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黨論壇
市長:安津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黨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軍魂‧歷史名將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共軍不揚名的一代名將─陳光
 瀏覽1,790|回應2推薦1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安津

  在解放軍開國將帥中,林彪、聶榮臻、羅榮桓、徐海東、黃克誠、楊勇、楊得志、梁興初……3名元帥、2名大將、 400多名將軍曾來自同一個傳奇之師,即八路軍第115師。該師前身為井岡山時期的紅一軍團.在八路軍中,該師實力最強。抗戰八年,該師浴血征戰263 次,殲敵51萬餘眾,勇冠三軍,名震天下。

  解放戰爭時,由原115師底子發展出的27萬精兵揮師東北,成為日後四野的骨幹。談及四野,平時感情不易外露的林彪曾稱:都是我115師的老 部隊。但曾任紅一軍團代理軍團長,在林彪於1938年3月退出抗戰舞臺後的又為115師代師長的陳光,為115師發展壯大做出巨大貢獻,但解放後卻鮮有影 蹤,在治史者筆下,也被刻意回避。陳光怎麼啦?是功成身退還是另有隱情?作為一名黨史工作者,筆者經過多方查證和採訪,將這位蒙冤受屈達30餘年的傳奇戰 將那輝煌坎坷的一生披露出來。

        少共國際師首任師長

  陳光,原名陳世椿,湖南宜章人。1905年出生于一個貧苦農民之家。10歲入學讀過短暫的3年私塾,14歲棄學務農。1926年,北伐軍入 湘。陳光所在的家鄉-宜章縣成立了農民協會,他成為農協會員。次年底,經當地地下黨員陳東日、陳俊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28年1月初,朱德、陳毅 率“八一”南昌起義的余部1000來人進至宜章,陳光異常興奮,當即將“馬日事變”後收藏的12支步槍獻出,組建了一支農民赤衛隊,然後配合紅軍參加了湘 南暴動。曾率部浴血羅霄的原紅二方面軍主要領導者蕭克將軍解放後評價說:“陳光當時獻出的12支步槍,是一件了不起的事。那時赤衛隊武器很少,多是一些大 刀梭標、土槍,能有這十幾支步槍真不簡單,對宜章暴動的成功,有著重大的意義。”

  湘南暴動成功後,陳光隨朱德、陳毅走上井岡山,被編入中國工農紅軍獨立三師第二十九團一營任連長。1930年2月,蔣介石發動對中央蘇區的第 一次圍剿。陳光這時已是紅四軍一縱隊(縱隊長為林彪)一支隊副支隊長。在中央蘇區進行的反圍剿戰鬥中,紅四軍3個縱隊在紅六軍二縱隊的配合下,首先在富田 一帶徹底殲滅了敵先頭部隊一個旅。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役中,林彪的指揮所為突圍之敵所圍困。在此緊要關頭,陳光帶領本支隊拼死突入前沿,將林彪安全救 護下來,自己卻在戰鬥中掛了彩。事後,不善言談的林彪到救護所看望陳光時,一再表示感謝並主動為他請了功。

  是年6月,陳光所在的紅四軍與紅六軍、紅十軍組成紅一軍團,在胡耀邦家鄉文家市的一次戰鬥中,已升任營長的陳光第3次負傷。敵人的子彈穿過他 的右膝,卡在骨縫裏,血流如注。同志們把他抬上擔架,他掙扎著從擔架上滾下來,重新爬回陣地,直到將敵人擊潰。10月,紅四軍進行整編,林彪出任軍長,羅 榮桓擔任政委。陳光則因作戰勇敢,被提升為該軍第十師三十團團長。由此,性格堅貞倔強、剛直易怒的陳光和兩位領導便開始了恩怨集結的配合。

  次年5至9月,國民黨發動了第二、三兩次圍剿,陳光在作戰期間,升任十師參謀長,帶領本師出色地完成了戰鬥任務。11月,中華蘇維埃第一次代 表大會在瑞金隆重召開,陳光被授予二級紅星獎章。年底,他調任紅四軍第十二師師長。1933年8月,蔣介石調集百萬大軍,採取碉堡戰術對中央蘇區發動了殘 酷的第五次圍剿,為了擴紅,黨中央組建了日後名聞遐邇的“少共國際師”。當時,這個師共青團員占到了70%以上,平均年齡僅為18歲。為了把這些“紅小 鬼”培養成堅定合格的戰士,中央軍委在師長和政委的人選上反復遴選,最後決定派戰術素養好、政治覺悟高、指揮能力強、作戰勇敢的陳光出任該師師長,政委則 為年僅17歲的總政青年部長肖華。

  在陳光、肖華的帶領下,“少共國際師”第一仗便在福建一役中殲敵500餘名,繳獲大批槍支彈藥。為此,朱德、周恩來等領導同志專電嘉許該師, 稱讚他們是“鐵拳初試”。3個月後,陳光調任紅二師師長。雖然他在少共國際師只有3個月時間,但正如後來肖華上將評價的:“陳光對培養這支年輕部隊嘔心瀝 血,打下了良好基礎,發揮了重要作用。”  

        代理紅一軍團軍團長

  由於王明“左傾”冒險主義的影響,中央蘇區第五次反圍剿失敗了,紅軍被迫進行戰略轉移。1934年10月14日夜,陳光率領紅二師渡過於都 河,踏上長征路。長征之初,陳光帶領紅二師擔任突前前衛的任務,掩護軍委縱隊和後續部隊經過浴血拼殺,終於來到了貴州。“黎平會議”後,紅軍改向遵義進 發,紅二師四團被選作前衛。陳光被軍委首長親自點將,帶領耿飆任團長、楊成武任政委的四團搶渡烏江天險。隨後,他折回師部,指揮六團、四團,分別攻取遵 義,搶佔婁山關,佔領松壩,然後再度集結部隊沿西北方向警戒,與兄弟部隊一道警衛著遵義會議的召開。

  在這次會議上,毛澤東被重新確立了領導地位。隨後,陳光帶領紅二師參加了四渡赤水,順利進軍川西。行至大渡河安順場渡口,中央紅軍面對幾十萬 蜂擁而至的敵軍,面臨進退維谷的境地。當時正值5月雨季,安順場渡口水流湍急,河床寬廣,工兵部隊無法架起浮橋,全軍上下費盡心機搞來的4只小船只是杯水 車薪。唯有搶佔瀘定橋,才能保證部隊搶渡完大渡河,避免當年石達開在此全軍覆滅的命運。重任又一次落在了陳光肩上。他帶領紅二師四團以一天狂奔120公里 的速度,創造了軍史上至今仍津津樂道的奇跡-飛奪瀘定橋,打開了紅軍的北上之路。

  走出草地後,紅二師率先進入甘南境內。又一道著名天險-臘子口擋住了紅軍的去路。這道關隘被夾在連綿的群山中,在兩道山峰間如同一條狹窄的口 子,刀砍斧削。兩面儘是絕壁懸崖,下麵則為一條奔騰的河流,其間僅有一座木橋,是出入臘子口的唯一孔道。林彪、聶榮臻等軍團首長和陳光一道仔細觀察了地 形,決定由陳光和四團政委楊成武指揮。經過一夜激戰,臘子口終於被攻克。1944年在延安中央黨校學習時,黨小組曾對陳光的這一功績作了如下評述:“在長 征中臘子口攻堅,陳光對中央紅軍北上,渡出險境,貢獻極巨。”

  11月19日,紅軍進入陝北吳起後,陳光改任紅四師師長,彭雪楓為政委。在”直羅戰役“中,他帶領四師,在友鄰部隊配合下,擔任主攻任務,最 後一舉攻克直羅鎮,全殲敵一0九師,生俘師長牛元峰以下5000餘人。“西安事變”後,陳光接替已調任紅軍大學校長的林彪,成為紅一軍團代理軍團長,直至 半年後,紅一軍團被改編為八路軍第115師。  

        接替林彪出任115師代師長

  1937年8月,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朱德、彭德懷分任正副總指揮,下轄3個師,即115、120、129,而以115師實力最 強,有1萬5千餘人,由紅一軍團和紅十五軍團合編而成。115師成立之初,師長為林彪,副師長聶榮臻(實際上是政委角色),政訓處主任羅榮桓。下轄 343、344兩個旅。徐海東任344旅旅長,陳光則擔任343旅旅長。

  9月,115師出師即勝,創造了中國抗戰史上的一個奇跡。林彪集中該師兵力,在山西平型關設伏,殲敵板垣師團二十一旅團1000餘人,打下了 全國抗戰以來的第一個大勝仗。一個月後,陳光和老搭檔肖華一道率343旅于廣陽再次設伏,斃傷日軍千餘人,取得了廣陽大捷。改變歷史序曲的往往有很多偶然 因素。次年3月,林彪在清晨的一次策馬晨練中,為晉軍誤傷,生命垂危,旋即被接回延安,轉送蘇聯救治。經中央軍委提議,八路軍總部任命陳光為115師代師長。

  不久,115師大分家。聶榮臻帶部分人馬去了五臺山,建立晉察冀根據地。陳光和政委羅榮桓一道帶著主力部隊東進山東。進入齊魯大地不久,他們 便指揮楊勇打下了樊壩,樹立了八路軍的聲威。接著,一鼓作氣,直插泰山以西,建立起各級抗日政權,有力地威懾著津浦鐵路中段的日軍。5月初,日軍駐山東最 高指揮官尾高龜藏,親自糾合8000餘人馬,兵分九路,殺氣騰騰地在飛機、坦克、大炮掩護下,向泰西地區掃蕩,伺機尋找115師主力決戰。

  這時,陳光率領的師直、686團、津浦支隊以及魯西區黨委共3000餘人,頓時陷入敵人的四面包圍之中。實際上,早在日軍有所動作之初,陳光 就有一種預感,日軍會對115師進行大規模掃蕩。但羅榮桓去東汶支隊檢查工作不在家,他雖有些意識,但沒料到日軍會有如此大規模的九路圍攻。當發覺情況的 嚴重性時,陳光決定緊急突圍。5月11日拂曉,日軍在猛烈炮火掩護下全線發起攻擊,並出動飛機轟炸掃射。115師總部所在的陸房村房傾牆摧,地動山遙。這 是陳光在戰鬥年月遇到的最被動最危險的局面,他命令各部隊:不惜一切,堅守陣地,夜間突圍1各線守軍也英勇頑強地抗擊敵人,打退敵人一次衝擊。

  在戰鬥最緊張激烈之時,陳光到正面的686團督戰,該團官兵大受鼓舞,堅守陣地,連續打退敵人9次瘋狂進攻。堅守在陸房村東面鳳凰山陣地的師 特務營和津浦支隊,也打垮了敵人5次攻擊。戰事熾烈時,日軍幾乎攻進115師師直,陳光立即命令師指揮所掌握的特務營一個連、師直騎兵連以及津浦支隊等部 隊人員,迅猛進行反擊,英勇地與敵人展開白刃格鬥,終於打退了敵人,守住了陣地。保衛了師部機關的安全。

  激烈殘酷的戰鬥,持續了整整一天,斃傷敵聯隊長植樹田大佐以下1300餘人。黃昏時,敵人停止了攻擊,企圖次日清晨再攻。夜幕降臨後,陳光立 即召集師部機關的參謀處長王秉璋等,研究並確定了當晚突圍的路線、時機和具體安排。夜10時後,利用敵人不敢夜戰的弱點,在進行動員、緊急埋藏笨重物資之 後,從敵人陣地的空隙,分兩路向東南及西南方向隱蔽地突出重圍。12日拂曉,安全到達東平以東的無鹽村一帶。5月12日拂曉,115師渡過汶河,跳出陸房 村,在東平以東的無鹽村與政委羅榮桓會合。這便是抗戰軍史上有名的“陸房突圍”,也是陳光日後蒙冤的一大伏筆。

  此役115師傷亡300餘人,丟掉部分騾馬和輜重,暴露了部隊的一些問題。對此,一些幹部頗有怨尤,有的甚至指責陳光“指揮失誤,受到些損 失,不好向中央交待”。陳光聽到這些議論,心情可想而知,後在羅榮桓的鼓勵下,情緒得以穩定下來。兩個月後,陳光又用手裏僅有的三四百人,將日軍長田大隊 包圍,打了一個大勝仗。戰後第二天,八路軍總部傳令嘉獎,稱是一嘲漂亮的“殲滅戰”。陳光的威名,遂在山東流傳開來。他和政委羅榮桓緊密配合,精誠團結, 以致山東軍民一提到115師,便呼為一個人“陳羅”。

  隨後數年,陳光和羅榮桓一道在山東抗日根據地,粉碎了日軍的掃蕩,取得了甲子山、梁山、剡城等著名戰役的勝利,當初不到一旅人眾而入山東,到抗戰結束時,已發展到10余萬人。陳光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以致在日軍本部,有關部門專門撰寫了小冊子供他們指導作戰之用。

  1945年,陳光在延安出席黨的“七大”,並成為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委員。生性率直的他在出席七大代表的人選問題上,提出了一些不同看法,于 情於理,皆不為過。不料,此舉引來軒然大波,有人以“陳光欲抵制黨代會”為由,直接上書毛澤東,指斥其有“反黨行為”。這也成為後來陳光蒙冤的又一罪狀。
毛澤東對這位井岡山會師時的連長畢竟是瞭解的。他經過調查,當即給陳光回了封信,稱:“你的意見我是瞭解的。有些意見是對的。你在山東執行的路線是對的。 ‘七大’要開成一個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相信你能致力於開好這次大會。敁意見可以會後交換。”陳光接信,釋然於懷,並將書信一直珍藏在貼身衣袋裏。七 大以後,毛澤東果然踐諾,特地邀請陳光和夫人史瑞楚一道來家中作客,同他們進行了親切交談。毛澤東對陳光參加革命以來所作出的貢獻給予了高度評價,並對以 後的工作進行了很多指示和囑託。

  當時的延安審查小組經過全面考核,在陳光的《歷史總結》中作了如下評述:“陳光是我軍有數的軍事人才之一,他一貫忠心耿耿,具有為黨為階級虛 心學習,聯絡群眾的優良品質。”“抗日戰爭中,陳光率115師轉戰華北,1939年進入山東,創造了梁山殲滅戰、陸房突圍等有名的戰役,使我黨我軍威名遠 揚,魯蘇局面大開,根據地建立。”

        所謂的“扣壓電臺”事件

  1945年8月,抗戰勝利後,東北成為國共雙方矚目的焦點。根據中共中央決定,林彪、陳雲、彭真等率10萬余幹部晝夜兼程趕往東北,羅榮桓與 黃克誠分率山東八路軍、蘇皖新四軍齊頭並進。陳光原本回山東,由於形勢的變化,也和林彪一道趕赴東北。10月,陳光在與羅榮桓及老部隊會合後,中共東北局 決定,在黑山、北鎮一帶設置第二道防線,交由陳光負責指揮。出於戰略需要,羅榮桓當即把從山東帶來的一部電臺和機要人員交與陳光使用。

  約兩月後,林彪帶領東北民主聯軍指揮所出關撤往阜新。此時,國民黨部隊已進佔錦州、溝幫子一域,惡戰一觸即發,情急之中,林彪得知陳光處有部 大功率電臺,連忙致電陳光,要求調電臺和機要人員火速趕往阜新。陳光考慮沒有電臺無法進行聯絡、指揮,況且林彪部已有兩台大功率日制電臺,當即回電希望不 要調走電臺。林彪則兩度來電繼續催調,並嚴辭責問陳光扣壓電臺,妨礙其指揮作戰。見此情況,陳光忙抽調出電臺及機要人員,準備送往林彪處。不料,錦州之敵 大舉進犯陳光部,倉促撤退之際,陳光只得帶走電臺及機要人員。電臺就此無法上交。隨後,性格內斂、含而不露的林彪多次在公開場合指斥陳光“無理霸佔電臺, 抗命不交”。

  在東北數年,在林彪、羅榮桓節制下,陳光參與指揮攻打長春、拉法、新站等戰鬥。擔任過東北民主聯軍六縱司令員、松江軍區司令員等職,率部參加 了三下江南戰役,參與指揮焦家嶺、城子予、德惠等戰鬥。1949年初,陳光擔任了第四野戰軍的副參謀長。3月進駐北平時,林彪在防止居功驕傲的會上,既未 征得東北局同意,更未得到羅榮桓首肯,再次點名批評了陳光。

        隨軍南下,廣州蒙冤

  由於兩人之間的微妙關係,陳、林矛盾達到了白熱化。1949年5月,陳光隨第四野戰軍司令部抵達武漢。次年1月,被任命為廣東軍區副司令員兼 廣州警備區司令員。元旦節時,陳光撇下妻兒徑赴廣州上任。對於陳光新的也是最後一次的履新,其夫人史瑞楚對筆者這樣說:“陳光自從在北京的防止居功驕傲的 會上受到點名批評後,情緒一度低落。到了武漢,心情方才好轉。接到新的任命後,他愉快地赴廣州上任了。但是,對於新環境、新任務的艱巨性和複雜性卻缺乏應 有的認識和必要的思想準備。”

  陳光到職後,在當時的華南分局第一書記、廣東軍區司令員兼政委葉劍英的領導下,負責剿匪肅特、維護社會治安、穩定市場物價等多方面的工作。廣 州緊鄰港澳及海外,是新中國的南方前哨,百廢待興。與許多槍林彈雨中廝殺過來的戰友一樣,陳光遇到了人生的新課題,缺少對城市管理建設的經驗。當時,中央 明確規定,在港、澳、台做情報工作,有一套嚴格的程式和高度的紀律,結果陳光在掌握政策時,表現得主觀、簡單和不夠審慎,以致出現一些較大的錯誤。同時,他從局部利益出發,在老家宜章違反幹部政策和一些規定,將烈士子弟和知識青年招來廣州,辦起了訓練班。

  對於這些錯誤,組織上發覺後,葉劍英親自出面找他談話,勸他認識和改正錯誤。但是由於性格的原因,加之組織上對其錯誤有些不實和誇大,陳光產 生了嚴重的對立情緒。據其夫人史瑞楚介紹:“陳光在組織上找他談話時,表現得不冷靜。他一聽那些錯誤有些不實和誇大,情緒立刻波動起來。本來,葉帥找他談 話時,兩人還握手問候,氣氛是融洽的,但到後來,兩人爭吵起來,甚至還拍了桌子,談話只得不歡而散。後來,在廣東軍區黨委的組織生活會上,大家就其錯誤繼 續開展批評,結果陳光又因上述原因,再次發了脾氣。葉帥當時說‘陳光,你是党的高級幹部,又是老同志,總要講點組織原則吧。’陳光說,‘無原則的批評我就 是不能接受。’雙方都不讓步。”

  鑒於陳光的錯誤和抵觸的態度,中南軍區報請中央後,給予他開除黨籍的處分。1950年7月23日,陳光受到更為嚴厲的處理。這天一大早,原 115師作戰科長、陳光的老部下、時任廣東軍區參謀長的李作鵬,邀約他赴廣州荔枝湖遊玩。陳光很開心。兩人在湖中泛舟,還搞了野餐,頗為盡興。但是待到下 午歸來時,陳光大吃一驚,只見其達道路的住所已戒備森嚴,跟隨他多年的老炊事員含淚望著他,四周則站滿了他不認識的戰士。警衛全部撤走,查抄了住所,在二 樓的房間裏,李作鵬尷尬地望瞭望他,然後朝保衛部部長呶了呶嘴。保衛部長便捧出上級的電令,宣佈他已被撤銷廣東軍區副司令兼廣州警備司令的職務,旋即將他 軟禁起來。

  實際上,對陳光的處理意見已在7月22日晚由中南軍區電告了廣東軍區,鑒於陳光性格剛烈,又是戰功卓著的老同志,電文強調儘量做到不擴散,具 體實施由廣東軍區黨委安排,採取先撤換警衛,再行就地軟禁的辦法。但是怎樣實施呢?廣東軍區連夜召開黨委常委會(未通知陳光參加),由葉帥主持,擬了幾套 方案,都未獲認同,最後李作鵬自告奮勇提出了邀陳光遊湖、再派人查抄住所的辦法。客觀上講,李作鵬提出這個建議,一是基於多年的戰友情誼,希望在老戰友被 打入“另冊”前,能夠開開心,敘敍舊;二也是執行上級儘量不擴散的指示。作為參謀長,這是他的分內之事,不能因為後來的蛻變而在這件事上指斥他。

  陳光被軟禁後,據當時看守陳光的保衛幹事王大述回憶:“我帶一個警衛班負責對他進行監護。陳光在二樓聽到對自己的處理意見後,情緒很激動。因 執行者都是他的老部下,不便作什麼解釋。開始幾天,他飯量很小,常常大發脾氣。我職務低,只負責看守,便對他說,首長,你的問題我們不瞭解,領導派我們 來,有三條任務,一是保衛你安全,二是照顧你生活,三是限制你自由,不能下二樓。你有意見可以向組織反映,但不能老發脾氣,不吃飯,這樣會影響健康的。”

  陳光連連搖頭,兩行清淚掛滿腮邊,盛怒中他掏出珍藏在貼身衣袋裏的毛澤東1945年寫給他的信,氣憤地說:“有人陷害我,毛主席瞭解我,信任 我,我要見毛主席。”說完,把信遞給了王大述。王大述看完那封信,歎口氣勸道:“首長,你不要著急,事情會搞清楚的,你可以向毛主席反映情況嘛。”陳光點 點頭,情緒才稍稍穩定下來。

  對於陳光問題的處理,最後的決定權在中央。當時,中央是根據中南軍區、華南分局、廣東軍區的報告處理意見為依據的。解放初,一切盡在草創階 段,不可能像今天有一套嚴格、完整的監察、紀檢系統,對於黨內幹部的處理,基本上沿用戰爭年代的辦法,這樣難免會輕率、粗疏;同時,由於性格原因,陳光與一些同志尤其是主管軍隊方面的個別元戎、戰將有些積怨;犯了錯誤後,陳光又與組織上有嚴重的對立抵觸情緒。自然,各種因素糾合在一起,這種處理就顯得不足為奇了。

        病歿武漢,30餘年後終獲平反

  這年10月,抗美援朝戰端開啟。不知出於什麼原因,陳光在王大述和其他警衛人員的護送下,被轉送武漢,軟禁在中南軍區的一座二層小樓裏。期 間,中南軍區不少舊部以各種方式探望過他,由昔日功臣淪為今日的楚囚,陳光百感交集,情何以堪?在以後長達3年半的時間裏,他一直被監禁于此,從來沒有離 開過二樓。

  對於他的錯誤,顯然是誇大了。儘管當時的中南局、中南軍區先後派蘇靜、劉興元、梁必業找他談話,勸他認識錯誤,但陳光認為,“當年的陸房突 圍,七大代表的審定,無故扣壓電臺,對港澳臺情報工作以及私自招收宜章子弟開設訓練班”等主要錯誤,與事實有較大出入,處理得極不公正;他還認為,林彪出 於歷史過節,刻意加害他,因而拒絕接受組織對他的處理。事情就這樣拖了下來。

  1954年6月7日,陳光在那棟2層小樓裏,含冤去世,終年49歲。此前,他已有精神病徵兆出現。不過,關於其死因,至今仍未解密。一切歸塵 土,是非卻待後人說。陳光逝去一年後,其夫人史瑞楚帶上兩個兒子改隨母姓,悄然隱居於北京。如今,兩個兒子學有所成,多不願提及父親的悲劇。

  30多年後,在紀念長征五十周年之際,熟知陳光的人,包括羅榮桓元帥的夫人林月琴在內的10余老同志,聯名上書陳雲,希望重新公正處理陳光的 問題。1987年,中紀委、中組部、軍紀委和總政組成聯合調查組,經過認真細緻的審查,實事求是地認定其解放初所犯錯誤純屬人民內部矛盾,受到了林彪的誣 陷和打擊,以致長期非法監禁和錯誤處理。1988年4月,經中央中央批准,撤銷了強加于陳光頭上的“反黨”結論,恢復他的黨藉和名譽。此時,距陳光蒙冤去 世已是整整34年。

摘自"血鑄中華"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1920873
 回應文章
陈光与林彪的是非恩怨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陈光是我党革命战争时期的一位传奇战将,他一生战功显赫,指挥作战机智英勇,曾创造出不少有名的战斗范例,但作为林彪的部下,性格倔犟、耿直刚烈的陈光,虽然早期救过林彪的命,但也多次与林彪发生过冲突,因而与林彪结怨颇深,遭到了林彪的诬陷和打击,使本因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变成了“反党”罪名,最终不仅过早地结束了他那辉煌而坎坷的一生,而且蒙冤受屈达30余年。

  曾是林彪的“救命恩人”

  1906年,陈光出身在湖南省宜章县栗源堡一户贫苦农民家庭。1926年,在路过湖南的北伐军的影响下,性格刚强、富于反抗精神的陈光参加了农民协会,并于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不久,陈光参加了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暴动。他把“马日事变”后埋藏的12支步枪献出来,组织了一支农民武装。1928年1月18日,栗源堡农民在陈光等人的领导下,发起暴动。暴动成功后,陈光担任农民赤卫队队长。

  1928年4月,陈光随宜章独立师同朱德、陈毅带领的南昌起义军余部会合。5月,红四军成立,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陈光在十师二十九团一营三连任连长。

  1929年12月底,陈光参加了在福建上杭县古田镇召开的著名的“古田会议”。在1930年中央苏区的第一次反“围剿”斗争中,已是红四军一纵队一支队副支队长的陈光,在一纵队纵队长林彪的指挥所被突围之敌重重包围时,他带领本支队拼死突入前沿,将林彪安全救出来,而自己却在战斗中负伤。事后,一向少言寡语的林彪亲自到救护所探望陈光,一再向他表示感谢,并主动为他请了功。

  先后接替林彪出任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和一一五师代师长

  红军时期,陈光凭着自身的军事才能和英勇善战,职务不断得到提升。特别是在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已任红二师师长的陈光在长征之初就担任突击前卫的任务,他带领全师突破乌江天险,攻取遵义,血战湘江,抢占娄山关,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攻克腊子口,打开了红军的北上之路。1944年5月,陈光在延安学习时,党小组在《对陈光同志的历史总结》中特别提到:“陈光对中央红军北上,渡出险境,贡献极巨。”

  红军到达陕北吴起镇后,陈光改任红四师师长。在直罗镇战役中,他带领红四师担任主攻任务,一举攻克直罗镇,全歼敌一O九师。“西安事变”后,陈光接替已调任红军大学校长的林彪,成为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

  1937年8月25日,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同年9月改称第十八集团军)。林彪担任一一五师师长,聂荣臻为副师长,罗荣桓为政训处主任(后改为政治部主任)。陈光任三四三旅旅长,这是一支战斗力很强的部队。一一五师参加平型关战斗,实际上主要是陈光旅的两个主力团。

  1938年3月1日,一一五师师长林彪因身穿日军军大衣而被阎锡山军队哨兵开枪误伤,后回延安并转赴苏联治疗。谁来接替林彪的位置,就成了当务之急。副师长聂荣臻当时已到了晋察冀,徐海东的三四四旅又已划归十八集团军总部直接指挥,代师长的候选人只有师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和三四三旅旅长陈光。当天夜间24时,军委主席毛泽东与军委参谋长滕代远联名致电罗荣桓:“林之职务暂时由你兼代。”但由于当时十八集团军总部在太行山,情况紧急来不及与中央军委协商,同一天,在毛泽东、滕代远致电前数小时,十八集团军总部已决定:由三四三旅旅长陈光代理师长。最后,毛泽东同意了十八集团军总部的决定。就这样,陈光担任了为时达5年之久的一一五师代师长。

  在此期间,陈光与罗荣桓密切配合,率领部队从晋西征战到山东,先后取得了午城、井沟战斗的胜利,薛公岭、油房坪、王家池三战之捷,取得了山东樊坝、梁山等战斗的英勇战绩,还打了一场一直备受争议的陆房突围战斗。应该说,陈光在陆房战斗中,打了一场险恶被动之仗,虽然胜利突围,但毕竟陈光判断失误,造成部队被动,处境一度十分危急,也造成了一定损失,有些干部指责陈光“指挥失误”。后来,这件事成为陈光蒙冤的一大“罪状”。 1943年3月,罗荣桓负责山东根据地的党政军全面工作,陈光调回延安学习并参加“七大”。
“扣押电台”事件被林彪指责为“居功自傲”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东北成为国共双方瞩目的焦点。根据中共中央决定,林彪、陈云、彭真等率10万余干部昼夜兼程赶往东北,罗荣桓与黄克诚分率山东八路军、苏皖新四军齐头并进。陈光原本回山东工作,由于形势的变化,也和林彪一道赶赴东北。10月,陈光在与罗荣桓及老部队会合后,中共东北局决定,在黑山、北镇一带设置第二道防线,交由陈光负责指挥。出于战略需要,罗荣桓当即把从山东带来的一部电台和机要人员交与陈光使用。

  约两月后,林彪带领东北民主联军指挥所出关撤往阜新。此时,国民党部队已进占锦州、沟帮子一带,恶战一触即发,情急之中,林彪得知陈光处有部大功率电台,连忙致电陈光,要求调电台和机要人员火速赶往阜新。陈光考虑没有电台无法进行联络、指挥,况且林彪部已有两台大功率日制电台,当即回电希望不要调走电台。林彪则两度来电继续催调,并严辞责问陈光扣押电台,妨碍其指挥作战。见此情况,陈光忙抽调出电台及机要人员,准备送往林彪处。不料,锦州之敌大举进犯陈光部,仓促撤退之际,陈光只得带走电台及机要人员,电台因此无法上交。随后,性格内敛、含而不露的林彪多次在公开场合指斥陈光“无理霸占电台,抗命不交”。

  1946年1月,陈光调任东满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1946年9月前后,东北民主联军的野战部队进行了第一次整编,以山东第七师及新四军三师七旅组成第六纵队。陈光于10月调任六纵司令员。

  1946年12月下旬,为准备南下作战,六纵隐蔽开至松花江北的陶赖昭一线集结待命。陈光带领六纵3个师的指挥员去察看松花江冰冻情况,并到江南岸侦察敌情,以便大部队徒步过江。这时,林彪以“东总”名义给陈光来电称:为防止敌人过江进攻哈尔滨,要六纵仍撤回原防地。

  此电报是征求意见,并非命令。陈光复电表示仍按原作战方案为宜,不同意将部队撤回原地。林彪不但不考虑陈光的意见,反而又直接给六纵各师发电报说:你们接电后,即向陶赖昭以北布防,“不要等待纵队的命令”。六纵3个师接此命令后随即撤走。在松花江南岸进行侦察的纵队司令员陈光被甩在一边,直到接到纵队司令部派骑兵通信员送给他通知后,才于第三天回到纵队司令部。陈光对此事极为不满,为此生了一场大病。不久,他就离开了六纵队,到哈尔滨养病。

  1948年11月下旬,东北野战军百万大军入关作战。陈光随东北野战军领导机关从沈阳出发向关内挺进。1949年1月底,北平和平解放后,陈光即进入北平,同四野的其他领导人一起住在北京饭店。在这里,毛泽东亲自签署命令,任命陈光为第四野战军副参谋长。3月下旬,第四野战军在北平召开了师以上高级干部会议,林彪传达了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当讲到“防止居功自傲”问题时,林彪当众点名批评了陈光。刚接到新任命不久的陈光受到当众点名批评,好像被劈头浇了盆冷水,十分恼火,认为这是林彪有意打击他。林、陈的关系由此达到白热化。

  在广州工作中的错误被定性为“反党”

  1950年1月,陈光被任命为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警备区司令员。接到新的任命后,陈光心情很愉快。元旦这天,他辞别了夫人和两个儿子,独自去刚解放两个月的广州赴任。

  陈光到达广州后,在组织部队和发动群众进行剿匪肃特、巩固社会治安、解决粮食供应、稳定市场物价等方面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但由于他出身贫穷,没有文化,也没有管理城市的经验,在处理城市管理建设中一些不熟悉的重大问题时,与许多枪林弹雨中厮杀过来的战友一样,遇到了人生的新课题。当时中央明确规定,在港、澳、台做情报工作,必须遵守严格的程序和高度的纪律。结果陈光在掌握政策时,表现得主观、简单和不够审慎,以致出现一些较大的错误。他还违反干部政策,从老家宜章将烈士子弟和知识青年招到广州,办起了训练班。

  对于这些错误,组织上发觉后,及时找他谈话,劝他认识和改正错误。由于性格的原因,加上组织上对其错误有些不实和夸大,倔强的陈光产生了严重的对立情绪,表现得很不冷静。后来,在广东军区党委的组织生活会上,大家就其错误开展批评,结果陈光再次发了脾气。尽管陈光的这些错误并非敌我矛盾,但由于他抵触的态度,最终还是酿成了悲剧。

  这件事很快报到了中南军区,当时林彪担任着中南军区司令员的职务,结果是可想而知的。鉴于陈光的错误和抵触情绪,中南军区报请中央后,给予他开除党籍的处分。

  此后的几个月间,华南分局和广东军区的领导人曾多次同陈光谈话,劝他认识和改正错误,但倔强的陈光都没有接受“劝告”。

  1950年7月22日,中南军区致电广东军区,要求软禁陈光。第二天,军区保卫干部当面向陈光宣布了撤销其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警备司令员等一切职务的决定。从这天起,陈光就被软禁起来,警卫人员全部撤换,只留下一个老炊事员为他做饭。

  含冤离世,30多年后终获平反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陈光被转移到了武汉,在这里他仍然被隔离起来,由一个警卫班负责看守。

  在此期间,中南局和中南军区的一些过去陈光的老部下去看望陈光并同他谈话,劝他认识自己的错误。但陈光认为加在自己头上的“当年的陆房突围、无故扣押电台、对港澳台情报工作以及私自招收宜章子弟开设训练班”等主要错误与事实有较大出入,处理得极不公正,并认为是林彪出于历史过节,刻意加害他,因而拒绝接受组织对他的处理。

  在武汉关押期间,陈光心中十分痛苦,时而烦躁暴怒,时而郁闷消沉。由昔日的功臣沦为阶下囚,陈光百感交集。1954年6月7日,陈光在长期被关押,精神上备受折磨,而问题又无望解决的情况下,含冤去世。

  30多年后,在纪念长征50周年之际,熟知陈光的人,包括罗荣桓元帅的夫人林月琴在内的10余名老同志,联名上书陈云,希望重新公正处理陈光的问题。1987年,中纪委、中组部、军纪委和总政组成联合调查组,经过认真细致的审查,实事求是地认定陈光解放初所犯错误纯属人民内部矛盾,受到了林彪的诬陷和打击,以致长期监禁和错误处理。1988年4月,经中央批准,撤消了强加于陈光头上的“反党”结论,恢复他的党籍和名誉。此时,距陈光蒙冤去世已是整整34年。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3529117
55年授衔为何没有115师的第二任师长陈光
推薦0


安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林彪在1938年负伤之后去苏联疗养了.而后115师师长是由陈光代理的,他与罗荣桓共同领导与指挥了115师在山东的抗日斗争,但是一直以来陈光都很少为人所知,按理说任115师代师长的人,55年授衔的时候最起码应该是个上将衔啊,想想啊,八路军几个师长55年全授的元帅军衔,他任代师长达六年之久,授大将不为过,但是55年将军名单里根本就没有陈光的名字?这不得不让人们奇怪,下面笔者将用自己的笔逐步揭示其中的原因。

陈光原名陈世椿,是湖南省宜章县栗源堡人,1905年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家中,1926年,投身农民运动,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陈光参加了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起义,井冈山会师后,历任红四军十师二十九团一营三连连长,三十一团排长、连长,二十八团副大队长(副营长)、大队长(营长),参加了进军赣南、闽西、广东东江等军事行动。在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历次反“围剿”战斗中,陈光立下了累累战功,荣获二级红星奖章,很快被提拔到师一级的领导岗位上,在漳州、南雄、水口、建黎泰、广昌等战斗中身先士卒,多次负伤。

长征中,陈光与政委刘亚楼一起,率红二师担任红一军团前卫部队,果敢地连续突破了国民党军队的四道封锁线。随后,陈光指挥红二师部队完成了强渡乌江、飞夺泸定桥、攻占天险腊子口等艰巨任务,为中央红军取得长征的胜利做出了突出贡献。中央红军主力到达陕北后,陈光任红一军团红四师师长,率红四师参加了直罗镇、山城堡战役和东征作战。西安事变期间,陈光接替左权担任了红一军团的代理军团长,直至抗日战争爆发。红一军团长这个职位相当重要,因为中央红军长征之后保存下来的数千名士兵,几乎都集中在红一军团里。挑选陈光出任此职,说明了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对他的充分信任。

1937年7月,全面抗战开始。在著名的平型关大战中,陈光指挥三四三旅的两个团作为主攻部队,与兄弟部队三四四旅六八七团一道,伏击号称精锐的日军第五师团(板垣师团)二十一旅团一部,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作为平型关战场上的火线指挥员,陈光功不可没。

1938 年3月,一一五师师长林彪负伤,陈光被任命为一一五师代理师长。他与一一五师政|治部主任罗荣桓一起,在晋西的隰县指挥了午城、井沟战斗,激战5昼夜,歼灭日军1000余人。1938年秋,再歼日军1200余人,迫使日军不得不从黄河东岸回撤。1938年年底,陈光和刚刚被任命为一一五师政委的罗荣桓按中央军委部署,率一一五师师部及三四三旅六八六团自山西挺进山东。1939年8月1日,日军三十二师团一个大队纠集伪军一部,共4000余人侵入一一五师新开辟的根据地梁山县“扫荡”。这时陈光手头仅有3个连的兵力,却不肯仓促撤退,并下决心打,罗荣桓也支持他打这一仗。1941年3月,陈光来到组建不久的一一五师教导二旅,指挥教导二旅和山东纵队第二旅发动了青口(赣榆)战役。此战攻克了日伪军盘踞的海头、大沟、兴庄等十几个据点,收复了鲁南、苏北滨海地区的大片国土,打通了山东抗日根据地与华中抗日根据地之间的海上交通线,颇有战略意义。

陈光在山东抗日战场上既打游击战,又打运动战、阵地战、攻坚战,率一一五师等部取得了辉煌的战绩,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山东军民普遍将一一五师称作“陈罗部队”;有些地区的群众因为常常听到“陈罗首长”这个称呼,误以为“陈罗”是一个人。

1943年3月,陈光奉调离开山东赴延安。这时候,一一五师在山东的兵力,已由最初的几千人发展到十几万人了。抗战胜利后,陈光被任命为东北四大军区之一东满军区副司令员 。

1945年,陈光在延安出席了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他原已被列入七届中央候补委员的候选名单,但最终却未能当选,情绪产生了波动。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共中央决定陈光与林彪、萧劲光、聂鹤亭等去山东工作。在去山东途中接到中央紧急命令,要他们改赴东北。到达东北后,陈光被任命为东北四大军区之一东满军区的副司令员兼参谋长

1946年,中共东北局决定:必须“以敏捷迅速手段”拿下长春。解放长春的任务交给了东满军区,陈光协助东满军区司令员周保中、政委林枫制定了作战计划,并亲临前沿就近指挥。他仔细观察敌情后,决定各路攻城部队加强协同,先集中兵力夺取长春市政|府和伪满洲国警察总部,得手后再攻打敌军巢穴———卫戍司令部所在地伪满洲国中央银行大厦。攻城部队按照调整后的方案打,于4月18日胜利结束了战斗。长春获得第一次解放,共歼灭守敌18000余人。
1946年10月,东北民主联军进行了整编,将野战部队统编为6个纵队。陈光任第六纵队司令员。

但时隔不久,情况又发生了变化。陈光在六纵只工作了几个月便调离,改任二级军区松江军区的司令员兼哈尔滨市卫戍司令员。

辽沈战役中,陈光率松江军区部队参加了长春围困战,直到长春守敌一部起义一部投诚,长春获得第二次解放。辽沈战役胜利结束后,东北野战军开入山海关内作战,改称第四野战军。陈光被任命为第四野战军副参谋长。1949年4月,陈光随第四野战军领导机关南下。5月26日,陈光被任命为华中军区副参谋长。陈光性格上的缺点导致了他后来的错误 。

1950年1月,陈光被任命为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警备区司令员。然而,陈光到任仅一两个月,就因工作中的失误受到了严厉批评。陈光是英勇善战的名将,但身上也有急躁、狭隘、偏执的缺点。在与相知甚深的罗荣桓共事时,他的失误总是能够得到循循善诱的指点和恰如其分的匡正。但身边没有了罗荣桓,情况就不一样了,他有时听不进上级对他的批评。当然,在今天看来,他的一些错误的确是被夸大了。

由于陈光在一些问题上的抵触情绪很大,终于被撤职、开除党籍。1988年4月,经中共中央批准,撤销了组织部门20世纪50年代做出的陈光“反党”的结论,恢复了他的党籍和名誉。

关于他死亡的情况还有这么一种说法:1949年,5月任第四野战军副参谋长。其间,四野在北平朝阳门内“九爷府”高级干部南下动员会上,未征罗荣桓首肯,林彪公开点名批评陈光“居功自傲”。后随军南下进驻武汉。

1949年,11月任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警备区司令员。

1950年,7月23日遭软禁。10月转到武汉继续被关押

1951年,3月被开除党籍。继续被长期非法关押。其间,有梁必业、刘兴元奉命面劝其承认错误,但遭拒绝

1954年,6月7日于武汉关押处一幢二层楼里,一代名将陨落。时年四十九岁。

1988年,4月,中共中央为陈光将军正式恢复党籍、名誉。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34&aid=2906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