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喬若飛新詩集
市長:喬若飛  副市長: 唐樂葉璠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詩詞【喬若飛新詩集】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長短小說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那座遙遠又真實的山
 瀏覽393|回應0推薦3

喬若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綠卡
葉璠
唐樂

MSN上傳來小魚的口訊

「妳在?」
「我在」她很想說『我一直都在,只是妳不知道』

開始交換一些意見,關於人生的,以及種種言不及義的想法,然而,這卻是她最快樂的時候,因為她非常清楚的知道,這就是她要的"交談"──若是只談食衣住行,而不說說彼此走過怎樣的生命,反而會讓她失望-好在,小魚始終不曾讓她失望,至少螢幕內的小魚,是很能談話的高手。

或許,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的交談,而使她不知不覺陷入一個臨界點──

她和小魚,是在某個文學網站認識的朋友,認識很久了,彼此不曾見過面,或許是因為同樣對文學都感興趣,所以聊起天來特別著味。拿到MSN號碼之後,更是聊得昏天暗地,惹得她老公吃醋:喂!妳忘了妳有老公嗎?

她老公是老實人,總隨她的意思度日-誰說日子要怎樣過,就是看個人─是吃定他這一點嗎?這許久以來,幾乎只記得線路那邊的小魚──小魚她長什麼樣子呢?該有長長的秀髮,彎彎的柳眉,一雙眼睛明亮又輕靈的-這是她自己的想法,比起她自己-她偶而也忘了自己是女人的,短髮,輕俏地讓她自認灑脫,是屬於接近另一個性別的灑脫,然而,她沒有性別錯亂的困擾。

據說,有些人會這樣的:認為自己的靈魂裝錯軀體,原本該是男的,卻生成女的,或是女的,卻生成男的──這是她的幸運嗎?至少她對自己不曾有過別的疑問。

「妳停頓了,想些什麼?」小魚問
「沒,只是思緒飄到三千里外」

每當她這麼說,小魚就從螢幕傳來一個大笑的臉──小魚是知道她的,她的思緒隨時在閒遊,偶而也飛天鑽地,不曾停在紅塵的,這是因為個性-她向來就是這樣的,思想永遠停不下來,即使停下,也必須是朦朧睡去時。

「我們…」

這倒奇了,沒見過小魚欲言又止,停了好久,終於見到小魚擠出下一句──
「我們……什麼時候見面?」

『見面』?!

這兩字像驚心動魄的畫面,她忍不住輕呼一聲,對自己搖搖頭:不!不能見面,不行!

這些話,除了在心中想,她順勢用婉轉的口氣,拒絕小魚的提議,因為她知道,不可以和任何人見面,不是不能,而是不願-見了,又當如何?她對小魚有著好感的,而小魚,也對她有著好感的,怎麼說?這當中的確有絲莫名的線緊緊牽著她們倆的,即使她不曾說破這是什麼,但仍可感覺"它"的存在,這是難以言喻的,超越友情,一個迷濛的觸角,再過去就是一個臨界點,她不能,也不可以跨過去──雖然那是一個幾近愛情的答案──

愛情嗎?那是多久以前的事,結婚好幾年,愛情早榨乾了生命的本能,剩下的,是一些還在掙扎的游移……

小魚知道她的,所以她又傳話過來:
「沒關係,我可以等」

望著螢幕,那個"等"字,讓她泫然欲泣,"等",等什麼?等她明白自己的心意嗎?等她真的弄清了,這是個沒有完美的世界嗎?等她確定了心靈伴侶的確是另一頭的人嗎?

她默默無言了。

「小魚,我有事要忙,不陪妳聊了」

這是頭一次她想逃開一個喜悅的時刻,因為此時她忽然害怕起來,她需要時間好好想想,小魚又傳來一個笑臉,說了:
「希望很快能見到妳」
她想了想,只打了「嗯」

下了MSN,開始例行的煩撲上心房,煩著,悶著,說不上來是什麼如此擾亂著她──

唉唉!

自己的嘆息在耳邊盪開來,響著響著,如此毫不保留地亂竄著,唉!唉……

為什麼一定要見面呢?不見不行嗎?就這樣不好嗎?知道彼此的存在,知道,某些可以咀嚼的感覺在她們的文字交流著,這樣不好嗎?誰說一定要見面?

好煩,她的眉為此皺著。

「老婆,我回來了!」

玄關處傳來男人的聲音,她「喔」了一聲,然後,他走到她身後,雙手搭上她的肩,說:
「我親愛的老婆,今天在家愉快嗎?」

「嗯」她不敢轉身,只心虛的點點頭。

「我餓了,煮飯吃好嗎?」說完,他立即走出這專屬於她的電腦室,她轉頭過去,看到他的背影-這是個結實的男人背影,一直都叫她放心的男人背影,她曾對這背影著迷的,而今呢?

不敢細想下去,趕快將電腦關掉,然後去廚房作飯。

飯後,她收了碗盤,看著正閒剔牙的他,心有所感的問了:
「老公,你愛我嗎?」

他笑了,非常正經地看著她,語氣平和而堅定的說:
「愛,我當然愛你」
這時她卻很想衝動的說:那為什麼我對你不再心動?

還是逃開了,就著洗碗的水聲,嘩啦嘩啦,將所有思緒暫時沖到九霄雲外。


☆ ☆☆☆


一切仍是無解的。

隔日,差不多時間,她和小魚又連上線了
「今天,好嗎?」小魚率先發問

「不好」她想了想才說

小魚也傳來:
「我也不好,我…我很想妳…失眠了…」

終於,還是有人開口了,比預期的還快,這使得她不知該如何說下去,靜靜等著,等著小魚接下來說什麼,她始終要面對的。

「我…妳知道我…我…唉!我…」這是五分鐘後小魚送過來的話,她幾乎猜到她要說什麼了,這時,她卻很平靜,平靜地說了:
「別傻!別傻好嗎?我們,妳以為我們能怎樣?」

也等於在試小魚的反應,但難以預料的,小魚很快傳來一段話:
「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我是真的愛妳,妳一定知道的,是不?」

忽然心臟狂跳,不!這…不…不可以…

下定決心,她狠下心來,說:
「可是我不愛妳,我們只是朋友,只是朋友,懂嗎?如果有愛,也只是友愛」

盯著螢幕上自己違心的話,眼睛濕潤起來,她終於知道,自己無能跨過那個臨界點,不是害怕,不是其他情緒,而是因為"不可以",不可以,她不容許自己跨過那層障礙,即使如此容易,但接下來呢?必然更多人因此受傷……

沒有人再說句話,她料想,小魚已經先受傷了,或許,已經離開螢幕。

再等一會,確定沒了動靜,準備關電腦,忽然斗大的字,又落入眼簾:
「可是我不想離開妳,即使妳不愛我」

上頭一個哭泣的表情,又震動她的心房──

「小魚,傻小魚,我們還是朋友,假如妳還願意的話」

至少這不是違心之論,而且還是坦白的,小魚很快傳話:
「妳,看過『斷背山』嗎?」她知道的,最近很盛行這電影的話題,但沒看過,老實的答了:
「聽過,還沒機會去看」

「如果,如果可以有另一種愛呢?妳願意接受還是推開自己心中真正的感覺?」

又是個震撼的問題,但她立即明確回答了,有點四兩撥千金的:
「我不知道,況且『斷背山』的意義不只愛情,而是任何藏在心中不能承認它存在的萬事萬物,不是嗎?」

「嗯」
「好了,就這樣吧!我MSN不隨時開著了,想講話,也可以寫信給我」

匆匆交代後,馬上下了線,依依不捨看著螢幕發呆,想著那頭的小魚,是否會恨她?

恨?愛和恨是一體兩面的不是嗎?她是該被恨,如果不能僭越道德及自己的心,是該被恨的話──

「老婆,我回來了」
「喔!來了」

看著電腦最後一眼,關掉螢幕,毫不猶疑的走出電腦室,邊走,她邊語氣輕快的說:
「明天陪我去看電影『斷背山』好嗎?」




完~

 

 


在飛花湮滅前
留一抹淡香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362&aid=6016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