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八一軍旗‧韓戰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韓戰中志願軍180師的悲劇
 瀏覽2,490|回應6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千古奇冤180師,建制齊全,印信俱在,何為全軍覆沒? 

 

現在網上動不動就說我們在朝鮮戰爭打了敗仗.,什麼這個軍的軍旗在美國
的那個博物館拉,什麼幾個軍被包圍,若干軍幹被俘了等等,當然說的最多
的莫過於60180師的受到重損。 說法不一,但大家基本都認可是說180
確實是全軍覆沒。 真是這樣嗎?認真查一查軍史,可以發現實際情況根本
就不是這樣。 

 

一、 180師從沒有全軍覆沒

 

1、 五次戰役後180師的實際情況 


 
役結束後,整個三兵團(轄12軍、15軍、60軍)減員39558人,平均每個師都
減員4500人, 180師先是執行作戰任務、後是執行阻擊任務,又掩護各軍的醫
院傷患撤退,最後被圍實施突圍作戰,回到後方後,師和各團仔細清點人員,
最初統計時,犧牲456人,受傷1616人,不明情況的(失蹤、被俘、走散、掉
隊)5572人。(戰後,各種調查和資料證明,180師在完成作戰任務、阻擊、
掩護傷患撤退、最後實施突圍,實際犧牲人數在2000人以上《含最初統計的
456人》,傷、病、凍、餓被俘近4000人) 

 共損失:山炮12門、八二迫炮11門,各種槍支3502只,馬匹684匹,車輛15

、電臺一部、報話機6台,步談機16個。 

部隊實際突圍歸隊4000人。 

 

2180師的各級指揮機構健全, 

 
只要是返回的指揮員,所帶的各團的關防引信、地圖、儘管180師在五次戰役受到重損,但師首長裏師長兼政委鄭其貴、副師長段龍在解放軍檔案館中保存的180師的原始作戰日誌可以看出,19516月五次戰章、參謀長王振邦安全突圍返回,只有政治部主任吳成德被俘(其實他本來
也可以突圍,但半路遇到幾百名傷病員,他實在不能把他們丟下,所以決定
帶他們一起突圍,後帶幾百人在敵後開展遊擊戰,等待第六次戰役,多次伏
擊美韓車隊,在敵後堅持了400多天,直至52710月彈盡糧絕被俘) 下轄的三個團中 

538團團長龐克昌帶人突圍成功、但政委趙佐瑞被俘。 

539團團長王至誠帶人突圍成功,但政委韓啟明因負重傷不忍連累戰友行動,
拔槍自殺。 540團團長劉耀虎帶二營負責軍部警衛沒有參加戰鬥,但政委李懋召帶一、三
營殘部突圍成功。 

從這裏可以看出,180師的師指揮機構完整,主要首長安全 

下轄的三個團的指揮機構也基本完整,軍事指揮員健全, 檔案、槍支全部安全帶回。 全師安全突圍4000人,師、團指揮機構健全,還沒有完全喪失作戰能力,可特別值得一提的是,
為什麼老說是全軍覆沒呢?對180師來講實在是千古奇冤。 

 

3180師沒有停止作戰 

 180師突圍後,回來休整,迅速配了新的師團幹部和補充了兵員(師長李鐘
玄,政委唐明春、538團長龐克昌,政委潘放、539團長王至誠。540團團長
周光璞、政委李懋召),而且,緊跟著又參加了下一段的戰役戰鬥,全體官
兵憋著一口氣,下決心血恥報仇,為軍旗爭輝,因此取得了不少輝煌的戰功,
為什麼老動不動就說180師全軍覆沒呢? 
 
 
及時做了戰略調整。

 
實際無論是解放戰爭三大戰役或朝鮮戰爭時期,軍、師、團被打掉大部的情
很多,我軍那次都要傷亡十幾萬,甚至幾十萬人,但因為往往同時消滅了
更多的敵人,所以自己的傷亡就淹沒在勝利裏忽略不計了,而在第五次戰役
中,由於敵人掌握了我們星期戰役的規律,實行磁性戰術,儘管五次戰
役的前兩階段我們達到了把敵人打過漢江,突到38度線南一百多公里地方的
目的,在我們彈盡糧絕剛打算撤退,還沒來得及撤退的時候敵人提前進攻,
而且動作很大,基本把我們推回到五次戰役的起始點(等於五次戰役傷亡很
大,徒勞無功),實在是讓我軍最高統帥毛澤東、彭德懷所沒想到的。看到
了戰線太長,太深入保障困難的問題,認識到願望和實際的差距。徹底改變
了最高統帥部下一步進行第六次戰役進攻的打算,雙方開始進入對持狀態,
將戰線穩定在38線以南附近。正確的意圖達到了穩固的目的,美軍幾次重兵
攻擊都徒勞無益(如上甘嶺、),反而是我們趁李承晚不老實狠搞了他幾次,
消滅了六七萬人,奪回了金城附近幾百平方公里的地方,拉直了分界線。正
因為美軍看到了再打下去不會再有進展,才會有停戰協議的簽訂。 
三、最高統帥部、志司、兵團、軍的錯誤,總要有人負責。180師的領導成
了替罪羊180師的重損,根本原因在上面,但在處理上卻把板子打在下面

 
1、最高統帥部期望值太高,戰線拉的太深,部隊打的太遠,180師突進的太
快,單獨突出,造成很容易被敵人分割包圍的態勢。 
2、 兵團領導指揮失誤 

 

戰前60軍的三個師分別保障別的部隊,其179師配屬15軍作戰、180師配屬兵

團直接指揮、181師配屬12軍作戰,而戰役結束時兵團副司令王近山不讓整建

制的部隊掩護,卻要手中只有300人工兵連的60軍負責殿后掩護,這時60軍的

三個師離軍部最遠的一百多公里,最近的也有七八十公里。但志司、三兵團、

60軍都不知道這時候美軍已經開始了進攻行動。 

 

3 60軍誤挑重擔,下錯命令。

 

60軍指揮到了各師時,接到兵團命令,讓軍要及時掩護軍醫院後撤,這個

命令本是發給各軍的,讓各軍負責自己軍醫院的後撤,結果60軍命令本來可

以及時渡過漢江安全轉移的180師留在漢江以南收容各軍的醫院撤退。延誤

撤退的時間。 

 
4 63軍撤退沒有通知友軍, 
 
180師右側是63軍,左翼是15軍,因為志司怕撤退時人員擁擠,早在22日就
通知15軍後撤了,可是右翼的63軍卻在沒打招呼的情況下撤出陣地,結果美
七師、偽六師從180師的右側,美23師從180師的左側速進分割包圍180師。 
5、 師領導呆板愚腐,固守待命。 

 

其實這時候如果師領導反應靈活,本應當機立斷,迅速撤出(要是李雲龍,

早跑了),但師長鄭其貴是政工幹部出身,正因為戰鬥經驗缺乏,所以請示

報告有餘而獨斷專行不足,唯上級指示示從,一個勁的打電報請示軍裏指示

行動計畫,軍裏一個勁的找兵團要求180師過江,恰恰三兵團副司令王近山

過敵人封鎖線時,他沖過了,他的電臺車被飛機炸毀,報務和機要人員失散,

他沒有及時處理,結果兵團司令三天失蹤,等找到他時,180師早被美軍圍的

跟鐵桶一樣,就是這樣,在全師官兵依靠子彈不足的輕武器和有飛機大炮火

焰噴射器的美軍的奮力拼殺戰鬥下,靠了2000人的犧牲掩護,成功突出4000

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四、180師領導的下場 
 
180師戰鬥減員5572人,近2000人犧牲,被俘4000多人,是朝鮮戰爭中成
建制受挫最嚴重的一次。 
師作戰科長王化英、538團政委趙佐瑞等4名團以上幹部被俘,吳成德是我軍
被俘的最高職位的領導,一直被單獨關押。 
其中師政治部主任吳成德,師炮兵主任郭兆林、

 

180師的受挫重損,原因的根子在上面,但出了問題,上面就不自覺地把責

任一級一級地往下推,尤其是兵團政治部主任劉有光,不總結兵團的問題,

反而派下兵團工作組到軍,把責任推到軍,讓軍領導把思想統一到師主要領

導政治動搖,膽小逃跑上來。

軍政委袁子欽也不自覺查找軍的失誤,按兵團的統一思路,把責任推到師 

180的師領導談話,讓他們認識,大膽揭發自己的錯誤。結果180師的全體

幹部在高壓下一遍一遍的檢查,一遍一遍的請罪。

最後:60軍軍長韋傑撤職 

 

師長鄭其貴降為兵團的管理處長(正師降到正團) 

 

副師長段龍章降為軍作戰處長(副師降到正團) 

 

180師突圍出來的團以上幹部全部留党查看,降職撤職。 

 

全殲的任何記載,而中國軍人自己卻給自己下了180師全師覆沒的奇怪結論,

實在可悲。 

時至今日,任何人還沒有在交戰國的檔案記載裏查找出有關志願軍180師被
 
180師沖洗掉身上的污垢,卸掉其全軍覆沒的沉重枷鎖,還原其本來
面目哪? 

 

 

那麼,經過了55年歷史的證明,我們現在全國的軍人,全國的人民,能不
二、五次戰役撤退時的失利震驚了最高統帥部,認識到願望和實際的差距,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2670915
 回應文章
抗美援朝:志愿军一八○师受挫报道辨正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09年3月17日《中国老年报》转载《百年潮》的一篇文章,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志愿军有两个军的兵力被敌人分割包围,最后有一个整编师、即第一八○师未能归还建制,一部分人员血染沙场,16000多人落入敌人牢笼,占了整个朝鲜战争志愿军被俘人员的80%还多。”读了这段文字,笔者和一些在京的老领导、老战友都甚为惊讶。联想到《中国老年报》2009年2月4日转载《看世界》杂志的一篇文章也讲到一八○师受挫,说第五次战役后六十军军长被撤职,一八○师师长、副师长受到军法惩处。这些也是不实之词。短短两个月,竟有3家报刊出现关于一八○师的失实报道,实在发人深思,我觉得有些话不得不说。抗美援朝期间,我在一八○师所在的志愿军第六十军司令部作战科做报话译电工作,后在政治部秘书科、宣传科工作,对于一八○师在朝鲜的情况不可谓不清楚。如今,我们这些当事人有的已经过世,健在的也年事已高,我觉得我有义务和责任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把一八○师在朝鲜战场的真实情况告诉世人,还历史以真实,并给为国捐躯,长眠于异国土地和尚健在的战友以安慰。

  先说一八○师“16000多人落入敌人牢笼”的问题。第一,志愿军没有“整编师”,只有国民党军队有“整编师”;第二,一八○师并不是“未能归还建制”,而是有4000多人突围归建;第三,一八○师编制上从未达到或超过16000余人,更不可能“16000多人落入敌人牢笼”。实际隋况是,一八○师入朝时有11300人。入朝后经过20多天行军和敌人空袭,经过第五次战投一、二两个阶段作战,尤其是从5月21日到5月26日,孤师殿后,在部队粮弹奇缺,又无坚固工事依托,抗击着数倍于已的敌机械化部队疯狂进攻的情况下,一八○师伤亡很大,有些连队打得只剩下十几个人。到一八○师陷入敌人重围时已只有7000多人,但仍然浴血拼杀,有4000多人突围归建,实际被俘、失踪约3000人。在《彭德怀自传》一书中,谈到一八○师受挫时说:“还有六十军之一个师,在转移时,部署不周,遭敌机械兵团包围袭击,损失三千人。这是第五次战役的第二阶段所遭受的损失,也是全部抗美援朝中的第一次损失。”

  总之,一八○师16000多人落入敌人牢笼之说毫无根据,任意夸大,而说军长被撤职、正副师长被军法惩处,也是一种不实之词。对后一种说法,2009年2月24日《中国老年报》和《看世界》杂志已载任秀峰同志说明真实情况的文章,这里不再赘述。

  至于另一种传言,说“一八○师的军旗被美军缴获啦”,这就更没有根据。当时所有入朝部队(包括一八○师)在进入朝鲜前,对凡能暴露解放军标志的一切物品,包括胸章、帽徽、信纸、信封等统统作了清理,留在国内,连关防、印信都换成志愿军的标志,志愿军也没有发军旗,哪里会有军旗被美军缴获呢?这种以讹传讹,不是十分可笑吗?!

  我们看到有些报刊在报道一八○师抗美援朝这段历史时,似乎热衷炒作其第五次战役后“走麦城”这一面;对其殿后、突围和突围后过关斩将的英勇事迹却未触及,这也不符合历史的真实,对这个师也很不公平。事实上,一八○师的前身——晋冀鲁豫野战军八纵二十四旅,在解放战争中是一支能打硬仗、打恶仗、打胜仗的部队。在著名的运城、临汾、晋中、太原、扶郿、秦岭等战役中,战功卓著;在千里进军大西南作战中,一直当先锋打头阵。八纵二十四旅旅长工墉在临汾战役中,亲临最前沿观察敌情、指挥战斗,光荣牺牲在临汾城下。由此可以想见这个部队英勇顽强、敢打硬拼的战斗作风。而且,一八○师在整个抗美援朝过程中,同其他兄弟部队一样,也是战功累累、英模辈出的,比如:

  在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穿插作战中,1951年5月17日夜,五三八团无后坐力炮连二排排长邸安邦在团副参谋长杜岗指挥下,率全排向正在公路边睡大觉的美军10辆坦克抵近射击,先打头尾坦克,后打中间坦克,9发炮弹,发发命中,一辆坦克驾驶员也许被吓昏了头,前顶后撞,翻下悬崖完蛋。9发炮弹毁敌10辆坦克的战例,难道不是一件出色的战功吗!?

  在殿后阻击中,一八○师各团都打了许多恶仗,对阻止敌人北犯,掩护主力后撤,掩护兵团8000余名伤员转移,稳定战场全局都发挥了重要作用。而且有的阻击战真是打得很漂亮,如五三九团二营营长马兴旺率五连扼守杜武洞北363.9米高地。他们利用地形巧用兵,一天打退美七师一个团在飞机、大炮掩护下的8次进攻,毙伤敌600余名。此数据被美远东情报局披露资料所证实。在殿后阻击中,许多连队打得非常英勇顽强。涌现出多位像杨根思那样,打到最后一个人,或肉搏、或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的基层干部。这些人中有五三八团六连排长李子明、五三九团五连指导员杨小来、五四○团九连指导员冯玉璋、五四○团八连连长吕正声等。

  在突围中,敌机械化部队严密封锁山口要道。五三八团四连连长孙兆光率领战士与敌坦克搏斗,全连壮烈牺牲。五连连长乔廷虎带领全连拼得只剩下十几个人。三营相继投入拼杀,硬是撕开口子,使后续部队通过公路,冲入鹰峰山区。

  在内无粮弹、外无救兵的情况下,一八○师只好分散突围。各小分队在极其疲劳、饥饿的情况下也不忘伺机歼敌。由师炮兵室主任郭兆林、五三八团作战参谋田冠珍率领的30多人小分队,于5月28日夜,在突围路上发现美军一个营部和化学迫击连100多人正在睡觉。他们果断出击,歼敌100余名,俘敌营长以下27名,炸毁敌炮8门,汽车13辆。尽管情况紧急,他们对举手缴械俘虏不杀不辱,把这些俘虏关在一个掩蔽部里,继续自己的突围行动。类似这样在突围中伺机歼敌,宽释俘虏的事例还有几起。

  有些小分队突围未成,为了不致“落入敌人牢笼”,就转入敌后山区打游击。他们挖地道,打散兵、袭后勤、反“围剿”、斗酷暑、战寒冬,有的坚持几十天、上百天,有的坚持300多天,终于寻机越过战线,胜利归建。

  一八○师突围归建的人员经过休整、补充、训练,1952年冬季投入朝鲜东线阵地防御。全师团结一心,打了漂亮翻身仗。1953年6月13日夜,该师1000余名官兵秘密潜伏于敌阵地前沿十几个小时,有的战士被敌冷炮击伤,一动不动,用高度自觉的纪律保证了潜伏的胜利。14日晚8点,一八○师突然发起进攻,一举夺取敌人坚固设防的海拔949.2米高地,歼敌1750名,其中生俘250名;缴获坦克4辆,榴弹炮和化学迫击炮5门和大批枪支弹药及军需物资。

  为配合停战谈判,我志愿军于1953年7月13日发起金城战役。一八○师冒暴雨、攀悬崖、涉激流,直插敌腹地,于14日夜攻占敌师主阵地黑云吐岭、白岩山。敌动用4个师的兵力,在飞机、大炮、坦克配合下,疯狂反扑。我五三八团、五四○团在既无坚固工事依托,又无纵深炮火支援,粮弹奇缺的情况下,坚守了3天3夜。阵地巍然屹立,前沿敌尸如山。在我军全线投入24个师中,该师是打得最远、占地最多的一个师。从1952年冬一八○师上阵地,到朝鲜停战,共歼敌13700余人。涌现特等功臣、二级战斗英雄彭焕新、黄道明、郑朝元,黄继光式英雄赵永旺,特等功臣赖永泽等一大批英雄模范和功臣。

  宣传报道一支部队在历史上的表现,应该是真实、准确、全面的。这样才有利于读者正确了解历史,从中受到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教育,正确汲取历史经验教训。如夸大其词,以讹传讹、就会向读者传播错误信息,对部队形象也是一种伤害,也对不起部队广大指战员和那些长眠在异国他乡的烈士。

毛文戎
2009年07月30日 来源:中国军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580223
180师创奇迹 从全军覆没到重新崛起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抗美援朝战争中的第五次战役中,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六十军一八○师经历了一回“走麦城”。自那以后,一八○师在国内外,特别是在国内的军队中就有了“名气
”,而这“名气”似乎就是它的败绩。其实,它的辉煌,它的功绩,包括受挫后的重新崛起,都被这场败绩所掩盖了。至于失利的根本原因,普通人更不甚了了。于
是乎,几十年来一提起一八○师,人们互相听闻的依然是那次“走麦城”。



六十军一八○师奉命入朝,在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中作为预备队投入战斗,向敌纵深穿插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一八○师的前身是在抗日战争中,由太岳军区二、三、四3个军分区组建的基干团升编的。1949年2月全军统一番号,始称一八○师,归第十八兵团六十军建制,师长邓仕俊,政委王观潮。



1950年10月25日,抗美援朝战争揭开序幕。一八○师接到中央军委关于“解除眉山军分区的任务,原师所属3个团开赴国防机动位置”的命令,准备开往朝鲜前线。1950年12月初,全师到河北沧县集结,进行了整编、训练和动员。



1951年2月,六十军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序列。三兵团是中央军委根据朝鲜战局发展需要组建的,它由分布在西南地区的三兵团十二军、四兵团十五军和十八兵团六十军组成。1951年3月22日下午5时,全师指战员踏上朝鲜国土。4月10日到达上级指定位置——伊川。




当时,我志愿军在朝鲜的总兵力除第二番部队11个军外,还有第一番入朝的6个军,总共17个军。“联合国军”方面,当时在朝鲜的地面部队有6个军17个师
又3个旅,共34万人,用在第一线的兵力为12个师又2个旅,位于临津江两岸的华川、扬口、扦城地区,图谋继续北进,占领北纬39度线。



为粉碎敌人的计划,夺回战场主动权,彭德怀决心集中3个兵团的11个军和朝鲜人民军4个军团的绝对优势兵力,分别从两翼突击,实施战役迂回,围歼敌人几个师。根据这一部署,准备进行第五次战役。



我六十军于4月13日全部到达“三八”线,接替六十三军一八八师在黑石洞、马巨望之间的防御任务和二十六军在铁原西南地区的防御阵地,阻止敌人进攻,掩护主力集结。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月22日黄昏,第五次战役打响了。




当时的战略部署是以四十军从金化至加平,打开战役缺口,将敌东西割断,以第三兵团的十二、十五、六十军正面突击,以第九兵团的二十、二十六、二十七军和第
十九兵团的六十三、六十四、六十五军从东西两翼突破,实施战役迂回,会歼敌人几个师,以三十八、四十二、四十七军和朝鲜人民军两个军团在青川元山和平壤地
区防敌侧后登陆。




我六十军和十二军为中央兵团的第一梯队。六十军在左翼,经高台山出击,突破地藏峰一线敌人的防御,插向纵深,割裂美二十五师与土耳其旅的联系,钳制美三
师。全军突破正面约7公里宽的防御带。因用兵多了展不开,因此决定一八一师和一七九师的五三六团为军的第一梯队,一七九师为第二梯队,一八○师为预备队,
相继投入战斗,向纵深穿插迂回。



不多时,接到战报说,左集团我四十军至
24日晨向敌纵深突入30公里,二十六、二十七和二十军突入20公里,进占扼川中板里。右集团我六十三军、六十四军强渡临津江。多路向敌纵深猛插,向议政
府方向突击。我中央集团的三支箭头进展也很迅速。十二军将当面之敌土耳其旅击溃,并协同十五军在涟川以南包围了美三师一个团。一八一师一举攻克地藏峰敌防
线后向纵深前进,占领了釜谷里土耳其旅全部阵地,俘敌90名。一七九师相继投入战斗,一八○师迅速跟进。到25日,全军已渡过汉滩川到达汉城东北。



27
日,一八○师在跑步行进中,已达距汉城不到20公里的退溪院地,突然接到战役第一阶段结束的命令。这一阶段,全线共歼敌2.3万人。全师上下又高兴又遗
憾,觉得还没有和敌人直接接触,便回撤休整,感到这一仗打得不过瘾,全师官兵便向军首长写了求战书,要求担任更艰巨的任务。


在全军求战声中,彭德怀决定发起第五次战役的第二个阶段,以十九兵团和朝鲜人民军第一军团在汉城方向实施佯攻,钳制美军主力于西线,然后集中我军优势兵力
于东线,向县里地区的南朝鲜军第三、第五、第七、第九师发起攻击。一八○师被批准担任军第一梯队任务,由汉城北芝浦里的山间小路向东开进。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月16日黄昏,第二阶段的攻势开始了。第九兵团与朝鲜人民军第五军团向上南里和县里地区穿插,击溃了南朝鲜第五、第七师,缴获了南朝鲜第三、第九两个师的全部重装备。第三兵团的任务是割裂西线美军和东线南朝鲜军的联系,坚决阻击美十军东援。



战役发起后,为确保第九兵团右翼安全,十二军和十五军归第九兵团指挥。十二军在自陷里与美二师二十三团
及法国营进行战斗,十五军与美三十八团激战不能归建,这就使第三兵团各个军的作战任务,只有六十军一个军来承担。战役开始的第二天,三兵团王近山副司令员
又把六十军的一七九师和一八一师分别配属给第十二军和十五军。这样,在北汉江南岸一个军的 30公里宽的作战地域内,只留下一八○师一个师了。



这支装备较差,只有1万人的部队,要去进攻拥有300辆坦克、800门大炮、5万多兵力的美十军,任务
之艰巨可以想见,但全师战斗情绪高涨。五三八团和五三九团为一八○师的第一梯队,于16日晚由下玄岩、古驿林分别渡过北汉江,进至寒峙岘至阴谷山一线,控
制各(川)洪(川)公路,拖住美十军所属的陆战一师和美七师,不让其东靠,以掩护东线主力顺利歼敌。



17
日,五三九团进至杜武洞,五三八团三营进至新店里与敌遭遇。三营在团副参谋长杜岗指挥下,用无座力炮消灭敌一个坦克连,击毁坦克10辆。至18日黄昏,占
领万林洞以西高地。五三九团二营渡过昭阳江,一营、三营控制了洪川北岸通谷里265、286两高地。与此同时,五四○团由发雷渡过汉江进至仓村里。这样,
牢牢地拖住了两个师的敌人,使其无法脱身。到5月20日,在东线我军已歼敌5.9万人。



是时,东线正面的南朝鲜军实施了有准备的撤退,而我军由于动用兵力过多,穿插中部队拥挤,互相交叉,向
纵深发展非常困难,加之朝鲜东部山脉全为南北纵向,只有几条纵向公路,而缺少横向道路,致使我军极难横向包围敌人。更重要的是,“联合国军”方面经过四次
战役与我较量,已经了解到我军没有制空能力,运输线受到封锁,每次战役进攻依靠部队随身携带的粮弹,只能维持一个星期左右。故美军总司令李奇微称我作战为
“礼拜攻势”。我军进攻时他们便后退,诱我前进,待我粮弹耗尽时,再进行大规模反扑。



志愿军司令部针对前线我军粮食将尽,后方又一时供应不上这一情况,决定全线停止进攻,主力向北转移,每
个兵团留一部队阻敌,以掩护主力后撤休整。于是,三兵团给六十军下达了命令:“决定以六十军担任本兵团之阻击任务,东起九兵团分界线,西到十九兵团分界线
以东地区,即以加平至春川一线布防,利用山区节节阻击敌人,掩护大部队后撤。”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韦杰军长、袁子钦政委看到电文后感到非常棘手:任务如此重,手中却无部队。当时全军三个师分散在三个地方,配属十二军指挥的一八一师离军部120公里,调归十五军指挥的一七九师远在东线,唯独一八○师分布在春川、加平一线。




就在此时,敌乘我军主力转移之际,集美军7个师,南朝鲜军6个师,共4个军13个师的兵力,在航空兵的掩护下全线反扑而来。敌人3个军进攻的方向和通道全
在一八○师的防地,特别是正面之敌是战斗力非常强的美七师、美陆战一师、南朝鲜军第二师。左翼之敌是美二十四师和南朝鲜军第六师。



20
日拂晓,一八○师第一线两个团的所有阵地都遭到敌人的反扑。每个营、连都要抵挡三至四倍以上的敌人,每天有5万发炮弹在一八○师地段内爆炸。坚守在沙岘山
的五三八团二营击退敌人一个团的轮番进攻,毙敌150余人,但全营伤亡过半。180人的六连,打得只剩下20人。



更没有料到的是,志愿军司令部要各兵团一律从23日开始向北转移的命令没能得到执行,位于六十军左翼的十五军,右翼的六十三军和兵团预备队都在22日提前北撤了,造成了150公里无法弥补的一大空隙。在这个空隙区域内,唯有一八○师一个师。



23
日,郑其贵师长向军首长报告:美二十四师已进入六十三军撤走后的防地,向一八○师迂回。韦杰军长果断命令一八○师于当日晚撤过北汉江,在春川以西地区继续
布防。正执行时(五四○团已经北渡),兵团突然发来这么一个急电:“由于运力缺乏,现战地伤员尚未运走,十二军5000名伤员全部未运,十五军除已运走部
分伤员外,在泗水洞附近尚有2000名不能行动之伤员,六十军亦有1000余人。为此,决定各部暂不撤收,并于前沿构筑坚固工事,运走伤员之后再行撤去。
望各军以此精神布置,并告我们……”

这显然是三兵团下达给各军的转运伤员任务,而六十军首长将此理解为六十军必须掩护全兵团的8000名伤员转运,并电令一八○师“担负这一任务,停止北渡,继续在春川、加平北汉江以南阻击敌人三至五天”。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时至5月23日晚,一八○师右翼因西线六十三军前一天北撤,敌快速部队由此向我迂回,并用空军封锁了北汉江渡口;一八○师左翼因一七九师离开春川和十五军同时北撤,美陆战一师以一支快速部队沿春洪公路也由此向我迂回。与整个后撤行动脱节了的一八○师,正在陷入敌人的陷阱。



面对困境,师参谋长王振邦向郑其贵师长建议:“把主力撤过江北,江南只留少数部队掩护,以免陷于被动。”段达章副师长也说:“我们仍留在江南,势必三面受敌,而且背水作战是兵家的大忌呀!”



郑其贵师长身材颀长,面目清秀,右手伤残,看上去像个书生。虽然他是一位1929年入伍的老红军,参加
过红军长征和红西路军血战河西走廊的艰苦历程,但在部队一直从事指导员、教导员、团政委、师政治部主任、师副政委等政治工作,没任过军事主官。1949年
5月,郑其贵到一八○师接替了老师长邓仕俊的职务。他一向老成持重,平易近人,从不多讲话,执行上级的命令从不打任何折扣。他面对副师长和参谋长的建议,
立即做出否定的回答:“你们所说的问题,我也想到了,问题是这么多伤员还没有运完,上级要求暂不撤收。因此,没有上级新的指示,我无权改变就地掩护的命
令。”




不久,军里发来的电报,还是强调要一八○师在江南阻敌三至五天。据此电,师首长除令已北渡的五四○团在江北修筑二线阵地外,又令已撤出阵地的两个团返回,
重新占领原阵地。为控制两个兵团结合部已形成的空隙,还命令五三八和五三九两个团扩大正面防御,这样,平均每个营的防线宽达15华里。



24
日,敌人用一部分兵力正面向我进攻的同时,以1000多辆坦克组成强大的快速“特道队”,包括空降部队,向一八○师后方纵深插入迂回。右翼美二十五师,沿
着六十三军撤后的空隙,迅速从加平渡过北汉江,进占济宁里城隍堂。从正面进攻的南朝鲜第六师占领了江村里,控制了北汉江南岸渡口,美七师和美陆战一师从新
岩里沿公路突击,进占一八○师左侧后春川。



一八○师虽然迟滞了敌人的进攻,但现在已完全陷于三面受敌、背水作战的不利态势。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日晚,军首长得知城隍堂失守后,立即下令一八○师北渡。为了免遭敌人的跟踪追击,师决定在汉江南各个主要阵地上留下5个步兵排断后。



五三八团根据师里指示,深夜从非渡口涉水偷渡,伤亡不大。但五三九团因距离较远,途经却吉里,敌人又挡
住了去路。团决定由参谋长魏林指挥一、三营打下了却吉里阵地,才到达上下衣岩江边。此时天已大亮,敌人炮兵校正机指示炮兵对渡口猛烈轰击。为了抢时间,部
队冒着炮火,顺着临时架起来的三道铁丝涉水抢渡。谁也想不到,在这一夜渡江过程中,全师被急流卷走了600多人。


部队撤过北汉江后,成一线迅速布防。五三八团在西上里地区上下芳洞设防,五三九团在明月里、九唇岱山布防,五四○团在鸡冠山至北培山一线继续阻敌北犯。防
御阵地尚未形成,敌人5个师已从三面追上来,飞机轰炸,坦克冲击,近千门大炮掩护其步兵向我所有阵地猛攻。一八○师防线周围的山头、树林、村庄都被敌人用
凝固汽油弹打着了,到处是一片片浓烟烈火,战士们的掩体很快被炸毁了。



从20日到25日的阻击作战,全师付出了4000多人的伤亡,各阵地的指战员面对5倍于我的敌人,打得顽强,前仆后继,不少连队坚持到最后一个人,打尽最后一粒子弹。



一八○师师长郑其贵的神经始终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各主要阵地不断告急,兵员和粮弹极端缺乏。他守在电话机旁寸步不敢离开,刮风似的炮击震得他的脑子整天嗡嗡直响,缺少睡眠的双眼凹陷很深,眼珠布满了血丝。他非常清楚一八○师有史以来最残酷的战斗已进入关键的时刻。



在这天下午的半个小时内,师指挥部接到上级两道命令。第一道六十军的电报是要一八○师以两个团移至马坪
里以北设防,占领马坪里以北大山,一个团就地阻敌,掩护伤员撤退。于是师决定五三八、五三九两个团到马坪里以北设防,五四○团留下继续担任阻击任务。执行
期间,两个团已走出10多公里。又接到第二道六十军转兵团的命令,要两个团就地阻敌,一个团沿公路将300名重伤员送到马坪里兵站,然后占领马坪里背后大
山。当时五四○团政委李懋召曾建议说,部队已断粮5
天了,希望不要变更,以免更加疲劳,让主力两个团后撤,留我们团断后!五三八团庞克昌团长坚决支持李懋召的意见,师代政委、政治部主任吴成德也建议不执行
第二道命令,理由是没有粮食也没有弹药,应立即摆脱目前困境。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郑其贵踌躇了一会儿后,提出阻击敌人是上级给我们下的死命令,必须坚决执行。于是,他立即派骑兵通讯员向已往北行进中的五三八、五三九两个团下达了重返阵地的命令。五三九团返回明月里组织抬运伤员,五三八团在敌机和炮弹阻击中,翻越三四十里的驾德山进入阵地。




其实,在5月25日这天,敌主力已全部展开,分多路继续向北进攻。郑其贵对于当时敌情并不完全了解,只是从军里电报中得知,一七九师已经归建开到一八○师
左翼西上里。他曾在这个师担任过师副政委,认为该师战斗力强,于是增强了执行第二道命令的信心,要以局部的拼死坚守换取整个战线的稳定。



26
日拂晓前,第二道命令已经实施,五三八团返回驾德山,进入585.1高地阵地,同五四○团摆成一线阻击敌人。五三九团决定二营掩护,一、三营负责运背伤
员。但三营在执行第一道命令时已出发较远,无法追回,转运伤员任务由一营来完成。一营把伤员集中抬上行至梧月里时,又遇上敌人,郑其贵命令二营控制梧月里
东侧447.0高地,掩护伤员北运,并抽人到马坪里兵站背运粮食。



幸运的是,郑其贵于25日下午命令师司政后机关和重炮营组成二梯队(400余人),由师直政处主任王一民和师军务科长张杰带领先行转移,已在当晚通过了马坪里,与失去联络的五三九团三营一道脱离了险境。北移中,在马坪里至华川公路上和一八一师会合。



26日9时许,去马坪里运粮的人回来报告说,敌人已控制了公路,并已越过了一八○师侧后。一营抬运伤员北撤已经受阻。一八○师在芝岩里以南山区陷入5倍于我的敌人包围之中。



艰难突围的一八○师,缺水断粮,与重重围困的敌军血战,书写了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幕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6日中午,军部来电令一八○师在驾德山北培山一线“固守待援”。当时军首长并不知到达马坪里和梧口南
里的一七九师五三六团两个营已被美七师切断受挫,只有一营营长张金苏带领100余人退到一八○师阵地上。张金苏如实向郑其贵报告:一八一师正在向华川后
撤,他们师已奉命北撤到史仓里。当时只留其五三六团两个营在马坪里掩护一八○师突围,但已严重受挫。此时“待援”已没有了援兵。



26日下午4时,郑其贵师长一面要机要科向军里发报:一八○师已全部被包围于芝岩里以南地区,救援部队何时到?一面命令各团控制要点抗击敌人,同时通知有关领导在驾德山五三八团指挥所里召开师党委扩大会议。



此时,军首长对于一八○师的处境非常关注,特别是曾担任过一八○师师长的军参谋长邓仕俊,更是坐卧不
安。军首长请求三兵团调其他部队接替一八一师在华川的防务,由一八一师去接应一八○师突围。就在这时,接到一八○师请示突围电报的韦杰军长,立即命令参谋
长邓仕俊给一八○师发报,批准他们向西北方向突围,到鹰峰集合。袁子钦政委又补充一句:“告诉一八○师,有部队接应,过了公路北边的鹰峰山,就是我军阵
地!”



与此同时,军首长发报给一八一师令其立即从华川出发,沿公路两侧向芝岩里及其以西出击,令一七九师五三
六团从马坪里向芝岩里出击,接应一八○师。但遗憾的是,这个命令未能及时执行。当时五三六团两个营被敌切断,未行出击;一八一师于21时30分才接到命
令,又因师团电话中断,只能徒步传令,加上阴雨不断和驻地分散,直至27日2时30分至5时,部队才陆续出发,于6时至12时,先后到达论味里、场巨里、
原川里地区,与北犯之敌接触。下午,敌先于我占领华川及原川里一线,致使我接应计划没能实现。



26
日16时30分,一八○师接到突围的命令,便立即实施。26日18时30分,突围行动开始了。此时乌云密布,骤雨如鞭。部队踏着泥泞的道路翻过几座小山,
走过10多公里后,突至红碛里以东,进入了一道六七里长的深沟。这里是敌人的炮火封锁区,远程榴霰弹当空爆炸,一颗接一颗。部队的建制被打乱了,不少营连
指挥员根本无法掌握部队。



五三八团前卫营冲出深沟过公路时,遭到排列在公路上的坦克和炮火的密集封锁。好几个连都在与敌人的厮杀中,全都壮烈牺牲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从山下突围的五三九团,在行动前,团长王至诚命令炮兵打掉了北面高地的敌人,然后将团直和一、二营缩编成一个营。由营参谋长周复幸带领前卫连消灭了公路对
面山梁上的敌人,又用手雷击毁了公路上的四辆坦克。大部队在他们掩护下,迅速通过经马场里走向直桥,有近2000人终于突围到达鹰峰山下。这一夜突围,全
师牺牲、负伤和失散掉队的约1300余人。

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一八○师这支英雄的部队经历过不少恶仗,从没有丢掉过一个彩号,而这次突围中2000多彩号无法后送,不少同志被活活饿死。后来还得知,27日这一天,在明月里火车洞的280名重伤员和在红碛里东山口的被俘300名重伤员,遭到了敌人集体枪杀。



到鹰峰宁静地过了不到一个小时,从鹰峰主峰及其东南诸高地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一八○师再次被敌合围于鹰峰山东南丛林中。



27日下午,敌人的炮火从东、南、北三面猛轰鹰峰山一八○师阵地,空中也不时有敌机向我俯冲而来。不久,东台峰又被敌人占领。郑其贵考虑到我军的任务是冲出重围,不能与敌人恋战,便立即集合部队向北突围。




那时部队已疲劳至极,不少战士都躺在地上睡着了,没有料到晚上出发,所以只集中起来400多人。因没有向导,仅靠朝鲜发给的20世纪30年代日本人印的军
用地图行军,结果前卫连走错了方向,误入滩甘里,遭到敌人阻击,部队只得往后退。返回鹰峰时天已大亮,敌人已控制了鹰峰所有山头和道路。




鹰峰周围山头上全部是敌人,居高临下向我逼近,敌机和远程炮群用炮火控制了这块狭长的洼谷。同时还有敌人劝降的喊话;加上连续8天无粮无草,外无援兵,不
少人已经绝望了。组织了几次突围,不但冲不出去,还增加了一些伤亡,团政委韩启明也负了重伤。大家多日水米不进,身体极度疲劳。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郑其贵率部队顺着沟沿小路朝史仓里方向前进。史仓里方向的枪声不断,估计是敌人在阻击我军突围,于是他们又朝东北方向走过一座山林,爬上一座秃山,天已大
黑。前边是绝壁,挡住了去路。警卫连集中了一些背包绳,续接起来后放下去,人就沿着绳子下崖,一溜就是八九十米。中间绳子还断过几次,摔伤和压伤了50多
人。滑下这个崖花费了两个多小时。




下崖后,部队200余人沿东西方向的深沟向东行,黎明前走到了沟口,雨也停了。前卫排同敌军的前哨班交火后,敌人就退了。沟口不远处是条小河,正计划过河
时,雾气中突然钻出了十几辆坦克向他们开炮,并左冲右闯,恣意追压他们。郑其贵师长、段龙章副师长等在警卫员的扶架下,绕过敌人,冲入附近一片茂密的灌木
丛,从那里过了小河。走了三四里,又涉水过了一条大河。河岸旁埋伏着敌人的步兵,同警卫员对打起来。在近战中美国兵较量不过他们,他们很快占领了敌人的伏
击阵地。郑其贵率部终于在6月1日突出了包围圈。



后来统计,全师只有4000人突出了重围,3000多人牺牲,另有3000多人在受伤、饥饿、丧失战斗力,或在失散后打游击中被敌人俘获,成为抗美援朝战争中被俘数量最大的一次,这个师的代政委吴成德也是我军被俘人员中职务最高的。



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从1951年4月22日开始,至5月22日结束,历时一个月,歼敌8.2万人。从全局来说,一八○师所受到的挫折可以说是大胜仗中的小失利。



彭德怀主动承担失利责任。毛泽东评价第五次战役:打得急了些,远了些,大了些



一八○师在第五次战役回撤的失利,引起了各级的高度重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当时,坐镇北京的毛泽东得知一八○师被围后,十分焦虑,于当天凌晨1点接连打电话、拍电报向彭德怀询问情况。



为了弄清一八○师受挫的原因,毛泽东于1951年6月中旬召见了三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详细地询问了第五次战役和一八○师受损失的经过与原因。



随后,毛泽东又于6月下旬一天深夜在中南海召见了六十军军长韦杰,从夜里23点一直谈到次日凌晨两点,毛泽东听后沉思了一阵后说:“一八○师的事,各级都有责任。这次一八○师受损的原因很多,是上上下下的许多错觉和各种因素凑合在一块所造成的。”



刘伯承、邓小平、聂荣臻、徐向前等军委领导也找王近山副司令员谈话,王近山表示接受教训,跌倒再爬起来,一定不辜负毛主席和军委领导的关心和期望。




在前方指挥所的彭德怀当时对一八○师的处境更是心急如火,亲笔疾电,令六十军并十五军坚决救援一八○师,但由于种种原因,救援部队始终没能到位。当他惊闻
一八○师损失惨痛的报告后,悲痛万分,在1951年6月25日空寺洞志愿军军以上干部会议上严厉地批评了六十军军长韦杰。


1951年7月,彭德怀在志愿军军以上干部会议上,阐明了第五次战役回撤失利的主要原因:“必须承认回撤失利一八○师受到的损失是非常大的。造成这次损失
的原因,是上上下下许多错觉和各种因素凑合在一起造成的……倘若我们各方面搞得好,这损失完全可以避免,可以减少到最低限度。”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第五次战役结束后,彭德怀在志愿军总结第五次战役的党委会上和志愿军给毛泽东的汇报电中,多次主动承担
责任。志愿军总部在召开党委会总结第五次战役的经验教训时,彭德怀、邓华等几位领导都讲了自己的看法,一致认为这次战役虽然取得了胜利,但胜利很不圆满,
其主要原因,在作战指导上有这么几点不足:第一,我为避免两面作战,提早发起进攻是需要的,但却由此使这次战役的准备工作比较仓促;第二,在部署上集中力
量歼敌是应该的,但企图“大口大吃”在客观上做不到;第三,收兵休整准备再战这个处置是正确的,但在收兵时的转移组织工作缺乏周密计划。



彭德怀很快把志愿军党委总结第五次战役的报告送给毛泽东。毛泽东说:“看来,五次战役打得急了些,大了
些,远了些,总结完全符合实际。可惜这样的认识只能在战役之后想到,而不能在此以前预料。”多年后,原一八○师宣传干事张城垣去南京军区医院看望老师长邓
仕俊时,邓告诉他:“韦杰军长在朝鲜战争结束近40年在他临终时说: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一八○师的损失是严重的,但把板子打在一八○师屁股上是不公道
的……不是各级干部政治动摇……”




邓仕俊说,韦杰军长还在病中写成了《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第一八○师遭受严重损失原因的回顾》一文,认为造成一八○师遭受重大损失的主要原因在于:一、作
战指导上有轻敌麻痹的严重缺点;二、兵力部署分散,各级都没有掌握强大的预备队;三、未能选择良好的阻击阵地,实行重点防御;四、组织指挥不严密,与友邻
协同失调;五、通讯联络没保障,指挥经常中断;六、后勤保障力差,部队作战行动受到极大限制;七、一八○师领导干部遇险慌乱,指挥失当。分析了损失的原因
后,他说:往往失败的教训比成功的经验更宝贵。




一八○师党委也认真查找了自身的问题。大家一致认为郑其贵师长忠实地执行上级命令,应该说是对的,但作为一个军事指挥员,执行命令必须不是盲从的,而是自
觉的,以对党、对部下高度负责的精神,实事求是正确地分析当前形势,积极向上级提出处置意见,才能使上级的意图得到真正的实现。




1976年,张城垣去安徽六安军分区干休所看望郑其贵老师长时,他已经从吉林省军区顾问岗位上离休回到老家六安。他们谈到一八○师在朝鲜受挫的问题时,郑
其贵特别遗憾地说:“一八○师是一支能打硬仗的部队,苦战山西,远征西北,千里行军入川,一个师在解放战争中歼灭国民党军6万多人;战士们浴血奋战迎来了
人民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用血汗和生命立下了赫赫战功,但朝鲜突围失利却无情地给一八○师指战员们的光辉历程抹上了一片阴影,在我本人心中留下了永远无法
解脱的负罪感啊。”

重抖虎威方形山上翻了身,报仇雪耻金城战役创奇迹。一八○师的指战员,把牌标插上停战军事分界线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第五次战役回撤中,一八○师突围出来的4000多名指战员,曾受到讥笑和冷眼。那次失利可以说变成了一八○师每个指战员自觉承担和无法摆脱的重负,上上下下都憋着一口气。大家纷纷要求再上战场,同敌人一决雌雄。

当时军师导已做了调整,原川西军区司令员张祖谅回六十军任军长。张祖谅原来就是六十军军长,到志愿军总部和三兵团后,他要求保持一八○师番号,给予打翻身仗的机会。



十五军四十四师副师长李钟玄调任一八○师任师长。李钟玄来到一八○师后,上级先后从四川调来三个基干团补入一八○师6500人。原师团营的干部和骨干积极团结新补入的同志,变压力为动力,加强训练,接受教训,为打翻身仗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美军为了在谈判中得到更多的东西,为谈判设置了各种障碍,板门店停战谈判继续僵持着。为了配合停战谈判,朝鲜前线的中朝军民从1952年10月起,到
1953年的夏季作战,把敌人打得焦头烂额,迫使美方代表不得不规规矩矩同中朝方面坐下来谈判。在这次反击作战中,最早参加反击的部队正是一八○师。该师
在“打好翻身仗”口号激励下,一直打到停火。


1952年11月以后,五四○团、五三九团先后奉命踏上了阵地。1953年,六十军调归二十兵团指挥。同年3月15日,一八○师作为一梯队全部接替东线一
八一师24华里的防线,6月14日参加夏季反击战役。全师在战役第一、二阶段歼敌2000余人,第三阶段攻占了方形山南朝鲜五师的全部阵地,歼敌4个整营
1500余人,缴获坦克4辆、化学炮1门、机枪20多挺,扩大占领面积23平方公里。战役结束后,三兵团和二十兵团都拍来电报,祝贺一八○师打了翻身仗。




随后,朝鲜停战即将实现,而李承晚破坏遣俘协议,私自以释放为名扣留了朝鲜人民军2.7万名战俘,使停战又拖下来。李承晚的行径立即引起国际上的强烈反
响,当时形势对我方非常有利,毛泽东和志愿军司令部立即决定发起金城战役,狠狠打击李承晚之军,这又给了一八○师一个报仇的机会。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53年7月13日,金城战役打响,这也是志愿军抗美援朝中最后一次大的反击作战。志愿军五个军在杨
勇司令员、王平政委指挥下,组成东、中、西三个突击集团。六十军为东集团,任务是从北汉江西松室里一线进攻,第一步歼灭登大里地域的南朝鲜第三师,第二步
钳制黑云吐岭、白岩山949.5高地,至北汉江两岸。第一步由一八一师完成,第二步由一八○师完成。



当晚9时整,我军1000多门大炮在20分钟内就把1900余吨炮弹倾泻在敌人阵地上。4支突击部队在
我火力轰击后,立即向敌阵地发起攻击。这是一次停战前夕的阵地争夺战。敌人不会轻易丢失阵地,用密集炮火进行拦阻。经过21个小时激战,一八一师完成了第
一步任务,占领其28平方公里区域内敌各阵地,歼敌3100多人。



一八○师李钟玄师长接到张祖谅军长实施第二步任务的命令后,当即令五三八团团长庞克昌、五四○团团长周光璞迅速抢渡金城川,向白岩山、黑云吐岭发起进攻。



在这次战斗中,五三八团战士赖永泽勇敢机智,一个人歼敌100多人。战后,赖永泽被评为志愿军特等功臣,代表一八○师归国参加1953年国庆观礼,受到毛泽东的接见。




一八○师在黑云吐岭、白岩山完成阻击敌人的反扑战斗中表现出色,二十兵团杨勇司令员在电话中向六十军军长张祖谅说:“给你一八○师的同志们讲,他们在既无
坚固阵地为依托,又无纵深炮火支援,还有在粮弹奇缺的情况下,坚守了三天三夜,为金城正面中西集团巩固新占阵地,调整部署,抢修工事,赢得了时间。一八○
师奇迹般地完成了作战任务,打出了部队威风,打出了老部队的传统!”



毛泽东在1953年9月12日中央人民政府第24次会议上,作题为《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和今后的任务》报告中,也引用了一八○师推进黑云吐岭、白岩山的例子。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志愿军司令部也发来电报指出:停战前夜,我们打出了这样一套阵地积极防御的新战术,即劣势装备的我军,进攻阵地时能攻得破,防御时能守得住,能攻能守,掌握战场主动,这是革命军队优良的政治素质和军事素质相结合的表现……



张祖谅军长看完电报后激动地流出了眼泪,当即对邓仕俊(副军长兼参谋长)说:“电报中的评语,多么符合
我们部队的实际情况啊!一八○师虽然在第五次战役中由于上上下下许多错觉和各种因素,而造成一度失利,但事实证明,只要能把部队优良的军事、政治素质有机
地结合起来发挥,仍是一支能打大仗打恶仗的坚强部队。”



一八○师从朝鲜撤回国内后,驻守在江南地区。在1964年10月军队精简整编中,部队番号被撤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358993
朝鮮戰場上的志願軍遊擊隊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1951年6月,隨著五次戰役的結束,敵我雙方轉入防禦相持狀態。只是在戰役的後期階段,從漢江北岸回撤過程中,60軍180師由于各種原因,慘遭重創,全師8000多人,包括負傷、陣亡、失散及情況不明的,達7600多人。

    那些失散而沒有被俘的志願軍官兵,後來慢慢地聚集起來,在180師政治部主任的帶領下,在三八線以南冰天雪地的崇山峻嶺間,開始了長達300天的敵後遊擊戰。 

    山上打遊擊

 
    這些殘余的志願軍戰士,利用美韓軍怕打夜仗的心理,夜間主動偷襲一些美韓軍的哨所或單個哨兵,得以補充彈藥和一點食物。他們一面派人四出偵察,哪裏有可以突圍的地點,一面派人到赤根山裏尋找朝鮮老鄉,設法搞糧食。

    為了解決吃飯問題,他們不得不四處尋找機會,下山截擊敵人的運輸隊,圍殲一些小股敵人,以伺機突圍。這一來,引起了美偽軍的注意,他們知道這赤根山上還有志願軍殘余部隊,就開始對赤根山進行了圍剿掃蕩。

    由于這些志願軍都是參加過抗日戰爭的老兵,對在敵後打遊擊戰有一套辦法。美偽軍的幾次圍剿與掃蕩,都避了開去。

    遭遇大掃蕩

    時間很快到了十月份,朝鮮進入了嚴寒刺骨的冬天。戰士們選擇了兩個相距十公裏左右的向陽山坡,挖了兩個山洞。當他們山洞挖好後,大雪就封山了。然而,為了解決吃的問題,他們不得不下山去截獲小股的美偽軍運輸隊,以堅持生存下去。

    遊擊隊不斷的行動,使得美偽軍十分不安。1952年3月,美偽軍請來了曾侵略過中國的日軍作顧問,採用了在中國使用過的“鐵壁合圍”戰術,出動了三千美偽軍,將赤根山口邊的所有村莊都燒光,然後向山上掃射,轟炸了一陣,接著衝向山林間。

    志願軍遊擊隊在這次突圍中,僅衝出了20多人。

    路遇人民軍

    1952年4月中旬,天氣轉暖, 志願軍遊擊隊慢慢地在山林間,向敵人的前沿陣地摸去,天黑以後伺機衝過敵封鎖線。

    志願軍遊擊隊就這樣小心翼翼地走在叢林間。當太陽快要下山時,遊擊隊突然發現在他們的身後不遠處,有一小隊人在跟著他們。遊擊隊立即鑽進小道邊的叢林中,潛伏下來。那一小隊人見志願軍遊擊隊突然鑽進了山林,便一邊走一邊喊:你們是不是志願軍東木(同志),我們是人民軍敵後偵察隊,請志願軍東木不要誤會。

    志願軍遊擊隊一聲不吭地趴在山林間,沒有回答。那隊人一看志願軍不回話,知道他們不相信。于是站在小路中間解開外面的偽軍衣服,露出了裏面的人民軍制服。原來,這是一支朝鮮人民軍第三軍團的敵後偵察隊,完成任務後返回路過這裏,偶然發現了這一隊帶著武器,長發蓋臉的士兵,于是便悄悄地跟了下來。等到跟近時才發覺這是一支被美偽軍圍困在山上的志願軍同志,于是放心大膽地跟了上來。 

    衝出包圍圈

    這支人民軍偵察隊的隊長叫撲正林,他和志願軍敵後遊擊隊領頭的180師政治部主任,經過協商研究,決定一起衝出封鎖線。人民軍偵察隊有15個人,志願軍遊擊隊有18個人。撲正林說:我們地形熟悉,把部隊分為三個小組,第一組由我們和志願軍中還能打得動的編成混成組。第二組由我們派幾個領路的和志願軍中負傷有病的編為一組。第三組殿後。由于人民軍語言暢通,地形熟悉,志願軍遊擊隊的官兵們也一致同意了撲正林的意見。

    4月11日深夜,中朝兩隊官兵開始向敵封鎖線運動,在通過第一個前沿敵人哨所時,沒有被敵人發現,很快越過了敵人的第一道封鎖線。但是在穿越敵人的第二道封鎖線時,被敵人發現了。經過約半個多小時的激戰,仗著人民軍地形熟悉,終于衝出了敵人的封鎖線。(史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345889
英明領導,深深敬服!
    回應給: 安津(anjin0630) 推薦0


why02122000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毛主席在本回事件中審慎地檢討,使得真相大白,再度讓我感受其英明領導,深深敬服!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2747916
志願軍第一敗將180師師長----鄭其貴
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志願軍第一敗將180師師長被槍斃? 

 

在第五次戰役的總結會上,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大罵60軍軍長韋傑:你像
不像個指揮員?把部隊搞成什麼樣子?這是我們志願軍的恥辱!我們的教訓
在哪里?主要是指揮員用將的問題。那個180師師長負有直接責任,得軍法從
事,拉出去槍斃 

 

所以很多文章和記載都以此為據,說180師師長真的被軍法從事槍斃了。

 

而且很多人也信以為真,以訛傳訛,甚至成了污蔑志願軍的把柄。

 

是真的嗎?應該說開始是很玄的,三兵團到60軍的工作組,已經派兵把180
師長、副師長、參謀長軟禁起來了。 

 

由於彭總開了口,3兵團和60軍對180師的處理就有點上綱上線、顛倒是非、
混淆黑白的意思了,他們把180師的失利,思想認識統一定性為指揮員的
政治動搖,右傾怕死 

 

3兵團政治部主任劉有光不但不檢查兵團的問題,反而說:誰叫你們搞分散
突圍的,把一個師讓敵人給消滅了,是罪人!鄭其貴,我要點你的名,你提
出和決定分散突圍是錯誤的……,這是政治動搖,右傾怕死 

 

60軍政委袁子欽也不提軍的錯誤指揮,也說:我再說一次,180師這次全師
覆滅這樣的失敗,軍事指揮不是主要原因,政治上動搖是基本原因,只能說
軍事指揮上的錯誤是造成被圍的原因,不是覆滅的原因。比如情況判斷錯誤、
機械執行命令、對公路控制不明確、情況緊急友鄰不能及時支援、糧食供應
等等,都有關係,也很重要,但不是基本原因。……這次只要我們政治上頑
強,(180師)不但完全可以出來,打得好還會取得勝利 

 

幸虧毛澤東親自調查180師失利的始末,首先做了自我批評,這才一級一級的
檢討,把180師領導的腦袋保護下來,轉危為安。 

 

180師在第五次戰役回撤的失利,坐鎮北京的毛澤東主席一直密切關注,
得知180師被圍後,十分焦慮,淩晨一點接連打電話、打電報向彭德懷詢問:
“180師情況如何?甚以為念。

 

為了弄清180師受挫的原因,毛澤東於19516月中旬召見了3兵團副司令員
王近山。毛主席詳細地詢問了第五次戰役和180師受損失的經過與原因。王近
山誠懇如實地向毛主席彙報了受損失的原因,重點檢查了自己指揮上的失誤,
並請求給自己處分。毛主席對第五次戰役的評價是打得急了些,大了些,遠
了些。

 

之後,毛主席又于6月下旬一天深夜在中南海密召了60軍軍長韋傑,從晚上
11點談到半夜兩點。毛主席聽完報告後,心裏也顯得十分沉重,他沉思了一
陣後說:“180師的事,各級都有責任,彭德懷已在電報中向我和軍委作了
檢討,承擔了責任,你來北京前,志願軍司令部又來報告說他們對180師的受
挫均感到慚愧,表示要以悲痛的心情總結教訓,並決心從各方面想辦法來挽
回這個損失!他們認為這次180師受損的原因很多,是上上下下的許多錯覺和
各種因素湊合在一塊所造成的。基於此,也不能全怪你們60軍和180師的廣大
指戰員!一句話,各方面的工作沒做好,才使180師不能自拔,正如志願軍司
令部在電報中指出的,倘若各方面搞得好,這損失是可以避免的。這個各方
面既指志願軍司令部,也指兵團,也指下面的軍和師,不能單方面說,志願
軍司令部總結的幾條失利原因我是同意的。

 

最後毛澤東再次召見王近山,他說:王近山啊,第五次戰役和180師受損
失的問題,現已全部查明,主要責任並不在你,望你放下包袱,繼續打好以
後的仗。我給彭德懷和韋傑都講過,180師那個師長必須撤職,今後不能讓他
帶兵作戰。

 

這就成了最高指示的最後判決,鄭其貴只是撤職,不再帶兵而已。

 

鄭其貴(1913─1990): 

1913年出生于安徽省金寨縣。 
1929年參加赤衛隊,同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 

193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紅軍班長、排長、連長、師部參謀、管理科長;
參加了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的長征。 

 

抗日戰爭時期先後在八路軍第一二九師任八路軍連指導員、營教導員、營長、
團參謀長、副團長、團長;曾就讀于延安抗日軍政大學。 

 

後任晉冀魯豫軍區團政委,中原第8縱隊23旅政治部主任,太行軍區獨立旅
政治部主任,太岳軍區獨立旅政治部主任、副旅長,中國人民解放軍60
180師副師長兼參謀長、師長,川西軍區眉山軍分區司令員兼60180師師長。 

19513月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參戰,任志願軍60180師師長。 

19515月率部參加了第五次戰役。在第五次戰役第三階段時180師陷於敵後
重創,鄭其貴率殘部突圍。 

 

19517月中國人民志願軍總部撤銷鄭其貴師長的職務,停職審查。

 

經過審查後任命鄭其貴為第三兵團管理處處長(正團級)

 

19539月兵團回國後,任吉林省軍區副參謀長(副師)1955年授銜為陸軍
上校軍銜,後任白城軍分區副司令(副師),、司令,

1963年晉升為大校軍銜。 

 

被授予三級八一勳章、二級獨立自由勳章、二級解放勳章。

1970年在白城軍分區司令員職位以正師職離職休養。 

1982年按老紅軍,享受副軍職待遇,住安徽省軍區合肥第一幹休所。 

1988年被授予二級紅星功勳榮譽章, 

1990126鄭其貴在合肥逝世,享年77,2月9安徽日報發了消息, 

213遺體火化,安葬于合肥市烈士陵園。 

[ 轉自鐵血社區 http://bbs.tiexue.net/ ]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2745893
楊玉華:朝鮮戰爭中志願軍唯一的女戰俘
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在朝鮮戰爭雙方簽定停戰協議後,美軍交出來的戰俘名單中,實際統計情況如下:
    
    
中國人民志願軍實際被俘人員21374人。
    
    
其中:
    
    
中朝兩國願意並被遣返的戰俘統計
    
    
    
國籍 19527月小批交換傷病員 19538月—9月交換全部戰俘 總計
    
    
中國 1030 5640人(含1名女俘)6670
    
    
北朝鮮 5640含(446平民,3名女俘)70183(含473名女俘,23名兒童 75823
    
    
不願意被遣返的戰俘統計
    
    
處理   中國 北朝鮮
    
    
合計 22604 14704 7900
    
    
在板門店改變決心跑回共黨控制區 628 440 188
    
    
失蹤(其實是被害死)13 2 11
    
    
印度看管其間死亡(大部分是被害死) 38 15 23
    
    
願意去印度 86 12 74
    
    
實際回聯合國控制區 21839 14235人(臺灣)7604人(漢城)
    
    
這裏突然發現一個問題,就是這場戰爭中,我們志願軍只有一名女戰俘!!!!!
    
   
只有一名女戰俘?完全不象有些文章和書中那樣,大肆渲染和炒做的說集中營裏有很多志願軍的女戰俘,多麼英勇,受了多少屈辱,如何被輪奸,又如何赤身裸體地搶過敵人的槍,向美國人掃射,以至遭到美軍機槍的毀滅??可能嗎?
    
    
當然,在朝鮮戰爭中究竟有多少志願軍女兵失蹤和犧牲,至今無法統計,可能有些女兵被俘時就被殺害,而真正有記載的,被送進美軍戰俘營的,的確只有一名志願軍女俘。
    
    
這個唯一的女戰俘叫楊玉華,當時只有16歲,四川人,是180師繃帶所(師衛生隊)的一名護士。
    
    180
師繃帶所(師衛生隊)共有29名女護士。她們絕大部分在敵包圍圈尚未封口時,由師後勤部醫政股股長史錦昌帶領,隨180師司政後機關組成的第二梯隊撤過北漢江,沖出包圍圈,其中個別人在途中被敵機的轟炸而犧牲。
    
    
女護士當中只有小楊沒隨二梯隊出去,因為小楊在幾天前搶救傷患時把自己的炒麵全給了傷患和擔架員,而自己則挖野菜充饑,結果中毒,上吐下瀉,無法行動。526半昏迷狀態的小楊也被強制上擔架隨幾十個傷患的擔架隊後撤,路遇敵人炮擊,十幾個傷患和擔架員犧牲,擔架隊躲進一個廢棄的鐵路隧洞,但敵機向隧洞裏發射了多枚火箭彈,擔架隊員和隧洞口附近的傷患全部犧牲,只剩下擔架比較靠裏面一點的五名不能動的傷病員,小楊也在其中。
    
    
527上午五名不能動的傷病員被美軍搜索隊發現,全部送往美軍的野戰醫院。小楊當時穿的男裝,頭髮很短,滿身泥水和污垢,美軍沒發現她是女同志。
    
    
到達敵醫院,小楊得到治療,很快病癒,遂主動參加對其他志願軍傷病員的護理工作,直到七月中旬美軍才發現她是女同志,立即將她送往釜山女俘收容所。
    
    
據當時在戰俘營任翻譯的張澤石同志證明,整個戰俘營只有小楊一個女志願軍戰俘。
    
    
後來還是由張澤石陪她到的朝鮮女戰俘營。由於朝鮮女戰俘營裏的戰俘幹部有很多都是原四野部隊朝鮮師的,整個女戰俘營又只有小楊一個志願軍,所以全體朝鮮女俘都對小楊很關照。
    
    
對小楊在戰俘營的情況,各種回憶錄均有不同記載,比如一次朝鮮女俘集體絕食,一名美軍女少尉專門端著飯菜給小楊,以為她是中國人不會參加絕食。被小楊一把把飯菜打翻,雖受到美軍的毒打,但卻受到全體朝鮮女俘的尊重和敬仰。
    
    
195388下午,被關押了兩年多的小楊隨473
名朝鮮女俘一起被美軍從釜山押上火車,每個車廂塞了很多人,女俘們大聲唱歌,美軍往每個車箱裏丟了三顆催淚彈,楊玉華奮不顧身的用身體掩護朝鮮女俘和她們的孩子,三顆催淚彈都在她身上燃燒,把她燒傷了。9日車到板門店,小楊戴著自己做的解放帽,舉著自製的五星紅旗見到了親人,結束了戰俘的生活。  

        志願軍政治部主任杜平對遣返回來的楊玉華說:“你終於回到祖國懷抱裏了,祖國象母親一樣關懷著你,希望你好好休息,保重身體。
    
    
回國後,小楊也被送到昌圖戰俘歸來管理所,經過審查,她回到故鄉,幾十年如一日的在一個山村小學教書。作為一個女軍人,被俘是她最大的不幸,但歷史記住了她,人民記住了她,她永遠是中國最偉大的女性之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2745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