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觀點獨白
市長:狂老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觀點獨白】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台湾外省第二代的真面貌(一)
 瀏覽670|回應0推薦6

狂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

中華民族的端午節
校長
珠珠
小船
乱石
狂老

台湾外省第二代的真面貌(一)

本市長在新疆阿勒泰區居遊四個多月,返台不久,這還累著呢!

這篇貼文,是因為天朝盛世網友來此盛氣凌人,引我一吐為快的。

首先,感謝天朝盛世網友翩然光臨本城市,並且已經成為市民,本人愧為曠職已久的市長,幸會機緣,得以在此熱烈歡迎天朝盛世網友,相逢恨晚矣!其次,本市長更感謝天朝盛世網友不以本市長之鄙陋,城市之長日門可羅雀,而連續賜貼[台湾省外省第二代痛苦的根源][历史上的小朝廷还能算数吗?蒋介石无职业道德]兩篇宏文。

近日風聞閣下被YST市長的三節棍逐出了[天下縱橫談]城市,盼望閣下節哀順變,儘可在本市療偒止痛,在本市絕不至讓你重蹈覆轍。
為了能更好的表達對天朝盛世網友的謝忱,我因此開欄為文,以做為對天朝盛世網友的一個特別回應,還望本城市之諸網友及市民,勿以見責是禱!

我先表白一下我的[成分]是有必要的,以所以[立],而有個回應的[立場],是不是?

所謂[外省人第二代]指涉的範圍,我這樣界定:父為大陸省籍,自己出生於中國大陸而成長於台灣,或者父母均為大陸省籍,而自己出生於台灣並成長於台灣的台灣居民。其他情形者均非所謂[外省人第二代]。且概念上,亦僅止於有所謂[外省人第二代],並不存在有所謂[外省人第三代]。

我該是屬於[外省人第二代],因為1949年我四歲時,隨父母從山東來到了台灣,定居台灣南部直到現在,我的父母算第一代外省人,我就是[外省人第二代]。[外省人第二代]這詞是[台灣人]在台灣的說法或詞彙,而這不該是中國大陸人民的說法,對於中國大陸一般人民而言,我就是個[台灣人],這應該是完全沒錯的。因為就[中華民國]的戶籍與籍貫制度而言,我住在台灣仍是個山東人,來自金門的的居民則仍是個福建人,對台灣省籍的人而言,都是外省人。

你(以下指天朝盛世網友)說[有外省人第二代跟我说,他们是痛苦的,台湾人不认为他们是台湾人,大陆人不认同他们是大陆人。]我想你也明白,這不可能是指的所有的[外省人第二代]都是會因此而痛苦的,至少那些早年的外省人大官的官二代與大富的富二代未必會有此種痛苦感受。我想,或許是因為台湾的本省人在政治上與經濟上,一直到現在,現實上都排擠不到他們,他們現在大多仍是過去既得利益的繼承人,當然也有他們自己的努力在內。而對於那些完全靠自己努力而在某一領域有成就的[外省人第二代]而言,他們已被認為是台灣人的光榮,也被認為是大陸人的光榮,不是嗎?雖說是[有些台湾人]不认为他们是台湾人,也[有些大陆人]不认同他们是大陆人,但自知自認是中國人,豈不是更堂而皇之而可頂天立地的身分嗎?我想,大多數[外省人第二代]的痛苦是有,但未必全來自國家身分的認同與族群的排擠,而是人人皆不自外的,一種天生的失去故鄉的迷茫,由而生成的痛苦,若再加上自己對兩岸及台灣政治現狀的錯誤認知與執著,這種痛苦就會像一些[台灣人的悲情]一樣,就變得不可自救不可自拔了。
你很可能把台灣的[外省人第二代]的痛苦看了走樣。

你說[我来告诉你,你们是中国人],你這話是應該對一些祖先或他自己曾有日本國籍的台灣人說,而不該是對台灣的[外省人第二代]的來說,台灣的[外省人第二代]是可能有历史观的错误,但在自己是中國人這一點上,是不需要你來告訴的,台湾是中國在對日抗戰勝利後收回的失土,不是嗎?至於是不是已經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省],台灣的[外省人第二代]也是不需要你來給上政治課程或下口令的。

你說[外省人第二代]有历史观的错误,接著你說[你们认为台湾是中华民国,你们潜意思里把大陆当成自己的敌人,把自己划分到整个民族的对立面。]我則認為談所謂[历史观],其前提即是各人皆可有不同的觀照點,但史實則須共同尊重,且不論史實事件之大小與觀照者彼此之強弱。台湾現在有一個仍稱為中华民国的政權,這是個舉世皆知且足輕重政權,你不知道嗎?雖然它的中央政府不再在國際上代表中國,但迄今並沒有正式的自外於中國,這個政權現在(過去是中國共產黨政權真正敵人)仍潜意識裡把把中國共產黨政權当成自己的敌人,這個政權不代表[外省人第二代],請問你代表中國共產黨嗎?中國共產黨代表大陆全部一切嗎?中國共產黨代表整个民族嗎?我這個[外省人第二代]並不敵視你,也不想輕視你,但我想極大多數的大陸同胞,應該不會有你如此這般的武斷論點。

你說[为什么江苏的人在其他省,没有你们这种痛苦。而偏偏台湾人在大陆,就有这种痛苦,这还是因为你们潜意识里敌视大陆所致。]我也真誠地告訴你,我到大陸就覺得快樂,不管到那個地方,或是遇到那一民族的同胞,都覺得溫暖,唯有在碰上強勢而又不講理的人時,才覺得沮喪。

正因为在历史观里,我們在台灣的中國人才有權力自認中华民国仍然在,中华民国是正统。
而我看,这就才是一些如你一樣的大陸同胞的痛苦。
你問[今天中华民国还存在吗?],我來回答一下好了,不代表[外省人第二代],不代表台湾人,只是我個人的看法。
我先引用並批判你的這句話,你說[中华民国1949年就已经灭亡,就已经改朝换代。]

我認為[改朝换代]的觀念中,潛藏著封建餘毒的思想,是不該存在在新中國的知識份子的思想中。當1911年時,中华民国就是以共和國的面貌出現於世人之前的,[中华民国]四個字就是全體中國人國家的正式名稱,中國也以這個名稱共和國的面貌立於國際社會了。共和國主權屬國民全體,若國家主權之主體未變,即不宜以封建思想而有[改朝换代]的觀念,换一種政治經濟制度,换一批人執政,换一個正式國名,並非此更名後的國全然地非以前之國家。我個人認為,[中华民国]與[中华人民共和国]其實質上乃是一個國家,你對中國古代歷史上朝代國家的興替存亡的認知方式,非可全然套用到現代的國際社會上。如果說[中华民国1949年就已经灭亡,就已经改朝换代。]這算是你自以為正確的歷史觀的話,那麼你的歷史觀是以古觀今的,是脫離現實的立足點的,是對歷史的理解不全面而唯心的歷史觀,是時代錯置的歷史觀,這樣子的歷史觀並不比那些認為[中华民国]還存在於台灣的人的歷史觀更正確。

你說的[今天的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應該是說現在叫中华人民共和国這個國滅掉了另一個叫[中华民国]的這個國,並把[中华民国]的人民及土地佔為己有,因為這樣的理解與表敍是粗糙的,而應該是說現在在國際社會中,各國政府與人民都知道中国的正式國名稱為[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叫[中华民国]了,並且代表中国的中央政府在中國的北京市,而不在中國的南京市或台北市。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與[中华民国]是一個中國的原則下,今天的台湾固然是中国的台湾省,今天定居在台湾的人民當然完全是中國國籍人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現行憲法與法律的保障下,是可以在政治上被區分對待的,但是不可以被任意謾罵與每侮辱的,這一點希望你天朝盛世網友能夠明白,否則我會到你所在的地區法院控告你。

下面是你接下來的論證:

[就像唐宋元明清一样,中华民国这个朝代已经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
那今天的台湾那个号称是中华民国政府的是什么?
是前朝余孽盘踞其上的匪类。
外省人会问:“那我们是匪吗?我们是余孽吗?”
当年去台湾的大陆人有250万,99%是被裹挟忽悠过去的。你们还没资格称前朝余孽。
今天的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只是匪而已。天下人共诛之。]

如果按照你那这样的思路下去,會令所有熱愛祖國的同胞得出個什麼樣的總結呢?

首先,今天的兩岸關係,是在一個中國原則為基礎的和平發展勢頭上,這現狀得來不易,人人必須站在中華民族的宏偉利益上,共同珍惜,而你天朝盛世網友的論點,顯然違背了一個中國原則的,至少是把今天的[台湾外省第二代]獨立於全國同胞之外,根本上也是屬於在搞分裂祖國同胞的一中一台的言論;其次,你的激情並非是苦人之苦,而是深深傷害了台灣人民中最嚮往祖國熱愛祖國的一個族群,你是想徹底地破壞兩岸同胞的感情嗎?再其次,你的觀念坐實了一些台獨人士的想法,即中國只是對台灣這塊土地有併吞的意圖,中國領導人說的[寄祖國和平統一希望於台灣人民]的話是騙人的,因為連你天朝盛世這樣有能力在網上發表宏文的人,也在和中國領導人唱反調,明著是要統一,實際是在搞分裂。若把想搞台灣獨立的人士比作[匪]的話,台獨人士肯定會為你記上個[為匪張目]的一等功。

這會是你心裡想得到的嗎?

這就要看你是否素行不改了。

希望你天朝盛世在本城市好好養傷,別怪YST市長出手太重。
________________


老子曰:道遠而險. 高子註:登高臨遠低浮雲 尋幽探險明道路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98&aid=4421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