前,组织向他介绍了彭德怀的情况和
此行的任务。邓萍了解到,时年30岁的彭德怀出身贫苦,刚正不阿,嫉恶如仇。早在北伐时期就结识了共产党员段德昌,并在其启发影响下,接受了马克思主义。
几个月前,蒋介石、汪精卫相继发动反革命政变,彭德怀表现了强烈的义愤,而且就在这样的白色恐怖下,毅然递交了入党申请书。邓萍此行的目的,就是负责团部
党的工作,代表党组织在思想上、政治上关心帮助彭德怀,在彭德怀的部队里建立起坚强有力的领导核心,促使一团今后成为一支革命生力军。

 
 邓萍出发前,南华安特委已就此事与彭德怀衔接,彭德怀很高兴,决意把邓萍安插在团部作副官,以便就近请教和商议。邓萍到来后,彭德怀十分高兴,在他眼
里,邓萍决非下属,而是党组织为关心自己派来的使者,是党的化身。因此,彭德怀与邓萍一见如故,交谈得十分投机。邓萍告诉彭德怀,自己的家乡远在四川省南
部的富顺县,1922年1月,他在家乡曾聆听过著名革命家恽代英先生的演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恽代英的启发影响下,1926年秋考入了黄埔军校武汉分
校,没想到在军校见到了久违的恽代英先生,他在军校担任政治总教官。邓萍有幸多次面聆教诲,获益匪浅,终身难忘。恽代英也是彭德怀深为敬重仰慕的人物,邓
萍的话引起了彭德怀内心的共鸣。亲切的交谈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1928年的一天,南华安特委秘密派人来通知邓萍:中共湖南省委已
批准彭德怀入党。邓萍当晚便举行了彭德怀的入党宣誓仪式。作为监誓人,邓萍亲手绘制了马克思、恩格斯像。这时,独立一团已有了8名党员,在特委同志的主持
下,正式成立了团党委,由彭德怀任书记。邓萍提出:以后上级来人,先由自己接应,辨别后,向彭德怀引见,以避免团长暴露身份,增添危险。邓萍的意见使彭德
怀感到他是个考虑问题比较周到细致的人。

  为适应武装斗争形势,特委指示独立一团党委,尽快策划举行起义。

  
1928年7月17日晚,中共湖南省委特派员滕代远来到平江,与彭德怀、邓萍商定,起义定在7月22日上午10时。18日夜,3人研究了起义的军事部署,
邓萍对着军事地图说:“平江县城内除警察局、民团外,再无其他兵力,我们放一个营绰绰有余,但出县城100公里,就驻有敌人正规军一个团,这是对起义最大
的威胁。因此,我建议在起义开始前派小股部队占领电报局,截断电报、电话,避免敌人向外面呼救。在离城30公里援敌必经的两个方向分别部署一个营的兵力,
并将城内这个营的重机枪、迫击炮全部调配给他们。明天即可以训练为名将部队开赴目标。同时,工兵连在援敌必经的两座大桥上预埋好炸药,这样就可断绝敌外援
之路,确保城里举事成功。”听完邓萍的分析,彭德怀不由对比自己小十来岁的邓萍越发赞赏,连连赞叹:“邓萍同志不愧是黄埔出身,比我这个讲武堂出来的丘八
强多了!”
 7月22日,平江起义正式打响,并取得胜利。按照省委指示,以起义部队为基础,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彭德怀任军长,滕代远任政治委员。鉴于邓萍的军事谋划才能,彭德怀提议并经省委批准:邓萍任红五军参谋长。从此,邓萍成为彭德怀得力的军事助手。

  在井冈山突围时,邓萍主动挑起打前锋的重担。使彭德怀感动不已。邓萍伤愈归队,彭德怀激动地说:“我断了的翅膀又重新长上了。”

  平江起义后,彭德怀、滕代远、邓萍率红五军撤出县城,一路苦战,冲破重围,与朱德、毛泽东领导的红四军在井冈山会师。不久,两军前委召开联席会议决定:为打破敌人对井冈山的“围剿”并解决部队过冬给养,红四军向赣南进击,红五军留守井冈山。

 
 在毛泽东、朱德率红四军下山后的第三天,敌人便以10个团的重兵,向井冈山发起围攻。为此,彭德怀、滕代远、邓萍等红五军领导召开会议,研究对策。彭德
怀说:“现在进攻我们的敌军有10个团,而我们只有2000多人。眼下,敌人正在缩小包围圈,我们应当立即突围。下面,请参谋长作突围部署。”

 
 邓萍站起来说:“突围地点,选择在湘敌、赣敌结合部。集中优势兵力,出其不意,撕开一条口子。同时,前沿各部不要与敌脱离接触,粘住他们,暗中抽出大兵
力,参加突围恶战。我意由我带领特务连、机枪连、迫击炮连作尖刀,待缺口撕开后,一团、七团分作左右翼,形成一条安全通道,政委带电话队、卫生队护送全部
家属、伤病员快速通过,军长带四团殿后保护。”

  很明显,邓萍的意思是要挑起打前锋的重担。彭德怀一听,连连摆手:“不妥!不妥!要论作尖刀、打前锋,你没有我合适。”

  邓萍坚决地说:“你是一军之长,责任重大,红五军的发展,还要靠你。还有那么多的伤病员和家属需要保护,这是朱、毛首长临下山时交给你的重任啊!军情紧急,莫再争论了。”

  彭德怀见邓萍态度坚决,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点了点头,心中对邓萍这种勇挑重担的精神感动不已。
会后,邓萍率部发扬英勇顽强、敢打敢拼的战斗精神,迅速在敌军的包围圈上撕开了一条缺口,
掩护红五军冲出了重围。此后,红五军辗转兴国,突袭于都并取得了胜利。然而,在战斗中,邓萍负伤了,并因伤口感染高烧不退,只好留在于都养病养伤。临走
时,彭德怀给当地党组织留下一些药品、罐头和枪支弹药,对其负责人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保护好、照顾好邓萍同志!”其关心、爱护之情,溢于言表。

  见李德无端地贬低邓萍,彭德怀怒不可遏地吼道:“邓萍的军事才华,岂是你李德所能够比的!”

 
 1934年4月,敌人以7个师、1个炮兵旅的重兵在飞机的掩护下向中央苏区的北大门广昌发起猛攻。中革军委命令:由红军三军团防守广昌,并伺机对敌“短
促突击”,不许放进一个敌人,违者军法从事。军令如山,彭德怀、邓萍不敢怠慢,忙组织全军团战士日夜抢筑工事。在军团部,彭德怀对前来视察工作的李德、博
古进言:敌人有7个师和飞机大炮,火力凶猛,死守是守不住的,建议改为机动防御,留一个加强连吸引敌军进攻,待敌军蜂涌攻城时,伺机袭敌之侧翼。然而,李
德、博古对彭德怀这番话却不以为然。

  彭德怀为增加进言效果,拿出了一张邓萍连夜绘制的地图,李德看了一会儿,忽然嘴角浮起一丝轻蔑的笑:“我听说邓萍是黄埔军校毕业的,但看了这份有许多常识性错误的地图后,我不得不遗憾地提出批评:他的黄埔军校白上了!”

  听到李德肆无忌惮地侮辱邓萍,彭德怀怒不可遏地指着他说:“邓萍同志和我并肩战斗了六年,给我出了多少好主意,谋划了多少战斗,你知道吗?三军团从平江起义时的两千多人发展到今天的一万多人,离不开邓萍同志。他的军事才华,岂是你李德能够比的?”

  李德恼羞成怒,冲着彭德怀大吼:“你们必须执行中革军委的命令,不准有一丝改动。否则,后果自负。”两人的争吵不欢而散。

  在李德、博古的强令下,红三军团与占绝对优势的敌人搞阵地对垒,伤亡日增,到后来,不得不退出战斗。怒容满面的彭德怀赶回军团部,邓萍关切地问:“你不回来,我也吃不下饭。谈得怎么样?”

  彭德怀说:“我和李德大吵了一架,我拍桌子,他砸杯子,我骂他‘崽卖爷田心不疼’,他暴跳如雷,骂我贪生怕死,擅自撤退,把敌人放进苏区,扬言要对我执行军纪。”

  邓萍说:“李德根本不懂在中国南方丘陵地带如何作战,却素来以太上皇自居,飞扬跋扈!连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我军高级将领,也要被他讥讽斥骂。对这种人,你骂得好!也出了我长期憋闷的恶气!他瞎指挥,造成了那么大的恶果,全党全军早就怨声载道了,他还敢来抓人?”

  邓萍的支持、理解使彭德怀郁闷、沉重、委屈的心得到了很大的慰藉!

  在二次攻打遵义前,邓萍意外牺牲。消息传来,彭德怀痛不欲生。

 
 在李德等人错误路线的指挥下,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不得不进行大规模战略转移。1935年1月9日,红军占领遵义。15日至17日,遵义会议召
开,会议重新确立了毛泽东对红军的领导地位。从19日开始,红军各部在毛泽东的指挥下开始四渡赤水。在一渡赤水后的2月23日,中革军委电令红三军团必须
在本月底前重占遵义,以调动敌人南返。
24日,彭德怀、杨尚昆(接替滕代远任军团政委)、邓萍率部队急行军,扑向通往遵义的要隘
——娄山关。等到了才发现,黔军已先我占领了这座遵义的北大门。这时,彭德怀对杨、邓二人说:“不仅要拿下娄山关,打通去遵义的通道,还要将山上敌人全部
消灭,避免其溃逃进入遵义,给我军下一步的攻城作战增加困难。”

  杨尚昆点点头:“是歼灭而非击溃,这是作战的指导思想。”按照两位首
长的要求,邓萍作了部署并亲自指挥了这场战斗:“十一团首先从娄山关左翼迂回到山后断敌退路,十团、十三团分别从正面和右翼进攻。”尤其壮观的是:邓萍集
中了军团的全部迫击炮,向敌人的各个阵地齐射,不到半个小时,娄山关的主峰上便飘起了红旗。

  27日,红军进抵遵义城下。在军团部,邓
萍找来十一团政委张爱萍研究攻城部署。邓萍说:“占领遵义,调敌回援是毛主席战略部署的关键。刚才,毛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司令来电告诫我们,攻城宜早不
宜迟。现在我们已经暴露在城下,敌人已经明白了我们的意图,因此,攻击发起的时间越早越好。我现在就同你一道去看地形再研究进攻方案,务必要在明天拂晓前
占领遵义。”

  冒着连绵的阴雨和料峭的寒风,邓萍和张爱萍隐藏在茂密草丛中边看边研究。邓萍举着望远镜一边仔细观察,一边对他说:“你
团先打响,从正面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和火力,待十一、十三团在左右翼准备好后,今晚24时三面同时发起总攻。务必在明天拂晓前实现作战目的……”话音未落,
突然,一发冷弹带着强大的冲击力击中了邓萍的头部,当场夺去了这位年轻将星的生命。此时,邓萍年仅27岁。

  意外的变故,给彭德怀带来
了猝不及防的重击,望着邓萍那仿佛熟睡一般的面孔,这位身经百战的硬汉子禁不住悲痛万分,泪流满面。7年朝夕相伴、戎马生涯留下的难忘往事,此时一齐涌上
彭德怀的心头,使他痛不欲生。深夜,军团政治部主任刘少奇走进来,紧紧握住了彭德怀的双手,沉重地说:“老彭,你就放心指挥打仗吧,邓萍的后事,由我们政
治部来办。我向你保证,一定要对得起烈士,一定要让你满意。”

  彭德怀默默拿起邓萍的遗物,交给刘少奇,然后掏出怀表,拿起电话:“各部,总攻时间到。我命令,发起进攻!拿下遵义,为参谋长报仇!”
2010年12月29日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4703698
邓萍:遵义城下牺牲的红三军团参谋长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的珍贵文物中,收藏有红军长征途中牺牲的最高级别指挥员—红3军团参谋长邓萍留下的一些遗物:毛衣碎片、锈迹斑斑的金属衣扣、皮带扣、鞋底等。睹物思人,这些71年前邓萍烈士鲜血染红过的遗物,如今虽然陈旧,但它们却见证了长征途中痛心的一幕。

  1935年2月25日,红军攻占娄山关。军委指示红1、3军团应趁敌人喘息未定,跟踪追击再克遵义。红1、3军团以雷霆万钧之势向遵义方向迅猛推进。在追击黔军南逃的战斗中,红3军团参谋长邓萍带领部队,一鼓作气抢占了遵义新城及城边村落。

  遵义城当时分为新城和老城,以一条河流为界。新城在东,没有城墙;老城在西,筑有内外城墙。27日黄昏,邓萍与红11团政委张爱萍、团参谋长兰国清一起,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率领部队前进到老城北门外的前沿阵地。先把部队安置好后,他们3人一个接一个地跳到距城墙10余米的小河左岸,这里有一个隐蔽的小土墩儿。邓萍居中,张爱萍、兰国清分列两侧。他们紧凑地匍匐在草丛中,举着望远镜观察地形及敌人的守城布防,部署夜间战斗。富有作战经验的邓萍,很快发现了一条便于部队前进的通道,他说:“先派1个营过河去,沿着河坡就可以接近城墙。”张爱萍立即派3营过河。接着,张爱萍又建议让侦察排也过河,警戒在新城通老城的大桥边,防止万一敌人发现我军行动,我军可以牢牢控制渡河点。邓萍赞同道:“可以!侦察排动作一定要迅速!”

  邓萍等人继续用望远镜观察。这时,邓萍发现3营好像有一部分人正在爬城墙。他用着急的口气说道:“哪个要他们去爬城墙,接近城墙隐蔽起来就行嘛。”正在张爱萍想办法命令3营尽快停止爬墙时,忽见3营的部分官兵又一个个爬了回来。不久,一位年轻活泼的战士跑了过来:“报告首长,我们营长说:‘是两堵城墙,我们3营爬进去一连多人又出来了。’”邓萍关切地问道:“你是谁?”“我是3营通信员。”通信员立正回答。邓萍迅速从随身携带的小本上撕下一张纸,简短地写了几行字后交给通信员,并叮嘱道:“把这信带去。告诉你们营长,队伍不要撤回来。”兰国清又补充道:“准备今晚爬城墙啊!”小通信员行了一个军礼,飞跑而去。邓萍又对张、兰两人说:“你们先钳制守城之敌,待军团主力到达后,今夜发起总攻,一定要在明天拂晓前拿下遵义,情况紧急,明天增援遵义的薛岳部就可能赶到……”话未说完,由于刚刚离开的通信员引起了城墙上敌军的注意,敌人向这里胡乱地放枪,一发流弹射中邓萍头部,他倒在张爱萍的右臂上,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张爱萍的衣襟。

  军团长彭德怀是从张爱萍打来的电话里得知邓萍牺牲的噩耗的。他一时如五雷轰顶,惊呆了。想到和自己朝夕相处、患难与共的得力助手突然离去,两行热泪滚落而下。为了迅速拿下遵义城,邓萍主动要求随担任前卫任务的红11团行动。昨天早晨,他们在娄山关握手道别。彭德怀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次惯常的握手竟成了永诀。

  邓萍的遗体被安放在一块背风的洼地里,一盏风雨灯挂在一棵小树上,发出昏黄的光。彭德怀轻轻揭开盖在邓萍身上的白布被单,默默地注视着战友苍白的遗容,心如刀绞。他掏出手巾,小心翼翼地为邓萍擦去脸上的血迹和尘土,然后低头默哀。四周一片寂静,流水声都听得十分分明,这是恶战前短暂的寂静。彭德怀慢慢抬起头来,小声对张爱萍说:“给参谋长换身新军装,如果没有,到总供给部去领,就说是我说的。”

  回到指挥所后,彭德怀立刻给各部队下达了攻城命令,他手拿着电话筒几乎在吼:“拿下遵义城,为参谋长报仇!”

  临近拂晓,遵义老城终于被红军攻下。邓萍烈士的遗体,被安葬在紧挨着遵义城的小龙山。

  战后,张爱萍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挥笔写下挽诗一首:

  长夜沉沉何时旦?

  黄埔习武求经典。

  北伐讨贼冒弹雨,

  平江起义助烽焰。

  “围剿”粉碎苦运筹,

  长征转战肩重担。

  遵义城下洒热血,

  三军征途哭奇男。

  红军离开遵义后,国民党军队及当地反动政府对邓萍烈士墓进行了多次破坏,他们将邓萍烈士的遗体从土墓中挖出来,抛尸山野。然而,当地革命群众却冒着生命危险,在半夜里悄悄将邓萍烈士的遗体秘密掩埋。新中国成立后,在当地群众的帮助下,人民政府重新找到了邓萍烈士的遗骸,迁葬在青松覆盖、绿水环绕的凤凰山上。彭德怀亲自修订了邓萍的简历;张爱萍亲笔为邓萍烈士撰写了墓志铭。移墓时发现的邓萍烈士遗物,被军事博物馆收藏,以作对烈士永远的纪念。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4306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