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觀點獨白
市長:狂老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觀點獨白】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用高层次的理全面分析法轮功和共产党之间恩恩怨怨真实关系的文章!
 瀏覽1,722|回應1推薦1

救苦寻声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狂老

我在陋作《吃自家的饭管人家的事,上人不做做下人,长工救度地主》一文中写了这么个故事,很多人都喜欢听:大家知道,黄鼠狼也是喜欢修炼的,一修修好几百年,就在要修成人身前要经过一个匪夷所思的关口。你会看到那时黄鼠狼常常跑出来跟在人后面学人走路,有的堂而皇之学人戴顶帽子在路上走,有的甚至会学人掩嘴偷笑。更有创意的,居然拿两核桃的壳套在脚上,“磕磕”地学女人穿高跟鞋走路。等它们觉得学人差不多了,便会在田间地头问人:“你看我象不象人哪?你看我象人儿?你看我象仙儿?”你要惊异地回答一声:“象人呀。”那么好,它马上就修成人了,你要说象仙,它马上就修成仙了。你想动物要修成了,那危害可就大了去了。但有经验的老农就不会轻易回答,故意慢慢吸烟不理它,它就象劝党员退党一样,跑前跑后地围着老农死乞白赖地问:“你看我象不象人啊?” 有的人就故意整黄鼠狼,要么拿起锄头追打黄鼠狼,要么就破口大骂:“我看你象个大驴吊!”这时候黄鼠狼只好哭着跑开:“你这下毁了我几百年道行了啊!修了几百年,修成了个大驴吊” 

其实往往修成修不成的关键就在于一句话,这就是向人“讨封号。”主要是想修成人身。更有甚者,有修了几千年的大蟒蛇也会向人来讨封号,长得很吓人的,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你要吓坏了,大呼:“大家来看呀,龙来啦!”这就算讨着封号了,那么它真的就修成龙了。也有人吓坏了,大喊救命,弄得很多人都拿着家伙来打妖怪,这下几千年算白修了,它逃走跳入河里可能会真的被气死,河马上变浑,甚至方圆多少里都是很浓的腥气。这种事情在农村并不少见。 

人的修炼到最后往外也有类似的环节,有的在庙里修得很苦的烧火做饭的和尚,可能就在倒水的时候听到别人一句漫不经心平淡无奇的话浑身一震,而突然开功开悟。这就是关键的一句话。 

其实我告诉大家,不仅是修炼要经过讨封号的过程,宇宙中任何一个学说、理论、宗教、势力、英雄等等,无论善恶正邪(其实善恶正邪也是相对的),想真正有个根扎在宇宙,也必须“讨封号”,就象封神演义里封神一样,必须得这么个过程。当然,就不会象上面说的动物讨封号只要一介草民就可以说了算那么简单。那要谁来封呢?要中国的统治者、皇上、天子来封。封得越高,皇帝的国势越强,威力越大,也越被整个宇宙承认。无论这个皇上看上去是多么地昏庸无能,当时的朝廷是多么地被列强欺负,但是他就有这个权力,至高无上。 

看过大法书籍的人可能都知道里面说的,“中国”这名字其实就是暗示了这个地方的重要性,还说一个学说一个法一个宗教要立起来,得有那么个“场”,因此,大法真的要在宇宙中立起来,也必须取得目前中国最高统治当局的“封号”。你把这当做是旧势力的安排也好,当做是神之间贞洁的誓约也罢,或称是宇宙的理的要求,反正你们可以在你们那有限的智慧里去理解。 

当年大法刚刚传出来,决口不提中共有什么不好,讲的都是如何做好人如何让中共赏识,如何让中共统治的这个社会稳定的事情。大有让中共当局来充分认识充分肯定之势,以期中共这个统治者今后受到这庞大的“善”的团体感化,今后主动或被动地给个高度的评价和“荣誉称号”!可是阴差阳错,总有些人写文章说大法的坏话,使得中共当局还暗中开始进行调查,别说给“荣誉称号”了,连注册都被取消了,无名无分。“名不正,则言不顺”,为了阻止那些记者等的指责,便一次次地发动众人去电视台、报社去“讲真相”。当然,中共最高当局都忙着其它的事情,也根本不知道自己颁发的称号能其这么大的作用,对于这种行动只要不触及其政权就不闻不问。因此,每次这种抗议活动几乎都是法轮功取得胜利。但这一切并没有挽回最高当局对大法的印象。 

到了1999年,法轮功的抗议活动已经积累了一定经验,觉得可以破釜沉舟向最高当局搏一下了。正好这时,何某某写了篇指责大法的文章,虽然刊登在名不见经传的杂志上,却让法轮功找到了抗议的理由。大师曾经说:“理我已经讲得再清楚不过了。每一次事情,出现这个大的事情的时候,都是一个最好的考验学员走出那圆满的那最好的一步,最好的时机。”数千人经暗示可以借此圆满后,涌进天津教育学院,矛头旋即又转至中南海。此时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如中共仍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懒得和大法过不去,以朱熔基的方式处理问题,大事化小,那么法轮功的目的基本达到,以后的方针就将更是积极和中共配合,主动让信众在日常生活中做政府的良民顺民,争取日后能得到“封号”。我估计,大师给信徒的承诺并不一定是说谎,如果一切如愿取得封号,这些去中南海的人确实给大法立了关键的功劳,此时大师也有能力给他们“圆满”的。 

可惜事与愿违,江执意要作对,几个月后就开始了声势浩大的镇压。即使到了这时候,大师尚未完全打消在中共身上讨封号的希望,仍在大洋彼岸遥尊江朱等人是“党和国家领导人”,自己不敢面对这些大佬,便怂恿弟子们向这些尊敬的领导人上访:“我们一切都是透明的”,这些弟子“信心十足之”,真在信访办填写真实姓名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公开炼功任由警察抓捕,警察抄家时也任其搜查,当然其下场也不会太妙,可这一切还是没有能感化江某某。 

大家知道,据说当时法轮功已经取得好几百外国各州城市的的褒奖,还说光大陆弟子就有一亿,还不包括海外弟子。我们不论这些是怎么搞来的,数字到底有没有水分。但起码死心反对大法的也就中国大陆,美台加等国都很支持,绝大多数其它国家毫不关心,按说这场已经立起来了,要发展完全可以在全世界发展的,中共除了对出来打横幅的大法弟子要镇压外,对在家静心修炼的根本没精力迫害,井水不犯河水。另外,法轮功后来自己说中共是“红色恶龙”、“低灵邪体”,同时又说连神都承认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是“给人上天的一部梯子”。那又为什么念念不忘为在国内取得那卑微的注册要求、平反的名分而不遗余力呢?为什么在神都高度评价了的情况下,现在美国都支持的情况下,法轮功本可以不理睬中共,自行在国外发展就是了,反到那么希望得到低灵邪体的“皇封御赐”呢?为此不惜赔上无数国内弟子的身家性命去向中共“讲清真相”封号的呢? 

就是因为在另外空间,无论外国有多少政府承认也是白搭,因为只有中土的统治者承认才有决定性,一亿草民弟子一万句赞颂也顶不过江某的一句。 

一两年后,大师终于放弃了对江某某的最后希望,把希望寄托在后任者身上,并看出江某年纪已高,中共高层矛盾加剧。于是让大纪元等打出“反江拥共捧胡”的牌。我们可以看到,明慧网在那时为表彰某弟子时,仍不忘介绍其是“中共党员”,仿佛是党员便是“伟大正确”的化身。 

好不容易盼到了2004年,江终于全退了,但希望的结果仍未到来,胡对江的政策根本没什么改变。别提给封号了,连平反都是奢望。反到是江的三个代表理论被推到了和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一样的位置,取得了封号。 

更要命的是胡某某还年轻,要等他年老下台或失去影响力不知道要等到哪年,不可能再寄希望于他的后任了,此时唯一的办法就是搞倒中共,另立中央,扶持对大法友好的傀儡统治者上台,或是扁莲。或是任不寐,或是草阉居士,才能最后解决这一问题,给大法一个至高无上的封号,此时才可“法正人间”。因此,我们大家才会看见目前这一着急忙慌推销“九评”、不惜推翻自己不搞政治的诺言、编造退党数字等近似滑稽愚昧的事情了。 

这件事情真要搞成了,那些喜欢搞政治的政客弟子就会被大师认为是“助师正法”的中坚力量,大师必然“选择”其去做宇宙的王呀主的。而以修者、盼归等为代表的国内大量反对大法参与政治的弟子,以及唐奇等专门出明慧网丑的弟子,因其成为“反动的”、阻碍大法获得新政权封号的力量,最后的结果也就不言而喻了,估计大师对他们绝对不会留情的。 

现在有些不怀好意的人,给李大师造谣言,说什么李大师本来就打算反共反华投靠美帝台独,我看这不是事实,我要为李大师鸣不平!李大师在2000年的所作所为都是在自觉地维护中共统治下安定团结的大好形势。现在虽然和一些反华势力有点接触,那也是被中共镇压后万般无奈的求生之计,是被中共逼上梁上的,那当年宋江还占山为王过,但又无时无刻地希望得到朝廷的招安、封号和功名。这都是历史对我们的暗示啊!不信的话,只要中共给大法平了反,你看他们还会出来揭露中共罪恶历史,还散布九评不?肯定只剩下对中共山呼万岁,歌颂中共对宇宙大法平反的英明了。 

也有人说大法是不会要谁的封号的,因为大法是宇宙大法。但是你看看李大师现在做的不就是在积极争取这样的承认和封号吗?退一步讲,即使大法真的不需要谁的封号,但历史上佛教、道教、英雄、神仙都能获得封号,大师却不能获得,你想李大师那么要强的人,能甘心得了吗?能忍下这口气吗?那样不是要让大师承认自己比不过那些宗教了吗?所以无论如何也是要搞到才能安心的。 

讲了大法的事情,再让我们顺着“讨封号”的线,理理一些历史问题。其实我告诉大家,中国的历史乃至世界历史主要是为了这件事情而发展的,出现的任何事情都是为了这件事情服务的。我看历史的角度就是和你们不同,常人麽,脑细胞很多都是没用的,思维是没打开的。稍微开阔一点就觉得自己很聪明了。 

我们国家在战国时期,就产生了很多的思想家很多的学说,为了让统治者认可,孔子一生奔波,到列国推销自己的思想,为的什么呀?就是为了他代表的宇宙某力量能立足。“百家争鸣”之后,儒、墨、道、法、兵、名、农诸家学说已各成体系,中华文化蔚为大观。但是当时周朝名存实亡,没有什么权利来仲裁一切,所以宇宙各力量一定要中土统一,安排了秦统一了中国,短暂的秦过后,又在汉朝这一强盛时期作出仲裁,西汉武帝及其后历届帝王,选择以崇儒为首,独尊儒术,取得封号。阴阳五行,占风望角卜星,谶讳之说处于在野状态,而孔子封号日隆,后称“大成至圣”,为帝王之师。 

佛道两教要想立足也少不了统治者的支持。除了道教是中国原来的众多神仙体系发展而来,佛教原产于印度,在印度搞不下去,却不往别的地方传,偏要传到中国来,传到中国时还非要托梦给汉朝的皇帝。这么隆重,为的什么呀?就是也喜欢走上层路线,让中土的统治者接受。要是真的讲众生平等,不希罕什么权贵的,为什么不托梦给个小民? 

历史上有亲近佛教的帝王又有亲近道教的帝王,其对两教重要人物的封号就决定着其所代表的宇宙的力量的对比。王室是以超脱者的身份对二教优劣予以仲裁。倾向于道教的主要有李唐和朱明,给了“玄元上帝”,“混元上德皇帝”等称号,甚至对各路神仙也给了称号,如玄宗册封“四海龙王”,秦始皇放着宫里的舒适生活不要,非要跑那么远的路去封“泰山”,据说此后还有七十多个皇帝给泰山、东岳大帝封号,因此有时民间就说东岳管天下所有的事情,有时就说东岳只管几个省,又有的时候只提泰山的“碧霞君”了。最先“玉皇大帝”好象名声还不大,由于某些原因,使历代君王对玉皇的封号日盛,因此地位也就超过以前排在前面的神,一般人们理解好象是最高的了。丘处机明知南宋和金国都长久不了,最后的江山得大元一统。因此宋金皇帝请他,他都不去,而成吉思汗一请他,马上历经艰辛去了蒙古,那封号自然不在话下。 

“三武一宗”灭佛,但也有梁武帝的崇佛和北魏文成帝、北周宣帝、静帝的兴佛。在武则天时期,更是大为加封,武周崇佛是有名的,“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吾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意。”就出自于她。元代崇喇嘛教,封八思巴为国师,因此藏传佛教也能立足。 

历代对人物的追封,最典型的莫过与对关公的追封了,唐时即封忠惠公,武安王。宋称义勇武安王。南宋改封为壮缪义勇武安王。孝宗淳熙十四年更封为英济王。元加封显灵武安济王。明朝成化年间正式决定把地安门西关帝庙作为太常寺官祭场所万历二十二年,对关羽的晋封由王提高到帝,称“协天护国忠义大帝”。四十二年,又改封为“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镇天尊关圣帝君。”至明末又尊崇关帝为“武庙”主神,与孔子“文庙”并祀。清朝统治者对关羽为的崇祀,顺治九年敕封关羽为“忠义神武关圣大帝”。雍正时,追封关羽父祖三代为公爵,命“天下府州县卫等文武守土官,春秋二祭如文庙仪制,牲用太牢”。乾隆三十三年,以“关帝历代尊崇,迨经国朝尤昭灵贶”,故又加封为“忠义神武灵祐关圣大帝”。 “咸丰二年加“护国”,次年增“保民”,六年添“精诚”,七年再增“绥靖”。到光绪五年,清政府对关羽的封号已加至22个字,合称:“忠义神武灵祐神勇威显保民精诚绥靖翊赞宣德关圣大帝”。多得都记不过来了。 

在生活中关帝的威力也随着封号越来越惊人。西太后自己的封号才十六个字,所以每年领十六万两银子的化妆费。而关公有二十二个字,大家知道西太后喜欢看戏,但一旦有关公出场,她便不敢坐着了,和光绪就得站起来看戏。可又放不下太后和帝王的面子,怎么办呢?就只好借口“坐累了要溜溜腿”站起来围着椅子团团转,直到关公的戏演完。 

而民间那些演关公的演员也是马虎不得,据说化妆间里扮演关公的演员要是化好妆,别人就不能和他说话开玩笑,他也不能随便说话,整个化妆间都得严肃起来。否则马上有祸事发生。 

就是当时再凶悍的土匪强盗,赌咒发誓时也常说“关帝在上,……”只要这么发誓了,表明自己说的话是真实的,别人也就得相信,没人敢拿关公开玩笑的。 

大家想想,那马克思列宁主义盛行那么久,也必须最后在中国落户才算找到了归宿,如果没有被中国的统治者承认就等于失败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为什么也非得要中共抬到那么个高度呢?现在好了,“三个代表”理论无论其内容如何,一经中共中央认可,已经在另外空间“闪闪发光”了,江才能安心睡着觉。大家想想,为什么在美国就没有什么“布什选集”,什么“里根思想”,什么“克林顿主义”非得要美国政府封的呢?而在中国尽是这些事情呢?原因就出在这里。 

三民主义也在民国得到封号,因此光辉伟大,但是随着国民党战败去台,只能在那块中国的小地方得到承认,无土有主。但现在的中共其封号权也是因为没有统一而有缺,不完美,所以极度地要统一在自己版图内。这样,其封号权才得以最终完全实现。 

为了取得中土这块土地上的封号权,就必须夺得这块土地的统治权。才会有那么多战争,都是为这而来的,都是宇宙各种势力为了他们的“学说、思想、人物”能立足,而操纵人们进行的,然后他们让自己选的人上台做皇帝,再让皇帝封他们自己一个很高的称号。常人看来,当皇帝是为了取得收税的权,为了皇帝个人活的舒服,是为了取得广采美女的权力,其实不是,深层原因是为了这个。当了天子才有“祭天”的权,才可以代天行事。 

说到“祭天”,历朝历代都极为严肃,不敢懈怠的。除了特殊原因由太子或者亲王主持外,必须得天子本人冬至亲自前往。就连那最为懒惰的明神宗,为了求雨,都虔诚地亲自步行从皇宫步行去天坛。我在北京天坛游览时看图片,看见介绍说帝王必须脱去黄色的龙袍换上臣子一样蓝色的服装祭天,规矩还很多很严肃,比如在宰杀牺牲焚烧开始后,皇帝马上就得转身回去,一路上还不许回头看等等。 

这样才算是得到宇宙“天”的认可,不论这天子能力怎样,说出来的话都不是戏言。能得到其封赏意义非凡。那些读书人为什么那么看中功名,要当秀才、举人、进士的呢?因为有了功名,算天子门生了,大小算有个封号,宇宙中也就有自己的位置了,就有了这个权,司法程序时不必给县官下跪。不论现在人如何嘲笑八股文,可那是天子定的,就是得到宇宙的尊重。 

为什么那么臣子为了王室辛苦了一生,还那么看重死后皇帝给的谥号呢?这就是中土统治者给他的肯定,什么“文忠公”啊,什么“忠毅公”啊,什么“文襄公”啊等等。位置给得越高越得到宇宙的认可。现在的人愚昧得很,反而觉得自己是讲实惠的,是清醒的,觉得要是换了我,我一定给皇上说:“皇上,这种虚名有什么意思?您还是给点银子吧。”他哪里知道,这“名利名利”二字,“名”是在“利”前的,这“利”是永远超不过“名”的,常人只注重后面那个利,比知道那名的重要性,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皇上给名是宇宙承认的,是一生奋斗的结晶,生带得来死带得去的。 

不仅是中国本土的各种宗教学说打中国皇帝的主意,洋教也梦寐以求得到中国统治者的认可。大家知道,那洋教受苦很多年,最后西洋各国纷纷信仰,建立了一定的场,可是还是没用,他们的王说了不算,最后还得中国的皇帝来承认。顺治年间就有洋人汤若望等在皇上身边跑前跑后活动了,康熙年间,皇帝对西学感兴趣,还对天主教题了对联:“无始无终,先作形声真主宰;宣仁宣义,聿昭拯济大权衡。”可是后来康熙为一些事情和洋人闹翻了,给洋教封号的事情也就不再提及。雍正时,干脆把洋教全部赶走,乾隆时,洋人又来了,见皇上居然还不肯两腿下跪,乾隆自然对他们没好印象,封号一事也根本无从谈起。可是洋人还是不死心,乘着清廷日益腐败,用大炮和鸦片打开大门,提出的要求除了通商、割地赔款租地外,主要就是允许洋人传教。清廷一是被打怕了,二是不知道其中利害关系。(其实洋人也不知道,他们也是被高层生命控制的)就只好答应。这个洋教在那时已经很不好了,虽然表面上还做了大量的好事,如建立福利院育婴堂等,但为了吸引教徒却大量以金钱、土地为诱饵,也根本不管别人倒底信不信神,倒底愿不愿意做好人,甚至给信徒置外法权,以期扩大势力后,以所谓庞大的“善”的团体逼迫清廷给封号。你说这些算是善吗? 

大家要是在气功高潮时期,可能会见过一些有功能的气功师,他们口中常要谈到“庚子赔款”,好象上百年的事情还很重要。因为他们的天目或许能看到一些真相。清末,为了不让清廷给这早就变得不好的洋教赐封号,另外空间的势力利用着洋教和民众日积月累的矛盾打着“扶清灭洋”的旗号以义和团为首向洋人发难,而以山西巡抚为代表的官僚也有很多支持他们的行动。矛盾激化,清廷坐视不管,引起八国联军为救其教民而入侵。表面上看清廷战败,西太后狼狈逃窜,庚子年赔了巨款了事。而实际却是本土的势力胜利,因为达到了目的,成功地抑制了洋教在中土的发展,暴露了其伪善的面目,洋教在国人心目中印象更不好了,封号一事根本就没指望了。时至今日,国内虽然有三自爱国会,但中央政府并未对其教其神有什么特殊的赞誉,和罗马教廷梵帝纲关系也不好。悠悠万世,几人不迷? 

到五四运动后的近现代,中国的统治者开始给“科学”以很高的称号了,从孙中山、蒋介石开始,口号中就常有“科学”二字,真正给科学以崇高地位的,还是共产党,因为共产党给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以很高位置,使其在另外空间看“金光闪闪”的。而马列主义的三大理论基础之一就是进化论,就是讲科学的。 

安魂曲一类民运人士,自以为明察秋毫,整天嘴里什么“民主”、“民主”、“历史”、“历史”的,却没想到这美国式的民主才是真正反宇宙的邪教。试问宇宙空间哪个佛国哪个道的洞天里面搞的是“民主”?神看这东西是不是一种怪物?之所以美国搞了那种民主,是在特殊历史时期的权宜之计,是过度阶段。宇宙中没有谁承认的,都是有王统治的,都是“王者治国”,搞的都是“封建”那一套的,都是需要皇帝封号的,“封建封建”,就是讲皇帝如何“封”王,王如何“建”国。宇宙的结构决定了宇宙不可能有民主,安魂曲等非搞不可,那么你说你不就是反宇宙的呢?所谓的“民主”其实就是要无法无天,无君无父,宇宙的一切要是按照愚昧的“民”来做主,那还了得吗?宇宙早没了。 

别看中国有的统治者也说要民主,可为什么在中国总是搞不起民主来呢?因为中国的统治者要搞了,等于是宇宙都承认了“民主”的位置,所以就是让其永远别在中国搞成。民国初建,也曾叫嚷过要搞,最后搞了吗?人民哪次有过投票权?只闹出了妓女请愿团、老袁称帝、曹锟贿选、强迫国会等丑剧,只留下了蒋、毛等政治强人,哪里有什么民主?真的要在中国搞成了所谓的美国式民主,宇宙也就完了。这种人兜售的什么民主"学说"要是被立了起来,岂不是宇宙的丑闻了? 

我说的这些,安魂曲一类的从没听说过,好就好在今天你等可以去翻翻古今中外所有的书,看看哪里有过我的这些说法。

 

 

 

 

 

 

 

 

 

 

 

 

 

 

 

 

 

 

 

 

 

 

 

 

 

 

 

 

 

 

 

 

 

 

 

 


敬请光临国际法轮大法邪教网:
https://www.tapatalk.com/groups/freshrainfr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98&aid=1632697
 回應文章
谢谢
推薦0


救苦寻声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谢谢madkao的推荐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0098&aid=1648523