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亞洲文學擂台
市長:vivijr  副市長: 吳錡亮雲天犀利萌烑與芋頭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亞洲文學擂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陳柏達專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舒曼:翩躚於文學和音樂之上的黑蝴蝶
 瀏覽534|回應0推薦2

陳柏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也真
文達

舒曼:翩躚於文學和音樂之上的黑蝴蝶(鄭亞洪 )
2005-12-05 21:02:04 來自: 兒時情景
舒曼:翩躚於文學和音樂之上的黑蝴蝶

作者:鄭亞洪
當我拿起一張唱片,把它放入唱機裡,每天都重複著這個動作,一次又一次地打開它,合上它,像翻閱一本書籍。我清楚地注意到我將很快地忘了它,忘記熱情的音樂,當最後的音符在空中消失,我的記憶也隨之逝去。我的熱情只對它保留一會,我會像一個情人一樣地愛它,而我遺棄最美妙的音樂就像拋棄舊情人一樣方便--這對它本來就不會造成任何損傷。我的目光滑過這一不會腐壞的實體--音樂,從巴赫身上滑過,從莫扎特身上滑過,從貝多芬、勃拉姆斯的身上滑過,我的目光只不過一件微乎其微的表面事件,它既不打擾,也不損壞什麼。相反,我是瞬息即逝的,我很快將被巴赫、勃拉姆斯從不認識的人群抹去。我關掉唱機,離開有音樂的地方,而黑暗中的唱片雖然看不見,可它卻永遠獨自在那裡閃閃發光。

多年以來,我一直忽視了羅伯特·舒曼的音樂,我忽視它並不是因為舒曼的名字沒有進入我的視線裡,在我擁有的一百多張古典音樂唱片裡,有四張就是舒曼的鋼琴作品。它在我的書架上和巴赫莫扎特在一起,也和裡爾克普魯斯特等文學大師的名字在一起。直到某個時刻,我將一張舒曼的鋼琴集放入唱機裡,這是《C大調幻想曲》,霍洛維茲鋼琴演奏--一個舒曼的世界向我打開,這是夢幻的世界,是美和哲理的世界,是文學家的世界,也是脆弱和瘋狂的世界。我慶幸沒有那麼早進入舒曼的世界,在我聆聽了莫扎特的雍容、貝多芬的憤怒、肖邦的詩意、柴科夫斯基的多情之後,開始聆聽舒曼。舒曼是危險的,因為它美麗,舒曼是婦女的,因為它屬於愛情與生活,舒曼是動物的,因為它是一隻黑蝴蝶的化身,蛹是它一生的歸宿。薩特說:「舒曼的小夜曲終於使我完全信服:我既是深感絕望的創造物,又是早在創世之初就已拯救了該創造物的上帝。」(《詞語》)「我把我的苦難看作是達到最後勝利的最可靠的途徑;我通過我的卑微看見了未來的榮耀。」薩特那麼肯定地說自己是「拯救創造物的上帝」時,他沒有否認他也是「深感絕望的創造物」,這是20世紀存在主義者的言說,對於19世紀浪漫主義的羅伯特·舒曼來說,深感絕望是他最大的痛苦,因為他沒能使自己成為「那種人」。

在西方音樂史上,大凡作曲家都是文學的低能兒,貝多芬的書信中充滿了錯誤的語法,肖邦為躲避對朋友的回信故意遠遊他方,而舒曼在文學上表現出出眾的才華。十五歲的舒曼一心想成為的不是音樂家,而是一位詩人。他的文學天賦來自吟詠彌爾頓詩歌的父親身上,「每一天夜裡/我主要尋訪的卻是你,峋山和山下/洗濯你的聖足的流水潺緩的百花溪泉」,這樣的詩句對舒曼的誘惑遠遠超過音樂。儘管他七歲時就作了一支鋼琴圓舞曲,十歲組織了一支少年管絃樂隊,他把許多熱情投入了分行的文字裡。到了十五歲,他已是許多抒情詩,三部戲劇和兩部長篇小說的作者了。「我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對文學無限嚮往的舒曼說,「我自己並不知道,我是不是一位詩人,命運總有一天會決定」。直到他34歲以前,作為作曲家的舒曼名氣還很小,人們把他看作女鋼琴家克拉拉·維克的丈夫、一位活躍於歐洲樂壇的音樂評論家,美學家和預言家。「他是音樂中的約翰·保羅。和這位他最崇拜的詩人一樣,他能把日常生活中的事情化為最崇高的意思表達出來,有時則又能滲透在深遠的哲學的沉思裡。」(卡爾·聶夫《西方音樂史》)舒曼一生在音樂評論生涯中最大的貢獻是創辦了一份音樂週刊《新音樂報》。關於創辦的原因,舒曼說:「1833年底的一個晚上,在萊比錫集合了幾個青年音樂家,為了交換對藝術音樂方面的思想。當時德國的音樂狀況是不能認為特別樂觀的。在舞台上還是羅西尼在統治著,在鋼琴方面,幾乎只有海爾茨及熊坦之流在稱霸。而在我們中間生活著貝多芬、韋伯、舒伯特的時候可說剛剛過去不久。是的,一顆新星門德爾松正在升起,關於一個什麼波蘭人肖邦的神奇故事也傳到我們耳邊。於是有一次在熱情的青年人的頭腦中產生了一個思想:『我們不要作一個閒著的旁觀者,我們應當努力,好改善我們的事業,使得詩在藝術中重新佔有尊嚴的地位。』」這本刊物在歐洲影響了十年之久。

舒曼所有的鋼琴作品,幾乎都試圖將文學閱讀產生的情緒具象化,或者描寫真實或想像的人物。在《C大調幻想曲》裡,他引入了兩位虛擬的大衛同盟--記者弗洛萊斯坦和約瑟比烏斯。弗洛萊斯坦是一位熱情而易動情的人,他熱烈地爭論,時而態度直率尖銳,時而以譏諷的口吻批評當時單純賣弄技巧的通病、虛偽和庸俗的現象,以及為這種現象所庇護的作曲家的庸碌無能和夜郎自大。對約瑟比烏斯,舒曼則使他永遠沉思默想,如同一個詩人或幻想家。另外舒曼還引入了藝術家拉羅,影射舒曼老師和未來岳父威克。這三個形象其實是舒曼自身的化身:熱情、沉思而好幻想、充滿智慧。舒曼以約瑟比烏斯的精神創作的時候,會呈現出溫柔的抒情性,飄散著紫羅蘭的芳香;當他以弗洛萊斯坦的精神創作時,則塑造出強有力的節奏、輕快的速度、閃電雷霆般的音效。

舒曼本質上是一位詩人,一位徹底的浪漫主義詩人。如果說肖邦是一位詩人,那是對他的錯誤理解。肖邦是一個貴族,一位生活在巴黎沒落的波蘭後裔,肖邦的音樂是法蘭西血統的菠羅涅茲,是死於肺病的夜曲。舒曼是摸索前進的浪漫主義英雄,他看到前面的深淵,而不知自己會下墜,他並不把道路想像成彷彿是一條大海上的路,而是想像成一種聲音,在聲音結束的深淵前完成優美的縱躍。傳記家鮑科萊·切利耶夫在談道舒曼時說:「他屬於那種幻象籠罩的靈魂,易於夭折,因為這樣的靈魂拒絕接受時光不能 回轉的不完善世界。他實際上是屬於不快樂的那種人,他們在尋求無限的過程中不僅用自己的作品,而且用自己的生命和理智去冒險。」在由22首曲目組成的《狂歡節》裡,頭戴面具、身著彩裝的舒曼一定感受到了狂歡人群的熱望和激昂,他將昔日的孤單、憂鬱和恐怖抖落得乾乾淨淨,他彷彿是具有魔毯式的功能,從一個世界到另一個世界裡飛翔。他時而扮演滑稽的比哀羅(Pierrot),時而跳高昂的圓舞曲(Valse noble un poco maestoso),他在婀娜者(Coquette)裡尋找永恆的女性,在斯芬克司(Sphinxes)裡出演遊戲,他摹仿肖邦(Chopin)和帕格尼尼(Paganini),在狂歡隊伍裡辨認(Recinnaissance)戀人。舒曼一次又一次地回到這種感覺,他注意到聯想的力量在加深,一種新的力量,從智力的一部分轉移到另一部分,從意識迅速跳越到無意識--彷彿它們是傾聽中的一種新的力量。

當羅伯特·舒曼和克拉拉的名字同時和一架鋼琴有關時,他們滿意於他們手指的所在之處,彈或不彈,而他們共同的呼吸--上升或落下的音符餵養了他們並不認識的一群人。羅伯特·舒曼看見她的手指移動的方式,看見她的手指指向了花叢中的黑蝴蝶--那是美麗、短暫、虛無的化身。

你勝過虛無。
更確切地說,你更貼近
也更清晰。
但是你的內部
又百分之一百地近似虛空。
通過你的飛翔
虛無獲得了肉體
--布羅茨基《蝴蝶》

他們共同用音樂的諾言餵養那付軀體,--花叢中的黑蝴蝶。直到恐懼和憂鬱症奪去了羅伯特·舒曼的理智,萊茵河水淹沒他的肉身。

2000年11月29 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90&aid=4861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