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深海鮪魚
市長:鮪魚  副市長: 水然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深海鮪魚】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魚散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口紅
 瀏覽427|回應0推薦2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張晴
里予*茵

<口紅>

  這裡像個化妝房,房裡冷清清地,只我一人靜坐大鏡前,四壁鏡子倒影著我纖細的身影,影影幢幢的重疊在鏡子與鏡子間,一百幾十個我同樣是那麼孤單、那麼無助。

  拿起唇筆,殷紅細長,桌上的化妝盒上只有這麼一支,沒有別的選擇,躺在那兒靜候著我似的。我閉起眼睛,須臾後再張開,看望鏡子,鏡中人臉色蒼白,黑長的秀髮披散在削瘦的雙肩上,提著唇筆的手顯得柔弱無力。

  這是我嗎?

  相似的情景霎忽在腦海中閃過,好生熟識,舊小說裡的林黛玉?電影中阮玲玉?詩詞意態下的李清照?

  全然不是!

  我跟她們只一點相同:同是纖弱的、愁腸百結的中國女子。

  她們都不在了,我依然活著,坐在鏡前看鏡中的自己。

  鏡中人正在塗口紅。

  一筆一筆的塗,先勾起唇的輪廓,緩緩的,輕輕的打著圈兒,把中間塗滿,上下唇抿在一起混和了顏色,唇紅在鏡中一下子聚集焦點,蒼白的臉彷彿有了滋潤,像添上薄薄的胭脂,那變化真神奇。我瞥一眼手中的唇筆--女人的魔術棒,它變走我憔悴的臉。

  我回報鏡中人一下苦笑,笑臉卻下隱藏著幽怨!

  四壁除了鏡子外沒有窗,不知道白天或黑夜;左邊一扇門,關嚴的門把外面和這裡分隔開,這裡只有我,一個人靜靜的坐在鏡前。無意打開那扇深鎖的門,白天黑夜對我不重要,我在塗口紅!

  前後兩塊鏡子反映無數的鏡中物,紅唇被無限量覆制,前面的鏡子中倒影著我,鏡子中的我背後是另一塊鏡子的我的背影,背影前方是一面鏡子,鏡子中是更小的我,無數的我做著一樣的動作--塗口紅!

  不管前方後方,左邊右邊,鏡裡鏡外,我伸著纖弱的手把丹紅塗在唇上,一絲不苟的,一筆一劃的勾勒出唇型。我要做一件事--先把自己妝扮得漂漂亮亮。

  他說過我塗口紅好看,看起來成熟動人。

  我沒多少化妝經驗,十多歲的女孩子不需要塗脂抹粉,不像成年女性要用化妝品塗抹歲月的痕跡;然而此刻不同,我太憔悴了,鏡中的我看起來很令人抽心,眼底的黑圈是許多不眠晚上的烙記,是我為他傷心、痛哭和流淚的痕跡。

  腦海翻來覆去是他最後一句話:「我們是兩條平行線,不知什麼原因偏離了軌道走在一起,那是個大錯誤,我們本來就是不同世界的人,偶然相遇,但最終仍要分離,各自走回原來的平行線道,永不相交。」

  之前已有跡象,他跟我越來越少說話了,不知道他想了多久才有了決定,他說話的時候語帶疲倦,好像三天三夜沒閤過眼皮;分手總有千萬個理由,但他說的我不太懂,他把傷害我的話包裝得很有哲理,須細細思考咀嚼,然而我無法理解什麼是平行線,我們不都是生活在一起嗎?

  他躲開我的注視,點了根煙拚命的抽,白煙把周遭的空氣弄得嗆濁不堪,我劇烈的咳嗽起來,他輕拍我的背:「這點兒煙味你也禁受不起,我們怎能共同生活下去……況且我習慣自由,不想承擔太多負任。」

  我的心涼了半截,原來是我的錯,是我給他負累!他忘了之前對我說過的山盟海誓嗎?

  視線漸漸模糊,寂靜中,耳際迴盪著他一些刻骨銘心的話 。

  他離去時關門的聲音依稀在耳畔繞旋,他甚至沒多說一句話,我知道他不會回來了。

  這刻,紅唇已然塗好,我怔怔的看望鏡中的自己。良久,目光下移,凝視桌上的化妝盒--那是他送給我的禮物,旁邊躺著一把開信刀,鋒刃閃爍,暗室中那光像要割裂我的心房,背上寒意陡然升起。

  他說喜歡成熟的女性,說我太任性,太幼稚,我們走在一起像父女,一點不像情侶。我那時以為他說笑,小鳥依人的偎在他懷中,仰頭看見他額上不淺的皺紋,一道道風霜刻下的印記,心中有份蠻實在的安全感,覺得找到了依靠,他給我擋風遮雨,給我無限愛憐……

  我摔摔腦袋,眼淚沒法抑止的淌滴在桌上,執起開信刀,刀鋒抵在腕上,冰涼的冷意割體而來,我低頭朝腳上看去,沒有穿紅鞋是遺憾了些,忽爾一股莫名的悲慟湧上,我深深吸一口氣,閉起眼睛狠命的劃下去……


  猛然驚醒,左臂不能動彈,手腕發麻,睡前忘記脫下的手錶,給我側睡的身軀壓著,擠壓手腕血脈,弄得整條臂膀麻痺乏力。

  房中暗黑如墨,一陣寒涼爬背,剛才的夢太真實了,我得仔細想想,曾否認識年紀三十過外的男人,那個天殺的傢伙居然夢裡把我拋棄啊!

有2006月曆桌布下載啦1-12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148&aid=1240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