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亞洲文學擂台
市長:vivijr  副市長: 吳錡亮雲天犀利萌烑與芋頭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亞洲文學擂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陳柏達專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蘇省詩選
 瀏覽802|回應2推薦1

陳柏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也真

蘇省詩選

之一   之二




《我們之間》

遠離故土的滿月傾向故土
我們之間沒有一句詩的距離
桂花飄香十里,我們分別徘徊

你突然念親的日子,我們相對默然
一如微笑時清亮的雙眼
咫尺之間,不該將秋水望穿

夏夜,我們結束望鄉,期待月光
在風的游移中,臉龐緩緩潤濕
靜聽流淌的聲音,斷續而感傷

最後相逢,我們開始崇尚枕詩而眠
那些花開的日子並不見得有多遠
我們之間從此再不須語言

2000,7,26凌晨

《鄉愁》

秋葉,一枚金色的鏡子,飄落於
案頭。那些晃眼的影像,巨浪般
摧毀我與故鄉間的堤防。我
怎能以詩化的筆將它點燃?

我曾是母親窗前搖曳的白楊,在被
月光俘虜的夜晚,我背過身
葉片飄成無數詩章。月光襲入
母親的小窗,母親依然安詳

為什麼流浪?太陽擁雲而眠時
我找不到光明的方向。母親
能否重拾針線繡一個雙面的夢?
一面是詩鄉,一面是故鄉

我的每一步都背離晨炊升起的地方
可我的淚,我泣不成聲的淚
總在門前的小河裡流淌;那如陽光般
永不彎曲的目光,凝成關於鄉愁的一行行

《烈酒與火焰之間》

除卻百篇詩文,烈酒與火焰之間
容不下喧囂,浮躁與不可一世

然而,我該為此於黎明之際哭泣
徹夜守侯竟為露重霜輕的空中樓閣
何至於霧鎖樓台?如此自欺欺人
是朦朧與混沌中踏破鐵鞋的曲徑
我怎能重複自語「處處通幽」?

拋棄。此番去而無歸!即便
遲暮西天,雁渡寒潭且南飛
無意義地指責難以逾越。哦--

請允我留存莫名憂傷的寒冬之淚
熒熒躍動,宛如此刻孤寂的啟明之星
離群,守侯。或該看眸中真實影像
烈酒與火焰之間,獨自莫憑欄

2000聖誕夜

《靜默之於喧囂》

絕望不過是/靜默於喧囂中
--題記

靜默之於喧囂,疲憊不堪
它若闖入未曾癒合的傷口
糜爛開始於落日山巒

歸家的人群幾度回首
真誠抑或偽善。刺破空洞
是熙攘的目光與尖利的笑容

不必張口辯解,當北風挾持
黑夜,所有的門拒絕開啟
所有的傷喪失痛覺

愛人?月色家園?逐日累積的失落?
選擇就此出走便得安然歸去
如此靜默地抗爭,魚死網破

2000平安夜

《平安夜祈福》

平安,吾愛!
今夜沒有雪花落在記憶的
肩畔。你睡了吧?
可是盛滿憂鬱的馬車依然,依然
撲面而來。鐘聲是誰對誰的幽怨?
這些來自天堂的精靈,又是因什麼
而聚成一團?
誰的翅膀折斷?誰的憂傷
徹夜氾濫?

平安,吾愛!
我難以寫下一個愛的魔咒,難以
將笑容用笑容點燃。
除非喚醒耶酥或者買下
小女孩的火柴。等待,
等待觸動心弦的叩門聲,我因
驚喜而不安。愛我的人卻
悄悄悵然。我在詩文中整夜的哭泣
誰又能明白?

平安,吾愛!
雙手在夢的天堂握成一個溫暖的
圈,月兒就睡在你的窗前。
我在詩文鋪就的路上跋涉,向雪域
頂峰登攀。忽略了美麗的雪蓮,更
忽略了艱難。誰在背後久久呼喚?
我選擇孤單只為在雪山之巔寫下
星光燦爛。就在這個夜晚,我捧到
你枕邊的,是聖潔的祈願--
平安,吾愛!
2000年平安夜

《詩解「藍色的多瑙河」》

前奏:流淌的夢

今夜,拒絕躁動的靈魂;躲進露珠,
以舒緩流淌的姿態,將感動與
感動渾然天成人間四月,夜的
色彩不帶一絲憂鬱,多瑙河的微波
掠過明澈如玉的眼眸。哦,
我愛的人們呀!不帶一絲憂鬱是人間
四月,是人間四月夜的色彩;
而我水樣的致愛,憂鬱著一夜
一季的夢幻。我的愛,我的愛人們,
今夜,我是等待中晶瑩的露水

第一章:圓舞曲之父

你從不曾低吟淺唱,詩文悄然成長。
父親,請保持寬容的沉默,看
一朵朵綻開以及一片片凋落。你是
默然寫詩的父親,我說你像有聲的
約翰*斯特勞斯。可是,你的青春邊
戀愛,邊耕作。選擇溯水而上,
夢境如此殘缺;日子漸趨蒼老,那
半部詩性雅然的《圓舞曲》你將如何
完成?且待涼秋八月白露為霜,
潔淨仿似真理馨香,我將欣然升騰。
我的父親呀,繆斯的港灣必將
溶匯多瑙之波。而此刻,你與春日
相攜遠涉重洋,抹不去有關盛夏的
痛楚,等不及桂香縈繞的收穫。
我的老父親,你的沉默宛如天籟
透明,我的傾聽於明日擊節而歌。夏日
殘缺露芒,也殘缺半部藍色的暢想。

第二章:友情變奏

你也有潔淨而脆的色澤。於是,
我們同屬於水的種族:流動,明淨,
溫和,含蓄;抑或升騰如雲,飄逸
如風;飛揚,凝練,顫悠,歸臨。
多瑙河溢彩流光,我們無比優雅的
徜徉;世界如此廣袤無垠,我們也曾
對瀟瀟揮灑江天。且看春池漣漪,
或者泉水叮咚,或者梨花一枝春
帶雨。在亙古的旋律中,我們共同
詮釋潤物無聲。哦!我情同手足的
朋友,多瑙河源遠流長,何不奔流
激盪?藍色的海洋是永不枯竭的希望!

第三章:致愛麗絲

愛麗絲從不曾泛舟多瑙。愛麗絲是
我水樣的愛人。絲雨柔曼,江南的巷子
綴滿梨花般純白的小傘。那時,
你有陶然一世的容顏,我追隨你的
眼波忘情流轉;那時,我已有露水的
戀情,卻沒有露水的具形。
愛麗絲,我醇然的女子,春雨綿然
觸及你的髮絲,你可曾驚覺我
一世的癡迷?那時,我漸漸溶入你
悠揚的旋律直到浮現疏影橫
斜,我便棲於茫茫清爽的四野。
其間落花流水遠逝,哪段幽怨的
節奏讓你悲情而泣?愛麗絲,我守侯
一季的愛人,今夜不再傷神,今夜請
與我執手重逢。天之涯,海之角,我將
無處不在。愛麗絲,今夜我們擁緊一鉤
彎月,看多瑙河在藍色天際流淌無邊。

尾聲:生命暢想曲

這是春夜的冥思,夜的色彩無比
斑斕,如同我和我愛的人以及多瑙河
微波折射出七彩光芒。「這是無月
的夜晚,天堂之門緊關。」無月的
夜晚,誰正迷惘?我愛的人們呀,且聽
詩文的詠歎以及多瑙河款款悠遠的
吟唱。誰都不該迷惘,這裡
即將再現黎明的曙光,更有聖潔的
靈魂釋放思想永遠閃爍的光芒

2000年4月29日凌晨

《幻變之冬》

最初的冬意是春
--題記

某時,我們唱著春季之歌
涉足冰點,會不會
頌揚燃情黃昏之落英繽紛?
假如於當時甦醒,又會不會
雀躍歡呼,且啟門相迎?

某時,北方的夜幕趨於凝滯
等待黎明的人止不住
哭泣。那早已南下的鳥翅
多麼僥倖!冬季的第一場雨
心灰意冷的魚靜默如水

某時,晶體狀的水無處不在
氾濫的詩意蒼白而短促
漸漸疏離的年輪之於
漸漸滲透交融的冰峰
天地初開,虛無何以存在?

某時,開了花的冬傲立雪中
深入淺出的命脈扣緊凍土
牽掛之從前或者淡忘之將來
該不該苦意爭春?於是
最後的冬意是心急如焚!

2000。12。22

《荒漠之旅》

孤獨的旅程
總要帶上這些回憶
羌笛如天籟
是不經意邂逅的美麗

長河日落時分的壯麗
牽連亙古的大漠孤煙直
一時半刻的停留
已風化成難以治癒的失憶

黑與白的界限不甚了然
分明的只是掠過風骨的沙粒
不斷蔓延的漆黑竟使心如止水
難以逃避的仍是一襲白衣

《模範情書》

我的目光 擊落了
一朵花的飛翔
潔白如雪
紛紛飄成 想你的郵票
鴻雁往返過後
心 就丟失在
無月的冬夜
2000。12。20
即興發揮

《象蘇省一樣甦醒》

1

背離夢境,殘存意識的意識。
農曆三月的天空,裸露陽光和原始;
蘇省在午後醒來,看一瓣瓣暮春
凋敝。誰的眼光游離,在千里之外
自欺鄉情?即便離別幽雅而至,
我的愛人仍挽留歌吟以及冥思。

2

雨後的街道過早抵達黃昏。路燈
綿延,點綴淒涼抑或凡塵,殘缺竟
至於美,竟至於跳躍節拍。搭車趕路,
停車就餐。城市的暮色從不掩起
慾望面具,誰都不必誠惶誠恐。
蘇省遊走此間,失落正踏著歸程。

3

江南水鄉,遍佈水草豐茂的傳說,
仲夏酣暢淋漓的傾洩。夥伴,那
時的你崇尚收穫,恰如愛你的母親
崇尚成長。那時,你們把水稻
看成兩種隱喻。一種選擇流傳,
一種選擇城市與鄉村的深度記載。

4

生活紛湧而至,擠滿城市的每個角落。
你說,「在物質流中舞蹈,我的綻開
比明天的太陽驕傲;於極致體驗中
深情相擁,成功僅是成功,何以
反襯?什麼?『虛妄』?你不知這樣的
成功源於自信,而自信本身早已成功。」

5

蘇省逐字拼成一種句子,即支離
破碎,又能一針見血。我於是沉迷
其間,如繭中之蛹。不多久,水鄉的
天空思想者飛越。我的鄉間夥伴,
日復一日,我真實地觸摸靈魂;
夜復一夜,你每每錯失純淨的黎明。

6

秋天的馬路,你使失意流行;整座
城市迅即感染,悲鳴發自痛苦的肉體
和心靈。但總有虛無存在,麻木不仁
炫耀真切。蘇省癡醉故鄉,桂香漫溢的
土地上,你曾經崇尚的收穫正
日日翻新,你的母親問起「何處酒醒」。

7

我始終清醒,並且歌唱。我的詩文
也曾涉足你所處的城市,如同黎明
前經歷的深色思考。誰期望重複或
再重複?在繆斯的世界,詩意
博大而生機盎然;「路漫漫其修遠兮,
吾將上下而求索。」一切趨近最後之完美。

8

現在的過往,我與愛人分別。城市的
邊緣詩文馨香,蘇省與愛人促膝而坐,
春之夜涼如春水。「理想的天空包容
分飛的翅膀」。哦!我的愛人是蘇省
永世的愛人。隨後我便想起你,以及
你噩夢般現在的過往,「是我!蘇省。」
2000。4。28。凌晨

《我們曾哭泣》

路燈之下的灰黯
何日重現?夜雨
喧囂也不復從前
偶然地,途徑重疊的
腳印,又該想起
誰的顧影自憐?
然而,我們不該舊地重遊
就像失魂落魄的
長衫歌者。哭泣
我們曾哭泣。悲傷且彷徨
不能回首,哪怕
終有一日客死他鄉
也許七月,珍存的詩歌
次第殘缺。藍色憂鬱於
大雨如注夜一飛沖天
一定要回首?背離溯水的關雎呵
誰伴你隨波逐流?
我們必定相約
我們曾哭泣,宛如霧中
雙蝶撲騰。眼前是你
含笑而眠,一切非此即彼
喜悅的,是
拒絕回憶的回憶無比
甜蜜。縱然離別
你該記得,我們曾哭泣!

《歸去來兮》

需要永久等待
飄雪,八點鐘之下弦月
以及迴避蕭瑟之禽類

該與不該之歸途渺然
即便就此塑像
值得與不值得之紀念

於是,請你們來臨
包裝精美之愛情
廉價笑靨充斥過往與未來

直到疲憊不堪造就寂寥
解救高懸之詩意
戀者含淚,且逍遙
2000。12。17

《凋謝》

該以怎樣的姿態凋謝?

第一聲呼喚淌過思想者的雙眸
火焰正飛躍干冷的沙丘
眼神參不透古塤的韻腳
恪守含苞未放

將一段陽光揉進潮濕
水正沸騰,且翻滾
第二聲呼喚姍姍來遲

渴望滲入金質的心臟
以涅磐血淚傾聽亙古的節奏
她的飛昇驚起最後的呼喚
一個成熟的夢蝕入月光

與旅者的一面之緣
引來羌笛悠悠的漫長守侯
日漸消瘦的西風
帶著歷史的塵埃
將一枚枚本色的足印掩埋
離家的鷹唱起輓歌

額面的皺紋刻上孤塚
滿頭華髮纏住石碑
昭示矢志不渝

她固執守護孤塚
同樣寂寞的歲月恣意點綴
卻終不能施捨一點蒼翠
等待再一度月圓
兌現唯一的承諾
然而,快要凋謝了

一隻腳已踏入歷史的門檻
最後的時刻
用祈禱剪下一段月光
俯身孤塚

旅者又一次不期而至
且以歲月的風塵再立一座墓碑
「最美的花以最美的姿態凋謝!」

《窗口》

我聽你的低吟淺唱:
晨曦盪開初春的微波,醒來的夢
被露濕;遠歸的鳥翅拍打綠意點點,
掛上枝端,灑落四野;成長的啁啾
在化雪的文字裡相互問候。
暖洋洋暖洋洋
可侷促裡,被反射的五感攪動瘋狂!

在沒有窗口的光明中開啟一個
窗口,是不堪混沌的夢囈,是
渴慕透明的歌唱。

百靈鳥歸來,布谷鳥歸來,籠子怎能容留
高貴的生命?銜在嘴角的詩歌
張口跌落。打造一對翅膀,成就
白衣天使,可是,誰留下撫慰創傷?

窗口,掛上春天斑斕的簾子;音樂,纖嫩的
文字和三弦的民謠。躁動的靈魂
遷就並默應了拼湊的徜徉。
近了,近了!第六感在滋長
升騰。火焰冉冉,那漸漸
刺目的光芒卻在誰的眼角栓閃爍?

窗口,承露抑或收集陽光。
蒼白的臉龐足以被潤紅。我不願
儲藏,不甘心儲藏。你可知,
這枚郵票沉甸甸?一種聲音
負載,在留聲機中緩緩流淌。

我聽你的低吟淺唱:
在窗口,兩種光明哺育文字;
在窗口,等待,以及希望
1997。2。19

《冬日,不可思議》

--死胎悼詞

不可思議的是
冬日。大汗淋漓
病態的生存理念

於是,陽光潮濕
大雪覆蓋。不可思議
情感不過是晶體狀冰冷

想起共同踏遍的柏油路
落葉飄旋之痛
金黃季節永駐是不可思議

想起谷穗裡那些安靈
要如何挽救
無意義的囊中物

最初的冬意是春
漫長的豐收狂歡
終止?--未曾發生

冬日,訝然大張所有的嘴
不可知如腹中幼獸
名字喚作不可思議

2000。11。23

《八點鐘的下弦月》

苦行僧。曠漠足印。騰空的氣球。
牽掛的從前。淡忘的將來。
人之初。高懸之詩意。聞風喪膽之夜獸。
夢魘。雞鳴。晨練者。
該與不該的歸途。涉水的時空。
八點鐘的下弦月。句號。

《死是可能的》

萬物幸福飛翔
死是可能的
天使雙翅聖潔

戀者鍾情麵包
死是可能的
愛情終究飢餓

聖者完成超度
死是可能的
最後該輪到誰

《殘片之冬》

冬季,人們唱歌穿越麥地
土路堅硬,殘餘經秋的草
白霜冰冷,消逝了體溫
在耕者的語言裡
一切距離春天很近

冬季,魚類深入水體
湖面靜默,水正休眠
一個愛人從此失憶
紅圍巾淹沒雪野
沒有滾燙鍾情流動

冬季,牧者遠離草原
馴良的獸被出賣
生存以此為價
皮襖,藝術,未來化石
北方的風源源不斷

冬季,從失望走向失望
淒涼的殘片,愛人躲避的誓言
從此至彼,不見陽光的路途
假如背向而行
我要怎樣最後挽回

2000年11月18日

《和他們相遇》

長久以來 我竟忘卻
我的臉孔 以及
所有的人面
還有陽光的姿態

長久以來不曾動用
古老的語言
忙碌搬動貴重的文字
將無形的空白填充
那夢幻般的原始積累

總是背窗而立 長久以來
疲憊不堪的靜默

幸而天使破空
一隻雨濕雙翅的麻雀
帶來所有生動
當我歇息 再窗口
和他們相遇

請你 把我交還給我
夢魘的長久以來

《當黎明徐徐展開》

黎明的聲音
像一頁遺忘許久的詩稿
在心即將落入冰窖
欣喜地躍然紙上

我還如一位
孑然不羈的鄉村浪子
不期然遭遇世界甦醒
微露浸染的殘夢
褪卻無痕

而這許久
我究竟是什麼
除了陰暗 冰冷

《行吟鄉戀》

月色靜棲於家書中央
鄉情重溫的日子溯水而上
失憶造就文字
千里外返樸歸真

麥芒感染成熟時
是否有人反覆吟誦
晨炊浣衣曲耕牛的傳說
是誰潤濕今夜的行程

《在你窗前睡去》

徘徊許久,所有的詩都凋落如
情人們手裡的玫瑰。
找不回那漫天的雪花。可知
那是我不經意沉睡中
氾濫相思的清淚?
在你窗前恣意飄飛。

等待是甘心情願受罪,除卻
丟失承諾的我,還能
有誰?我的腳步輕緩,生怕
無意將那老歌踩碎,更怕
驚擾天使般聖潔的安睡。
在你窗前瘦月相陪。

最後的樹葉旋墜,火焰
深入積雪體內。誰在沸騰?
誰能不飲自醉?委婉的祈福綿延
而成夢囈。一個千年的期盼與
白晝相背,趁夜悄然來到你的周圍。
我在你窗前漸漸沉睡。
99年平安夜

《遙不可及》

夜幕是很好的庇護
卻難以掩蓋孤寂

摘一枚不知名的青果
我的守望將它紅透
忘卻時間的季節
只能撿拾一葉殘缺

漫無目的是誰的目的
排遣孤寂是一生的孤寂
銜在嘴角的詩歌
快要枯萎成蒼老的容顏
而跳動的脈搏固守心靈的綠蔭

在一切無所謂的在乎中
尋得長伴的孤寂
原來一切遙不可及都是你!

《感冒》

午後
昏沉的中心地帶。灰色的天空在呼吸中攤開
寂寞的眼淚從烏雜的雲層掠過;睡眠等於墮落
該把自己交給誰?六月的陽光擠不出汗水
睜不開眼,儘管芬芳無掩,在健康的彼岸
夜半
也許需要觸覺。在因旋轉無度而浮躁的夏夜
沒有光線折射曲折的房間,沒有聲響潛伏胸前
脆弱啊!像四面楚歌遁於無形,情感澀濁
請來拯救我!那焚心的吶喊與離奇的沉默

《春日別情》

縱然月移隱約,
這一句吟詠仍與我抵足而眠。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明日我將甦醒,將不羈而行;
明日,燕草如碧絲,秦桑低綠枝,
春日了無心事。

哦!縱然春日了無心事,
你的笑靨仍密織無盡別緒!

《鄉情》

夏夜的蟲鳴,模擬著都市的喧囂
植入一種生活的節奏
油菜花竟相開放
農諺的故事在汗水裡結晶

平腹的田野突兀許多小山
暮色裡,幾條家犬如臨大敵
炊煙抹淡了月光
玩泥巴的孩童攀上山頂
以幼真的祈禱挽住光明,期待成熟

水永遠是鄉村的母親
群鴨追逐累了
村民便延續水牛的喘息
清脆的水聲宛如鄉村鋼琴曲
四下裡鄉情流溢

《無題》

(一)蝴蝶

蠶食綠葉
投入鮮花懷抱

(二)知了

一旦脫離基層
便穩居高位自鳴得意

(三)候鳥

單位暫時不景氣
立即跳槽


蘇省詩選

之一   之二





《南鄉子》

月洩如霜,
桂園難鎖紅梅芳。
小叩籬扉無應對,
難睡,
入內惜得花已碎。

《攤破浣溪沙》

夢醒披裘弄殘香,
弓月輕洩恍如霜。
小徑曲行迷歸路,又迴廊。

倚柱稍歇詩興起,
折枝寫地不覺長。
寫罷復吟雙淚盈,竟思鄉。

《烏夜啼》

笙歌寂繞簷頭,
曲幽幽,
雪夜孤樓文墨舞情愁。
此非願,
彼猶亂,怎堪憂,
無奈幾番思量付水流。

《芳草渡》

花魂散,
雨涼秋;
紅箋落,
淚長流。
蕭蕭笛怨終難收。
霜染後,
多少恨,
在心頭。

雪飛舞,
對杯夢,
緩緩幽芳此處。
愁如酒,
曲如風;
人別歎,
煌始黯,
上西樓。

《大漠歌謠》

寂寞的飛鳥,往日殘損的
微笑,在夏季午後的酷日下隨風
飄搖。那些居無定所的流水
訴說前世今生的隨波逐流。
你的無語同昨夜的紅月在空曠的
大漠伴一枚古塤悠悠……
孤煙遠逝。縱然亙古的紅塵傳說
亦不能使我肝腸寸斷。
孤旅無聲。且把昨日的足印
保存,印證一程乾渴與心急
如焚。可是那攜沙而舞的風,
凌亂而溢的淚水……呵!上蒼!
過程混沌,終極模糊。於是
便有居無定所的流水。而我
暫止了腳步。看飛鳥橫空,
看你艷若桃紅的微笑,在夏季
午後的大漠,宛若本色歌謠……

《無題》
--致芷茹

假如我,此刻斂起對你的嚮往,
浸心於蟲鳴夏夜。愛人,別說
空中似有亭台,亭台中央立著我,
宛若咫尺卻遙不可及。這鬱悶的理念。

我緊隨你的步履,翹首期盼似錦
前程。這樣的情形在一座城市出現
無數次,而我們試圖縮短的,會不會
僅是思念的行程?這冰冷的疑問。

聚少離多的歲月織成一種習慣;祈禱
在枕邊折成紙鶴數羽。詩歌中央
我仍是孤寂的木船,我擁有一張網,
捕獲幾串詞彙,卻始終漂泊汪洋。

而今夜我在寓所,獨居北房。只一扇窗,
我遙望東方。或許即將大雨傾覆,
再不見瑩亮的星子,那晚歸的知更鳥
將被雨濕。我於是想像烏雲之上。

該不該安於現狀:床、桌椅、筆墨紙張。
不眠之夜另需一杯清水,需要純淨
流淌的節奏。愛人,假如終有一日,
這一切不可依托,可願隨我漂泊?

偶一日,在鏡面的裂縫之間,你會
感悟某些事物的不確切性,甚至
嚴重扭曲。而完美的光的折射,
在你眼中。我總能看清自己。

也許,無意之中蘊藏刻意的抒情。
今夜,請允我陶然歌吟,為一番
春秋共渡,,為幾許少年輕狂。
曲目從不更改--
《青春無悔》!

《致Y十四行》

落日使火燒雲短暫生息
兩者曾不分彼此
而一夜之間顛倒一切
感情終於斷層

愛人,你無法說明
歸去來兮的愛戀
無法引領我返回彼岸
我有太久的期盼

你無力償還整夜的黑暗
並且空洞,你一貧如洗
太多的光環繞身
你迷失方向,喪失愛情

可是,總有雲彩
等你迷途知返

《思念十四行》

天空鳥獸四散,雲彩也不曾停留,
便只剩這郁藍。如同我們
離別時無法將思念掏盡交與對方。
誰在用一塵不變的嘶鳴
模擬我的召喚?誰又在我的窗前
婆娑,如你輕舞柔曼?
愛人。無處不在的比喻或擬人
把我纏縛於愛戀之間。我想像
你的明眸,如同凝望昨夜高懸的
下弦月牙。清風在我的專注下
業已蘊為詩境。遲遲地,沒有一句
純粹溢情的詩句登臨,
看著夜安眠。而這一日的午後
甦醒,思想回眸,便不止是記憶了。

《我們漸趨寂寞的校園》

一度消失呵!一襲潔白娉婷而行
一句輕薄的告別旋墜
因風搖擺的陽光,守護梧桐樹下的空曠

這裡。七月裡。一種淒涼四下延溢
曲終人散。像秋天裡北方的鳥巢
癡迷一枚毫無生氣的羽毛

夏季的校園沒有人追風如昔
夏季的街頭沒有人逃避愛情
如我送別的朋友袒露真心

使昨夜的星辰潤濕,在你唇邊
然而我,或者今晨消隱的月
那潺緩流動的誓語。誰帶去遠方?

不能回首。我們漸漸拂平的足跡
象日記裡縱橫青春的詩句
在百靈鳥歸來之前,請留一片濃郁

一些關於我們的傳說傳向五湖四海
一些到刻的痕跡依然清晰
在從前的少年心底蘊積為戀戀風塵

這些標題:窗口、露珠和秋歌
這些微顫的並蒂蓮微涼
這些長埋胸口的傷痛,這些歌唱……

我們漸趨寂寞的校園。記得
一度消失。一襲潔白聘婷。一場告別
原諒如此婉轉的暗示。我將離去!

《寫在一片楓葉上》

沿著交錯有韻的經絡,抵達
繆斯的港灣。昨夜的海風
是綠色的吧?躲進春山卻引來
城市的足印。為我忍耐!

本應是綠肥紅瘦。殘梅貼著
鞋底匆匆上山,踏青麼?
車輪捲起的塵埃驚擾了千古
詩傳的閒雲野鶴。沒人追趕。

春雷趕來哀悼,天空淚漣漣。
一種生存沒有結果,一種背信棄義的
青睞。誰是誰的替代?
亡靈在你祈禱聲中詛咒背叛。

退潮後的沙灘,寄居了許多平靜的
日子。我結束無詩的等待。
閒雲野鶴從李白的酒中,從杜甫草堂中飛來
與我做伴,我的到來只為寫下你的不平凡。

你害羞,可你的臉不是羞紅的。
我未完的秋思需要你來
補全,那綿延亙古的收穫
需要你來使它燦爛。

為什麼傷感?生命將在我的文字
和未來的收穫中日臻圓滿。
帶上這美好的一切,涅磐。火樣的
愛駐守在彼岸。

《讓今夜死去》

讓今夜死去。有關乾澀的風,
昏黃的白枳燈和詭異的鼠語。
今夜抽走記憶,遺失文字。而文字
是春水的記憶;而今夜衰老著
春水。今夜如此莫測的陰鬱。

讓今夜死去。奶牛鋸木亡羊補牢
著,沙塵暴挾持森林舞蹈著,
綠色死亡著……今夜滋生夢魘,
一個接一個。察哈爾二樓客棧,
風沙迅速兵臨城下,長城後撤。

讓今夜死去。生命在尖叫,生命
在風化,然後成沙。白紙難以
容納,悲哀與恐懼在無限制龐大。
天真在詢問:「誰放走瓶裡的魔鬼啦?」
我在想:「誰發現沙化是匹千里馬?」

《女孩,祭詩為你》
--願意此文喚醒吸毒者

數年前某冬夜,驚聞鄰家女於南方某城慘亡。究其源,吸毒所致。近日閱報,有文痛陳吸毒之害,遂悲然提筆泣成此文。

(一)

你可有潔淨而脆的色澤?那時,幽蘭的
芳香漫溢你的容顏。色澤醇然,芳香
無掩,你的笑意抵制了陰霾。娓娓而敘,
草原的盡頭月朗星稀。就像西子
湖的微波,在七夕的恆久相會中,悲情
而泣。哦,女孩,本應青春的女孩,
那時的千里沒有鵲橋相連。

(二)

我靜默滿樹桃紅,詩文鋪就的路上,
綿綿然,雨落春寒。女孩,那時
的雨巷綴滿雕花小傘,如詩般翩翩而轉。
顏色以及芬芳落滿江南淡河,
落滿你晶瑩亮麗的心坎,又隨脈搏的
節律在清澈蕩漾的眸間流傳。女孩,
無比天真的女孩,你奔向牛羊囈語的
無盡草原,想像三毛以及天空之上的天
堂。一支竹簫從歲月風塵吹奏
至徹底蠻荒。別擔心,女孩,有它為伴
。可是女孩,哪顆沙粒讓你失眠?
哪段我編織的童話讓你追隨天涯?

(三)

夕陽因了風而醉至暮靄沉沉。瘦涼
無度的打撈,又怎堪想起
后羿,那個英雄的射日英雄?而那時,
你說我像誇父,赤足執著的誇父。
女孩,玄武湖畔,我們只有半夜
下弦月牙,只要半夜下弦月牙。那時的
你,低語竊竊,彷彿一世夢幻;那時
的你,發間有我一枚贈別百合。女孩,
透明的空氣中誓語也含糊,而清晰仿似
昨日。現時的昨日,午夜夢迴,悲憶起倦
怠似殘荷。現時的昨日,殘荷再經瀝瀝
似淚的秋雨。現時的昨日,秋雨總
棲於頻頻枯草的墓地。女孩,午夜夢迴,
清晰仿似昨日,是那肅然盛大的過家家。

(四)

只有那時,我在你眼裡微弱的歌唱。清風
漫拂我和你,你和我。只在那時,我
分外明晰席慕容,而你,回首即想起輕輕
來去的徐志摩。康橋的柔波漫上你的
手背手紋,凝成的傷感哽住
我一聲「妹妹」,誰還忍揮一揮衣袖?

(五)

那是後來。那時的後來。女孩,你已無力
想像三毛或者天空之上的天堂。已
無力抵制陰霾。你沒有潔淨而脆的色澤。
沒有幽蘭的芳香漫溢你的容顏。你不再
緋紅著臉如待嫁的處子。女孩,戴
一枚百合以解太久的魔幻。恁樣
露雨清純的百合,在心的空間擊碎
邪毒之花。並且永遠飄逸如風,升騰
如雲。恁樣一次永別,你揮一揮
衣袖,我揮一揮衣袖,再度笑靨如花?
哦。女孩。拒絕最初與最後的誘惑,
倚住天籟,溶入想像過的天堂。
溶入想像過的天堂,倚住天籟,拒絕最初
與最後的誘惑。哦,女孩。你揮一揮
衣袖,再度笑靨如花。

(六)

「逝者如斯夫」,終於舒懷。
女孩,祭詩為你,更為潔淨而脆的色澤,
漫溢康樂的容顏,以此抵制陰霾。

《北房憶事》

已不是蹉跎歲月 已勝卻人間無數
恰似盛夏時節
我們攜手挽起所有水的情結

但我已經離去 已明示
關於逝去的風花雪月所包容的
天籟之音,清麗流淌的誓言

已明示晨曦中的薄霧 朦朧之美
悄然隱歸去 非一般的離別
我的綻放從此趨近凋零

直到不期然再度相會 隔街而立
隔著飄飛的雪,陌生的臉孔
如黃昏裡的祈福,握住永久的信念

而深夜我在北房,主宰我的語言
想像久遠的冬日以及傷痕遍體的故去
想像窗口--
     雪 雪 雪

《雨荷》
--致芷茹

水之上。漾漾盈盈的蓮荷,
你從水之下升起,漸與水之面
相齊,漸為亭亭玉立。水之上。
可是急切與我相遇?相遇
是六月,相遇是初識的故事。
六月背後碧草如絲;隱約
更遠處,固結之水宛如
我受凍的意識。
故事背後烏雲避日,隨後
婉約之辭婉約而敘;雨落之前,
「此情可待成追憶」;終於
綿綿惘然,難以暢而淋漓。
關於水的情結,亙古懸而未決。
現時是六月,你已出現。可是
因相遇急切?可是將記事,
記情的繩結一一開解?

現時是六月,我已筋疲力竭。
雨中之荷,你知道我,
是誰?晶瑩而墜,是水還
是淚?是幸福還是傷悲?
你知道我,已無力再飛。多少
日在水一方,水中央無以棲息
等待的翅膀。你知道我,
是你六月裡的異性關雎。在你尖角
初露之前,我如此不安。
泛潮的思緒在雨雲之腹呢喃,
抑或夢魘。在你尖角
初露之前,我如此零亂。
曾有春之落花黯然,你不知
我,曾無奈,溯水而遠。

哦,雨中之荷,我雨中的
蓮荷。在我深處,在綠意深處,
在雨水歸臨深處,六月出水。
你惟我而忘我,任滿池漣漪
擊掌相隨。開始是別一種結束,
結束是別一種開始。
現時是六月,你已出水,我正
順流而歸。歸途雨浸朦朧,你是
凌波玲瓏。現時是六月,相遇
如約,不須回眸青澀的季節。
雨中之荷,我雨中的蓮荷。
可知我點水輕靈?
可知悠悠我心?可知雨之情?
哦,你無言,你知道我,六月
在水之上,六月在水中央。

恰似故事漸趨隱約,六月
終將輕淡而別,雨也將歇。
水之上,漾漾盈盈
是你,雅然婷婷。水之上,
竊竊低語是我,
「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雨中之荷,六月將別,雨將歇。
而恁樣雨般凝重,水樣
柔曼的戀情此生無絕。請允我
執子之手,默然期待你的
綻開。在水之上,在水一方。

《北京時間五點整》

現在時刻,北京時間五點整
夢境是大面積的,次第綻放,無聲

總需要迎接光明的燈
總需要甦醒的清晨
總需要思念的人

北京時間五點整,誰與誰重逢
布谷之音總似舊日戀人,耳語猶存

生活時而關窗,時而開門
門外的腳步聲,窗口的一縷風

北京時間五點整,一夜無夢

《九月的嘴唇》
      致殉詩者戈麥

雨落,迎向眾生的懷抱
不曾象記憶的斷片一樣
婀娜,隨風飄搖

依舊無法突圍的理念
象激盪的情感
我不曾瞭解

夏日的殘酒無多
沉醉,枕著一些遙遠的
名字,遺忘的九月詩章

我再次靜待晨曦
近處是酣眠的城市
我憂傷而無力

或是許久的召喚。在故土
一整夜的哭泣,朝露
折射太強烈的痛楚

請寬恕!我終將離去
故土溫熱如昔
可九月,不期而至

九月的嘴唇輕顫
行將收穫的季節中
一些璀璨在失散

風雨兼程。在遠方
也有秋天的呼喚,有誓言
獻給黃昏的星,和詩人

想起霧,升起在幽涼的
河谷,月影模糊
而圓滿從不曾有歸途

我後悔:這裡浮華滿佈
成熟的表皮,卻難以深入
我後悔,因而我痛哭

九月的嘴唇棲留誰的淚
誰的冰涼的手能將它輕柔拭去
我注定在九月的城市行影相隨

我再不能失去的九月詩章
恰似泅渡時手中的稻草
不止有漂浮的力量

潮濕而冰冷,我的肉體
失卻理想的火種
九月,夜,朦朧……

絕處無望時理應出現
一些瑰麗的奇跡
突兀而立的思索,讓我甦醒

九月的嘴唇銜一枚秋菊
委婉地吐露委婉的情愫
九月不是傷情的結局!

《父親,請保持沉默》
      獻給我半癱的父親

(一)

晴天,血管裡充斥著乳白的冥想,
奔走意念的羊群。我的父親,
請保持冬日的沉默,看一朵朵
綻開藍色的夢幻,烘托漂浮和奔走。
或者,提起你慣用的「英雄」筆,用耕種
和收穫的記憶,返回這一日的從前。


(二)

陽光充盈,一顆雨滴都不曾擠破;
茶碗維護空洞,青瓷如此失真。而我,
在巴爾扎克堆裡緩飲咖啡,濃郁而
苦澀。你的青春邊戀愛,邊耕作。
你的記憶和舌面渴望一杯
白開水,畢竟,你是沒有父親的父親。


(三)

祈禱從雞鳴出發,溜過鋤把時日日
翻新,卻日日抵達黃昏浸染的曬穀場。
「一個夢境就這樣殘缺」,你不知夏日
的午後殘缺露芒。美人魚並未躍入彩車,
四野仍掌聲熱烈。你說:「婚姻
是蒲公英。」你收斂起枝繁葉茂的樹。


(四)

當土牆之內氾濫迷濛的青煙,時不時,
你失眠,並且醒著做夢。童年穿著
褲衩看天邊的星子,你的姑父徐氏告訴
你,石頭孕育孫悟空。你於是改
姓徐,卻從不曾有父親。哦……
生命漂滿浮萍,生命堅持疑問。


(五)

困惑常如胎盤中無意識的思考。
秋天,太多瓜熟蒂落,你卻只在
橘樹下不停叩問,酸至心也軟化。
月光馳騁的家園,竹籬笆扎瘦
西風。伴隨最初的呼吸之韻,靈魂
帶著血色,再次泅渡人間 。


(六)

我肅然的父親,你與妻兒分用
三個姓氏,你用傳奇色彩詮釋古老的
傳宗接代。不僅如此,城市遺忘了
你,你失落了城市;品嚐牛奶的時候,
麵包竟不如饅頭香馥。你悲哀地
穿街過巷,你不是城市的父親。


(七)

直至從獎章裡捧回文字,你才
得以填補韶華空缺。日復一日,你
無比虔誠的膜拜真理以及生命。
普羅米修斯擎起火炬,理想明亮而馨香。
一切熱烈伴著鏗鏘的心律深入頭顱。
父親,你從不曾寫詩,卻是偉大的詩人!


(八)

觸目桃色以及玫瑰紅,我聯想起
秋風勁掃的茅屋。這是詩意的棲存,
驚恐如雀眼圓睜。我陡然的意識
源於婚姻的即定隱喻,一個畸形年代
潛伏其中。父親啊,你可知我的母親,
你的妻子,寫下詩文:「婚姻是風箏」?


(九)

……逝去如風。多年以後的這個晴天,
我啟動文字,製造記憶的拼制物。冬日
裡流行「裹緊」一詞。我無頭
無緒地迷戀天地初開,彷彿瞬間徹悟。
哦!我的父親,請保持沉默,看
這些綻開,看這些漂浮和奔走……

《白衣・緋紅的臉及其他》

主題鮮明的成長過程中,黑色的
眸子竭力收索白衣的印象。
母親的乳液為源;淌過草場,星星
點點便有了綿羊的囈語;直到高天上
流雲,才把某少女斷定為
布娃娃的媽媽抑或大白兔奶糖。
在回憶和憧憬之間,為即時保留
一個高速快門,漸漸豐富了四面白牆。
恁樣斑斕的背景總襯托一抹純白,恁樣
一抹純白總是回憶和憧憬交織的緋紅的臉。

直到獲取一種聲音,便不再關心
河堤邊古槐上的黃鶯、鳴蟬及蜜蜂。
誰先開始羞卻?一對腳丫斜入
水中央,趕跑情竇初開的紅尾鯉魚。
我便習慣季節的等待。最初的文字
似春天裡最後一場雪,待到柔潔的目光
將之消融,我在無盡的鐵軌始端
又見梨花帶雨。

文字成長之快與我步伐之慢條斯理,
打亂了對白衣、緋紅的臉及其他的
思念節奏。我在萬般不適抑或進退
維谷的空間選擇一個停滯的世界,在故鄉、
詩歌、愛情之間引渡時光。
過去時、現在時、將來時。打造一對
羽翼豐滿的翅膀之後,甘心情願流浪其間,
驗證眼睛、大腦及軀體的相互制約。
冬天來臨之前,將火焰搓磨成利刃,割斷
文字同思念之間錯綜複雜的血脈。
倒下的過程如天幕下低飛的流星,劃
一道白亮的弧,在白衣起舞之時,
涉水而過同一張緋紅的臉。留下只一種
滾燙以及一個夢,等待一個誰來將我喚醒。

我在初春的臂彎裡保持沉睡狀態。
現在的過往,悶雷如嬰兒呢喃;過往的
後來,呢喃如原野的復甦;後來的現在,
復甦是因了飄飄的白衣、緋紅的臉。
桃紅柳綠,蜂飛碟舞。世界開始
加速。我睜開眼如一枚櫻花
瞬間綻開,黑色的眸子及透明的心湖
中央,泊著我生命中最初的感動。

1999年3月18日

《秋日筆記》(組詩)

1)啟明星

無月的夜晚
星們開了小差
擠眉弄眼之後
竟相投奔黑暗
流星譁眾取寵
一不小心
迷失本原

天空黑沉起臉
卻依然睜著一隻眼
惟有它 見過
日出冉冉
2000,1,20

2)露珠

清晨 倚住窗沿
接受陽光的撫愛
空氣中 有東西如劍
那力似凝聚畢生
許久 方才緩緩消散

那是露珠
定是露珠
惟有露珠
熬過黑暗
以其一生
收穫璀璨
2000,1,20

3)秋菊

午後 陽光下
一朵金菊悄然盛開
彷彿點綴孤單
不久 又一朵
及十朵 上百朵
……紛紛
傾吐芬芳
擁抱燦爛

養花的老農顏若菊花
哦! 笑容能將笑容點燃
2000,1,20

4)行舟

只一劃
夕陽便將暮靄
次第盪開
漁歌在水面
悠悠顫顫
深諳水性的漿
劃破泊岸的姿態
載漁夫的扁舟
始終滿載
2000,1,22

《盛大的世紀暢想》
--致禮廿一世紀

在冬季目睹年華結伴而行
大雪紛揚。漸趨平淡的足印
以及漸趨上升的目光,帶給
漸趨乾癟的乳房以輝煌

大雪的盡頭還曾偶遇洪荒歲月
那些畏懼陽光的猛獸不可或缺
在高聳的山岡,本能地嗷叫
千年萬年的交媾與誕生滔滔不絕

需要深入生命的根系,或者
需要無上的高度;真實而親切
暢想浩渺乾坤。在這瞬間
請與我肅然靜觀歷史的車輪

2001年元旦晨

《白衣飄飄的年代》

詩人的手止不住顫抖
--

它們原本是詩
一行一行褪色的年代

「風沙掩日
月牙泉是白色的
我的詩是白色的
敦煌飛天
射日弓墜跌眼底
白衣飄飄
……」

西子湖畔的櫻桃紅了
我的詩如落英繽紛
手捧著曬乾的心
淚便如黯夜裡突現的明星

白衣飄蕩在鳳凰樹之間
我只能把它看成影子

叩開一扇朱漆大門
迎面而來的悵然
擊碎了昏黃的太陽
無休止的夜便誕生

白衣本是一葉火紅
我的詩染白了它

滄桑年代的詩
殘缺 支離
化為秋的淒涼
消磨
濕熱的一季浮躁

昭君的香帕何時洗淨
桃花潭可曾融匯
雪野的晶瑩

西出陽關
斜日 西風
白色裙裾舞成一紙風塵

踏著霧化的露水
白衣真真切切
撿拾起的四根斷弦
竟能編織久遠的夢想

它們瞬間恢復了詩痕
一行一行白衣飄飄的年代

詩人的手停止了顫抖
……
1999・6・23

《藍色夢幻》

(一)

藍色的月亮 托起
藍色的夢
落英繽紛的樹下
模糊的
清晰的
陌生的
熟悉的
悲傷的
歡愉的
可是我祈盼一生的
情緣?

東風不代表暖春
一如 思戀不代表擁有
那棵樹下的身影
竟是守侯千年的
雕塑

(二)

是誰 吹起了絲竹
喚醒一羽鳥的戀歌
於是
七彩的衣裙 舞成眩目

是誰 吟賦了春花
刺傷一匹狼的孤寂
於是
澀苦的瓊漿 醉向淒涼

(三)

撿拾一葉花瓣 卻不能
撿拾一季芬芳

流水的月光 叮叮咚咚
我振動雙臂拋飛落花
卻始終無法觸摸
藍色月光的溫純

花開的聲音 輕輕柔柔
瞬間的綻放 如同
湖光的閃現
紛紛飄落時 悄然無聲
而我卻分明嗅出了
季節的變遷

月亮伸了個懶腰
眼睛在黑幕下閃閃爍爍
藍色夢幻瞬間消失
珍珠落地晶瑩
我聽見
也看見了


1998年5月

《隕落的流星》

一生的孤獨 無法替代
一生的平靜
我立於思想的邊緣
遙不可及的 依然是你
一切的琢磨不透

風是跳躍在枝端的音律
用以調和心境的
決不止煙葉和酒精
選擇於虛無中飄蕩

如果我能捕獲孤獨
鐵窗將使我們長相廝守
生命不該漫無目的
暮靄沉沉的時刻
我劃破將墨的天際
你可知去往何處?

《想起離別》

剪一支臘月的梅花
雪就落滿了相思樹
洋洋灑灑 無聲無息
冰封我千年久遠的傾訴

想起春雷 想起夏雨
如詩江南令人流連的一切
走過落花時節
不見了香山火一般的秋葉
模糊了雪野中一雙
深深守侯的足印

沉甸甸的行囊
漏裝了什麼
可是它 它縛不住
渴慕高飛的雙翅

我立於地平線的另一端
無聲地吶喊
驚落漫天繁星
匯成一彎滾燙的河流
注入渾濁而浩瀚的大海
就此同流……
99年6月9日

《走出秋天》

日記裡班駁的陽光
找不回一支羽毛串起
它們會去哪裡過冬
光禿的枝幹如何抵禦嚴寒
該不該焚身以火

一枚青果摘下許久
落葉看它消逝了稚氣純真
神秘的微笑
一連串成熟與年邁的故事付水
幼稚會在下一春的枝頭
重蹈覆轍

最後的枯葉打破寧靜
我整理好滿懷遺憾
走 出 秋 天

《走過池邊》

突然的 一卷清風
吹皺一池平靜的渴望
蕩漾著你隱約的笑容
這一季相思 便
波及遙遠

隨口吟於2000年12月29日

《秋思》

(一)葉

若我仍是一葉火紅
讓我枯萎成相思
你淺淺的笑靨
是我偷來的半個吻

(二)花

記住我的輾轉飄落
那是我的行不由衷
請施與一點愛的空間
於下一春拯救記憶

(三)雁

固執地收起雙翼
只為多看你一眼
而我必須南飛
為了多看你一季

趁興而作2000年12月29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90&aid=5438335
 回應文章
再度拜讀、細讀,還是讚嘆,還是震撼;原來這是生命之詩。
推薦1


也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也真

如題。
vivijr 也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90&aid=5442717
讚嘆!賞讀痛快之極致,大約算是人生三大樂趣之一哩。
    回應給: 陳柏達(ChenBoDa) 推薦1


也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也真

多謝不吝分享!

有股莫名感動。


vivijr 也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90&aid=5438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