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觀點獨白
市長:狂老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觀點獨白】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有毒起雲劑升起了那些的疑雲?
 瀏覽1,346|回應1推薦3

狂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egjc888
小鈴鐺
Rebec

 有毒的起雲劑風波自台灣驟起,不但食品界為之風雲變色,消費者亦為之瘋狂色變,台灣官方檢出並公告的有毒食品及飲料已逹七百餘種,而且品類還在繼續增加之中,真不知道該不該說是中國之恥,還是造成國際上能見度大增的台灣之光?
 我們可以理解的是:正常的起雲劑做為一種食品填加劑,當然應該是無毒配方的,而且是一種早已存在市場的產品。那麼為什麼會又生產出有毒的起雲劑呢?這真是一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問題,但有毒起雲劑重重的疑雲,也正可由這一簡單的問題抽絲剝繭,絲絲入扣的發掘出來,所以我才先問這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問題。
 正常的起雲劑不會是什麼有高科技含量的秘方吧?它的製程與成本,應該是相關業界可周知與可估計的,對吧?而有毒的起雲劑呢?那就一定是秘方,那是一種高黑心含量的秘方,正是秘在相關業界大家可以心照不宣,而又行之有方。
 怎麼說呢?你想想看,生產出有毒的起雲劑的廠商,會告訴買家自己生產的是有毒的起雲劑嗎?買起雲劑與買來又轉賣的廠商,會告訴賣起雲劑的廠商要買無毒或有毒的起雲劑嗎?那是絕對不會的。賣家考慮的是市場競爭與利潤;買家考慮的則是成本與效果,也是為了市場競爭與利潤,不是嗎?至於有毒無毒的問題,對賣家與買家而言,那一要看法律能否有效管制有毒原料之取得,二要看主管機關能否檢驗出使有毒的起雲劑,三要看消費者食用後是否有顯著的中毒徵候,而不是主動去在意是否對消費者身體健康是否有長遠的危害。
 對消費者而言,女性會因自己性早熟,男性會因自己女性化傾向或小弟弟真的很小,而意識到自己因食品中毒而被塑了嗎?你會嗎?當然不會。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不僅是生產出有毒的起雲劑的廠商,連那些批售給下游用戶的化學原料行,與大量使用起雲劑的食品企業與生技公司,因為他們的知識專業與企業規模,當他們買入賣出或自己使用時,他們當然心中有數,必然知道經手的起雲劑中含有毒塑化劑,只是因非管制的有毒原料,毒性又因某一原因被主管機關列為最低一級而已,而且一直未被主管機關從食品中檢測出來;再加上中毒徵候並不顯著,所以才會[心安理得]的使用有毒的起雲劑。他們可以減省掉用正常起雲劑五分之四的成本,也就是從有毒的起雲劑中多獲得五分之四的毒利[根據媒體報導資料],他們會不知毒?會不選毒嗎?而同樣根據媒體的報導,他們竟然還宣稱,他們也是得了五分之四的毒利的受害者,好像是消費者不買他們的有毒產品就是他們也中毒了。他們眾口一詞地表示不知道購買的低價起雲劑中有毒,因而就自以為把有毒的食品用動人的廣告送進消費者的身體,是沒有法律責任的,反倒有向出售有毒的起雲劑者求償的權利呢!健康真實受害的你,你能接受這樣的說詞嗎?
 在有[毒利]可共圖的情形下,生產者,大量販售者與大量使用者,他們對起雲劑中的成分,那怕是心中明知或生疑也不會檢舉,反而會是相互的掩蓋真相,因為他們就是[毒利]共享的共犯,而這其中由於能支援掩護生產者,而又像是可置身事外者,恐怕是得[毒利]最多的最大的老字號的上游經銷商了,反而不是資本並不大的生產者!
 巨大[毒利]共有多少?[毒利]都直接與間接的那去了?這是要繼續公開追問的問題,更是相關檢調單位該給人民的答案。
 為什麼我和[毒利]沒有份?為什麼你和[毒利]沒有份?
 因為我們是單純的消費者。所以我們會憤怒,為自己,為家人,為台灣一定會憤怒。
 如果我和[毒利]有份,如果你和[毒利]有份,那又為什麼?
 必是因為我們和那些有毒的起雲劑相關的廠商有直接或間接利害的關係。所以在事前就會力挺與掩護,事後就會默不出聲,或希望大事化小。這固然是人之常情!但有毒的起雲劑造成如此大的危害人民及台灣名譽事件,是不是在追究任何人的法律責任之外,也該追究一下和[毒利]有份的個人或媒體或政黨的政治責任,及其對社會及台灣人民的道義責任呢?
 個人有沒有因私誼或公職而收了不該收的利益?
 媒體有沒有因為廣告及政治立場而失公信的報導?
 政黨有沒有因為同黨或政治獻金而噤若寒蟬或含糊其詞?
 迄今為止,事發兩個月了,中國或台灣,還沒有像樣的人為有毒的起雲劑事件給消費者一個像樣的道歉。原因何在?這是從而感受到的最大的一片政治疑雲!



老子曰:道遠而險. 高子註:登高臨遠低浮雲 尋幽探險明道路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98&aid=4642296
引用者清單(1)
2011/06/07 03:08 【中國論壇】 聯網講古: 子為父隱
 回應文章
台毒,是無辜的黑心者嗎?[轉貼]
推薦1


狂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ebec

家產十億/昱伸下游大盤商 協成翁姓家族揭密
四十年老字號食品原料大廠協成化工,是昱伸下游最大盤商,在這次塑化風暴扮演關鍵角色。據調查發現,協成翁家財力雄厚,身價超過十億元。此外,協成涉案情況,值得檢方仔細追查。
【文/林讓均】

做蜜餞添加原料起家 有二十幾輛雙B轎車 家產十億

協成門口停放一輛賓士轎車,據指出,翁家擁有20多輛雙B轎車。
塑化風暴持續延燒,截至目前為止,已有九五九項食品驗出塑化劑,受到牽連的廠商已達三八一家,暴風圈一路從飲料、冰品擴大到麵包、糕餅等食品。

攤開「食品藥物管理局」的涉案廠商名單,塑化劑源頭昱伸被列為第一號,其問題原料一共供應給十三家廠商,其中最大的下游廠協成化工則被編為第二號。原因在於協成化工在這整串黑心食品供應鏈中,形同撒開塑化起雲劑銷售大網,扮演「承上啟下」的關鍵角色。

據了解,五月十九日檢調單位搜索協成倉庫時,原地封存了近一公噸的塑化起雲劑之外,並查出已有超過三公噸的起雲劑流到市面,以此估算,協成一年至少賣出十二公噸的銷量。透過協成化工所延伸出的經銷網絡而被「塑化」的下游廠商,更高達二七七家,其中不乏統一、台糖、台鹽、黑松與味丹等知名大廠。可以說,有三分之二受到波及的食品、生技等廠商,是因為協成化工及其下游的銷售網而買到染塑起雲劑。

供應鏈中 協成扮演關鍵角色

然而,在塑化劑風暴爆發後,協成竟以「受害者」自居,認為自己僅是轉手買賣,甚至表示要告昱伸詐欺,求取民事賠償。但是事實上,在整個遭受塑化劑汙染的供應鏈中,協成化工扮演了兩個重要的角色。

首先,協成就像是昱伸的「超級業務員」!近四十年歷史的協成化工,以經營食品原料起家,在食品添加物業界素有「北雙安、南協成」的稱號。因為牌子老,許多下游食品廠商都是衝著「協成化工」四個字而下訂單,也因此讓資本額才五百萬元、名氣不大的昱伸得以順利打開銷售大網。

「真要講起來,老字號協成的責任,可能比昱伸還要大得多!」「協成令大家失望了!」國內食品學者與業者紛紛跳出來說重話。因為除了協成是老字號,獲得許多食品廠的信任之外,協成的另一個角色,就是作為昱伸的「完美屏障」。

協成在業界頗具分量,向昱伸進了塑化起雲劑之後,改換包裝掛上自家牌子,但此舉也讓下游廠商無從發現昱伸的存在。「一年多前,我們才將起雲劑廠商換為協成,本來想說協成是國內老字號大廠,一定沒問題,沒想到就『中了』!」名牌食品的「悅氏運動飲料」是第一波曝光的塑化產品,董事長特助兼發言人陳芸甄無奈地說,起雲劑送來時,不僅包裝上打的是協成牌子,連產品規格表都由協成所出具,他們是在事發之後,才驚覺上游是從來沒聽過的昱伸。

另外,近日查獲郭元益買來試做飲品的染塑果汁粉,是來自恆宜貿易公司,經本刊調查,位於台中的恆宜貿易,也是翁氏家族所有,由老大翁金雄擔任董事長。

「協成推說自己不知情、是受害者,實在令人匪夷所思!」打算發起塑化劑自救行動的立委邱毅說,「便宜沒好貨」是商人基本的認知,在業界做了近四十年的協成,以低於市價的行情買進起雲劑,沒有理由不知道原料出了問題。

相關人士表示,從檢調已經查扣的協成帳冊看來,協成與昱伸的合作關係至少持續一年以上,並非對外表示的「半年前才開始向昱伸進貨」。而且這些產品是以一百元到一百二十元的價格向昱伸購進,低於一五○至兩百元的正常市價。

「這種出問題的起雲劑,是以塑化劑(DEHP)取代棕櫚油,所做出來的產品幾乎不會壞,也不用冰,除了進貨價比較便宜之外,真正省的是後面的管銷費用!」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說,正常貨與黑心貨的管理方式完全不同,廠商不能僅以「不知情」三個字卸責。

他也指出,「換包裝」不利於對食品來源的稽核,這在當年三聚氰胺事件爆發後就已經發現。但○二年衛生署對《食品衛生管理法》第十七條卻做出函釋,指「大包裝食品係供工廠使用,非直接販售予消費者,自無需於包裝上依法中文標示,但仍宜有足以辨認之標識或原文標示以利工廠管理。」

「雖然這個解釋後面加上但書,但已經對食品的源頭管理形成一個大漏洞!據此也可能很難對這次包裝標示不明,甚至換牌上市的業者加以課罰!」葉彥伯不禁搖頭。儘管如此,對於眾多信賴協成的下游廠商來說,協成依然難辭「把關不當」的道義責任…

《今周刊》755期更多精采文章

家產十億/昱伸下游大盤商 協成翁姓家族揭密
 
‧今周刊 2011/06/08 
 四十年老字號食品原料大廠協成化工,是昱伸下游最大盤商,在這次塑化風暴扮演關鍵角色。據調查發現,協成翁家財力雄厚,身價超過十億元。此外,協成涉案情況,值得檢方仔細追查。 
 
【文/林讓均】
做蜜餞添加原料起家 有二十幾輛雙B轎車 家產十億
協成門口停放一輛賓士轎車,據指出,翁家擁有20多輛雙B轎車。
 塑化風暴持續延燒,截至目前為止,已有九五九項食品驗出塑化劑,受到牽連的廠商已達三八一家,暴風圈一路從飲料、冰品擴大到麵包、糕餅等食品。
攤開「食品藥物管理局」的涉案廠商名單,塑化劑源頭昱伸被列為第一號,其問題原料一共供應給十三家廠商,其中最大的下游廠協成化工則被編為第二號。原因在於協成化工在這整串黑心食品供應鏈中,形同撒開塑化起雲劑銷售大網,扮演「承上啟下」的關鍵角色。
據了解,五月十九日檢調單位搜索協成倉庫時,原地封存了近一公噸的塑化起雲劑之外,並查出已有超過三公噸的起雲劑流到市面,以此估算,協成一年至少賣出十二公噸的銷量。透過協成化工所延伸出的經銷網絡而被「塑化」的下游廠商,更高達二七七家,其中不乏統一、台糖、台鹽、黑松與味丹等知名大廠。可以說,有三分之二受到波及的食品、生技等廠商,是因為協成化工及其下游的銷售網而買到染塑起雲劑。
供應鏈中 協成扮演關鍵角色
然而,在塑化劑風暴爆發後,協成竟以「受害者」自居,認為自己僅是轉手買賣,甚至表示要告昱伸詐欺,求取民事賠償。但是事實上,在整個遭受塑化劑汙染的供應鏈中,協成化工扮演了兩個重要的角色。
首先,協成就像是昱伸的「超級業務員」!近四十年歷史的協成化工,以經營食品原料起家,在食品添加物業界素有「北雙安、南協成」的稱號。因為牌子老,許多下游食品廠商都是衝著「協成化工」四個字而下訂單,也因此讓資本額才五百萬元、名氣不大的昱伸得以順利打開銷售大網。
「真要講起來,老字號協成的責任,可能比昱伸還要大得多!」「協成令大家失望了!」國內食品學者與業者紛紛跳出來說重話。因為除了協成是老字號,獲得許多食品廠的信任之外,協成的另一個角色,就是作為昱伸的「完美屏障」。
協成在業界頗具分量,向昱伸進了塑化起雲劑之後,改換包裝掛上自家牌子,但此舉也讓下游廠商無從發現昱伸的存在。「一年多前,我們才將起雲劑廠商換為協成,本來想說協成是國內老字號大廠,一定沒問題,沒想到就『中了』!」名牌食品的「悅氏運動飲料」是第一波曝光的塑化產品,董事長特助兼發言人陳芸甄無奈地說,起雲劑送來時,不僅包裝上打的是協成牌子,連產品規格表都由協成所出具,他們是在事發之後,才驚覺上游是從來沒聽過的昱伸。
另外,近日查獲郭元益買來試做飲品的染塑果汁粉,是來自恆宜貿易公司,經本刊調查,位於台中的恆宜貿易,也是翁氏家族所有,由老大翁金雄擔任董事長。
「協成推說自己不知情、是受害者,實在令人匪夷所思!」打算發起塑化劑自救行動的立委邱毅說,「便宜沒好貨」是商人基本的認知,在業界做了近四十年的協成,以低於市價的行情買進起雲劑,沒有理由不知道原料出了問題。
相關人士表示,從檢調已經查扣的協成帳冊看來,協成與昱伸的合作關係至少持續一年以上,並非對外表示的「半年前才開始向昱伸進貨」。而且這些產品是以一百元到一百二十元的價格向昱伸購進,低於一五○至兩百元的正常市價。
「這種出問題的起雲劑,是以塑化劑(DEHP)取代棕櫚油,所做出來的產品幾乎不會壞,也不用冰,除了進貨價比較便宜之外,真正省的是後面的管銷費用!」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說,正常貨與黑心貨的管理方式完全不同,廠商不能僅以「不知情」三個字卸責。
他也指出,「換包裝」不利於對食品來源的稽核,這在當年三聚氰胺事件爆發後就已經發現。但○二年衛生署對《食品衛生管理法》第十七條卻做出函釋,指「大包裝食品係供工廠使用,非直接販售予消費者,自無需於包裝上依法中文標示,但仍宜有足以辨認之標識或原文標示以利工廠管理。」
「雖然這個解釋後面加上但書,但已經對食品的源頭管理形成一個大漏洞!據此也可能很難對這次包裝標示不明,甚至換牌上市的業者加以課罰!」葉彥伯不禁搖頭。儘管如此,對於眾多信賴協成的下游廠商來說,協成依然難辭「把關不當」的道義責任…
《今周刊》755期更多精采文章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98&aid=4646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