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軍魂‧歷史名將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彭雪楓邊打仗邊辦報 《拂曉報》在農舍誕生
 瀏覽977|回應3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張洪

    在我軍新聞史上佔有重要一頁的《拂曉報》,是彭雪楓將軍親手創辦並培育起來的。我有幸在該報工作過幾年,雖時隔70多年,許多往事仍記憶猶新……

    1938年秋天,抗日烽火燃遍中原大地,中共河南省委遵照周恩來的指示剛剛組建的新四軍遊擊支隊,即將向豫皖蘇邊敵後挺進,支隊司令員兼政委彭雪楓同志首先想到要創辦一份報紙與部隊一同出徵。

    早在上世紀20年代,年僅14歲的彭雪楓就遠離老家河南省鎮平縣,踏上艱難求學與自我謀生之路。19歲時在北平匯文中學加入中國共產黨,並擔任母校的黨支部書記。以後他經常來往于北平、天津與煙臺、開封之間,從事地下革命活動。1927 年,他曾以優異成績考入北平民國大學中文係,但因無力繳納學費未能入學。1930年5月,他奉調去江西蘇區工作,任紅二師政委,時年23歲。在紅軍中,他不僅屢立戰功,還親自編寫出版《猛進報》,成為紅軍最早的小報之一;1937年冬,他在太原協助音樂家賀綠汀完成了《遊擊隊之歌》。十年徵戰把他鍛煉成一名文武雙全的紅軍將領,博學多識,年輕英俊。陳毅同志曾稱讚他:“吾黨匡天下,得君亦俊才。”

    在彭雪楓同志的倡議和具體組織下,報社的工作班子很快成立了。支隊政治部宣傳科長王子光兼社長,主編阿樂,名樂于泓,編輯易河與單斐。

    報紙以何為名,有的主張叫“曙光”,有的建議名“勝利”,可大家都不夠滿意。後來司令員說叫“拂曉”吧,表示光明即將到來之意。後來他在《創刊詞》中寫到:“拂曉代表著朝氣,希望,勇敢,進取,邁進,有為……軍人們在拂曉出發,要進攻敵人了。拂曉催促我們戰鬥,拂曉引來了光明……”這篇不足500字的創刊詞寫得文採斐然,熱情洋溢。

    1938年9月29日,作為支隊的機關報,《拂曉報》終于在河南省確山縣竹溝鎮的一家農舍中誕生了。它是一份油印小報,創刊號共3版(1張蠟紙1版),印在當地的土產麻紙上。那時物質條件極差,只有1盒油墨,半箱蠟紙,1雙鐵筆,2塊銹鋼板,1個膠輥,連架簡陋的油印機都沒有。加之大家沒有辦油印報的經驗,蠟紙剛印30份就破了,然後重新刻寫,才又補印30多份。盡管印完油漬斑斑,字跡模糊不清,可當指戰員們看到自己的報紙時,還是興奮不已。

    當時辦報之難,是今人無法想象的。彭雪楓將軍常說:“不管有多困難,都要把《拂曉報》辦下去,精神食糧比吃飯重要。”

    1939年春,支隊已從豫中挺進到豫東、皖北地區。時值嚴重春荒,軍民都無糧充饑,部隊能吃上爛紅薯、糠窩窩和高粱面稀湯湯就算好的。報社當然更窮,連調油墨的煤油都買不起,只好用棉籽油代替。油墨用完了,便用鍋灰調棉籽油印報。

    為解決報社面臨的經濟困難,彭司令員想了兩個辦法:一是通知前方部隊,凡在戰鬥中繳獲的油印器材,即速交報社;二是成立《拂曉報》基金會,發動群眾讚助。陳其五(生前曾任華東局宣傳部長)夫婦從國統區來,將他們節余的100塊銀元捐給報社。緊接著著名愛國人士梁漱溟先生由大後方去山東路經我們支隊,見大家在敵後堅持辦報深受感動,也慷慨捐贈100塊銀元。這兩筆捐款如雪中送炭,為報社解決了大難題。

    戰時辦報不僅困難多,我們還要時刻準備流血犧牲。在抗日戰爭與解放戰爭期間,《拂曉報》社共有15位同志為革命捐軀,年齡最小的才17歲,其中就有從延安來的老編輯姜心啟同志。在一次突圍戰鬥中,報社有6人光榮犧牲。編輯龐在群等7人在一次戰鬥中被敵人俘虜,他堅貞不屈,英勇就義。

   彭雪楓同志一直把《拂曉報》當作一支戰鬥隊來使用。為了辦好這份報紙,他一直嘔心瀝血,辛勤培育。他常給報社傳達黨中央的方針政策,分析鬥爭形勢,同大家一同研究宣傳方針、報道策略、版面安排,乃至標點、裝飾。在繁忙的軍事政治鬥爭中,他常擠出時間撰寫社論、評述,他的許多膾炙人口的論文是在《拂曉報》上發表的。每期報紙出版後,他都認真地通讀一遍,把寫得好的或有錯誤的稿件用紅筆畫出來,然後抽空去報社發表他對報紙的意見,使大家受到最實際的教育。

    他對《拂曉報》的要求之嚴如他治軍一樣,發現缺點與錯誤就立即糾正。有期報紙上出現了一條這樣的副標題——《我們這次進軍的任務是打擊消滅漢姦武裝》,將軍看見後立即通知報社將這期報紙全部收回,重新編印。他到報社解釋說:“政策是黨的生命,時刻不能忘記。我們這次進軍敵後的任務首先是打擊日軍,對漢姦武裝不能光靠打擊消滅,還要瓦解、爭取。因此,把我軍任務簡單地說成是打擊消滅漢姦武裝,是很不全面的。”

    有次,報紙在報道一位班長的犧牲時使用了“慘不忍睹”一詞,彭雪楓同志就在報上寫了條眉批:“這個班長誠然在戰鬥中犧牲了,但不能形容成慘不忍睹。”當時有關編輯解釋說:“蘇聯小說《鐵流》不也有類似的描寫,還不是有血有肉十分感人。 ”後來彭雪楓同志在一次座談會上解釋說:“這種純客觀的描寫並不可取,我們應該從積極方面寫出敵人的殘暴、戰士的壯烈,以激起讀者對敵人的仇恨、對英雄的敬佩,這才是我們寫作的指導思想。”

    有次前方打了個大勝仗,我們十分興奮,趕快編印出《捷報》,字刻得有些潦草。彭雪楓同志看後到報社說:“捷報固然要快,但也要寫得清晰,讓人看得明白。你們今天出了這樣潦草的捷報,怎能和指戰員用鮮血換來的勝利相比?”後來他擬定了一個《宣傳規約》,其中就有不寫草字,不寫怪字,不寫錯字。

    將軍對報紙的文風也十分重視。那時大家寫文章免不了學生腔,總愛堆砌一大串形容詞,他曾嚴肅指出:“現在我們報上過多地追求所謂文藝性了,描寫不切實際,枉自多情,流于空泛;有些新聞寫得半文半白,尾巴上還要拖個‘雲雲’。我們的文章還是寫樸實些好,少嘩眾取寵,多用事實教育群眾,不要忘了我們是在農村遊擊區辦報。”另外,他最討厭無病呻吟的長篇大論,一再提出要短些再短些。他給幹部作報告也和他寫文章一樣,極少廢話套話,總是那麼幹凈利落,如實記錄下來就是一篇無需修改的好文章。

    他對如何正確地使用標點符號也從不放過。有次他發現報上有幾處使用不當的標點符號,當即將有關編輯找去,當面指出錯在何處,並告知應如何正確地使用標點符號。

    1939年夏天,彭師長委托去延安的同志給毛主席捎去幾期《拂曉報》,並懇請他為報紙百期題詞。毛主席除應邀題詞外,還給彭雪楓同志回信說:“《拂曉報》看了幾期,報紙辦得很好。請同志們繼續努力,辦出更大的成績。”同時題詞的還有劉少奇、洛甫、王稼祥、滕代遠、譚政、徐海東、陳紹禹。于是我們出了《拂曉報》百期特大號,共4開16版,所有的首長題詞都臨摹在報紙上。

    1942年,陳毅軍長為《拂曉報》撰寫了專文《怎樣來迎接新的勝利局面》。 1943年,陳毅軍長來我師視察與養病,先後在《拂曉報》上發表了6首感懷詩,其中一首以《春遊》為題,寫他觀京劇晚會後,月夜與彭雪楓漫步淮河大堤時所感:“十裏長淮步月遲,闌珊燈火啟情思。舊歌不厭人含笑,抗戰新聲更展眉。”陳軍長與彭雪楓不僅是戰友,也是親密無間的同志,彭雪楓的夫人林穎就是陳毅的夫人張茜介紹的。誰也沒有料到,風華正茂年僅37歲的彭雪楓將軍,竟在1944年9月1日的一次戰鬥中光榮殉國。後來秘書在整理他留在後方的書籍文件時,發現了一份保存完整的《拂曉報》合訂本,將軍還用毛筆在封皮上寫下“心血的結晶”幾個字。

    在將軍犧牲44周年時,我們《拂曉報》社仍健在的十幾位同志陪同將軍夫人林穎同志,去位于洪澤湖西畔的半城鎮彭雪楓陵園祭奠。大家迎著夾道的紅花翠柏,默默地走到墓前,獻上幾束鮮花,獻上我們的懷念。臨走前,我們在陵園的大門外,凝望著李一氓同志書寫的金字楹聯:“半壁山河留戰績;兩淮風雨吊忠魂”,久久地不願離去……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519817
 回應文章
彭雪楓創建新四軍騎兵團 後成為精銳之師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抗日戰爭爆發後,彭雪楓先後任新四軍遊擊支隊司令員兼政委、新四軍第四師師長和抗日軍政大學第四分校校長等職。在一次反頑軍戰鬥中,新四軍第四師所部遭國民黨頑軍騎兵部隊的襲擊,損失慘重。彭雪楓心如刀絞,痛下決心要盡快建立自己的騎兵部隊。

    1941 年7月中旬,第四師在淮寶縣仁和集召開四師軍政委員會擴大會議。彭雪楓在大會講話中深刻總結檢查了津浦路西反頑鬥爭失利的教訓:“第四師之所以失利受挫, 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沒有有效地對付敵軍騎兵。論作戰勇敢,敵軍騎兵不如我;講行進速度,我不如敵軍騎兵,所以多次戰鬥四師常常陷入被動局面。現在到了津浦 路東,組建騎兵部隊,就是吸取過去的教訓,面對配有快速騎兵部隊的敵人採取的針對性措施。”彭雪楓提出組建騎兵團的建議,是他久經思考的想法。

    彭雪 楓的提議得到與會同志的積極響應。經過熱烈的討論,四師政委鄧子恢最後站起來作總結發言,他說:“我完全讚成雪楓同志的想法。雪楓同志有一個全面的建軍指 導思想:既要有以步兵為主的主力部隊,又要在各縣區發展眾多的地方武裝,還要有遍地開花的廣大民兵。另外,還要有一支機動性強的精幹快速部隊,也就是我們 要有個騎兵團。”

    見大家沒有不同意見,彭雪楓對四師參謀長張震說:“司令部同志抓緊研究一下,拿出具體方案來。”張震接過話茬:“早在津浦路西時,我們就要求各旅團搞騎兵連、騎兵排,目前我師的騎兵基本上可以搞起一個騎兵團。”

    由于與會領導的意見非常一致,組建騎兵團的方案很快便確定了下來。

    經過緊張的籌建,1941年8月1日,四師騎兵團在淮寶縣岔河鎮正式成立,黎同新為團長兼政委。

    騎兵團的戰士多是從步兵團隊抽調來的戰鬥骨幹,他們作戰勇敢、作風頑強,卻沒有受過騎兵的正規訓練,因而在戰場上問題不斷出現。

    騎兵團組建不久,就受命攻打盤踞在淮西一帶的反共急先鋒王光夏部。

    騎兵 團飛速來到了戰場,隨著黎團長一聲號令,戰士們如猛虎下山,爭先恐後地向敵人陣地衝去。但是,能跟上黎團長衝入敵陣砍殺的沒有幾人。衝在前邊的黎團長與敵 交火後,後邊那些未上過戰場的馬匹聽到槍聲便四處亂跑,一些未經正規訓練的戰士被受驚的馬摔了下來,原來威風凜凜的騎兵隊伍一下子變得七零八落。王光夏的 守備隊一開始看到新四軍的騎兵團來了嚇得不戰自潰,狼狽逃竄,後來見只有幾個騎兵衝過來,便又壯起膽子重新圍攏過來。黎團長和幾個衝入敵陣的戰士看到後續 部隊遲遲不到,只好邊打邊撤。

    問題暴露了,大家神情不安,彭雪楓徹夜不眠。他在考慮怎樣才能將這支新組建的騎兵部隊建成一支鐵軍。他決定,首先要挑選一位熟悉騎兵的內行來當領導。

    這年冬季的一天,彭雪楓找周純麟談話。當得知周純麟當年在新疆的幾年裏曾學完了騎兵的全部科目時,彭雪楓喜出望外,決定任命周純麟為騎兵團團長,師政治部民運部部長康步雲為團政委。

    周純 麟到任後,針對馬匹缺乏、馬具不全、武器不足的問題,彭雪楓為團隊解決了3萬元淮北幣。這3萬元淮北幣相當于全師指戰員半年的菜金。很快,馬匹及配套的裝 具買回來了,飼養和訓練馬匹等有關具體制度也制定了,一股愛馬、養馬和訓馬的熱潮在騎兵團迅速掀起。大家還在新拿到的馬刀把上精心地纏上布條,並給馬刀起 名叫“雪楓刀”。

    在騎 兵團整訓期間,彭雪楓親自給戰士們講授政治課,作馬術示范。隨後,彭雪楓又在泗陽縣界頭集、大江莊一帶觀看了騎兵團的匯報演練。此時的騎兵團已非往日可 比,人馬動作整齊劃一,跨越障礙嫻熟自如,馬上倒立、鐙裏藏身、馬上拾物、倒騎馬、偏騎馬、馬上救護、劈刀、射擊等表演更為精彩。匯報演練結束後,彭雪楓 講話道:“訓練就是要從實戰出發,不是為了好看。所以我們既要練技術,又要練體力、練膽量。怎樣才算練到家呢?就是上馬要像馬蜂一樣敏捷,騎在馬上像磐石 一樣穩固!”

    經過半年整訓的騎兵團戰鬥力有很大的提高,在淮北戰場上取得了一連串的勝利,為保衛和鞏固蘇皖邊抗日根據地發揮了重要作用。

    1942年3月,彭雪楓命令韋國清旅長率領所屬部隊和騎兵團第5大隊消滅馬馨亭和趙覺民的部隊。經過5個多小時的激戰,在張小圩子全殲守敵。騎兵團第5大隊在戰鬥中快速迂回穿插,前後夾擊,將敵人擊潰,在戰鬥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1942 年夏天,淮北平原一片金黃,老百姓盼望著有個好收成。一天,周團長得到消息,屏山、黑塔據點裏的300多名日偽軍正在村中搶糧,便果斷命令騎兵團第3大隊 迂回過去切斷敵人的退路,第1大隊向日偽軍直撲過去,搶佔村子,將敵人逼進開闊地進行圍殲。只見他們催馬飛馳,舞刀猛劈,很快衝亂了敵人的隊形,然後盡情 地砍殺起來。不到半小時,開闊地裏的日偽軍大多被消滅了,剩下的只好乖乖地舉手投降,糧食又回到了群眾手中。

    彭雪 楓為騎兵團的建設傾注了大量心血,還將自己心愛的坐騎送給了騎兵團。在他的號召和帶領下,第四師的各級領導紛紛把馬送到騎兵團,騎兵團的擴充工作非常順 利,在不長的時間內就由剛組建時的300多人馬發展到600多人馬,再加上刻苦的訓練,騎兵團的戰鬥力得到了大幅度提高。

    1942 年11月,駐徐州的日軍17師團和駐蚌埠的日軍獨立13旅團在偽軍配合下,對淮北抗日根據地進行瘋狂“掃蕩”。師部對騎兵團下達命令:敵進我進,插到敵人 的後方和心臟地帶去打擊敵人。敵“掃蕩”的第三天,騎兵團打響了反“掃蕩”的第一仗。在日偽軍駐守的泗縣和青陽之間的簸箕窯,騎兵團第3大隊從敵側後猛襲 日軍,擊斃日軍小隊長和翻譯官等多人。

    騎兵團可謂是彭雪楓手中的一張王牌,每到關鍵時刻都發揮了重要作用,在抗日戰場和解放戰爭中參加大小數百次戰鬥,為打敗日本侵略者和新中國的建立立下了卓越功勳。

2012年05月21日 
來源: 解放軍報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4826606
將星隕落八?莊──彭雪楓將軍殉國記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944年9月10日。

    夏邑縣彭溝涯小學一間教室?,傳出陣陣爽朗的笑聲。

    新四軍四師師長彭雪楓、參謀長張震和政治部主任吳芝圃正在聽取九旅二十五團攻打八?莊李光明部作戰計劃的匯報。二十五團團長徐體山、政委劉坤奎、參謀長李挽倫、政治處主任周吉一及參謀李啟棟等個個精神振奮,他們都為
這次能擔任主攻而流露出按捺不住的激動。

    李光明原是日偽區長,後投靠叛軍劉子仁,所部編為挺進二十八縱隊八十二支隊,李任支隊長。李土匪出身,打家劫舍,姦淫婦女,無惡不作,民憤極大。在劉子仁被我軍追殲西逃後,李光明仍據守在八?莊一帶負隅頑抗,成了新四軍西進的一大障礙。新四軍四師決定消滅這股敵人,並把主攻任務交給二十五團。

    二十五團參謀長李挽倫走到作戰地圖前,對戰鬥準備、兵力部署作了說明:“李光明部總兵力千余人,分別固守在夏邑縣東的八?莊大圩寨、小圩寨及小張莊和李小樓四個據點。大圩寨四周築有圍?和八尺寬、六尺深的壕溝。小圩寨在大圩寨西邊200米處,築有一座高炮樓,為敵火力制高點,其火力可達大圩寨南門附近。李光明自恃地形熟、武器好,又有夏邑日軍隨時支援,所以他的反動氣焰十分囂張。但總的來看,敵兵力分散,戰鬥力不強,我們準備對其大、小圩寨同時進行強攻……”

    “這樣分散兵力不行,必須集中兵力確有把握地先吃掉一個,再打第二個。”彭雪楓插話道,“敵人的戰鬥力雖不強,但他們據有圩寨、碉堡、壕溝工事等有利條件,好打又不好打。你們雖有攻堅的戰鬥經驗,但也不要輕視這股敵人,要作不好打的準備。”

    根據彭雪楓的指示,二十五團對主攻方案重新作了調整。決定集中兵力首先強襲八?莊的大圩寨之敵,得手後再打小圩寨之敵。

    其具體部署是:一營擔任主攻,從村東北方突破,殲滅村東部敵人;二營從村西北助攻,殲滅村西部之敵;三營八連在村西南構築設伏陣地,以防敵突圍向南逃跑;三營七連、九連和警衛連作為團的預備隊,隨時準備投入戰鬥。

    彭雪楓對調整後的部署表示讚同,同時指出:“解決小圩寨的關鍵在敵炮樓。為此,師配給你們一門山炮,在以夜襲為主要作戰手段的同時,還要準備白晝強攻,用炮火摧毀敵人的堅固工事,以減少部隊接敵時傷亡。”

    為了使大家了解此次的作戰意圖,彭雪楓還指出:“八?莊的敵人,是日偽頑大雜燴,戰鬥打響後,夏邑的日軍可能前來增援。為了保證你們主攻任務的完成,師決定由三十二團擔任打援任務。他們首先包圍小張莊和李小樓那兩個營的敵人,對他們採取圍而不打的策略,並準備打擊可能由夏邑增援之敵,這樣你們就可放心大膽地消滅八?莊的敵人。你們要盡快結束戰鬥,以減輕打援部隊的壓力;騎兵團作預備隊,部署在姬莊一帶,他們一面警戒夏邑方向,一面準備在八?莊敵人突圍時,在莊南開闊地帶追殲殘敵。”

    下午,彭雪楓又參加了二十五團的戰鬥動員大會。他利用戰前的最後時機,用富有鼓動性的言詞大聲說:“你們二十五團有著光榮的革命鬥爭傳統,挺進路西後,八?莊是你們打的第一個硬仗,一定要打出威風來,叫敵人一聽到你們的名字就膽寒。你們要同參戰的幾個單位,團與團,連與連來一個革命的競賽,看誰的戰果大,俘虜多!”會場上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接著,彭雪楓宣布作戰令:“今晚10時開始行動,明晨4時發起攻擊,拂曉前殲其主力,天亮後肅清殘敵,打掃戰場,結束戰鬥。”

    二

    當夜,部隊從彭溝涯出發,沿途避開村莊抄小路急行軍20公?,迅速向八?莊逼近。

    二十五團一營向八?莊大圩寨東北,二營向大圩寨西北,三營向大圩寨西南疾速運動,很快完成了對八?莊大圩寨敵人的包圍。一營營長梁邦哲指揮突擊連(一連)秘密接敵。這時,師指揮所與二十五團指揮所也迅速靠上來。靠前指揮是彭雪楓的一貫作風,凡重要戰鬥,他都親臨前線,並強調“指揮所要向前靠,戰鬥中,不管敵人反擊有多兇,戰士是不會退到幹部身後邊去的”。

    9月11日淩晨4時,一營教導員史世屏隨突擊連前進,突擊連在連長薛克狄率領下,向大圩寨東北角運動。頑軍果然戒備很嚴,圍?上燈火閃爍,巡邏的頑軍還不時大聲咋呼著。

    突擊連在連長薛克狄和營教導員史世屏指揮下,已運動到敵鹿寨工事前,但被敵人發現。敵人在慌亂中邊吆喝,邊打槍。突擊連迅速排除鹿寨跳進壕溝,壕溝雖深但沒有水。投彈組疾速地把手榴彈投向敵地堡等工事。在彌漫的硝煙中,突擊隊員分數路攀上外壕,經過十分鐘激戰,突破口被打開,一連戰士首先攻入大圩寨寨內,二連、三連隨即也跟了進來。頓時,在大圩寨內外響起激烈的槍聲、手榴彈的爆炸聲和喊殺聲。一營的勇士們與兇猛反撲的敵人展開了白刃搏鬥……

    這時,擔任助攻的二營,已從西北方攻入大圩寨寨內,形成對敵人兩面夾擊的態勢,經過一小時激戰,于淩晨5時,全殲守敵兩個營,大圩寨已為新四軍全部佔領。

    天亮後,彭雪楓率師指揮所進入大圩寨,並將師指揮所設在緊靠南門的天主教堂內。彭雪楓的警衛員劉樹方和秘書王步雲,弄來了茅草,鋪上油布讓彭雪楓暫且休息一下,並找來開水,把出發時帶的月餅分開來吃。彭雪楓不顧連夜行軍和指揮作戰的疲勞,立即作了分工:讓政治部主任吳芝圃負責安置傷病員,料理犧牲同志的後事,處理抓獲的俘虜;讓參謀長張震到二十五團指揮消滅小圩寨內的敵人。

    小圩寨炮樓上敵人的機槍,控制著八?莊南門外的開闊地帶,不時向南門內外射擊著。小圩寨四周一丈多寬的外壕已注滿了水,通向寨內的唯一吊橋早已被扯起,敵人依托工事頑抗,以待援軍解圍。二十五團團長徐體山根據彭雪楓的指示,對小圩寨之敵採取三面包圍,網開一面的戰術,令一營、二營佯攻,迫使李光明離開小圩寨,以便我軍在運動戰中殲敵。同時,二十五團政治處主任周吉一還組織人員向寨內敵人開展了政治宣傳攻勢。

    此時,夏邑太平集的偽軍一個連,為救援李光明,數次向三十二團打援部隊陣地發起衝鋒,三十二團指戰員在團長張永遠指揮下,英勇反擊,殲敵一部,將敵擊退。與此同時,駐李小樓的李光明第三營,經我方爭取,營長黃遵德率300余官兵舉行了戰場起義;駐小張莊的一營敵人,在我方攻下大圩寨強大威力的震懾下,放下武器繳械投降。至此,小圩寨內李光明部已成孤軍殘敵。

    三

    天主教堂師指揮所。

    彭雪楓聽完二十五團作戰參謀李啟棟的戰況匯報後,指著敵炮樓說:“李參謀,你跑步去炮兵連,指揮把炮樓打掉,要節約彈藥,限9時以前完成任務。”

    李挽倫走後不一會兒,就聽到“轟隆”一聲巨響,炮彈在敵炮樓中部偏下炸開了一個10厘米寬的窟窿。接著又是兩聲,炮樓被摧毀了,李光明率殘部向南逃竄。

    彭雪楓聽到連連的炮聲,拎起手槍走出教堂,登上南寨?瞭望,並揮手向正在出擊的警衛營戰士們高喊:“同志們衝呀!不要跑掉一個敵人!”

    大家看到彭雪楓親臨前線,個個精神抖擻,勇氣倍增。

    早已等候多時的三營八連,迎面向南逃之敵猛烈開火。騎兵團的勇士們縱馬劈殺,給逃竄之敵迎頭痛擊。這時,一營、二營已由主攻改為正面追擊,殘敵大亂。

    如鳥獸散的殘敵,在我騎兵、步兵追殺下,四散奔逃,戰場上響著零星的槍聲。為勝利的喜悅所鼓舞著的彭雪楓不停地喊著:“你們看,我們的戰士多麼勇敢,多麼頑強……”

    跟隨彭雪楓左右的警衛員劉樹方、秘書王步雲見他身體太暴露,多次勸他下到散兵坑,他都不肯。

    一名通信員騎馬飛奔而至:“報告彭師長,敵支隊長李光明已被我騎兵活捉!”

    “好,把他押過來,我要親自……”話未說完,彭雪楓身子一晃,一只手拉著劉樹方,一只手抓住王步雲,身體向後倒了下去。

    “彭師長!你怎麼啦?!彭師長!你怎麼啦?!”兩人大聲地喊著。

    只見彭雪楓臉色蒼白,大口大口地喘氣,面部肌肉抽搐,想說話卻說不出來。劉樹方、王步雲急忙把彭雪楓抬下寨?,又從群眾家借來一張小繩床讓他躺下。劉樹方解開彭雪楓的上衣扣子,發現在心房處有清晰的彈穿洞痕,但既未流血又未滲血。這時,參謀長張震、政治部主任吳芝圃和軍醫先後趕到,經仔細檢查,方知心臟中彈,血積胸腔,包扎搶救已無濟于事。這顆罪惡的流彈,是在飛行將到盡頭之際,擊中彭雪楓的。因為它已無穿透心臟和胸腔後壁的力量,而滯留于胸腔。只見彭雪楓的瞳孔開始擴散,呼吸越來越弱,心臟漸漸停止了跳動。

    1944年9月11日上午11時,將星隕落在河南省夏邑縣八?莊,年僅37歲。

    張震、吳芝圃,站在彭雪楓遺體前,心如刀絞,淚如泉涌。他們懷著難言的悲痛,向彭雪楓遺體默默告別。

    彭雪楓遺體移到天主教堂後,由警衛營站崗,不準任何人進入。

    騎兵團大隊長程朝先飛馬而至,卻遭警衛戰士阻攔:“首長有令,不準任何人進入教堂!”

    “我是奉命來向彭師長報告戰況的,為什麼不準進去?”程朝先大聲與警衛戰士爭辯著。

    “彭師長──他──”一個滿面淚痕的戰士,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程朝先從戰士的說話、表情及周圍(下轉第21頁)(上接第12頁)的氣氛中,已感覺到彭雪楓出了什麼事。他不顧一切,衝進教堂,一下子撲到彭雪楓身上,嚎啕大哭。

    這位久經沙場的漢子,這位紅軍老戰士悲慟欲絕的哭喊聲,使在場的張震和吳芝圃喉頭哽咽,淚痕滿面。

    “程朝先同志!現在不是你哭的時候,而是殺敵為彭師長復仇的時候!”

    張震嚴肅而溫和的話語,既是對戰友的安慰,又是嚴肅的命令。

    程朝先是彭雪楓一手培養起來的紅小鬼,早在長徵途中就給彭雪楓當警衛員。後來,他跟隨彭雪楓南徵北戰,縱橫馳騁于太原、臨汾、徐州、開封、武漢、竹溝;戰鬥在渦河兩岸,淮河之濱,芒碭山麓,江淮大地。長期同甘共苦的戰鬥生涯,使他們結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誼。他怎麼能不為失去可敬的首長、良師、同志和親密戰友而悲慟欲絕呢?

    張震那嚴肅而親切的話語,使程朝先從極度的悲痛中鎮靜下來。他站起身,莊重地向彭雪楓敬了個軍禮,出門翻身上馬,瘋狂地向戰場飛奔。他一邊狂奔,一邊高聲呼喊:“同志們,為彭師長復仇,衝啊!”

    騎士們縱馬揚鞭,跟隨程朝先殺向四處奔逃的殘敵!

    八?莊戰鬥,共計俘敵支隊長李光明、副支隊長李良玉、程青山等以下官兵527人,斃85人,傷20人。繳獲擲彈筒3個,機槍10余挺,步槍近千支,子彈2萬余發。

    八?莊戰鬥,是彭雪楓生前指揮的最後一次戰鬥。從投入的3個團兵力的全局部署,到擔任主攻任務的二十五團3個營兵力的部署,直到主攻營一營各連的兵力部署,都是無懈可擊的。它充分說明彭雪楓的軍事指揮藝術的高超。

    為了不影響部隊的情緒,不引起敵人的猜測,淮北區黨委和四師黨委報請中央批準,暫不把彭雪楓犧牲的消息透露出去,在相當長一個時期,依然使用彭雪楓的名義對外發布文告。

    十一旅旅長滕海清,獲悉蕭縣一個大地主,為其母親準備好了一口已油漆好了的“喜棺”,經說服,用500元鋼洋購得此棺,將彭雪楓遺體入殮。隨後,新四軍四師政治部軍法官宗曉天,率一個警衛排輾轉兩個多月將靈柩送回半城,安放在洪澤湖邊的一條船上,靈柩上覆蓋布幔,由警衛人員日夜守候。(張學忠 張 威)

2007年11月14日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911988
文武兼備一代英才——彭雪楓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新華網北京6月20日電彭雪楓是中國工農紅軍和新四軍傑出指揮員,軍事家。投身革命20年,出生入死,南徵北戰,智勇雙全,戰功卓著,被毛澤東、朱德譽為“共產黨人的好榜樣”。

    彭雪楓,1907年生,河南省鎮平縣人。1925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26年9月轉入中國共產黨。1930年5月被派到蘇區,先後任紅軍大隊政治委員、縱隊政治委員、師政治委員、江西軍區政治委員、紅軍大學政治委員和中革軍委第1局局長等職。1934年10月參加長徵,任軍委第1野戰縱隊1梯隊隊長、紅3軍團5師師長、陜甘支隊第2縱隊司令員、紅1軍團4師政治委員。在中央紅軍進行的歷次戰鬥中,他無役不從,每次都披堅執銳,身先士卒,且多次擔任先鋒部隊的指揮員。1936年秋被派往太原等地,做團結各界愛國人士、聯合閻錫山抗日的統一戰線工作。

    抗日戰爭爆發後,任八路軍總部參謀處處長兼駐晉辦事處主任。1938年春調赴河南確山竹溝,任中共河南省委軍事部部長,組織訓練抗日武裝。同年9月組建新四軍遊擊支隊,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領導開辟豫皖蘇邊區抗日根據地,任中共豫皖蘇邊區委員會書記。後任新四軍第6支隊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八路軍第4縱隊司令員。1941年皖南事變後,任新四軍第4師師長兼政治委員、淮北軍區司令員,領導根據地軍民同日偽軍及國民黨頑固派軍隊進行艱苦鬥爭,先後取得1942年冬季淮北反“掃蕩”和1943年3月山子頭戰役的勝利,鞏固和發展了淮北抗日根據地。期間他刻苦學習毛澤東軍事著作,博覽中外兵書,總結實踐經驗,對抗日戰爭的遊擊戰術和政治工作問題進行了論述。親自編寫《遊擊戰術》、《戰略戰術講授提綱》等教材,經常到抗日軍政大學第4分校授課。

    1944年8月執行中共中央關于向河南敵後進軍的指示,指揮所部進行西進戰役。9月11日在河南夏邑八裏莊指揮作戰時犧牲,時年37歲。新四軍陳毅代軍長在《哭彭八首》中深情地寫道:“淮北哀音至,燈前意黯然。生平供追想,終夜不成眠。”“廿年老戰士,今有幾人存?新生千百萬,浩蕩慰英靈。”“爾我竟長別,多年患難同。我身惜後死,努力貫初衷。”(完)

 來源:新華網     2005年06月20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519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