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
市長: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副市長: 早早安(顏俊家)子鳴Abr尉左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梅峰臺中市長政見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貼)蔡名永中將
 瀏覽3,798|回應0推薦0

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宋楚瑜先生向

大女婿(夏龍)、二女婿(沈呂汀)、五女婿(林海天)致意

 

 

附:父親的自傳

自傳                                                              蔡名永

一、家世

      余家世居湖北省雲夢縣,大山鄉,傍溳水之濱。先祖履平公前清明經,精研理學。鼎革後,隱居原梓,以詩文自娛,著有北山逸民文集。父振聲公,幼從先祖侍讀,民九年以文官攷試及格,任職湖北省實業廳。洎後浮沈宦海先後服務於湖北省政府,漢口、杭州市政府各地。抗戰時,隨省府遷駐恩施。勝利後,還居漢口。母湯氏,秉性慈祥謙和,育余兄弟三人,次弟思永,畢業西南聯大,三弟毅永,畢業湖北省農學院,大陸淪陷前,均任職漢口市政府。當時原擬移避台灣,以雙親年臻衰邁,不願再度遠離鄉井,致淪陷匪區,音信杳絕。三十九年初,獲戚屬自香港難民營來書,聞被前湖北省會計長傅逆養蓀,附匪後暴露余之身份,遭羈脅不屈。匪併捕兩弟入獄,迄今不知存歿。余於民國三十年結婚,妻李英畏,原籍湖北黃岡,育九女一子,除三、四、兩女寄養岳家,現居四川成都以外,餘均隨來台灣。長女高中畢業後,任職公務員;其餘均在學。全家賴薪給存活,負累綦重。

父親弱冠時

 

二、學歷

      余幼時就讀武昌小學。民國十四年,本黨北伐。圍武昌城四旬餘,家幾絕糧。武漢光復後,父失業還住雲夢故鄉,隨侍先祖讀四書、左傳、略解經史。十六年,復學初中,卒業於湖北省立第十中學。民二十年,父任杭州,得隨覽江南文物之勝,並就讀之江大學附屬高中;因校址倚六和、背秦望、下瞰錢塘,依山傍水,景物清絕,對胸襟之陶冶,自感有所受益。將屆畢業時,適值九一八事變。及淞、滬、戰役後,感國步艱難並匹夫有責之義,於二十二年初,考入中央航空學校第五期。二十五年,畢業起役。三十二年,在任中隊長職時,入空軍參謀學校第三期,得初窺兵學要義。三十三年畢業,三十四年夏末,在任大隊長職時,被選送美國參謀學校第二十六期。三十五年春,卒業返國。三十七年冬,在空軍總部情報處長任內,被選入空軍參謀學校指揮班受訓,因受戰局影響而中輟。來台灣後,於三十九年二月入革命實踐研究院第三期,並續為第四期住院研究員,此期間恭聆 領袖歷次訓示之感召,並瞭解歷年軍政各方面所以遭遇挫敗之原因,益堅我盡忠黨國,不計成敗利鈍之信念。四十年春,在總部作戰處長任內,入圓山軍官團高級班第一期,同年秋畢業。四十一年十二月,迄四十三年二月,奉調總統府高級參謀,以原職入石牌革命實踐研究院黨政軍幹部聯合作戰班,第一期受訓,使對兵學思想,大軍統帥,軍事哲學各項,得略窺其精義,並啟導自修之門徑,自感受益良多。四十八年二月,於國防部作戰參謀次長室,助理次長。任內入三軍聯合參謀大學第八期,四十九年元月卒業。五十二年二月,於空軍作戰司令部副司令,任內入國防研究院第三期受訓,同年十二月結業後,奉聘為該院軍事組講座。  

父親就讀中央航空學校第五期(民國23年)

空軍官校五期卅六周年同學會 (民國60年)父親(後排右四)

 

空軍官校五期五十五周年同學會(民國69年)父親(後排左四)

 父親任職空軍四大隊隊長 (民國36年)

 

年輕英俊的父親() 任職於台南空軍一聯隊聯隊長(民國43年)

 

三、經歷

    余於民國二十五年元月航校畢業,初任第二十六中隊少尉飛行員。時值兩廣事變,曾奉命多次赴贛州送款,並接余漢謀赴京。粵變敉平後,接收新機,調駐西安。僅一週,而有雙十二之變,全隊遭張逆學良羈留,達二週,嗣後遷駐蚌埠。抗日軍興,於二十六年八月十五日,遷曹娥江,在出擊前,遭日機襲擊,座機受傷。旋調駐南京,參予京滬之戰。二十六年底,首都撤守,因獲俄機接濟,轉赴蘭州受訓,並擔任西北防空。二十七年夏,移駐漢口,參加多次防空作戰。八月一日,因追躡日機,遭敵襲,中彈迫降武昌豹子澥受傷。當時以本隊人員損失甚重,仍帶傷服役往來湘、桂、武、漢間,漢皋撤守後,移駐衡陽,擔任湘桂空防。二十八年,因本隊人機損耗過甚,奉調成都補訓。二十九年初,因擔任重慶空防受傷入院。五月痊癒,升第八中隊中尉副隊長,十月升第七中隊上尉隊長。歷次赴新疆接收俄機,擔任川、甘、空防。三十二年七月,入空軍參謀學校。三十三年夏畢業,任第十一大隊少校大隊長,參加中原第三次會戰。三十四年,日本投降後,入美國參謀學校。三十五年四月,卒業,返國參予空軍總司令部改組之籌劃工作。六月調第四大隊中校大隊長,凡黃泛區,魯南綏北及東北,各次重要會戰,無役不從。在任期一年半內,全大隊出擊一萬一千餘架次。三十七年春,調任總部情報處處長,隨侍王副總司令轉戰東北、華北、及晉、豫、各戰場,主持作戰、幕僚業務、並隨時擔任各部隊聯合出擊時之空中指揮官。三十七年冬,入空軍參謀學校指揮班,帶職受訓。僅一月,因美籍教官撤退而中輟。旋調任京、滬、杭、警備總部副參謀長,得與陸軍同僚增多接觸。三十八年夏末,京、滬、撤守來台。之後,調任參謀學校研究員。三十九年二月,入革命實踐研究院受訓。結業後,復留院為第四期輔導研究員。四月,奉調為空軍總部作戰處上校處長,參予海南、舟山、撤退之役,並規劃台灣防衛作戰督導部隊整訓,恢復信心,激勵士氣,修建參謀作業程序等事項。其間二度奉派為  總統校閱空軍作戰校閱官。四十一年春,升第三署副署長同年冬奉調總統府高級參謀以原職入石牌革命實踐研究院黨政軍幹部聯合作戰班第一期受訓。四十三年二月畢業,奉調空軍第一聯隊聯隊長,負責空軍首次自螺旋槳式改為噴射式飛機之換裝訓練,深獲友邦之信賴,並奠立爾後各部隊換裝新機之基礎。四十四年十月,調任第五聯隊聯隊長。任內所屬,首創擊落匪米格機紀錄,對信心之建立,士氣之激揚,不無成效。四十六年十一月,以任期屆滿,調任作戰司令部參謀長,晉少將。四十七年八月,調任國防部作戰參謀次長室助理次長,在金門砲戰,其間代理執行官職務。四十六年二月,入三軍聯合大學第八期受訓。四十九年元月卒業後,奉調空軍作戰司令部副司令。五十一年二月,奉調三軍聯合參謀大學副教育長迄今。在服役其間,因戰功積勳,受有青天白日勳章四五六等,寶鼎勛章四五六等,雲麾勛章,洛書勛章,乾元勛章,勝利勛章一二三等,復興勛章,忠勤勛章及一二三等,宣威獎章,一星序獎章,陸海空軍獎章,忠貞獎章,雄鷲獎章,彤弓獎章,光華獎章,干城獎章,懋績獎章,楷模獎章等。  

父親(左三)與周至柔將軍(中間)及其他軍中同袍 (民國36年)

鄭松亭將軍(左一) 衣復恩將軍(左二)汪治隆將軍(左四)

顧兆祥將軍(左五) 高品芳將軍(左六)

楊孤帆將軍(左七) 王育根將軍(左八)時光琳將軍 (左九)

 

父親(左二)和他的長官們參加國建會(民國58年)

周至柔將軍(中間)王叔銘將軍(左五)

魏崇良將軍(左一) 賴名湯將軍(左三) 楊紹年將軍(左四)

吳順民將軍(左六) 雷炎均將軍(左七) 陳嘉尚將軍(左八) 劉牧群將軍(左九)

徐煥昇將軍(左十) 王衛民將軍(左十一) 徐康良將軍(左十二) 羅英德將軍(左十三)

 

父親(左二)任職情報次長往訪日本 (民國58年) 

 

父親(左一任職情報次長時(民國59年)

美軍協防司令ADM. W.H. Baumbeger(右二)訪華

 

 

 父親(前中)接待美軍太平洋空軍副總司令J.D. La Velle(前左)訪華

(民國59年)    

 

父親(左一)陪同監委巡視空軍(民國59年)

 

父親(中間)于台南基地為美軍頒飛鷹(民國60年)

 

父親(右一)為美軍協防司令部參謀長 B/Gen Douglas 頒飛鷹

     (民國60)

 

父親(右一)任職空軍副總司令時

榮獲美國太平洋空軍總司令柯雷上將

代表美國政府頒發紫星勳章(The Legion of merit

(民國60)

 紫星勳章證書上面寫: 

       每一位美國公民,必須要對這位將軍致最高敬意 

(Every American Citizen must salute to this Gentleman.

 

父親獲頒青天白日勳章的證書

 

空軍軍史館展示父親獲頒的勳章、褒揚令、旌忠狀

 

四、實踐心得

      余幼承家訓,律己以嚴,對人以誠,處事以勤,服役以來,未敢須臾或忘。嚴者遵守法紀,不怠不惰,以身作則,期為部屬之表率。誠者,澄廓私欲,務求明信,不枉不縱,使無疚於心,勤者事必躬親,察其隱微,核其成效,歷年以來,篤行力踐,自信尚能克盡職責,勉無隕越。

 

五、精神修養

      余弱冠從軍,如今兩鬢將斑,而道德文章,一無成就。以言精神修養,實不勝惶悚。近年受訓期間,屢親聆  領袖訓示,並鑽研各類兵學、哲學、及中外史籍等勉能粗解其精要,並得略窺存養、省察、之門徑,更明辨我革命軍人生死之義,故以良知立心,以兵學科學為用,不妄言,不妄行,黽勉進修,寧靜自處,力行以來,方寸之間,似較以往,更有所凝固;是為余近年來,在身心體驗上,自感最大之進益。

 

六、生活才藝

      余半生戎馬,習於軍人生活。體力強健耐勞苦,不拘細節,喜涉獵經史。唯遭離亂之世,歷年均在艱難困苦中掙扎;故厭薄世俗,常求寧靜淡泊以自處。重感情,特自感學識短陋,公餘之暇,好圍棋兩局;此外,無嗜好,亦無長技能。

父親(後排右二)與最喜愛的中華圍棋社

 

七、志願與抱負

      今日革命頓挫,神州陸沈,我億萬同胞,橫遭蹂躪。為規復中華,延續國脈,湔雪家仇,並使吾黨主義,宏揚光大於世界,必須掃蕩匪氛,消滅赤色帝國主義;故反共抗俄與匪偕亡之志,久已堅定。余忝為革命軍人,但知遵奉  領袖訓示,盡忠職守,服膺命令,澈底達成賦予之任務,赴湯蹈火,生死不渝。至於成敗利鈍,與工作選擇等,則非智慮所及,是為將來之志願,亦即余之抱負也。

父親任職作戰助理次長()隨侍經國先生

(民國47823砲戰期間)

 

※這是父親在三軍聯大任副教育長,受校長劉安祺將軍賞識,升父親任教育長後,不久,又升調國防部情報次長。晉見蔣經國部長時,父親自己擬寫的自傳,再交文書官謄寫的原文稿。在朝的將軍呈給政府單位有關自己的工作報告;倘若被懷疑,立刻就會去查證。當時有人證,有物證,如何能做假?如今頂著不孝的罪名,女兒將父親的自傳公開,希望能為我的父親討回一個公道。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4936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