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
市長: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副市長: 早早安(顏俊家)子鳴Abr尉左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家國主義 家主政治 中華家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玉鳳家族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Fw:三歲男孩的死亡
 瀏覽11,629|回應1推薦1

Vi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昨天看到一則新聞:一個三歲男孩被他的收養人虐待而死,不僅全身有燙傷、骨折還有大片的刺青。這位小男孩的母親才二十七歲卻不斷進出監獄、警察局,身上背負著累累的犯罪紀錄,不得已只好把自己的小孩寄託給朋友托養,但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小孩卻死在他的手下,而且是以極度非人道的方式虐待自己的孩子。最後在急救過程中,這位母親選擇讓自已的小孩安樂死,好讓他快快脫離這個地獄般的人間受苦,能夠到共和式的天堂樂園享福...她是這樣想的...

看到這篇報導我不僅聯想起前陣子邱小妹妹因為被她父親狠狠重擊而受傷,台北市任何一家醫院都不願意收留她並幫她做急診,反而紛紛延遲她獲醫療的權利或者說剝奪她醫療方面任何的人權,原因是她的父母絕對繳不出醫療費用,而且她的傷勢過重每條人命都是無價誰會甘願負起責任去承擔絕對沒把握的手術呢?所以她死了,死的時候才不到10歲。現在又出現一個死亡年齡才三歲的男童,我實在有點感慨,為什麼人必須受到無奈的出生命運的抉擇?既然先天不足那後天也沒機會可以補救他們脫離社會底部的排斥跟貧窮。那我們所生存的政府到底為人民做了什麼事情呢?其實我沒有要說些偉大的說辭來批評政府的對錯,只是開始思考最近選舉頻繁每一位政治人物都在書寫著一張張充滿理想、夢幻的社會支票:老人年金要增加、大學補助、失業補助金要增加..等等,但是真正實現這些支票的政治人物到底有多少?還是這些政客只是在鎖定整個社會的人群有哪些是可以壓榨?哪些是要忽略?哪些是要巴結?原來政客也是要做市場分析不然他們這些生產者提供的爛透政策如何才能販售出去呢?他們到底有沒有關心過在社會底層的人們生活品質簡直跟動物般不堪,流浪的動物們沒有家庭的累贅可以盡情的在垃圾堆中找尋食物、居住所跟配偶。但人類有多少需求呢?起碼需要生理需求(吃喝穿)、需要被社會認同、需要自我認同,有這麼多種的需要豈能任憑他們自生自滅呢?台灣的犯罪率一直都居高不下,而且犯罪者有大部分的家庭父母都是居住在社會金字塔的底部,因為父母一直都被邊緣化、污名化、排斥化,當然他們所生的兒女大多會按照父母所生存的模式繼續沿用,直到這個家族被消滅為止。可是這些社會底層的人真的如大眾眼光中有令人鄙視的人格嗎?我想不盡然,不過台灣政府卻沒有提供一個讓這些生存在底層的小孩有空間可以發揮他們的色彩在全然空白的畫布上,痛快的、瀟灑的,在每一個角落塗上任何一種他們所喜愛的顏色跟形狀,直到生命的終止可以說聲:這就是我的傑作啊!台灣是不是找不到這樣的空間可以改變這些一出生就背負沉重十字架的孩童們,有機會可以放下罪孽的贖罪的表徵展開他們沉睡已久的的雙翅,向著陽光白雲可以翱翔、穿梭著自由無際的草原,呼吸新鮮而營養的空氣直到生命的成熟。我為這個三歲男孩感到痛心,因為他尚未享受到什麼是生命的美好、快樂、悲傷、自省,就必須被迫穿上死亡的鼻環,當做牛,無辜的被犧牲。對這些政客而言這根本無法引起他們被媒體注意的焦點也非納入他們政見的考量中。不過這對平民而言這將是多麼嚴重的社會問題。因為我們的鄰居是否也有年幼的孩童正在被穿上死亡鼻環中呢?真希望不要在看到有小孩死亡的原因是這樣痛苦,如果真要選擇死亡,我寧願他們是因為疾病而安樂,起碼他們有受到該有的尊重也對之後的醫療研究奉獻他們的活體,好得救更多幼嫩的草苗繼續享受呼吸、吵鬧的權利。



Vi <感恩..祝福大家健康快樂>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1473623
 回應文章
(轉貼)三歲童遭刺青施虐致死 只是「好玩」
    回應給: vi (violetseow) 推薦0


梅峰健保免費公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桃園縣三歲男童傅俊祥疑遭凌虐致死,全身有六個地方被刺青,送醫時瞳孔已放大,不治身亡。圖∕怡仁醫院提供


桃園縣三歲男童傅俊祥疑遭凌虐致死,右肩至手臂有大片刺青,照顧他的張志任說花了兩星期才完成「作品」。圖∕怡仁醫院提供

【記者鄭國樑、劉愛生、呂開瑞∕桃園縣報導】

今天滿三歲的桃園縣楊梅鎮男童傅俊祥,昨天被受託照顧他的張志任送急診,渾身是傷,包括生殖器上方肚皮等六個地方被刺青,昨晚不治,張志任被依殺人罪嫌聲請羈押。

傅俊祥「父不詳」,母親傅美桂和同居男友彭春淵都在服刑,兩個月前輾轉交給張志任照顧。傅俊祥昨天送醫時已垂危,檢警向龍潭女子監獄緊急借提傅美桂,晚間七時許帶她到醫院探視時,她不忍孩子再受折磨,同意放棄急救。

有吸毒前科、靠打零工維生的張志任,昨天上午八時十五分把傅俊祥送到楊梅鎮怡仁醫院急診室,聲稱男童跌倒身體不舒服,醫護人員診斷昏迷指數只有三(正常為十五),但仍有心跳,急救後轉往長庚兒童醫院。

醫護人員見他身體多處紅腫、瘀傷,還有疑似燙傷痕,更駭人的是竟然至少六個部位有刺青,生殖器上邊的肚皮刺了個大象頭,右肩至胸、手臂刺一條龍,右胸上還有個「祥」字,兩乳頭周邊都刺太陽光環狀,兩小腿有太極圖案。

有護士問張志任是誰刺的,為什麼?張志任說是他,還說「好玩啊」,院方認為這是虐童案,通知醫院社工並報警。張志任見狀,藉口要找男童的「姑姑」來照顧,準備離開,被醫師留住。

警方把張志任帶往楊梅鎮環南路住處調查,在四樓他和傅俊祥睡覺的房間,發現棉被和地板沾有血跡。張志任辯稱是傅俊祥前晚和他在床上跳,不小心摔倒撞到地板受傷的血跡、嘔吐穢物,原以為沒事,早上發現昏迷,才趕緊送醫。

警方先找到傅俊祥的外婆,她說傅美桂很少和家人連絡,更沒見過面,只知道她三年前懷孕,她沒見過外孫。

警方晚間帶傅美桂到醫院探視傅俊祥,傅美桂見兒子全身刺青,還有傷痕和皮膚病,忍不住痛哭,「都是媽媽的錯」,她一直對孩子說抱歉。

傅美桂接受警方訊問,供稱因為要入監,和家人又久沒連絡,只好把孩子交給彭姓友人,但不知為何變成由張志任照顧。

張志任說,彭姓友人當天就把小孩再交給他,男童很好動但不算頑皮,吃睡都和他一起,有工作就帶他一起出門。

警方根據醫院的說法,懷疑傅俊祥被刺青時,有可能遭毒品或迷藥控制,不過抽血檢驗後,初步沒有毒物反應,擇日再解剖查明死因。

【2005/11/27 聯合報】

虐童案》孩子全身刺龍刺象 嫌犯:搞造型


在傅俊祥身上到處刺青的張志任被警方依殺人罪嫌移送地檢署並聲請羈押。
記者鄭國樑∕攝影


傅俊祥肚臍周邊有一對翅膀和花紋刺青,他左手臂曾骨折竟沒就醫。
圖∕怡仁醫院提供

【記者鄭國樑∕桃園縣報導】

涉嫌虐待男童傅俊祥的張志任,不僅在男童身上刺青,還幫他削龐克頭,張志任對刺青一事顯得輕鬆,甚至覺得是做「造型」;員警怒斥張志任「變態」,想到頭皮直發毛。

張志任身高一百八十三公分,體重一百多公斤,身材魁梧,高中就被選為鉛球選手。他供稱認識傅俊祥的母親傅美桂與同居人彭春淵,彭春淵過去對他很好,今年入獄前,請他照顧傅俊祥母子,到了九月傅美桂也入獄,他「講義氣」,就負責照顧男童。

警方發現,張志任連尿片都不會包,房間衛生不好,傅俊祥的皮膚病應該和此有關。令警方驚訝的是,他對在傅俊祥身上刺青、頭髮剪條「馬路」的龐克模樣,視為「造型」、「有成就」。

張志任還對傅俊祥右肩到手臂、胸的一條龍顯得很「滿意」,他說特別花了兩星期才完成,圖案參考刺青書,用電動刺青筆一點一點刺,再塗上專用的顏料,加上兩個乳頭刺上太陽光環,與生殖器部分如同一幅圖。

警方認為,張志任自己的刺青,只有左手臂一根羽毛,卻在孩童身上刺了多個圖案,特別是在生殖器上方的肚皮刺個大象頭,不知讓孩子受了多少罪。

【2005/11/27 聯合報】

虐童案》法醫:他被當玩具

記者鄭國樑∕楊梅報導

桃園縣楊梅鎮三歲男童傅俊祥被虐死案,法醫今天凌晨相驗一看見屍體滿身刺青,傷痕遍佈,就說「簡直把小孩當玩具」。

狠心張志任收押

涉案的張志任除了坦承在孩子身上刺青,今天凌晨也表示傅童臀部整片紅腫是被開水燙傷,不是包尿片衛生差所引起的皮膚病。張志任今天凌晨被聲押獲准,幼童的母親傅美桂看見今天過三歲生日的愛兒受虐死亡,當場泣不成聲,表示要控告張殺人。

雖然長庚兒童醫院從死者血液採樣,化驗後沒有毒品、安眠藥反應,但檢方還要擇日解剖,做更精密檢驗確認。

楊梅警分局長陳武康昨天上午接到傅俊祥受虐案,立即指派偵查隊、楊梅派出所偵辦,由於孩童已呈腦死,只用呼吸器維持生命,但傅的阿嬤不願意簽拔管同意書,檢察官於是在傍晚指揮警方,到龍潭女監緊急借提傅童的母親傅美桂。

警方調查,傅美桂因毒品案,今年九月被捕勒戒後就服刑,當時把孩子託給一名彭姓朋友,不料彭第一天就把孩子交給張志任照顧,一場悲劇就此上演。

警方借提傅女時,一直等到了林口長庚兒童醫院加護病房,才婉轉告訴她「孩子受了不少委屈」,她第一眼看見寶貝,驚喊著「怎麼這麼瘦,為什麼全身都是傷」?母親的眼淚立即潰堤,情緒失控跪在床邊抱著孩子哭喊著說「媽媽對不起你」,在醫護、社工員和警方安慰下,她同意孩子拔管不再用呼吸器,醫院在晚間9時許宣布不治。

【2005/11/27 聯合晚報】

虐童案》卡債家庭 苦兒受虐

記者林思宇∕台北報導

兒虐事件日益殘暴,令人不忍卒睹。根據兒童福利聯盟分析顯示,兒虐家庭有五成是因經濟不穩定。尤其以卡養債,高額的循環利息壓得持卡人喘不過氣,不少家庭被現金卡拖累,以致孩子無法正常上學、生活,甚至遭虐或被迫跟著父母走上絕路。

兒盟將通報的個案分析結果顯示,兒虐的原因不出經濟問題、婚姻結構不穩定,和父母親染有酒癮藥癮。以今年為例,一到十月累積的通報個案五八○案中,經濟因素就佔五成,包括父母親失業、經商失敗等。而不堪卡債負荷的就有卅、卌例。

兒盟憂心,台灣整體兒虐通報數,每年正以一成以上的比例上升,進一步分析發現,經濟因素的比率逐漸增多。尤其是現金卡預借風盛行,使原本工作就不穩定的持卡人以卡養債,循環利息更使卡債迅速累積至不堪負荷時,整個家庭頓失重心,父母親在龐大債務壓力下容易打孩子出氣。

兒盟表示,在躲債的日子中,受害最深的常是小孩。除了長期飽受父母惡言或暴力相向,生活、求學都成問題。

兒盟指出,前一、二年經濟不好,但經濟問題及卡債效應延遲至今開始顯現。最近發現,許多父親失業壓力大,就打孩子出氣;或是不堪負荷龐大債務,攜子自殺走上絕路。

現在討債公司花招多,甚至找孩子下手。有的會拿著「大聲公」喇叭到學校門前喊「XXX,欠我一百萬,趕快還來」,都嚴重影響孩子的心理發展。有的學校得幫忙保護欠債學生,甚至另覓地點讓孩子考畢業考,免得被討債集團盯上。

兒盟指出,當兒虐案爆發後,鄰居多會說,「早就打很久」。遺憾的是,卻始終沒有人願打通電話代為求助。

兒盟呼籲,周遭如果有小孩長期受虐,應儘速打一一三電話通報。

此外,兒盟也提醒政府,預防兒虐應及早介入這些高風險的家庭,今年元月因邱小妹事件而編列的三千萬元預算,明年應繼續編列,減少兒虐案。

【2005/11/27 聯合晚報】

虐童案》急救傅小弟 醫護紅了眼眶

記者鄭國樑、曾增勳∕桃園縣報導

桃園縣楊梅鎮怡仁醫院醫護人員昨天急救傅俊祥,幾乎都紅了眼眶;警方和社工員也感慨,「辦過多次受虐案,這次最嚴重」、「怎麼有這麼狠、變態的人」。

社工員蔡雋文指出,傅俊祥送到急診室時,醫護人員見他瘦弱的身體就感覺有異,等發現他身上多處刺青又有皮膚病,疑似燙傷、外力引起的瘀傷,確定是典型的家暴案。

一位護士表示,張志任殘害幼小生命的手段和心態令人髮指,單從孩童臀部紅腫的皮膚病,就知道不會照顧小孩,應該是包紙尿片溼了沒換,加上衛生觀念差,時間久了出現皮膚病甚至褥瘡。

她說,男童左手臂骨折,竟然不帶他就醫,就這樣折騰三個月,加上刺青的傷害,看了令人不忍。

傅俊祥之後從怡仁醫院轉送林口長庚兒童醫院急救,一度心跳停止,嚴重腦病變,懷疑中毒,醫護人員全力搶救,在他母親簽署放棄急救同意書後,醫師在晚上八時零五分宣告死亡。

兒童家護科主任夏紹軒說,傅俊祥經過心肺復甦術恢復心跳,但是血壓、心跳很不穩定,全賴強心劑和呼吸器,即使能活下來,極可能成為植物人。

醫護人員檢視發現,傅俊祥的身上刺青多是舊傷,左手臂骨折,額頭瘀血、腹部多處刮傷、外生殖器有傷口,脖子的糜爛傷口,則是新傷。

夏紹軒說,臨床上看,傅俊祥的病情屬於缺氧、缺血很嚴重的腦中樞神經病變,懷疑是中毒,已採檢體進行毒物化驗;是否被悶或被勒?還要查明。

【2005/11/27 聯合報】

虐童案》苦兒母親 未聲請攜子入監

記者楊德宜、呂開瑞∕桃園縣報導

三歲男童傅俊祥被凌虐死亡,他的母親入獄但未聲請帶他入監照顧,社福系統也未接獲通報,形同死角。社會局人員說,「這種漏網個案愈來愈多」,將強化監督和通報機制,避免憾事發生。

桃園地檢署執行檢察官胡原龍指出,監獄行刑法規定,女受刑人如果有三歲以下幼兒要照顧,可以聲請幼兒隨同入監撫育,檢察官都會准許,並指示監獄妥善照顧幼兒,過去監獄內幼兒「陪媽媽坐牢」的案例相當多,監獄也會特別照顧母子;但須由受刑人主動告知聲請,因執行案件太多,檢方不會做家庭背景調查。

傅俊祥的母親傅美桂因毒品案判刑七個月,九月十七日發交龍潭女子監獄服刑。桃園女子監獄人員昨天表示,傅美桂發監時,並未告知有未滿三歲的幼兒待撫育,也未聲請攜幼兒入監。

桃園縣政府社會局長許秋萍表示,毒犯的背景複雜,吸毒入獄多半是一年以下的短期刑,如果不是列管的家暴兒,媽媽又不主動說出有幼兒待照顧,社會局也難找出這種處於「危險環境」的幼童,這類漏網個案也愈來愈多。

她說,日後將委託村里鄰長、派出所、學校、醫院和熱心鄰居等,建立完整的通報系統,社會局社工課一接到通報,立即介入輔導,並與檢方和監獄協調,主動確認即將入獄服刑者是否有幼兒或未成年子女,並做家庭訪視,以便協助安置孩童。

【2005/11/27 聯合報】

刺青虐童 嫌犯承認「他會喊痛」

記者鄭國樑、葉英豪∕桃園縣報導

涉嫌凌虐桃園縣三歲男童傅俊祥的張志任,昨天承認逼男童刺青時對方會喊痛,打過男童的頭,臀部整片紅腫是被熱水燙傷,法官已經裁定羈押張志任。

傅俊祥的母親傅美桂前晚到長庚兒童醫院見愛兒最後一面,看到兒子受虐嚴重,全身是傷還有刺青,當場泣不成聲,說「我要告張志任」。法醫昨天凌晨相驗,忍不住說重話,「簡直把小孩當玩具」。

相驗後,初步研判死亡主因是後腦膜下出血,但還要擇日解剖,釐清傅俊祥受虐時有無被迫服迷藥或毒品。

張志任稍後被帶往地檢署,複訊時承認過去因為傅俊祥頑皮,或逼他刺青喊痛時打過他。

傅俊祥的戶籍資料父親欄為「身分不詳」,傅美桂接受警方和社工員調查時,表示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只是礙於三年前孩子出生時,生父因毒品案剛入獄沒多久,刑期長達九年,她顧及隱私才沒報生父名字。

傅美桂還透露,後來和現在的男友彭春淵生有一女,一歲多,已由社會局安排庇護家庭照顧,聽說過得不錯。傅美桂昨天凌晨還押龍潭女子監獄,獄方表示她一整天情緒穩定,會安排輔導與多注意她的舉止。

【記者吳佩玲∕桃園縣報導】桃園縣社會局課長李瓊華昨天表示,家庭暴力防治最弱的一環就是學齡前小孩,衷心希望鄰居們多管管閒事,就可以防止類似傅俊祥的悲劇再上演。

李瓊華曾輔導傅俊祥的母親傅美桂,她說傅美桂從小就離家,以致入監服刑時,找不到人照顧小孩;其實,傅美桂九十一年生產時,就因為未婚生子,加上繳不出醫藥費,被醫院通報到社會局。

她指出,社工員曾與傅美桂接觸,希望代辦急難救助,但是傅美桂拒絕提供娘家的資料,加上與娘家已多年未連絡,導致急難救助書面資料都沒有,社工幫不上忙。

她表示,對未婚媽媽來說,娘家是最好的備援系統,但許多未婚媽媽因為家人不諒解,與親人疏離,導致未婚媽媽一旦出問題,小孩子就跟著受罪。她認為,學齡前小孩是家庭暴力防治最弱的一環,希望鄰里若發現有小孩莫名哭鬧,多關心一下。

【2005/11/28 聯合報】

本文於 修改第 2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415&aid=1474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