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
市長: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副市長: 早早安(顏俊家)子鳴Abr尉左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尚待成欄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轉貼)2代健保,二度徵稅!
 瀏覽1,717|回應2推薦0

MeiFengAsistant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行政院將「二代健保」方案的修法內容送至立法院,主要的變動是由「個人薪資所得制」轉為「家戶總所得制」,保費費率採年年調整。

健保局認為新制將更公平、財務將更穩健。但朝野立委都表示,新制剝削薪資階級,且健保弊端未除,因此反對實施新制。

所謂「家戶總所得制」,其實就像是綜合所得稅的夫妻合併申報;要將家戶單位的一切收入納入計算,以家戶總所得,做為保費級距的分級標準。

誠如立委的批評,除了受薪階級的家戶所得最透明、最易稽核外;其實所得稅申報根本課不到有錢人的稅,健保費合併計算也一樣無法反映有錢人的真實家戶總所得。更有甚者,所得稅的課徵是以扣除各類減免後的淨額為基礎,健保費則以總額為基礎;故而,保費費率縱然比稅率低,但因基礎不同的計算結果,保費即與繳稅相去不遠。以健保局設算的費

率百分之三點一四計,四口之家年總所得一百一十四萬餘元,全年繳費達三萬六千元;而相同家戶收入繳所得稅,亦僅約五萬餘元;這豈不形同繳兩筆所得稅?

名為「保險費」,實為「健保稅」;號稱追求公平,但實際上反而助長了不公平。根據健保局在健保滿十年時的統計,健保支出了三十億人次的門診,二億人次的住院。按理,門診和住院比較起來,住院應該更能反映所謂經濟弱勢及需要長期醫療幫助者,亦即是健保應該針對的對象;而門診通常可自行負擔,其實不必以健保來保障。健保的門診和住院使用人次如此不成比例,表示多數情形,只因為制度擺在那裡,助長了不用白不用的心理,形成了制度性的浪費。這是任何公共制度在人性作用下的必然結果,且費用愈高,浪費愈嚴重。如今,二代健保要以保費年年調整來追上未來健保的支出,可以預見,必將徒勞無功。

這種醫療的大鍋飯,管理上的問題將會更加剪不斷,理還亂。社會各界指責健保局,詐領健保案件層出不窮,藥價黑洞無法解決,健保給付還不斷縮水,竟然逕自推出以滿足財務為中心思考的二代健保,當然無法支持;立委更批評健保局,以法令強制加保,明明是辦理公務,健保局還年年發員工高額獎金,達四點五個月,十分荒謬。種種管理上的問題,都是年年檢討、年年照舊的沈眫痼疾;只要繼續維持幾近「公醫」制度的健保,即可斷言根本無法解決。

因此,健保問題似乎不該再朝向「收錢補洞」的方向思考;因為那是徒勞無功的。現在應該認真考慮的是:健保究竟是一套保險制度,還是社會救助制度?

若是保險制度,則保費不能因收入而有差別,只能視保障範圍而定;若是社會救助,則完全沒有強迫全民加保的理由,政府只要徵收稅捐,制定標準,對符合者給予醫療照護即可。不論哪一種方案,都必定比現在這種制度合理且節約。也就是說,從制度的根本理念檢討,方有成功希望,否則號稱「二代健保」,仍然是新瓶裝舊酒罷了

「健保」這項公共政策,還應該考慮現代政府究竟要介入人民生活範疇多深、多廣。若以鼓勵民眾購買商業醫療保險,搭配社會救助的方式,來組建全民健康網,是否在經濟、行政管理各方面更為適宜,亦值深思;政府不宜以無效益的公辦健保將全民形同劫持。

因此,強制全民加保的現行全民健保制度,不妨交付全民公投決定其前途;而規劃替代方案時,亦不必拘泥於以財務為中心、年年調整費率的框框,或許更能符合全民的福祉。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3955943
 回應文章
(中國時報/2002-07-29/社論) 調漲健保費後該交代的問題
推薦0


MeiFengAsistant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中國時報/2002-07-29/社論)           

調漲健保費後該交代的問題

幾經折衝,健保費率與門診部分負擔還是同步調漲了。這不僅意味自九月一日起民眾每月所需繳交的健保費增加了,到大醫院看病的門診部分負擔與檢驗費用也增加了。這項漲價措施,儘管在野的國親兩黨仍有異聲,全國工總表達不滿,民間的醫改會、消基會亦持續批評,然而在衛生署堅持,府院同步相挺之下,這項政策應算是定案了。換言之,不論誰同不同意、或滿不滿意,民眾今後負擔加重是跑不掉了。

說起來,相關部門這回對健保費用調漲政策的操作手法,算是很成功的。第一,健保財務虧損嚴重的情形很早就一再被強調,最近甚至連何時將破產的警訊都明白預告,等到多數民眾都有健保撐不下去的印象時,讓民眾必須在「搶救健保」與「反對漲價」間去選擇,試問還有第三條路嗎?第二,它的發布時機選在立法院休會期間,在野政黨就算有充分證據證明曾決議一年內不調漲,但此時此刻,除了發表聲明抨擊,又能奈何?第三,相關部門先推出一個「定率」調漲的方案提供各界撻伐,再趕緊推出一個「定率與定額」的綜合方案,比原來負擔少一半,一陣「朝四暮三」下來,不僅消基會「含淚接受」,學界也「勉強接受」了;第四,這項漲價新制預計維持兩年,剛好跨過總統任期,對選舉、對執政黨的衝擊最小。相較於過去其他重大政策的操作,執政當局這回操作健保費率調漲,算是細緻多了

講實在話,「全民健保」已經是台灣民眾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沒有人樂見其走上破產停辦之路,如果財務虧損確實嚴重,民眾基於「使用者付費」的原則,適度增加部分負擔,是無可厚非的,若能因此導正國人若干就醫的偏差習慣也未嘗不好。問題就出在於,當前健保的問題,絕不僅在於費率過低一端,逼迫民眾繳更多的錢,恐怕也不意味健保的問題就都迎刃而解了。

也可以這麼說,除了民眾負擔確定增加以外,相關單位其他什麼都沒交代,這些應交代而未交代的問題包括:首先,健保財務的虧損何以嚴重至此?是的,人口老化速度、醫療技術成本增加、保費未見調整可能都是理由,但再怎麼說也不致虧損到這般的天文數字吧?要知道當年規劃健保時,整個費率是經過專業精算過的,為考量相關因素與潛在成本,已經做了超收的規劃,這幾年固然因為股市不佳,財務槓桿調節確有吃緊情形,但虧損窟窿怎麼會大到瀕臨破產的境地?

相關單位沒有交代的第二問題是,這幾年在遏制醫療資源浪費上究竟做了些什麼?多年來若干醫療院所配合健保給付機制的種種浮報、超收情形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浮濫開刀、重複檢驗等浪費現象比比皆是,衛生署與健保局有做過任何有效的稽核嗎?內幕重重的「藥價黑洞」問題,若干離譜的用藥與價差連民眾都能察覺,有關方面似乎就是渾然不覺;而地方政府積欠健保費的問題,中央除了「道德勸說」,好像也只能兩手一攤。

相關單位也沒交代,九十三年以後怎麼辦?如果現在宣告現行費率只能維持兩年,那豈不是預告,兩年後財務危機依舊,費率還是得面臨調漲?還是說那時已選完總統,問題反正已不敏感?

研究過健保財務的學者與專家都清楚,健保會虧損到今天這般田地,很大部分是管理的問題,而非民眾所繳交的保費過低的問題,如今直接拿民眾的荷包開刀以濟健保財務虧損之急,本來就是柿子揀軟的吃,但為了健保的永續,「勉強接受」恐怕還是唯一的選擇。

但我們要在這裡強力要求相關部門,既然已經多收了錢,就必須在怎麼減少虧損上做些成績與交代,譬如針對醫療院所浪費所為之的稽查,必須要對外公開,特別是有那些醫院曾違法浪費醫療資源,不能再刻意遮掩,全部要對外公布;藥價黑洞也必須拿出一套有效稽核的辦法,不能坐視不理,我們最不能接受的結局是,健保費增加了,民眾負擔加重了,但醫療品質低落依舊,財務管理不善依舊,等撐了兩年,再度調漲健保費填補更大的窟窿。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3956017
(轉貼)二代健保 繳保費更公平
推薦0


MeiFengAsistant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有了二代健保 繳保費更公平

不論家有幾口 賺多少錢就繳多少保費 依家庭總收入計費 「林志玲現象」不再

四月一日起,健保開辦十五年來,第二次調高費率,但馬英九總統也指示,未來兩年內應推動二代健保修法。到底什麼是「二代健保」?和健保現制有何差別?更多人關心的是:「我要多繳保費嗎?」

不少人出國談到台灣的好,每每想到「健保、勞保,吃到飽」,諾貝爾獎經濟獎得主克魯曼也大力讚揚,「台灣的健保經驗適合做為解決美國健保問題的借鏡」。但說起台灣健保的不好,幾乎每個人馬上可羅列健保浪費、財務吃重等種種罪狀。

 

業外收入計入 公平多了

衛生署長楊志良說,四月一日即上路的費率調整方案當然不是一百分,否則就不需要二代健保了。

二代健保,簡言之,就是台灣版健保改革方案。衛生署健保小組副召集人曲同光指出,目前健保是承接統合公、勞、農保而來,所以保險對象以職業及薪資所得來分類,共分為六類十四目。

由於保費計算基礎為月薪,並未計算其他業外收入,難免有人實際上總收入多,但因薪水不高,健保費也不用多繳。

「高收入、低保費」例子,不勝枚舉,名模林志玲幾年前在大陸墜馬返台治療,被發現以第六類地區人口身分投保,每個月保費僅六百多元,另外,部分政論名嘴雖沒有固定薪資,但每場上電視的車馬費動輒萬元,他們也以第六類地區人口身分投保,雖合乎健保法規定,但大家認為如此並不公平。

 

費率調整彈性 虧損減少

另外,有人雖然無固定職業,卻縱橫股市,在股票交易獲利頗豐;也有人是退休教授,既有退休俸又享十八趴高利息,但在健保保險對象歸類中,他們都是第六類地區人口的納保人。更離譜的是,有的醫師娘、會計師太太買一塊農地,就成為農會會員,每月繳交保費僅三百一十元。

景文科技大學 財稅系教授朱澤民說,健保開辦時,根據薪資所得為保費計算基準,但經過十五年演變,國人非薪資所得所占整體收入比重愈來愈高,平均每一百元收入,其中靠薪水來源只占七十八元。因此,許多人靠著資本市場的股利而有高收入,卻依然享受低保費。

其次,目前健保最大問題是支出隨人口老化、醫療進步等因素所需增加,但保費收入卻趕不上支出速度,費率調整又往往被政治因素牽絆,以致虧損難以解決。衛生署五年前開始規畫,並召集上百位學者腦力激盪,完成二代健保改革案。

 

單身高薪、頂客族 相對不利

健保局長鄭守夏指出,二代健保就是要打破既有保險對象分類,以家戶總所得取代以個人投保薪資的計費方式。也就是說,不論家中有幾口,賺多少錢就繳多少保費,比較公平。

至於家戶總所得的內容,除個人薪資外,還加計家庭成員存款利息、營利所得、執行業務所得、股利、財產交易所得、租賃所得,原則以稅籍內的家戶所得計算。

這種保費計算方式,讓所得愈高、有業外收入者的保費愈高,當然可增加全體保費的進帳。

二代健保規畫小組執行長、台大公衛所教授賴美淑推估,未來二代健保費率勢必比現制要低,估計有半數家戶健保費可望因此減少,但相對不利的是中所得的單身上班族及高收入家庭,所負擔的保費也較高。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3955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